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暗恨

第一百九十六章 暗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之前故意挑衅黄一天的女人,气的用力甩头冲他瞪了一眼,一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口气说了句,“有什么了不起?”

    这女人说话音量不低,搞的很多考生异样眼神看向她一个个眼神里充满鄙夷,心里暗道,“我操!这女的也忒狂了!上午参加面试二十个考生,最低分六十,其他大部分在七十多分,目前黄一天的得分是所有考生中的面试最高分,她居然大言不惭说没什么了不起?”

    有好事的考生向左右打听女人刚才面试分数是多少,当听到“六十八分”的回答后,忍不住从口中“嗤”了一声,认为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68分的还瞧不起人家,简直就是傻子。

    曹副部长显然也对黄一天的面试得高分感到诧异,他冲着黄一天赞赏口气:“小黄啊,你这次笔试考了第一名,面试又考了这么高分,表现不错嘛。”

    曹副部长一边说话的时候,眼角余光不由往站在陪同巡视考场的童副处长瞥了一眼,那眼神明显意味深长。

    卢副主任也陪着曹副部长一道巡视,见此情形连忙上前握住黄一天的手恭贺道:“黄副主任,看来你这次已经有很大希望竞选成功,祝贺你!”

    当着众多领导的面黄一天连忙装谦虚:“哪里哪里,我这是运气好罢了。”

    有负责考场管理工作的领导见曹副部长跟这位叫黄一天的考生好像是熟人,赶紧凑过来主动介绍:“曹副部长,这位黄副主任目前是咱们面试成绩中分数最高的,青年才俊人才不可多得啊!”

    锦上添花一向是官场人顺手拈来的把戏。

    卢副主任见状赶紧在一旁也冲着曹副部长乐呵呵赞赏:“曹副部长,您瞧黄副主任之前决定报名参加此次公选也是一时兴起,没想到短短的时间内还真拿了笔试和面试的最高分,的确是太难得了,也算是奇迹啊!”

    傻子都能听出卢副主任这几句话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这是当着曹副部长的面故意提醒他当初黄一天之所以报名参加考试纯粹是为了一个赌约。

    现在考试成绩出来了,笔试和面试都是最高分,这说明什么?说明黄一天和童副处长的赌约中童副处长输的一败涂地,说明童副处长坚持说完美的公选方案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实践检验真理。

    当一个新生事物即将出现之前,或许很多人会因为观点不同发生争论,也有很多人希望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的说法才是最有道理的,但是检验对错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实践。

    站在一旁陪同领导巡视考场的童副处长此刻的一张脸早已阴沉一片,他并非没听见卢副主任当着曹副部长的面含沙射影针对自己,可眼下这种情形,他多说一个字无异于自取其辱,毕竟黄一天的笔试和面试成绩摆在那。

    一个对台湾事务管理半点不通或者是狗屁不通的官场年轻干部,居然在短短一周时间内,参加公选领导干部选拔的笔试和面试中都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而且还能在面试当中全市第一,这说明什么?

    说明黄一天当时的建议是正确的,而他童副处长坚持的所谓经得住推敲的观点是错误的!

    这样的结果会让上级领导对自己留下什么印象?执迷不悟?固执己见?还是在在公选工作中眼界高度居然连一个小小的基层年轻官僚都比不上?

    看着曹副部长正跟黄一天笑眯眯说着话,童副处长此时真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既然黄一天这小子故意跟自己过不去,那就不能怪自己出手狠辣,他不是得意洋洋笔试和面试都第一名吗?可他别忘了底下还有考察那一关,只要.......”

    一道陪同曹副部长巡视考场的秦佳妮走在巡视组成员走后面,等曹副部长和黄一天寒暄完毕继续往前走,她故意落后凑到黄一天跟前说话。

    “没想到你那么厉害!还真能笔试面试都拿了第一名。”

    当着美女的面黄一天一改之前的谦逊有度,冲着秦佳妮得意自夸:“这算什么呀?这样的考试对我黄某人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我跟你说,我之所以参加考试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教训一下姓童的那位,瞧见没有?刚才听说我面试分数第一,那家伙一张脸都快气绿了。”

    秦佳妮见他这副故意张狂的口气忍不住“格格”笑出声来,冲他一撇嘴道:“瞧把你乐的,就为了跟童副处长赌一口气至于吗?”

