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显摆来了

第一百八十八章 显摆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然去,这么大规模的公选活动严肃性肯定是要保证的,我既然参加了考试,又考出了好成绩,理所当然应该去考上的领导岗位走马上任,再说,这个公开选拔领导干部那就是能者上,平者让,我这么优秀当然要上。”

    “我天!黄副主任,你这年纪轻轻就当了正科级领导,那是全县的一个奇迹,你让咱们这些人脸往哪放呀?”

    “以后公选那是常态化,如果要是想进步,你们也可以像我一样参加以后的公开选拔领导干部考试嘛,你们可别忘了,咱们工作组之所以在普水县展开试点工作,就是为了让这项干部任用改革制度以后能在全省推广开来。”

    黄一天这句话立马引起几个年轻人心情一阵沸腾,一个个满脸希望相互鼓励:“对呀对呀!黄副主任说的太对了!以后这样公开选拔领导的机会多得是,咱们只要认真的准备,也去考!”

    几个年轻人围绕在黄一天身边有问有答,周围很多坐在办公桌前办公的那些人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一个个耳朵支楞起来听几人谈话。

    当听到最后一句话时,不少人心里顿觉一阵敞亮,“对呀!黄一天说的话有道理啊!以后公开选拔干部的活动会越来越多,只要努力,每个人都有靠参加公开选拔干部考试的机会获得升官提拔的机会!”

    办公室里的气氛因为黄一天的到来显得轻松了不少,几个小伙子正围着黄一天嘻嘻哈哈说个不停,突然从办公室最后面的角落里传出一个中年男子带着明显冰寒的嗓音:“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们围成一团叽里呱啦半天干什么?工作都做完了是吗?”

    黄一天几乎不用掉转脑袋看也能猜出说话的人是谁,肯定是童副处长,这偌大的工作组办公室里除了他看到自己满心不痛快,还能有谁?

    黄一天心里暗说一句,“童副处长,今儿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老子今天可专门来找你的,你却主动出现了。”

    几个小伙子见领导不高兴,赶紧一个个冲着黄一天做了个鬼脸回到自己办公位置上,黄一天却伸手掸了掸外套上的浮尘,满脸堆笑冲着童副处长办公室方向走过去。

    童副处长这会正气的满脸通红,从黄一天刚才进入办公室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将大厅里所有人讲话声音听的清清楚楚。

    一想到黄一天居然真在公选干部考试中笔试得了第一名,他心里就像是塞满了稻草般难受,奶奶的,。怎么是这样的结果,难道这个小子真的有什么特殊的本事?

    工作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和黄一天之间的赌约,包括工作组长曹副部长,现在事情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让他面子上实在挂不住。

    尽管曹副部长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找他谈话,见到他的时候脸上也并未露出不悦神情,可他心里却清楚,黄一天这次笔试成绩考了第一名,就像是有人狠狠冲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就算表皮上一时半会看不出伤痕来,这一巴掌的发生却是难以抹灭的事实。

    刚才听到大厅里很多年轻人众星拱月围着黄一天问东问西,那情形像极了记者采访名人,这让他一脑门子不痛快,这些人明知道自己和黄一天赌约再先,还当众一个劲抬举他,这不是故意找自己难堪吗?

    他刚才突然抬高音量喊了一嗓子后,虽然几个年轻人被吓的坐回办公位置,可他却听见有一个熟悉的脚步声正不紧不慢冲着自己办公室方向走过来。

    “肯定是黄一天过来了!”童副处长心里想,“这家伙一会进来后万一主动跟自己提及之前的赌约怎么办?”

    童副处长脑子里正风车似的转悠,办公室的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推开,黄一天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满脸带笑出现在门缝里。

    “童副处长,不好意思今儿打扰您了。”

    此时的黄一天明明是满脸谦恭,在童副处长眼里看来却明显带着一股示威挑战的味道,他才不相信黄一天今天特意到工作组的办公室就是为了找老同事叙叙旧聊聊天,他心里断定这家伙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想到这,童副处长心里先拉起了一条警戒线,他冲着进门的黄一天轻轻点点头,用一种领导和下属讲话高高在上口气问:

    “小黄来了,你今天来找我有事?”

