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捣乱的来了

第一百九十九章 捣乱的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夜之间,“票娼新郎”朱家友婚礼现场被警察带走,新娘结婚第一晚独守空房,朱家友臭名远扬,此人从此成为普水县官场一个最大的笑话人物,各机关单位只要有人提及无不在背地里耻笑三分。

    其实,朱家友当时在婚礼现场被警察强行带走的时候已经有些反应过来,他站在高台上放眼一瞧就能看清楚底下所有餐桌上亲朋好友的动态。

    当大部分餐桌都空无一人的时候,只有黄一天和他的女伴还静静坐在一旁边聊天边不时往台上望一眼,他表现出来的过分淡定让朱家友不得不在内心怀疑此事八成跟他有关,可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怎样?

    人为刀俎他为鱼肉。

    哪怕他日后确定自己的确是被黄一天栽赃陷害,又有谁会相信他的解释?他从婚宴现场被抓走的那天起就注定了永远都会成为普水官场的一个笑话!

    大笑话!

    有朋友要说,“这事闹的会不会有点大?这不是害了朱家友一辈子名声尽毁吗?”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如果这本书看到这儿还有人把官场当成儿童游乐场一厢情愿希望单纯的玩耍那也太天真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这世界原本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尤其是围绕政治的系列游戏最为肮脏透顶,想想当年的李世民如何踩着亲兄弟的鲜血走向帝位?雍正又是如何亲手杀子为乾隆铺路?历朝历代关于权力的争夺战永远是充满血腥一言难尽。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官场中人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不是尽量克制个性不惹事,更重要是勇敢面对挑衅主动掌控局面。

    笑到最后才有资格称为最强。

    俗话说,“好事多磨”。

    原本黄一天以为自己笔试和面试都是第一名,考察又在本单位进行自然没什么问题,没想到偏偏在考察环节上还真出了点纰漏。

    此话还得从头说起。

    自从黄一天面试得了第一名的高分后,他再次成为普水县官场“神话级人物”,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想得到,只要黄一天此次参加公选考试成功,意味着他将会再次一跃成为本县甚至是本市最年轻的正科级领导干部。

    正科级的领导干部啊!同志们!

    很多在市里的机关、省里的机关甚至中央的机关工作的人认为正科级就是一个办事员有什么值得重视的。县一级机关单位工作的兄弟们应该体会更深一些,有多少人苦心经营了一辈子能混一个副科级领导位置退休就算不错了,正科级的领导岗位就那么多?得有多幸运的人才能有机会坐上去?

    说良心话,一些在县里当副县长的领导万一分管范围比较差,还不如在底下当哪个好单位的局长来的实惠呢,正科级的领导岗位在县里来说,除了县委四套班子领导就挨到这帮人最牛了。

    何况围绕黄一天的传奇升官经历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一年内连升三级也就罢了,居然在一年之内实现副科级领导到正科级领导岗位的突飞猛进?

    这还是人吗?

    神仙升官也没这么快吧?

    可他偏偏就理所当然的发生了,而且就在诸多看客的眼皮子底下?人家这回可是通过真本事参加公开选拔领导干部考试名正言顺获得升官机会!

    不服不行!

    这就是运气!

    这就叫本事!

    就在所有人对黄一天的笔试面试成绩一片叫好声中,包括黄一天自己也认定了这回肯定跑不了要提拔当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了,突然这天钱成贵把他叫到办公室谈话。钱成贵的开场白倒也直接,他神情略带黯然对黄一天说:

    “黄副主任,有个坏消息必须早点告诉你,让你思想上有所准备。”

    起初,黄一天还没听懂钱成贵言外之意,他以为钱成贵说的是单位里公事,心不在焉问他:“钱主任说的是经济开发区的工作?还是招商局的工作?哪个下属又犯错惹你不高兴了?”

    钱成贵神情落寞冲他摇摇头说:“是关于黄副主任参加公选考试的事。”

    “公选考试?”黄一天诧异,“这会子笔试面试结果都出来了,上次县委组织部的考察组到咱们单位考察结果也很好,还能有什么事?”

    钱成贵接下来说出的话倒是让黄一天大吃一惊。

    钱成贵说:“我大哥亲口跟我说,县委组织部吕副部长带着考察组到开发区来考察你的时候,原本单位里同事都对你为人处世工作能力咬口称赞,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映到你的考察材料上却写的
重生洛家女最新章节
特别差,起码跟排名第二的洪娇娇比起来差别太大了!”