    黄一天立马换上严肃表情为自己辩解:“我有那么小肚鸡肠吗?从大的方面来说,我这是为了保证
重生八零俏军嫂最新章节
此次公选领导干部方案更加完善,为咱们全省在选拔领导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上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往小了说,我这也是为了让某些领导心里明白,别有事没事夜郎自大目中无人,俗话说的好‘山外有山楼外楼’,未必他拿出来的方案就一定是正确的。”

    秦佳妮憋住笑:“依你的意思,童副处长不如你?”

    黄一天像是总算听到了等待已久的称心评论,对秦佳妮满脸堆笑应承:“这可是你说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本人对这样的结论就不多评价了。”

    “哈哈哈!”

    秦佳妮见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一时忘形又好气又好笑一记粉拳冲他胳膊上砸过去,两人之间的亲密无间顿显无疑。

    眼看曹副部长一行人已经走出老远,黄一天提醒秦佳妮:“秦处长,您今天到考场干什么来了?”

    秦佳妮这才记起自己今天主要任务是陪同曹副部长巡视看场,脸上一惊赶紧拔腿追上去,临走时还忍不住冲黄一天责怪语气:“都怪你拉着我说话害我忘事。”

    听听,这就是典型的女人思维逻辑,不管谁错谁对,反正错不在她自己。

    底下一帮考生眼睁睁看着十七号考生从考场出来后先是跟巡视组的领导谈笑风生,后又跟巡视组一位女领导亲亲热热聊了半天,有了解曹副部长和秦佳妮身份的考生顿时看的两眼发直,心里禁不住嘀咕:

    “十七号考生黄一天到底什么来头?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为他驻足,市委组织部干部处长貌似跟他交情匪浅,这号人物还用得着参加领导干部公开选拔考试吗?上头随便说句话能不提拔?”

    走出面试考场,黄一天不由轻轻松了一口气,对他来说公选这件事总算是可以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他还有一件要紧事要办。

    有仇不报非君子。

    前一阵子“老朋友”朱家友背地里对他下狠手,故意唆使乡土地所长对自家盖房子的事情使坏乱收钱,这口恶气还一直憋在心里没出。

    今晚就是朱家友新婚大喜的日子了,他要是不送一份令他终生难忘的“大礼”那怎么好意思呢?黄一天想到这,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丝阴笑。

    迈步走出考场,胡云诺早已开车等在门口,瞧见黄一天开门上车,扭头冲他嗔怪道:“中午干嘛打电话要我考试一结束就来接你?你这是要去哪呀?”

    黄一天实话实说:“我赶时间去参加老朋友的婚礼,想让你陪我一块去。”

    “我陪你一块去?”

    胡云诺诧异眼神看向他,又不自觉看了看面试考场方向,压低声音道:“我陪你去参加朋友婚礼不合适吧?万一你那女朋友知道了不高兴怎么办?”

    真心爱你的女人才会事事为你着想。

    黄一天早料到胡云诺有此一问,冲她笑道:“你以前不是说过,要是我的老婆连这点胸襟气量都没有,那她凭什么陪我度过一生?凭什么能让我拥有几个红颜知己?”

    胡云诺没好气冲他白一眼:“你现在不是还没把人家娶到手吗?我跟你说,恋爱中的女人最敏感,尤其是热恋中的女人,眼里可揉不得沙子。”

    “放心吧,秦佳妮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胡云诺听他这么说也只好住口,问道:“好吧,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那咱们现在去哪呀?你那朋友在哪家酒店摆喜宴?”

    “香江美食城。”

    “行,时间也不早了咱们现在就过去吧,对了,你这朋友关系怎么样?除了包一份礼金还需要另外再买点什么贺礼吗?”

    黄一天听这话,脸上现出一抹坏笑冲胡云诺道:“今晚我请你看一场好戏怎么样?”

    胡云诺显然脑子没转过弯来,一边开车一边扭头看他一眼奇怪问:“你不说今晚去参加朋友婚宴吗?吃完喜酒还想去看电影?”

    黄一天见胡云诺跟自己说话不在一个调上,也不想现在揭开谜底,只是冲她话里有话说了句:“咱们今晚去参加婚礼同时也是去看戏,一场千载难逢的好戏明白吗?”

    胡云诺被黄一天这句话说的云里雾里,满眼疑惑看向他嘀咕:“说什么呢?乱七八糟文不对题,参加朋友婚礼怎么就变成看好戏了?”

    黄一天口中“呵呵”笑两声没再搭话,他心里琢磨,“之前请丁副局长帮忙的事情应该已经运作的差不多了吧?”

    别看黄一天这两天忙的跟陀螺似的好像没把对付朱家友的事放在心上,其实背地里早已有所安排。对敌人仁慈不是黄一天的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