    “有事,当然有事。”黄一天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翘起二郎腿有节奏抖动。

    童副处长瞧他这副轻狂模样心里真是一千个一万个不痛快,可黄一天现在已经
超级科学家小说5200
不是工作组的成员,自然不能摆出工作组领导的架子教训他,只能顺着刚才的话题问他: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就在这说吗?”黄一天脸上却露出几分为难,冲童副处长皱眉道。

    童副处长脸上露出一丝自以为大方的微笑,冲他说:“事无不可对人言,黄副主任想说什么尽管说出来就是。”

    “那我可真说了?”黄一天假装转头往外看一眼,那意思担心外面大办公室的人听见。

    “放心吧,想说什么你但说无妨。”

    既然童副处长一而再当着自己的面装大度,黄一天觉的自己要是再藏着掖着似乎有些小家子气了,他冲着童副处长意味深长笑了一下,比平常说话略高声音冲童副处长问道:

    “童副处长,您还记得咱们之前的打赌吗?”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童副处长没想到黄一天进了自己办公室后半点铺垫文章都没做径直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提及赌约一事,童副处长的脸色露出几分尴尬,他冲着黄一天无所谓口气:“小黄啊,年轻人一定要省不骄败不馁,就算你现在公考笔试得了第一名,值得祝贺,毕竟那是你的能力的表现,但是底下还有面试关,你就认定自己能进前三?”

    黄一天见童副处长故意跟自己绕圈圈打太极,索性冲他单刀直入问道:

    “童副处长,我和你要谈的不是这个我的成绩,而是这次能在笔试中考出第一名的成绩,足以证明你这次改革方案有纰漏吧?我这样一个对台湾事务一窍不通的人却能在考试中笔试第一,你认为这样的现象合理吗?”

    童副处长见黄一天当着自己的面说话一副咄咄逼人的口气,心里愈加添了几分不高兴,既然黄一天跟他打破天窗说亮话,他也没准备继续憋着演戏,索性冲他拉下一张脸:

    “小黄,事关全省人事选拔制度改革的方案从制定到实施都是要有一定的实践经验来证实的,总不能因为某一个特例就对整个方案全盘否定,你说是不是?”

    “特例?”

    黄一天对童副处长的托辞感觉可笑至极,明明是选拔方案本省有问题,童副处长却一而再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诡辩。

    他忍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童副处长说:“童副处长,面试的考题考验的可是领导综合素质,我之前跟你打赌进前三,结果却一下子考了个第一名,那就是你的方案根本不能体现这个方面,直到现在你还是觉的自己的方案毫无纰漏?”

    “你笔试第一就证明方案有问题吗?凭什么方案是不是有问题要通过你的考试成绩来作为判断标准?”童副处长对黄一天说话口气显出几分不耐烦。

    “就算你笔试第一,你面试成绩也能第一嘛?面试的时候我们邀请的都是相当有经验的考官,你以为自己有能力进前三吗?你要是真有考中了再来跟我谈方案是不是有问题也不迟。”

    “好!一言为定!”

    黄一天一拍大腿冲着童副处长再下战书:“既然童副处长不撞南墙不回头,我宁可豁出去陪你再赌一把,万一我的面试成绩在笔试前5的人里面能进前三,你是不是立马认定此次改革方案有问题。”

    “等你有本事进了前三再说吧!”

    童副处长见黄一天摆明了跟自己杠上了,冲他反唇相讥:“黄一天,你笔试的时候仗着自己看书多蒙了个第一我可以理解,可是面试的时候都是专业知识,考验的是领导素质,就看你这个样子,做了副科级你就是领导了,狗屁,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天才了?”

    黄一天见童副处长摆出这副赖皮嘴脸心里不觉耻笑,“这种敢赌不敢输的货色也配当领导?他这胸襟跟大师兄卢主任比起来可差远了!”

    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黄一天笔试成绩一出来他就接到大师兄卢主任的电话,大师兄在电话里跟他聊了一会省委组织部中层干部之间的竞争情况,再次提及最近一段时间他和童副处长两人之间肯定有一人要被提拔当处长,不过黄一天的笔试第一对童副处长还是有影响的。

    黄一天当即领悟大师兄言外之意,他今天到工作组来晃一圈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激怒童副处长,当一个人被私怨愤怒迷失心智的时候很容易说错话做错事。

    黄一天理解大师兄的心思,希望童副处长在此次公选领导试点工作中因为情绪失控自乱阵脚,只要童副处长出糗犯错,大师兄将会成为最大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