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四十章 妥协

第二百四十章 妥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老领导,你看这事是不是再慎重考虑一下?江佳欣不是一心想要调动到市区工作吗?县台办那样的清水衙门单位,她肯定自己也不乐意去吧?”

    黄一天原本想打蛇打七寸,反正张二江也是对江佳欣言听计从,索性就把江佳欣推出来当挡箭牌让张二江知难而退。

    没想到这一回他又失算了,张二江听了这话没有片刻犹豫就笑眯眯对他说:

    “准备去县台办混个级别再上来就是江佳欣本人的意思,她跟我的想法如出一辙,在底下弄一个级别难度比市里小多了,正好你在县台办当一把手,只要你点头这事就好办。”

    黄一天简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心说,“你张二江讨好女人自己想办法怎么折腾都行,可你也没必要把我拉上贼船呀?”

    他是真心不想江佳欣弄到县台办添乱,伸手摸了摸鼻梁一脸为难从张二江说:“老领导,我们县台办现在领导位置都满了,根本就没有领导职位适合江佳欣。”

    面对黄一天抛出第二个合情合理的拒绝理由,张二江二话不说大手一挥表态:

    “这事好办,你回去后打一份报告给县组织部门,就说县台办的领导班子成员年纪都大了,领导班子年龄结构不合理需要补充年轻血液,剩下的事情我来操作就行。”

    黄一天听了这话不由心头一动,他底下三名副主任,除了董云贵还算顺眼其他两位都不太感冒,要是真能像张二江所说把不听话的弄走,这交易倒也值得考虑。

    张二江敏感察觉黄一天脸上表情细微变化,就势劝他说:

    “小黄,我知道江佳欣这个人个性有缺点,可她毕竟跟你同事几年彼此性格也算了解,她要是去了还能给你添乱?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在上面帮衬你吗?她要是真惹出什么麻烦来,我肯定站在你一边。”

    黄一天心说,“算了吧,你这些话也就骗骗官场愣头青还差不多,就冲你为了江佳欣提拔这副热乎劲,她要是真跟我不对眼,你能舍得不帮她?”

    这些话黄一天自然不会当着张二江的面说出来,既然老领导已经开口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也只能勉强点头道:“那行吧,这个调整报告我可以打,至于能不能把江佳欣弄进来就看老领导你的本事了。”

    张二江见黄一天总算是点头答应下来,心里也是一阵高兴,豪爽冲他笑道:“放心吧,小黄你今儿的恩情我心里有数。”

    黄一天听了这话无所谓笑笑,他要是指望张二江报恩才能获得升官提拔的机会,那还在官场混个毛呀?张二江帮助做点小事情或者说他能控制的事情,都会尽力去做,要是有点难度,那么张二江就会退缩,不过能帮助下属做事的领导已经不多了,所以张二江也算是有良心的官员。

    黄一天市区之行回来后的当天下午,县台办的副主任刘凤飞听说,“黄主任亲自跑了一趟市台办,名单已经修改成功了”,当时就急了眼,赶忙打电话给市台办对外联络管理办公室的副主任洪娇娇核实情况。

    “洪副主任,听说去台湾的考察团成员名单被修改了?”

    洪娇娇接到刘凤飞电话的时候刚刚被免去任何职务,还被市台办的纪委书记狠狠的批评了一顿,这会正在气头上又接到刘凤飞电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冲着刘凤飞劈头盖脸一通发泄:“刘凤飞你这个老东西脑子没病吧?你害我难道还不够吗?为了一份考察团的名单你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让我顺着你,你这分明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害我,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

    刘凤飞对洪娇娇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显然有些无法适应,但是人都好面子,就算洪娇娇平日里跟她关系还算不错,也从来没用这副恶狠狠的口气跟她说过话。

    刘凤飞本能冲着电话那头的洪娇娇埋怨:“洪娇娇你说什么呢?当初是谁说看黄一天不顺眼要收拾他?现在出问题你怎么又全都推到我头上来了?难道你自己没脑子吗?”

    “你才没脑子!你全家都没脑子!”

    “洪娇娇,我跟你好好说话你骂什么街呀?”

    “我骂你算是轻的,你要是在我面前我恨不得动手撕了你!”

    “你敢撕一个我看看?洪娇娇你别欺人太甚!”

    ......

    狗咬狗一嘴毛。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友谊往往脆弱到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刘凤飞跟洪娇娇之间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一通电话把两人多年的交情一棍子全都打
都市天书无弹窗
翻,两人骂到最后全都肆无忌惮出口成脏,哪里还像是两个官场历练过的女干部?

