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初次较量

第二百三十二章 初次较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眼看走廊上双方一触即发紧张态势,包间里的金德贵此时心里一阵乱麻,他了解贾凤魁的个性,此人虽混嘿道多年却一向行事小心谨慎,这也是他这些年作恶多端却一直独善其身的重要原因。

    但话说回来,贾凤魁好歹也是普水县嘿道响当当的老大,大庭广众之下被黄一天伸手指着鼻子叫嚣,他面子怎么过得去?

    金德贵几乎能猜出贾凤魁心里的纠结,打又不能打,不打又没面子,这才是真正的骑虎难下!他赶紧从包间里走出来站在两人中间打圆场:

    “黄主任黄主任,贾老板这人一向脾气火爆,您千万别在意,反正今晚酒也喝的差不多了,要不你带冯副书记先回去吧。”

    黄一天却站立原地不动,一双眼睛鹰鹫样盯着贾凤魁,他自然也了解贾凤魁老狐狸个性,正是看准了今晚这样的场合,他断定贾凤魁只敢虚张声势绝不敢真动手,这才壮胆跟他硬碰硬。

    贾凤魁此时心里各种纠结,他心里琢磨,“没想到黄一天是个愣头青的货色,仗着背地里有范副市长撑腰,连自己都敢不放在眼里!”

    跟金德贵猜想的一样,贾凤魁心里恨不得立马把黄一天打成肉饼,可他却忍住了,因为他心里清楚,大酒店里多少双眼睛盯着看呢,这里绝不是适合他撒野的地方。再说,黄一天背后的范副市长那可是自己不敢得罪的。

    混了多娘的贾凤魁也知道,要想活得长久,那就不要得罪官场那些不能得罪的人,否则,找个理由就可以让自己消失。

    金德贵见贾凤魁一直怒目直视黄一天,偏偏黄一天半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他赶忙走到贾凤魁身边劝道:“老贾你可别犯糊涂,黄一天现在可是咱们县里的政治明星,你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他动手,就怕事情没法收拾啊。”

    贾凤魁不作声,金德贵只好继续劝:“大不了今儿放他一马,他有范副市长撑腰咱们一时半会动不了,可那女的是我下属,躲得过初一她还躲得过十五吗?”

    金德贵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贾凤魁眼神冲他瞟了一眼,显然这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金德贵添把火紧接着劝:

    “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金德贵的话让贾凤魁原本犹豫不决的心思立马打定主意,他冲着手下几个大汉喊一声:“都站在那干什么?回去!”

    说完自己先扭头下楼,几个壮汉临走前愤愤冲黄一天狠狠挖一眼转身紧随老大脚步一块下楼,一行人浩浩荡荡扬长而去。

    贾凤魁居然就这么走了?

    眼前的情形显然让看客们百思不得其解,贾凤魁可是本地嘿道鼎鼎大名的老大?他在面对年轻官员黄一天指着鼻子挑衅的时候居然选择了退避三舍?

    我天!这什么情况?

    在众人无比诧异眼神里,黄一天镇定自若重又扶起烂醉如泥的冯佳媛,一只手把她的一只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另一只手搂紧她的***,以一种无法比拟的紧密姿势把她弄下楼打车回去。

    当次日清晨的阳光照在冯佳媛的脸上,她慢慢睁开沉重的上眼皮,只觉头痛欲裂浑身难受,一睁眼看见自己躺在熟悉的房间里,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她用力转动脑袋看向敞开的卧室房门,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客厅和厨房中间忙碌,心里不由涌起一股说不出的甜蜜。

    还有什么事情比一睁眼就能看见心爱人的笑脸更让人觉的幸福呢?

    她想要强撑着坐起身子,刚抬起脑袋却又一下子栽倒在枕头上,浑身无力的感觉让她只稍微动了一下就已经气喘吁吁。

    客厅里正忙碌的黄一天听见卧室里有动静赶紧走进来,一屁股坐在床边冲冯佳媛关心问道:“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

    冯佳媛的脸色苍白,一看就是身体遭了罪的模样,黄一天看在眼里又生气又怜惜,忍不住冲她教训:

    “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大晚上出去跟人家喝什么酒呀?不是说了最近让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吗?怎么昨晚还喝醉成那样?”

    冯佳媛苦着一张脸低声抱歉:“真是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同事们说要给我接风,我又不好意思拒绝,这才会喝多了。”

    “接风?”黄一天冲她没好气白了一眼,“昨晚要是不是你机灵打电话给我,还不知道你被那帮人接到哪去呢?还接风?”

