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二百零八章 被人算计

第二百零八章 被人算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见招商一事刚刚有了非常不错的开头,钱成贵已经在惦记功劳记在谁头上的问题,心里不觉好笑,奶奶的,就这样的官员做事的事情看不到,等到功劳来了都是第一个抢,他冲钱成贵坦言:

    “钱主任,这次招商引资没有你的亲临指导哪能签下这么多意向协议?依我看,真要论功行赏你才是最大的功臣。  ”

    “不不不!最大的功臣怎么着也挨不到我头上,那些企业老总一个个还不是看在你跟宋总的交情上才会跟咱们谈投资?”

    钱成贵嘴里说的倒是好听,只是眼神里闪耀的贪婪却早已泄露他内心的yuwang,黄一天看在眼里索性冲他掏心掏肺:

    “钱主任,我刚提拔副科级没多长时间,正好这次参加公选又侥幸弄了个正科级的领导岗位,招商引资功劳再大,领导也不能这么快提拔我到副处级领导岗位,所以功劳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倒是你,有了这份招商引资的政绩正好前进一步,这份功劳安在你身上可比我更合适。”

    就像是专门为了堵住黄一天刚才嘴里说出的话,他刚把这句话说完,钱成贵满脸感激还没来得及冲他说出感谢的话来,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这次来浙江招商之前,胡云諾特意买了个手机给他,说是到了外地联系起来方便,这会手机铃声正响个不停。

    黄一天赶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顾不得一旁钱成贵正充满讶异眼神看向他,对着手机说了声:“你好!哪位?”

    电话里传来秦佳妮着急上火声音:“黄一天,你到底跑哪去了?明天公选入围名单就要公布出来了,为什么私下开会研究的时候台湾事务管理办公室主任位置定的不是你,而是洪娇娇!”

    “什么?”

    黄一天大吃一惊,不自觉握紧手机冲秦佳妮问道:“你看清楚没有?怎么可能是洪娇娇呢?我笔试面试都是第一名,考察又没问题怎么可能不是我?”

    秦佳妮没好气抱怨:“你还好意思说考察没问题?我特意问了考察组的人,他们亲口说开发区有位负责此次考察接待工作的副主任亲口向考察组反映你私生活过于随便,以谈恋爱的名义跟郝佳丽,钱红红......”

    “简直胡说八道!”

    黄一天不等秦佳妮说完极力辩解:“郝佳丽都跟朱家友结婚了,怎么还有人把这盆污水往我头上泼?那位副主任分明是居心叵测故意当着考察组人的面恶意诽谤!”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现在考察材料上写的清清楚楚,明天上午曹副部长就要亲自主持会议研究决定结果......”

    听着秦佳妮在电话里一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心急火燎口气,黄一天脸上早已不复刚才的笑容,他气的把手机重重砸在轿车坐垫上,嘴里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一旁的钱成贵把两人通话内容听的清清楚楚,一张脸顿时也变了颜色,他不解道:“明明我临走之前跟童副主任交代的清清楚楚,让他务必把考察捋顺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黄一天听了这话猛回头看向钱成贵,问他:“你说这次经济开发区负责接待考察组的人是童宇翔童副主任?”

    “是啊?”钱成贵一脸茫然,“有什么不妥吗?”

    黄一天气的说不出话来,钱成贵真是老糊涂了!童宇翔是谁?他可是胡子图在经济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提拔重用的副主任。

    他眼睁睁看着胡子图被钱成贵和自己联手鼓捣走了,原本指望在胡子图手里升官提拔的愿望彻底落空,他心里能不记恨?

    狗日的童宇翔平日里在单位见到自己从来都是一副不阴不阳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早料到此人心里对自己的恨意早已生根发芽,从来都是多一个心眼防备。

    这回到好!

    钱成贵居然把考察自己这么大事交给他负责?他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对自己背后捅刀子,怎么可能不下狠手?

    正好考察组的负责人省委组织部的童副处长巴不得对自己的考察鸡蛋里挑骨头,现成发现了这么大的骨头他能轻易放过?

    宁得罪小人,毋得罪君子。

    童宇翔把内心的诸多怨恨强加在自己身上,童副主任又天生小肚鸡肠,考察组对自己考察过程中接连有两个小人参与进来,结果怎么可能不出问题?

    黄一天感觉自己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冰点以下,一旁的钱成贵倒是想要安慰他几句,一时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在一旁摆出一副同仇敌忾模样发狠:“你放心!要是我查清楚是童
执教天下笔趣阁
宇翔副主任在这件事上搞鬼,我绝对饶不了他!”

