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就牛叉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就牛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路是你家的?谁证明我加塞抢道了?开一辆破本田还有脸耀武扬威?你是不是赔不起啊?你要是赔不起也行,那就把那辆车留下!”

    “我呸!你不就开一破宝马吗?有什么好嘚瑟的?明明就是你先撞了我的车,要赔偿也是你先赔偿我,凭什么我赔你钱呀?”

    宝马女孩见冯佳媛反应过来后说话嗓门居然比她还高,顿时气的满脸通红,伸手猛推一下冯佳媛恶狠狠道:“你他m的还敢恶人先告状?你今天到底赔不赔钱?”

    冯佳媛猝不及防被宝马女孩重重推跌倒在地,又疼又气顿时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黄一天见对方欺人太甚赶紧从车上下来冲上去。

    他一边弯腰把冯佳媛从地上扶起来一边对宝马女孩讲道理:“你这人怎么好好说话就动手呢?你撞了我们的车最起码该说声对不起吧?”

    宝马女孩见对方又多了一个帮手,高傲抬头看向黄一天,一脸轻蔑冲他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呀?敢当着老娘的面指手画脚?你也配?”

    “有理走遍天下!明明就是你先抢道才造成的摩擦事故,你凭什么动手打人呢?”

    “我就打她了你又能怎么着?你知道老娘是谁吗?挡了老娘的道撞坏了老娘的车居然还敢这么嚣张?今天你们要是不赔钱老娘跟你们没完,让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走不出这个地方!”

    凭良心说,宝马女孩外表长的姿色不俗,可惜一张口像是粪坑句句充满令人厌恶至极的恶臭,不讲理也就罢了,她那股嚣张跋扈恃强凌弱的口气让人分分钟有种想要冲上去撕烂她嘴的冲动。

    好男不跟女斗。

    黄一天心知跟这种不讲理素质低下的女人说多了相当于浪费口舌,于是拉着冯佳媛胳膊说:“走吧,咱们先上车再报警处理吧。”

    冯佳媛可能也没有遇到过日次不讲理的,顺从点头要走,却不料宝马女居然不依不饶从后面一把拉住冯佳媛扯着嗓门冲她发飙:“你还想溜?今儿你要是不赔钱就别想开溜!”

    宝马女这一举动一下子点燃了冯佳媛心里原本憋闷的一股火,她刚才被宝马女狠狠一推跌坐地面原本吃了亏,若不是黄一天好声劝她,以她不饶人的性子哪能轻易放过宝马女?

    自己一忍再忍,宝马女却得寸进尺。

    大约是仗着黄一天在身边心里底气倍增,冯佳媛猛回头两只手像是泼妇打架冲着宝马女脸上毫无章法抓过去,两条腿也没闲着抬起一脚冲宝马女身上踹过去。

    冯佳媛的反击来的太过突然,不管是宝马女还是黄一天都始料未及,等到宝马女反应过来想要还手的时候,冯佳媛一双手早已干净利落把她头发死死抓在手里,像是拽一堆乱稻草用力拖拉,把宝马女痛的叽哩哇啦乱叫。

    眼瞅着宝马女在混战中落于下风,宝马车上同行的一个年轻男子立马下来帮忙,冲上来一个拳头就要砸向正深陷苦战的冯佳媛。

    说时迟那时快。

    眼看宝马男一只拳头直奔冯佳媛身上砸过去,一旁的黄一天刚忙伸手阻拦:“这位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

    “老子跟你说个屁!”

    宝马男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又见同行的女伴惨叫连连,情急之下二话不说拳头又冲着黄一天砸过来,大有一股“挡我者死”的气势。

    冯佳媛和宝马女打架,黄一天身为男人自然不方便出手,但是宝马男蛮不讲理冲上来就要打女人他却不能坐视不管。

    就这样,两男两女就在收费站的进出口撕扯成一团,冯佳媛和宝马女交锋过程中,冯佳媛明显后发制人,这姑娘撒泼起来倒是有几分不怕死的风格,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脚并用,一眨眼功夫把宝马女打的跌坐在地连喊,“救命!”

    另一边黄一天和宝马男撕扯在一处也是打的不可开交,但是明显宝马男的实战经验比黄一天差多了,空有一身蛮力却压根不是黄一天的对手。

    两对男女在公路收费站前打架,事情立即惊动了附近的派出所,就在双方酣战激烈的时候,一辆110警车呼啸而至。

    车子停稳后立马冲下来几名警察奔向正在打架的四人,一个个口中厉声喝止:“都住手!蹲下!蹲下!双手抱住脑袋蹲下!”

    见到警察来了,宝马女和宝马男像是见到亲妈似的赶紧迎上去:“警察同志,这两人撞坏了我们的车还打人,你们赶紧把这两流氓抓起来啊!”

