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看好自己的丈母娘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看好自己的丈母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春宵一刻值千金!

    对任何人来说快乐的时光总是极为短暂,黄一天觉的自己好像还没怎么休息,身体还在疲惫中,窗外已经一片明亮,他闭着眼睛听见胡云諾在耳边提醒:“你别忘了今天上午答应去张玉梅办公室,说好的九点,这都快八点半了。”

    要是换了别人约自己见面,这个时候就是白给黄一天一万块他也未必能舍得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女人的被窝对男人来说,那是诱惑无限,何况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可一听到“张玉梅”的名字哪怕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他还是撑着起床。

    男子汉有所为有所不为。

    张玉梅恰恰是那个能黄一天心甘情愿在任何情况下愿意听从差遣的恩人,上辈子他没能报答女人对自己的恩情,这辈子必须要还。

    胡云諾早已把早餐准备妥当,瞧着黄一天吃饭时睡眼惺忪无精打采模样,胡云諾不禁心疼,伸手撩了一下男人额头一缕碎发,轻声劝他:“要不再睡会吧?昨晚回来太迟又折腾到大半夜,休息这点时间身体哪能吃得消?”

    “没事,张玉梅不是那种无事找事的人,找我肯定有重要的事,我不能让她等着急。”黄一天扬脸冲胡云諾笑了一下故作轻松口气说。

    胡云諾看向他的眼神不由露出几分疑惑,之前她一直以为黄一天对张玉梅态度恭顺是因为她有一个当常委副市长的老公,巴结张玉梅是为了仕途的进步,毕竟对很多官员来说,能巴结上比自己高很多的官员,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可现在看黄一天每次提及张玉梅时透着一股无条件的服从,她又感觉好像情况并不是自己当初猜想的那样。

    “这里头一定有文章!”

    胡云諾像是看孩子似的溺爱眼神看着黄一天,头一回感觉眼前的男人其实她并没有完全看透,她觉的有些奇怪,“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已经这样,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可是还有什么秘密是他不能跟自己说的吗?”

    聪明的女人自会审时度势。

    黄一天不说,胡云諾也不会主动追问,这世上谁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呢?男人若是真想说实话早就开口了,哪用得着女人催问?如果不说,女人一定要逼着男人说出来,那么不仅感情会被冲谈,也会把两人的关系闹僵。

    黄一天紧赶慢赶来到市政府大院内张玉梅的办公室门口,时间正好分秒不差,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他不想给张玉梅留下不守时的印象,哪怕明知道她是个从不计较的女人。

    张玉梅的办公室门开着,黄一天刚走到门口便听见她热情招呼声:“小黄来了!快快快,快进来坐下喝口水,我这办公室啊楼层高一口气爬上来累的够呛吧?”

    张玉梅还是那么善解人意,这个热心肠的女人眼里似乎就没有坏人,身边的每一个人在她眼里都是值得交往关心的朋友,不管人家请她帮什么忙,只要她能做到必定不遗余力。

    黄一天一进门先冲张玉梅绽放灿烂笑容,一边往里走一边口中问道:“张主任,您找我有什么事留言就行了,干嘛还要我.....”

    黄一天正想说,“干嘛还要我跑一趟呀?”话没说完眼睛瞄见办公室一侧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女人,他定睛一看不由愣了一下。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衣着得体气度不凡,丰腴的体态和保养很好的面容使她的外表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小了十几岁,女人的那张脸黄一天曾经无比熟悉,她就是秦佳妮的母亲——秦婉萱。

    秦婉萱现在这个年龄这个时间段应该在省级机关任处长,黄一天记得她三年后会升官提拔为副厅级领导干部,而且是很有权势的女干部,这女人也算精明,自从和丈夫关系不和谐后,盯着官场的位置,在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

    前世自己和秦佳妮恋爱时,两人之间感情最大阻力就是秦婉萱,这位未来的丈母娘一直看不上自己,认为自己各方面条件都配不上秦佳妮,甚至认为自己和秦佳妮在一起的动机是不纯的,就是为了巴结上他们,升官发财。

    在看到秦婉萱的一瞬间,黄一天脑子里立马反应过来,张玉梅今天特意把自己叫到办公室来八成是因为秦婉萱听说了自己和秦佳妮正谈恋爱,这才屈尊特意从省城赶过来私下找自己聊聊。

    “也不知道这一世秦婉萱会不会还是和以前一样反对秦佳妮跟我在一块?”黄一天心里带着疑问,脸上礼貌微笑冲秦婉萱点点头主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sodu
动示好。

    秦婉萱的那种漂亮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对于黄一天的示好似乎不见,甚至连眼角都没动一下,张玉梅见状赶紧主动笑呵呵站在两人中间热情介绍:“小黄啊,这位是从省里过来的秦处长,她是秦佳妮的母亲。”

    “阿姨好!”