    落日余晖的傍晚,当快要落山的太阳照耀在县政府大院,大院内广场正中高高竖起的鲜红五星红旗在晚风中猎猎风舞,透着一股说不出的**。

    这会下班时间早过了十多分钟,黄一天一个人百无聊赖站在县团委办公室楼下等人,自从上次冯佳媛喝醉遇险差点出事,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亲自贴身护送她上下班。

    小妮子倒也乐得享受特殊待遇,最近一段时间像是习惯了有他陪伴,到了晚上下班时间要是黄一天有事稍微迟一点没来,她还会主动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到?我已经下班了。”

    等人是一件特别无聊又浪费时间的事,尤其是等女人,除非是热恋中的男人否则很少有不烦的,黄一天等了又等,好不容易听见楼道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他把插在裤兜里的两只手拿出来,挺直了斜靠在楼梯上的腰杆,两眼看向正不紧不慢下楼的冯佳媛埋怨道:“乌龟走的都比你快。”

    冯佳媛也不生气,笑眯眯冲他回一句:“我要是乌龟你就是龟公,咱俩正好配一对。”

    “呸!”

    黄一天气的冲她翻白眼,他有时候真怀疑这姑娘脑子是不是缺一窍,你骂人就骂人,骂了半天却连自己也给绕进去?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他懒得跟冯佳媛斗嘴,这姑娘每次跟自己说话从不按照正常思路出牌,每次自己跟她聊正经话题她都能瞬间扯到天上地下,压根就是个对什么事都没心没肺的主。

    有一回,黄一天见她笑的挺开心,对循循善诱问她:“胡大全是你们家亲戚?”

    “秘密!”

    “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说吧,那胡大全是不是领导?你到底跟他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一个电话就能调动市公安局的领导?”

    “我早就告诉你,他是我的表哥,我这有胡大全的手机电话,要不我把他电话号码发给你,你自己打电话问他?”

    冯佳媛嘴里说着话当真就把黄一天的手机拿过来,把胡大全的电话号码存储后,又把手机递给他,笑吟吟对他说:“行了,你自己打电话问他吧。”

    黄一天气的冲她直瞪眼,冯佳媛平日里看起来没心没肺一个人,说话从来不经过大脑脱口而出,可唯独提到胡大全的身份谜团,她愣是像个狡猾的小狐狸一直不肯对自己说实话。等了半天的黄一天故意板着一张脸假装生气,冯佳媛却像半点没看见,亲亲热热走上来挽住他的胳膊撒娇问:

    “今晚你请我吃什么?”

    “凭什么总是我请你吃饭?”

    黄一天本想甩开她环绕自己胳膊的两只手,但一想到这姑娘的每次跟自己走一块都是这副牛皮糖的德性,反正甩掉了她还会厚着脸皮凑上来,干嘛给自己添堵呢?

    冯佳媛今晚看起来挺高兴,不管黄一天摆什么臭脸她都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黄主任这怎么说话呢?你我整天一起吃一起睡,还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冯佳媛这话一说出口,黄一天连忙站定脚步扭头看向她,严肃表情交代:

    “打住打住!冯佳媛同志,你别把话说的那么暧昧,你强行霸占我的卧室这么长时间我可一直睡沙发呢,怎么就成了同吃同睡呢?你不要脸我还要呢,以后在别人面前可不能胡说八道,要是被人听见了怎么也解释不清楚。”

    “你这么认真干什么?我又没说你跟我睡一块,我这不就是打个比方证明咱们俩情比金坚吗?”

    “拉倒吧!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这段时间对你百般容忍主要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等到这一阵子危险期过去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千万别指望赖上我!”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没有幽默感呢?枉费你长了一张明星脸,连开玩笑都不会,不知道女孩子是需要哄的吗?”

    “我干嘛要哄你?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冯佳媛听了这话气的冲他直瞪眼,斗嘴归斗嘴,两人脚底下却半点没闲着,一路走到县政府大院停车场,依旧是冯佳媛开车,黄一天坐在后排座上,白色的本田轿车风驰电掣出了县政府大门。

    现在的黄一天身为县台办一把手,正常上下班出门公干都有专车接送,但因为冯佳媛有车,大多数的情况下两人早晨一起出门吃早餐上班,晚上又一起吃晚饭回去都是冯佳媛开车,因此他乘坐专车的频率比其他单位一把手领导少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