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出行小心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出行小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当即矢口否认:“明明是冯佳媛的哥哥和市公安局的魏副局长朋友,魏副局长出面公正公平的处理了一场普通交通事故,怎么能牵扯到那样的无稽之谈?”

    张志和知道黄一天在这件事上没理由对自己撒谎,听了这话也只能无奈道:

    “不管事实真相是什么,反正刘副县长大发脾气是真的,而且传说你是请了范副市长也似乎有根有据,你最近要小心谨慎些才好,谁让人家是领导呢?对了,还有那个冯佳媛,估摸着刘副县长肯定不会放过那姑娘,还有贾凤魁。”

    “他敢!”

    黄一天听张志和话里刘副县长纯粹是个报复心极强的领导干部,不由沉脸冷笑道:“我就不信他刘副县长光天化日之下敢对我和冯佳媛做出什么不公之事。”

    张志和闻言长叹一声:“兄弟,这世道什么叫公平?你怎么还不明白呢?你现在是得罪了普水县黑白两道的狠角色了,这些人都是横着走习惯了,从来都是不讲理的主,你跟他们说什么法律公正那不是扯淡吗?”

    张志和一席话倒是给黄一天脑子里敲响了警钟,他没想到事情会疯传到这种地步,按照常理推断,既然刘时光吃了亏,他的老爹刘副县长和大舅子贾凤魁肯定要为他出了这口恶气。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白白替冯佳媛背黑锅成了普水县嘿白两道上响当当人物的眼中钉?一想到这,黄一天不禁浓眉紧锁心事重重。

    他心里清楚,虽然自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升官提拔获得正科级领导岗位,但综合实力远没有达到可以应付刘副县长和贾凤魁联手的地步,尤其是嘿道上一些出其不意报复手段想要彻底避开只怕很难,目前自己不是对手。

    张志和见黄一天脸色凝重心有不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劝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你以后小心谨慎别给那些人逮着下手机会,想必时间长了事情也就淡了。”

    黄一天看出张志和真关心他,连忙冲他淡定笑笑:“放心吧!我能应付!”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找我。”

    “嗯。”

    两人谈话结束又进入包间吃了点主食后,各自带着女伴礼貌告辞,张志和陪林婉晴去看电影,冯佳媛则开车送黄一天回住处。

    一路上,黄一天静静坐在车后排座上,透过车窗看着外面昏黄路灯照耀水泥地面,偶尔路灯旁正好有几棵树,树的倒影散落地面形成一个又一个形状迥异的黑影斑驳。

    黄一天盯着地面上不停掠过眼前的黑影,脑子里不觉回想起很多年前贾凤魁的一些旧事,此人在本地嘿道出名的心狠手辣,多年前一桩流传甚广的“城南烧烤”案件便出自其手。

    当时普水县新兴一批洗浴中心,那时公安局对洗浴中心的管理还不太重视,于是诸多洗浴中心经营中经常常暗藏猫腻,利用年轻貌美的小姐招揽顾客是各家洗浴中心老板惯用的手段。

    贾凤魁作为嘿道上鼎鼎大名的嘿老大,顺理成章垄断了各家洗浴中心小姐资源,当时普水县几乎所有洗浴中心的小姐都是从他手里出去的。

    没人知道这些年轻姑娘从哪来,也没人知道这些姑娘在洗浴中心干了一阵后又去了哪里,反正很多洗浴中心的老板都知道从贾凤魁手里能“请”到常换常新的年轻漂亮姑娘。

    有一年,寒冬腊月的清晨滴水成冰,有人在城南一个荒废的桥洞下发现了一具女尸,据说那女人死的真叫一个惨!

    当场目睹现状的人形容说,那女人浑身上下被扒的精光也就算了,从前胸后背到大腿小腿没一块好地方,全都是密密麻麻被鞭打的痕迹。

    案件发生后,县公安局立刻组成办案小组进行调查,结果发现这姑娘是被人从外地拐卖过来准备送往洗浴中心当小姐,八成是个性倔强宁死不从,最后竟然被人在腊月天里扒光了衣服活活拿鞭子给打死了。

    案件调查到最后,贾凤魁手底下一个小喽啰主动自首算是让这个案子有了个结果,但是私底下很多人都曾听说了一个亦真亦假的传闻。

    传说贾凤魁对待那帮小姐管理手段一向残忍,凡是不听话的全都扒拉光衣服拖到城南僻静处拿鞭子往死里打,还美其名曰“城南烧烤”。

    可惜当年那桩命案由底下人替贾凤魁顶包受罚,这家伙虽然干了丧尽天良的勾当却依旧能逍遥法外胡作非为。

    回想起往事,黄一天心里不由一寒,他情不自禁扭头看向正一边开车一边嘴里哼着歌曲旋律的冯佳媛,想起刚才张志和在酒店里提醒
九阳帝尊笔趣阁
自己的话。

    张志和说,“不管事实真相是什么,你最近要小心谨慎些才好,对了,还有那个冯佳媛,估摸着刘副县长和贾凤魁肯定不会放过那姑娘。”

    黄一天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暗颤,“万一贾凤魁存心报复冯佳媛对其下黑手,那可真是防不胜防啊!偏偏冯佳媛对危险一无所知,这可怎么是好呢?”

