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二十章 你的老公要出轨

第二百二十章 你的老公要出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根本就不怕这个女人,以前也是这样,现在还是,当即争锋相对:“那我可能要让秦处长失望了,我跟秦佳妮是真心相爱,我们不会在乎任何外界压力,不管秦处长是不是同意我们俩在一块,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分开!”

    “黄一天,你敢?”秦婉萱气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抬手打人的架势。

    “我为什么不敢?”

    黄一天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眼神平静看向对面虚张声势纸老虎一样的秦婉萱,他脸上甚至带着一抹笑,用一种几乎调侃的口气说:“秦处长自己婚姻不幸福,还要阻碍女儿追求幸福,您这样的母亲可真是绝世罕见哪!”

    “你?”秦婉萱被气的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张玉梅脸上却愣了一下,她没想到黄一天居然对秦婉萱的婚姻状况有所了解?难道是请告诉黄一天的?

    想当初秦婉萱和秦佳妮的父亲就是一桩典型的政治婚姻,双方家世背景相近促成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哪怕是结婚后有了孩子两人的生活重心也一直都放在工作上。正因为秦佳妮从小生活在一个没有爱的家庭氛围里,所以她比同年龄的女孩子更加渴望得到关注和爱。

    自从秦佳妮到普安市上班后,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张玉梅成了她最信赖的长辈,有什么心思不愿跟母亲说却会当着张玉梅的面和盘托出。

    张玉梅对黄一天和秦佳妮之间的交往了如指掌,她深知姑娘如今心思全都在男朋友黄一天身上,因此听说秦婉萱坚决反对女儿和黄一天交往的时候,她心里比谁都着急。

    张玉梅见秦婉萱和黄一天两人头一次见面一言不合吵起来,连忙着急打圆场:“你们这是干嘛,为什么不都坐下好好说,没有解不开的结,没有谈不拢的话,嗓门高也不能解决问题啊,你们说是不是?”

    黄一天见张玉梅一脸为难率先坐下来,心里却为秦婉萱的冲动个性感到悲哀,他记得当初秦佳妮的父亲就是因为无法忍受秦婉萱特别霸道不讲理的个性,才会在婚外情中寻求安慰,导致两人的婚姻状况是越来越差。

    秦佳妮父亲婚外情的对象是自己秘书的老婆,秘书三十出头没有背景没有财力,但是一心想往上爬,他了解到上司和老婆感情不和分床睡很长时间,故意找了个时间安排自己老婆和上司见面。秘书的老婆跟秦婉萱比起来又年轻又漂亮,一个很久没有那方面享受的男人有的时候意志力很差,很快栽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成了美色的俘虏。

    上一辈子秦婉萱和老公就是因为这件桃色事件的暴露选择了分手,很长一段时间里,秦佳妮的父亲成了众人眼里的笑柄,本来可以继续升迁的他,仕途也因此止步不前,老婆秦婉萱的日子自从离婚后也不好过。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那一次桃色事件的发生表面上看主要责任是秦佳妮的父亲过于放纵欲望,但追根究底跟老婆秦婉萱的霸道个性不无关联。

    家庭找不到温暖的男人,必然在外棉寻找温暖。

    办公室里,张玉梅见黄一天听话坐回沙发上,抬脚走到秦婉萱身边拉了她一把劝道:“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容易上火?有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嘛?”

    秦婉萱气哼哼冲黄一天瞪了一眼,正要开口却见黄一天抬头冲张玉梅说:“张主任,能不能请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佳妮的母亲好好的谈。”

    张玉梅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那神情分明担心自己离开后两人动手打起来,她见黄一天冲她点点头像是做出某种承诺,这才抬脚往外走,边走边不放心回头叮嘱:“很好,你们单独谈谈,那你们心平气和好好聊,千万别大嗓门哈!”

    随着“吱呀”关门声响起,张玉梅的办公室里只剩下黄一天和秦婉萱对面坐着。

    秦婉萱显然对黄一天突然提出单独谈话的要求颇为诧异,冲他毫不客气嗤之以鼻:“黄一天,我今天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绝不会同意你和佳妮谈恋爱,你们是真的不饿死,你赶紧死了这条心吧!”

    “谁说我要求你?”张玉梅一出门,黄一天脸上多了几分平日里极少见的玩世不恭嬉笑。

    “那你想跟我谈什么?”

    秦婉萱见面前的小伙子突然冲自己一脸坏笑,心里不知怎么打起了小鼓,她觉的这个叫黄一天的小伙子变脸也忒快了,刚才不是还满脸怒火跟自己叫板吗?这么快又换了张笑脸?

