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狂妄

第二百三十八章 狂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了解范副市长直爽个性,一进门开门见山道:“范副市长,我今儿是工作上遇到难处,特地找你求助来了。”

    听见没有,只有对领导的个性相当了解的人才敢一见面连半句客套话都没说先把实话说出来,看人下菜同样是官场行走基本功之一。

    要是换了官架子十足的领导,说一定一句话功夫让他心头恼怒,觉的这是下属对自己不够尊重,偏偏黄一天非常了解范副市长的为人,他从来就是个实干家,最厌恶就是官场一套虚伪的繁文缛节。

    正是因为他个性中刚烈的一面表现的过于突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些比他工作能力差十万八千里的同僚一个个升官提拔,自己却一直原地不动,当然这是后话。

    范副市长当即问黄一天:“到底什么难事居然把咱们的天才给难住了?”

    范副市长这话有几分玩笑的意思在里面,不过说的也是事实,他老婆张玉梅整天当着他的面一直用“天才”这个词取代对黄一天姓名的称呼。

    黄一天笑道:“这事对范副市长来说举手之劳,对于我这个小官僚来说却是有些难度,主要是市里的相关人员官僚很重。”

    他紧接着把普水县台办安排一干人等去台湾招商引资相关事宜向范副市长做了汇报,对范副市长解释说:“按理说这件小事底下人跟市台办的领导协商解决就行了,偏偏市台办下面的工作人员却很是难对付啊,什么都是按照规矩来,我就想不通按照规矩来,为什么把招商引资变成参观旅游,如果事情都是这样,我看这样的部门也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范副市长见事情不大,但是听着却似乎很是严重,当着黄一天的面亲自打了个电话给市台办一把手的大主任。

    他轻松语气对市台办一把手主任说:“普水县台办报上来的那份什么到台湾的招商引资名单需要修改赶紧给人家办了,人家县台办的主任都坐到我办公室来了,你下面的人如果都这样办事,我们是不是给你擦屁股啊。”

    虽然黄一天听不清楚范副市长和市台办主任通话内容,但是从范副市长说话口气他也能猜到,市台办主任必定是诚惶诚恐应承把这件事当成大事来办。

    范副市长通完电话又对黄一天交代说:“你一会直接去市台办找一把手主任,对了,这个是他的办公室电话,他刚才已经答应这件事会加紧处理。”

    黄一天对范副市长道谢后,急匆匆从他办公室走出来,下楼叫上董云贵后两人直奔市台办的办公区走去。

    市台办的办公区跟范副市长办公大楼一路之隔,走路不到五分钟时间就到了市台办洪娇娇的办公室门口,坐在办公室里的洪娇娇瞧见黄一天和董云贵从门口经过,脸上不觉浮起一股阴笑。

    洪娇娇心说,“这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黄一天也有低头求我的时候,今儿我就让你尝尝老娘的厉害!”

    黄一天和董云贵原本是奔着台办主任办公室的方向去的,哪料到洪娇娇以为这两人走错了门,坐在办公室里冲门外喊:

    “黄主任,你是来找我吗?”

    此时黄一天和董云贵已经走到挂着台办主任牌子的办公室门口,跟洪娇娇的对外联络管理办公室一墙之隔,听见隔壁办公室传来洪娇娇略带张狂的声音,他心想,“倒是要见识一下这女人到底又想唱哪一出?不过是一个办事员,有什么资格狂妄的。”

    他遂带着董云贵转身先进了洪娇娇的办公室,洪娇娇的办公室各种装饰明显带有女性特征,这在机关工作人员的办公室是很少见的一种情况。大多数的机关单位女性领导往往喜欢在公众面前表现出自己比男性领导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硬气,有些人还会特意将女性阴柔之美隐藏起来。

    洪娇娇则不然。

    黄一天一进门就看见她的办公室书橱上摆放着一个透明花瓶,瓶里插着散发芳香的鲜花;办公桌上的笔筒是淡粉色卡通造型,让人看上去不觉眼神多了几分柔软;还有老板椅上的坐垫也是柔软的浅色调。

    洪娇娇见黄一天一进门四下张望,嗓子里故意“咳咳”两声,那意思提醒黄一天,“这是我的办公室,别一进门东张西望跟诳街看风景似的。”

    陪同黄一天一块进门的副主任董云贵明显畏惧这位级别不高但是很牛逼的洪副主任的淫威,一进门不自觉弯下身子冲她点头问好:“您好洪副主任!”可惜
八荒斗神吧
洪娇娇压根懒得拿眼睛瞧他一眼,此时的洪娇娇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黄一天身上。