    眼看车子在黄一天住处门口停下来,冯佳媛回头冲他莞尔一笑道:“我就送你到这了,下车吧,祝你今晚做个好梦。”

    看着冯佳媛那单纯的笑脸,黄一天心里愈加不安,他伸手触及车门手柄准备下车,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冲冯佳媛说:“要不你进屋喝口水吧,今天麻烦你一天了,请你喝杯茶表示感谢也是应该的。”

    夜深人静的美好夜晚,心仪已久的帅哥居然主动请自己去他住处喝水?冯佳媛心里顿时像是塞进了几只小兔子蹦个不停。

    她故意装着忸怩:“这么晚了,不方便吧?”

    黄一天早看穿她口是心非,脸上淡淡笑了一下打开车门两只脚站在车外,冲她无所谓道:“随便吧,你要是不乐意那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喝茶。”

    “谁说我不愿意了?”冯佳媛眼见黄一天转身要走,急了,赶紧推开车门下来,站到黄一天面前略带羞涩,“我也没说不愿意呀。”

    “愿意就赶紧进屋,大晚上站在门口吹风呢?”黄一天冲她白一眼扭头就走。

    冯佳媛一边紧紧跟上,一边小声在嘴里嘀咕,“这哪像是请人喝茶表示感谢的样子嘛?一张脸呱啦像个雷公似的,切!”

    黄一天进屋后打开客厅的灯,屋里顿时一片光明,他招呼冯佳媛在沙发上坐下后并未着急倒水,而是在她对面沙发上坐下,郑重神情问她:

    “冯佳媛,你知道今天下午跟咱们撞车的司机到底什么身份吗?”

    冯佳媛无所谓口气:“管他什么身份?反正有理说理,本来就是他的车先违反交通规则还动手打人,把他关起来那都是轻的,哎,这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你怎么还提呀?”

    黄一天心说,“你以为我大晚上乐意跟你提闹心事呢?要不是为了提醒你最近注意安全,我才懒得费这口舌和时间。”

    这两天和冯佳媛相处下来,黄一天看出这姑娘是个单纯可爱没什么心眼的傻丫头,他担心自己一旦把张志和的原话说出来别再把她吓着了,一时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提醒她警示危险。

    冯佳媛见黄一天一副欲言又止表情,心里不禁敲起小鼓,她心想,“他不会是在想怎么开口跟自己摊牌吧,实话实说告诉自己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让自己别再痴心妄想?”

    这样一想,冯佳媛脸上的表情颓丧了不少,她假装若无其事打量起黄一天的住处,看着眼前飘逸紫色落地窗,再看一眼客厅角落里浅色书柜,冲黄一天没话找话:

    “你这屋子收拾的挺温馨呢,看起来不像是单身汉的宿舍,倒像是女孩子房间。”

    “嗯。”

    黄一天心不在焉敷衍一声,心里盘算着,“要不还是实话实说吧?虽说冯佳媛性格单纯却也并不傻,只要把事情的严重性跟她摊开来谈,想必她自己心里知晓分寸。”

    冯佳媛见坐在对面的男人表情愈显凝重,生怕他嘴里说出不中听的话来,主动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黄一天面前,伸手挽住他胳膊说:“要不你带我参观一下你房间吧?”

    “我房间有什么好看的,坐下我跟你说话。”黄一天心里打定主意后,正襟危坐准备认认真真跟冯佳媛聊几句。

    偏偏冯佳媛误会他要跟自己摊牌,赶忙耍赖:“我不听我不听,你先带我欣赏一下房间嘛,有什么话这么着急非要现在就说?”

    黄一天哪能猜到女孩子弯弯道的心思?一伸手把冯佳媛的两只手从自己胳膊上拽下来,把她按到沙发上坐下,一本正经道:“我现在要跟你说要紧事,你坐好别动。”

    冯佳媛拗不过他,只能气鼓鼓坐在沙发上,没好气道:“说吧说吧,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呗,我洗耳恭听还不行吗?”

    黄一天还以为冯佳媛因为自己没顺了她的意思领她观赏房间不高兴呢,这时候他哪有心思揣测她小孩子脾气,郑重神情对她说:

    “有件事我必须慎重提醒你。”

    听了黄一天这句铺垫的开场白,冯佳媛一颗心瞬间掉落谷底,她无可奈何听天由命的表情两眼呆呆看向黄一天,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