    黄一天不禁愣怔!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位县委组织部的吕副部长居然敢在这种全省组织系统领导齐齐关注的大事上也敢浑水摸鱼公报私仇?

    前两日,当他看到吕副部长亲自带队考察自己的时候,心里也曾有过一丝不好的念头,可转脸一想这家伙应该没胆子在这件事上耍心眼。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此次普水县领导干部公选试点工作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他一个小小的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件事上玩猫腻?

    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家伙还真敢背地里作幺蛾子!

    钱成贵满脸愁容问黄一天:“黄副主任,这到底怎么回事?吕副部长是不是跟你有仇啊?”

    说到吕副部长跟黄一天之间的仇怨就不得不提到前任县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图登封,此人当初狗眼看人低对黄一天颐指气使导致两人结仇。

    后来图登封又在背后蛊惑胡承悦的两个小舅子在县招商引资签约大会上把黄一天爆揍一顿进了医院,结果此人恶有恶报被黄一天摆了一道进了纪委。

    图登封是吕副部长亲手弄进县委组织部的亲信,又跟吕副部长有远亲关系,有人跟图登封过不去那就是不给他吕副部长面子,看来吕副部长是把这笔仇一直深种在心里了。

    钱成贵听了黄一天一番解释后,忍不住长叹一声:“真是没想到你和吕副部长之间还有这笔恩怨,也是巧了,偏偏他就是这次考察台湾事务管理办公室岗位的负责人,这事恐怕已成定局回天无力。”

    钱成贵是真心为黄一天感觉惋惜,他从心底里巴不得黄一天早点提拔离开经济开发区,哪个领导愿意跟前有个眼中钉晃悠?偏偏这个眼中钉还得罪不起?

    当钱成贵听大哥钱成富说起此事的时候,毫不迟疑第一时间把消息转告黄一天,他比谁都希望黄一天能够想办法尽快改变局面,最好顺利通过考察赶紧提拔走人他心里才痛快。

    但大哥钱成富当时也说了,“负责考察黄一天的同志亲口说,考察材料已经交到负责此项工作的试点工作组领导手中,再发生变化的希望极其渺茫。”

    智慧的人任何情况下都只看见希望。

    跟钱成贵的悲观态度截然相反,黄一天听闻此事后并未气馁,反而激起他内心一种反抗不公的斗志,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任何时候办法总比问题多。

    黄一天从钱成贵办公室出来后,立马打电话给胡云伟,简单向他介绍情况后,让他帮自己调查了解一下洪娇娇的家庭背景情况;然后又打了个电话给秦佳妮,让她把洪娇娇档案上相关资料告诉自己。

    两个电话打完后,黄一天快马加鞭亲自去普水县宾馆找到大师兄卢副主任,两人关门商量了好大一会,决定正好利用好此次公选中出现重大纰漏的契机做一番文章。

    大师兄卢副主任的观点是,“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必须闹到众人皆知,让所有人尤其是省委组织部的领导都看清楚,童副处长在负责此次改革试点工作的时候存在非常明显的严重失误。”

    黄一天则认为:“此时想要扭转局面必须快,准,狠,找对人办对事证据确凿才能对已成定局的结果发生逆天反转,这件事少不得普水县委组织部了解内情的领导积极配合,副部长钱成富显然是极佳人选。”

    卢副主任和黄一天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一场针对此次公选活动中有人欺上瞒下,有人监督不严导致不公平结果的反击行动紧张拉开帷幕,而这场自卫反击战的主角毋庸置疑就是风头正盛的普水县“官场奇才”——黄一天。

    当天晚上,卢副主任亲自打了个电话给普水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钱成富,说要请他吃饭。

    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居然亲自打电话请自己吃饭?这让钱成富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在电话里忙不迭连声应承下来。

    卢副主任请客的地点是黄一天亲自选定,在水一方酒店位于城南较为偏僻地段,到了晚上酒店门前大路上行人稀少除了新开张的大酒店灯火通明周边几乎没多少商铺。

    酒店周围的环境幽静正是黄一天把请客地点放在此处最重要的原因。

    原本说定了六点半在定好的酒店包间见面,不到六点钟,当钱成富正装打扮出现在酒店包间门口的时候,他发现包间里卢副主任和黄一天正聊的热闹。

    自己居然让领导等?这让钱成富满脸愧疚,一进门赶紧冲着卢副主任连声抱歉:“真是对不住对不住!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