    黄一天应声冲秦婉萱躬身问好,虽说心里对未来丈母狼这副冷若冰霜的嘴脸不感冒,他却并不想一见面就惹她不痛快,毕竟她是秦佳妮的母亲,还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站在秦佳妮的角度也是要和谐的。

    张玉梅转脸又冲秦婉萱介绍:“秦处长,这位就是普水县台湾事务管理办公室新上任的主任黄一天,小伙子可不光是长的帅,真是相当有才华,很多的观点可是很精准,能力也是很强,现在年纪轻轻就坐到正科级领导岗位,以后必定前途无量啊!”

    秦婉萱对张玉梅的态度倒是稍显缓和,只是眼神里始终有一块冰囤积,即便是微笑的时候那冰块冒出的寒气也能让人清晰触碰。

    张玉梅见秦婉萱摆着一副别人欠她钱的嘴脸,生怕黄一天站在那觉的尴尬,连忙上前拉着黄一天在对面沙发上坐下。

    要不说张玉梅人好呢?她猜出接下来秦婉萱和黄一天之间的谈话肯定不那么和谐,索性自己也一屁股坐在黄一天旁边,还悄悄伸手拽了一下他的衣角,那意思提醒他千万别在意秦婉萱不冷不热的态度。

    果然,秦婉萱冲着黄一天上上下下扫了一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领导架势对黄一天说:“黄主任,我听说你最近正跟秦佳妮谈朋友?”

    “是的。”黄一天郑重点头。

    “我这次特意从省城过来就是为了跟你说清楚这件事,我和秦佳妮的父亲都在省城上班,也有一点地位,所以我们佳妮在市里工作时间不会太长,她很快会调动回省城机关上班,你们俩的事情几乎是不可鞥的,所以我是坚决的不同意。”

    黄一天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句,“狗日的!又来这套!”

    张玉梅显然没想到秦婉萱一开口就直奔主题,把事情说的如此的决断,她有些担心看了黄一天一眼,嗔怪语气冲秦婉萱劝道:

    “秦处长,按理说佳妮跟小黄谈恋爱是你们家私事我作为外人不方便多嘴,可佳妮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小黄也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你能不能先别对他们俩这件事急着下结论,你总得让小伙子有一个争取的机会不是?”

    秦婉萱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冲张玉梅说:“张主任,我知道你对这小伙子一直都很欣赏,按理说呢,他一个农村出身的年轻人大学毕业两年的时间,在没有背景的情况下,25岁就能干到正科级领导岗位也算是基层干部中的佼佼者。

    可我们佳妮是什么出身条件你不是不清楚,无论从家世和教养以及从小的生长环境来说,他俩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人生观价值观什么的都不合适,即使现在因为年轻看不透事情的本质在一起,到时候也是不幸福的,明知道不是正确的事情,为什么不阻碍。”

    张玉梅还想劝秦婉萱改变观点,苦口婆心道:“秦处长,环境可以改变人,你应该相信佳妮的眼光,小黄跟别的年轻人真是不一样,他真的很有才华,就说这次全省干部公选改革试点工作,他......”

    “行了行了”,张玉梅话没说完被秦婉萱抬手打断,“张主任一片好心我理解,可我作为佳妮的母亲首先考虑的是她一辈子的幸福,而不是选择什么潜力股,所以就算这位黄主任再怎么优秀,他也不适合跟我佳妮在一块。”

    黄一天没想到这位前世的丈母娘跟自己头回见面依旧是老问题新论断,可以说是老生常谈,瞧着张玉梅费尽口舌想要帮自己说情,可是这个老女人却始终油盐不进,根本就是带着偏见看到自己,他心里不禁阵阵冒火。

    眼见张玉梅被秦婉萱不待见,黄一天忍不住插嘴:“秦处长,你也是知识分子,而且是一个领导干部,应该知道婚姻法规定了婚姻自由这一条吧?我和佳妮都是成年人,我们有追求恋爱婚姻自由的权力,外人就算再怎么反对恐怕也无济于事。”

    秦婉萱听了这话显然极其刺耳,一气之下从沙发上跳起来,伸手一指黄一天呵斥道:“你这是什么素质?你想要赖着我们佳妮吗?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打佳妮的主意,我绝不会放过你!我绝不可能同意你们俩的事,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