    自从公考过后,黄一天就成了洪娇娇心中的头号敌人,简直堪比眼中钉肉中刺,她早就寻摸机会要狠狠报复这小子,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洪娇娇犀利眼神看向黄一天,这家伙却像是毫无察觉,自顾在办公室环顾一圈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一副闲聊口气:“洪副主任的办公室看起来挺舒适嘛,市区一个副科级的干部也能一个人一个办公室,看来办公环境比下面要强多了。”

    “我呸!”洪娇娇在心里暗斥一声,“狗日的黄一天还真把老娘把办公室当成旅游景点了,没事进来观赏一番还要发表几句评论?”

    她面无表情冲黄一天摆出高高在上的领导架势,问:“黄主任,你来找我有事吗?”

    黄一天刚想解释,“不好意思,我今儿不是来找你,想到隔壁一把手主任室,看到你的样子我顺便进你办公室歇歇脚罢了。”

    还没等黄一天开口解释,洪娇娇冲他冷笑一声:“你是为了去台湾的那份名单来求我吗?我昨天已经跟这位董副主任说的很清楚了,这事没有半点更改的可能,恐怕今天要让黄主任白跑一趟了。”

    洪娇娇说话的时候眼神掠过董云贵脸上,他只好面露尴尬冲女领导点点头,眼神却不自觉瞥向坐在身边的顶头上司。

    董云贵见领导脸上露出淡淡笑意,依旧轻松口吻问洪娇娇:“洪副主任,那份报上来准备去台湾考察的人员名单你都看过了吗?”

    “当然看过了,我要是连名单都不看怎么批复?”

    “既然洪副主任已经认真看过了名单,为什么还不同意更改呢?明明是一份申请去台湾招商引资的成员名单,去的却都是不相干的人,你觉的合适吗?”

    “我觉的非常合适!”

    洪娇娇斩钉截铁口气冲着黄一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眼深邃透着一股玩味看好戏瞪着他,那神情分明坐等黄一天发飙动怒。

    她今天打定主意要让黄一天品尝一下被人凌驾于上却又无从发泄的滋味。

    你不是普水县台办一把手主任吗?你不是牛逼哄哄公选竞争中赢了老娘吗?可你现在还不是栽在老娘手里?老娘给你脸色看你又能怎么样?

    黄一天见洪娇娇摆出一副老娘天下第一的姿态,心里不禁生出些许温怒,要说他以前对洪娇娇的印象不过是一个为了升官不择手段的女干部,现在则感觉此人分明是非不分堪称官场毒瘤一枚。她竟然宁可为了跟自己赌一口气就在工作上不分青红皂白固执己见?幸亏这次只是一个公派去台湾考察人员名单敲定,即便是安排错人选也不会出现太严重的后遗症。

    万一她以后提拔到更重要的领导岗位上,需要她在关乎民生的重大决策上表态,她却依然如此任意妄为,那怎么得了?

    黄一天尽量耐着性子对洪娇娇和颜悦色:“洪副主任,作为一名国家干部,你不觉的自己言行过于主观吗?你这样的做法不仅仅是对工作的不尊重,更是对你手中人民赋予的权力亵渎,也是对市台办工作的不负责,你明白吗?”

    狗眼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说的就是洪娇娇这种小肚鸡肠的女人,明明黄一天对她好言相劝,听到她耳朵里句句都是刺。

    黄一天话音刚落,她满脸怒气反唇相讥:“黄一天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大早跑到我办公室教训起我来了?你一个县里的台办主任凭什么有资格教训我?你不要认为你是下面的一把手,在我前面都是一样,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道不平有人踩理不对有人言,洪副主任难道没听说过吗?我们作为工作的工作人员就要为人民负责,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对单位负责,可是你这样做,不仅是对工作不负责任,也是对你的领导不负责任,那就是不称职。”

    “我呸!你少用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掩饰自己险恶用心,我今儿就是不同意你修改名单你又能怎样?有本事你求我啊?你要是跪在地上冲我磕三个响头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洪娇娇越说越离谱,连坐在一旁老实巴交的董云贵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他觉的市台办的洪副主任怎么能用这种口气跟黄主任说话呢?明明大家谈的是公事,怎么说着说着叫人跪下磕头的威胁都用上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她这不是故意侮辱自己顶头上司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