    冯佳媛见对方恶人先告状,赶紧也上前一步向警察解释情况:“警察同志你们别听这两人胡说
鬼洞妖棺全文阅读
八道,明明是他们先抢道撞车还先动手打人,我们纯属正当防卫。”

    警察左右看了看面前的当事人双方,两个女的全都披头散发一副狼狈模样,但看起来宝马女脸上被抓了几道血痕似乎更惨些。

    两个男的情况略好些,从外表上看宝马男嘴角流血,另一方小伙子却毫发无损,似乎也是宝马车一方吃亏多一些。

    但是,双方都是有车一族,一辆是宝马,一辆是本田,再看双方当事人穿衣打扮都不同于普通老百姓,警察的心里不禁有些犯难。

    此处收费站的地块属于当地白牛乡派出所管理地盘,虽说事情不算大,双方受伤也不严重,一向见多识广的警察心里却留了个小心眼,立刻把这件事向派出所长做出汇报。白牛乡派出所的所长姓白,当他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一眼认出宝马车的主人正是普水县刘副县长的儿子刘时光。

    刘大公子不仅有一个当副县长的老爸,还有一个在本地嘿道上鼎鼎大名的大舅子名叫贾凤魁(上次帮胡云伟偷运建筑材料的嘿老大)。

    虽说前一阵听说贾凤魁被抓进去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刘副县长保驾护航,贾凤魁很快被刘副县长从里面捞出来。

    既然心里明白宝马车主的身份,白所长处理问题的时候心里便先有了分寸,他当着众人的面,假装公正喝令:“把人全部带到派出所调查清楚情况再处理。”

    白牛乡派出所其实就是一个小院子里面几间房子,院子用围墙砌成一圈上面刷了一层白石灰,上面写几句“警民连心鱼水情深”之类的标语。

    四人在警察的押送下进了派出所办公室,一进门白所长客客气气请宝马车一对男女坐下,黄一天和冯佳媛正要趁势在一旁的长凳子上坐下来,却听见白所长冲两人猛喝一声:“让你们俩坐了吗?先站着吧!”

    冯佳媛不服气,冲着白所长质问:“凭什么他们俩能坐下,我们俩却只能站着呢?你这明显不平等对待!”

    白所长冲她翻了个白眼,冷冷道:“公平,什么是公平,我说公平就是公平,人家受伤了你没看见吗?眼睛长后脑勺去了?”

    “哎你怎么骂人呢?你这人怎么当警察的?我跟你好好说话你凭什么骂人?你这样的素质是怎么到了警察队伍你的?”

    冯佳媛气的眼珠子就差瞪上天,若不是黄一天在一旁扯了她一下,她当场就能忍不住冲到派出所长面前拍桌子。

    白所长对于冯佳媛的话当是个屁,压根不搭理冯佳媛,脸上挂着笑对宝马男刘时光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能简单说说情况吗?”

    傻子也想得出来宝马男嘴里说出来的话肯定把事故的责任全部推到本田轿车主身上,刘时光一脸的义愤填膺对白所长控诉:

    “我们正常行驶,本田轿车突然就撞过来了!”

    “我们好好跟他们讲理,那个女的二话不说就动手打人。”

    “本来就是两个女人打架,结果那男的冲上去一块打,两人欺负一个人,你说我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我冲上去想要跟两人讲理,结果那男的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动手,我要是不还手难不成站在那白给他打一顿?”

    “从头到尾我们都是非常被动,出门办事谁不想早点平安回家,偏偏今儿倒霉碰上这两个不长眼的二货,把我们车撞坏了不说,还动手打人?简直畜生不如!”

    ......

    听到刘时光颠倒黑白满嘴胡言乱语,冯佳媛气的恨不得冲过去把他一张嘴缝起来,好不容易等那位白所长问完了宝马男,白所长转脸冲冯佳媛问道:“这个女士,他刚才说的情况属实吗?如果属实,那就赔钱了事。”

    冯佳媛赶紧争辩:“他刚才全都是胡说八道!明明是他们的车抢道加塞撞上我们的车,明明是那个女的先动手打人,我们根本就是受害方。”

    冯佳媛哪里知道,白所长心里对这件事早已有了处理结果,之所以讯问她几句话也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其实她说的话白所长压根没往耳朵里去。

    听冯佳媛简单介绍了情况后,白所长紧锁眉头冲冯佳媛和黄一天说:“你们看看,事情闹到这地步谁也不想,可现在车子也被你们撞了,人也被你们打了,你们总得给个说法?再说,打人那可是可大可小的行为,追究了能要进去几天。”

    冯佳媛一听这话急了,冲白所长喊道:“你这警察怎么回事?明明是他们撞车打人,凭什么要我们给说法?你到底刚才有没有听我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