    现在说狠话又有什么用?

    黄一天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费了半点心思居然落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这还是他重生后头一回失算,而且是在自己最为看重的升官问题上。

    他觉的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回到普水跟钱成贵一块庆祝此次招商引资成果,轿车经过普安市区的时候,他让司机把车开到迎春宾馆门口停下来。

    他发现自己每次心情陷入两种极端的时候,不管是特别兴奋还是特别伤感都会很想念胡云諾,成熟女人的怀抱就像是四季如春的港湾,让他这个一直乘风破浪前行的男人心灵有一个让歇息的平静场所。

    走进酒店大厅的时候,胡云諾正忙的团团转,瞧见黄一天突然出现在面前一脸惊喜,赶紧走过来牵着他的手娇嗔道:“你怎么来之前也不说一声?我让人开车接你去。”

    “不用了”,黄一天没精打采冲女人勉强笑了一下,“你先忙吧,我自己上楼休息一会。”

    胡云諾这才注意到男人脸色不好看,她赶紧把值班经理叫过来嘱咐一番后,陪着黄一天一道上楼,两人上楼的时候,胡云諾低声问他:

    “出什么事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黄一天闷声不吭低头上楼,直到进了楼上房间才忍不住口中长叹一声:“都怪我百密一疏,居然在公选考试最后的节骨眼上着了小人的道!”

    胡云諾听了这话赶紧转身关上门,伸手拉着男人胳膊在沙发上坐下来问道:“快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黄一天沉默了好一会,才打起精神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胡云諾述说一遍,当胡云諾听说自己心爱的男人居然被两个小人背地里捅刀子?当即气不打一出来。

    她气愤不已咒骂道:“这俩姓童的王八蛋公报私仇早晚要遭报应!”

    黄一天也是一脸郁闷,他心里明镜似的,事已至此就算背地里把童宇翔和童副处长骂一个狗血喷头又有什么用?

    他特别不甘心冲胡云諾摇头道:“我真没想到这次参加公选考试到了最后一步居然会功亏一篑?想必这会童宇翔和工作组那位童副处长必定在背地里不知道笑成什么样了?”

    胡云諾听了这话,嘴里重重“哼”了一声没好气道:“我早就看出那位童副处长不是什么好东西!前两天一直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住在楼下客房里,这种干部表面上一本正经,私底下养小三包小蜜作风糜烂,居然还有脸在省委组织部上班?”

    胡云諾的话像是一道闪电“嗤啦”一声划破黄一天脑海,他原本四肢松懈躺在沙发上的造型瞬间收敛,整个身体突然从沙发上坐直挺腰,冲着胡云諾问道:“你刚才说什么?童副处长包小三?前两天还住在迎春宾馆?”

    胡云諾不置可否:“当然,这事我能随便跟你开玩笑吗?不信你可以到楼下保安室看宾馆视频。”

    “还有视频?”黄一天心里一喜。

    “当然有”,胡云諾说,“我当时还纳闷,明明这次改革试点工作组在普水县宾馆有包房,这位童副处长怎么一个人跑到市区宾馆来住?后来见他每次总带着个年轻姑娘一块过来我才明白怎么回事。”

    黄一天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他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所想是否属实,遂迫不及待拉着胡云諾的手下楼,直奔宾馆一楼保安室方向。

    迎春宾馆的监控系统是酒店开业后新装的探头,监控屏幕画面清晰度相当高,胡云諾身为迎春宾馆的总经理,让保安队的人把相关监控画面调出来是一句话的事。

    当黄一天亲眼看到宾馆的监控画面里一次次出现童副处长和一个年轻姑娘一路亲亲热热进入房间闭门整夜不见出来,原本绝望的一颗心顿时重燃火焰。

    直到看到迎春宾馆监控室的视频画面,他才真正明白童副处长为何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万众瞩目的公选过程中玩猫腻?这里头的原因除了他原本对自己不感冒之外还有另一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为了讨小蜜欢心!

    眼前的监控里的一对男女笑魇如花,一路上卿卿我我说不出的恩爱模样,黄一天紧盯着画面里小鸟依人被童副处长搂在怀里的年轻姑娘,头脑中冒出一个熟悉的名字——洪娇娇!

    童副处长怀中搂着的年轻姑娘正是此次跟自己报考同一领导岗位的竞争对手——洪娇娇!这姑娘当初在面试考场的时候就曾对自己恶语相向,她的长相跟莫文蔚颇有几分相似,属于容易让人记住长相的类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