    黄一天故意装出一副神秘表情对秦婉萱说:“秦处长,你老
九狱神王无弹窗
公的秘书叫金成晓对吗?”

    “这是演的哪一出啊?好端端的怎么把话题扯到自己老公秘书身上了?难道自己的老公和这个小子见过面,同意了他们的婚姻?”秦婉萱心里正嘀咕,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听见黄一天继续说。

    “秦处长,金成晓这个人追求进步没有错,可是方式不对不是什么好人了,此人心术不正,他没事总安排自己媳妇跟你老公见面你知道吗?”

    秦婉萱心里不由一咯噔,“这小伙子怎么这么邪门呀?居然连我老公秘书安排他老婆跟我老公见面这么私密的事情都知情?”

    秦婉萱毕竟行走官场多年,立马从黄一天的话里听出味来,她一立眼冲黄一天质问道:“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秦处长,我和秦佳妮之间的婚姻我想我们是谈不到一块去,只能让时间去证明,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刚才我说的话,我是建议你为了家庭的幸福稳定,还是早一点让秦佳妮的父亲把金成晓赶回原单位吧,否则的话,万一以后传出什么难听话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秦婉萱顿时一脸懵逼表情,估摸是心里怀疑了很久的事情突然从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口中说出来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一时让她感觉难以置信。

    等秦婉萱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对面沙发上已经空无一人,她听见办公室门外张玉梅正关心问黄一天:“小黄,刚才你们俩谈的怎么样?没吵起来吧?”

    黄一天又恢复之前礼貌说话口气:“哪能呢?毕竟她是佳妮的母亲,她说什么都是为了佳妮着想,我是不会跟她计较的。”

    张玉梅听了这话愈加感动,冲着黄一天一迭声夸赞:“好好好!我就知道你的心胸绝对比一般人宽广的多。”

    “张主任您要是再夸我,我可就脸红了!”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本来就很优秀。”

    ......

    人要是触霉头,走路都能摔跟头。

    黄一天今儿肯定是出门没看黄历,刚刚在张玉梅办公室被秦婉萱指着鼻子“教育”一通,心里很是不爽,下楼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迎面碰上了头号情敌蒋大明。

    黄一天本不想多事,故意往旁边走想要绕开他,没想到蒋大明今儿像是吃了火药一见到他顿时两眼冒火挺起胸膛逼过来。

    蒋大明这两天心里的确是憋闷快要爆炸,自己心仪已久的心上人秦佳妮被黄一天横刀抢走,表妹洪娇娇又被黄一天硬生生夺去了触手可及的县台办主任的领导岗位,这两笔仇恨深深埋在蒋大明心里像是两根刺扎的他难受。

    他这两天一直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去一趟普水县找黄一天当面锣对面鼓把话说清楚,告诉他,要是他再对秦佳妮死缠烂打,别怪自己拳头不认人!老天爷像是听到了他的心里话,一大早走在市委大院里居然让他迎头撞见了黄一天?这么好的机会蒋大明怎么可能放过?

    他见黄一天似乎心情不佳看到自己侧身要走,赶紧脚底下加快速度冲过去,二话不说整个人身体像是一块大石头直愣愣堵在黄一天面前,脸上就差写上四个字:“禁止通行!”

    黄一天往左边走,他的身体就迅速往左边移,黄一天往右边躲,他的身体就迅速往右边移,反正始终用身体挡住黄一天的去路,眼睁睁看着黄一天的脸色越变越难看。

    蒋大明见自己终于逼的黄一天停下脚步,不无得意冲着黄一天抬高下巴张狂道:“小子,你见了老子躲什么呀?你他娘的是不是做亏心事太多心虚了?”

    黄一天突然被蒋大明堵住去路心里也憋着一肚子气,若不是他自控能力过硬,这会早忍不住一记直拳捣在蒋大明那张胖脸上。

    他心里暗道,“今天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怎么一出门碰到蒋大明这个没脑子的家伙?看来今儿蒋大明铁了心要胡搅蛮缠。”

    他左右看看市委大院的路上少有几个人来来往往,这会正是上班时间,大部分工作人员都窝在自己办公室,即便是路上有人走来走去也都是生面孔。既然不可能指望有人走过来帮忙解围,黄一天也只能在心里做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准备,暗道:

    “随便他蒋大明玩哪一出,小爷今天奉陪到底!”

    黄一天心里打定主意,遂略带嘲讽口气冲蒋大明说:“蒋大明!老子好好的走路,你拦着是什么意思?好狗不挡道,你这一大早这是想干什么呢?”

    “你他娘才是狗!”一言不合,蒋大明气的满脸通红冲黄一天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