    “怎么会呢?那些都是我的新同事,他们不过是喜欢劝酒罢了。”

    冯佳媛昨晚是真喝多了,对于喝醉以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此时一双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笔趣阁
无辜大眼睛怯怯看向黄一天,还以为他不过是因为昨晚自己喝醉酒不高兴。

    “我以后不喝酒了还不行吗?他们再怎么劝我都滴酒不沾!”

    冯佳媛伸手拉着黄一天的胳膊撒娇:“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对我好,谢谢你昨晚上去酒店把我背回来,我保证绝不会有第二次。”

    黄一天见冯佳媛压根没意识到昨晚醉酒事件的严重性,口中不由长叹一声,向冯佳媛解释说:“你知道昨晚上金德贵为什么要请你喝酒为你接风吗?”

    冯佳媛脸上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黄一天,这问题可真逗,你们单位来了新领导难道不安排接风宴吗?”

    “接风宴?”黄一天冲着冯佳媛摇头,“昨晚那顿接风宴根本不是金德贵安排的,而是幕后另有其人你知道吗?”

    “另有其人?”冯佳媛愣了一下,“谁呀?”

    “当然是贾凤魁!”

    黄一天重重语气把贾凤魁的名字说出来,对她说:“昨晚上我去接你的时候被贾凤魁带着一帮人拦住了不让走你知道吗?”

    “啊?”

    冯佳媛脸上露出诧异神情,她对昨晚的事情真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但是一听说贾凤魁曾经拦住自己不让走,她心里也意识到此事严重性。

    她连忙问黄一天:“那后来呢?他怎么又放咱们从酒店出来了?”

    “你也知道是人家放咱们一马?我再次慎重提醒你一次,贾凤魁的妹婿刘时光现在还被关在派出所呢,贾凤魁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要找人发泄,你要是再撞到枪口上可不一定像昨晚那么幸运,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冯佳媛表面上脑袋点的像是小鸡啄米,其实心里却说贾凤魁是个屁啊,压根没当回事,她还冲着黄一天开玩笑,“不是有你保护我吗?管他贾凤魁真凤魁,反正我不怕。”

    “你不怕我怕!”

    黄一天没想到自己把事情跟冯佳媛讲的那么清楚,她居然还是这副无所谓的态度?这让他心里不由暗暗着急,自己又不能对这丫头形影不离,万一她一个人的时候再出什么岔子结果可真就很难说了,毕竟得罪刘时光是和自己在一起的,否则,自己管这么多干嘛?

    他当即极其严肃的表情冲冯佳媛警示道:“冯佳媛同志!请你务必重视我刚才跟你聊的问题,最近一段时间请你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明白吗?”

    冯佳媛依旧是一脸不在乎:“放心吧,贾凤魁要是真找我麻烦,我就给胡大全打电话,让他灭了这个贾凤魁。”

    这是黄一天第二次在冯佳媛口中听到“胡大全”的名字,第一次是在白牛乡派出所的审讯室里,他听见冯佳媛给胡大全打电话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市公安局的魏副局长立马亲临现场。他不由好奇这位让冯佳媛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胡大全到底何方神圣?冲冯佳媛问道:

    “胡大全到底谁呀?”

    冯佳媛脸上闪烁迟疑,回答说:“不是跟你说过嘛,我哥一个朋友。”

    “你哥这朋友挺牛叉啊,上次在白牛乡派出所一会功夫让市公安局的魏副局长和交警大队长出面帮你解决问题,这次听你意思连混咱们普水县嘿道上鼎鼎大名的贾凤魁也能应付?”

    “那当然!”

    提到“胡大全”,冯佳媛脸上露出一股骄傲神情,她冲着黄一天牛逼哄哄道:“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哥这朋友胡大全,他在普安市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黄一天疑惑:“嘿道白道都行?”

    “一句话的事。”冯佳媛回答的相当爽快。

    “那你干嘛不让那个胡大全把你调动到市区工作,还留在普水县干什么?小县城乱七八糟的事情多,不是你一个姑娘家该来的地方。”

    冯佳媛心想,“人家不是奔着你来的吗?现在好不容易跟你关系近乎不少,你就急着想要撵人家走吗?”

    女人心思瞬息万变,刚才还满面春光跟黄一天好好谈话的冯佳媛突然之间脸上表情晴转多云,一屁股转过去不再搭理他。

    黄一天压根不知道自己到底又是那句话得罪了这位大小姐,坐在床边追问她:“你这又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你!”冯佳媛气呼呼从嘴里说出一个字。

    “我又怎么了?冯佳媛,我对你算是仁至义尽吧?咱们当时在路上跟刘时光撞了车,我担心你一个人在普水不安全,所以同意你住在我家里,毕竟那个刘时光的老婆家里几乎男人都是混黑社会的人,不得不提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