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背后的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 背后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他脑子里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胡云伟一门心思违建厂房背后居然还有这一层猫腻?想想以他胡子图副县长的身份,他又是前任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他说的话胡云伟怎么可能不信?

    难怪胡云伟一根筋谁劝也不听,一直认定违建厂房算不上什么大事,现在倒好?倒霉的胡云伟这么多钱花了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胡子图倒是落一个高枕无忧?

    黄一天惯性两根手指在办公桌边沿有节奏轻轻敲打,心里却片刻不能宁静,他心想,“看来胡子图虽然人已经被逼离开了经济开发区,心里却巴不得开发区出点事。

    正好没头脑的胡云伟一头撞上这官场不倒翁的枪口上,年轻阅历浅的胡云伟哪里是他这个老官场的对手?显然是被他一番花言巧语迷惑的团团转。”

    黄一天心里清楚,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说什么都晚了,胡云伟该犯的错已经犯了,跟酱醋厂的收购协议目前看也黄了,就算他现在缓过神来明白自己被人利用也是白搭。一想到自己的好兄弟沦落到如此凄惨境地,黄一天心里一阵难受。

    他冲着电话对胡云諾说:“姐,云伟的事情其实一开始挺好的,只要他能安心把酱醋厂拿下来,哪怕是现在酱醋厂身底下那块地以后也会涨价不少,为什么还要如此的折腾,闹成这样不是损失了酱醋厂,还被人敲诈。”

    胡云諾也惋惜道:“谁知道事情会弄成现在的结果,云伟心里也挺后悔的,可惜已经晚了。”

    黄一天脑子里早已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他从心眼里不想看好兄弟处处吃瘪,思忖片刻对胡云諾说:“姐,你跟云伟说,他要是真心想要投资酱醋厂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转告他,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份关于酱醋厂改制和投资的方案来,说不定还有机会。”

    “真的假的?小黄你这话靠谱吗?”

    电话那头的胡云諾欣喜声音清晰传出,黄一天分明听见胡云諾身边有个熟悉的声音轻声说,“姐,你赶紧问问黄一天,他是不是开玩笑呢?”

    黄一天没等胡云諾问话出口,在电话里沉稳声音回应说:“云伟,我知道你就在旁边,你给我听好了,我黄一天从来都是一言九鼎,这是我帮你争取的最后一次机会,你可一定要抓住了,如果你要是在玩什么花样,真是无人能够帮助你了。”

    电话那头半晌没人出声,过了好大一会听见胡云諾笑呵呵声音传出来:“那个小黄啊,云伟说让我谢谢你。”

    “姐,云伟要是真心想谢我,让他抓住机会努力一把,不要多想,损失的算是买个教训把,咱们兄弟同心把事情办成了才是最重要的!”

    “哎,我知道,我知道......”

    胡云諾握着电话说话的声音略显颤抖,听得出来她情绪有些激动。

    这世上喜欢锦上添花的朋友太多了,雪中送炭的兄弟却寥寥无几,如果在生活中你正好碰见了一位有情有义,不以富贵贫贱为标准来结交朋友的有缘人,那是你的福气,更是你的好运气!

    识人无数的胡云諾心里明白,自己的弟弟胡云伟恰好有这份令所有人羡慕不已的好运气!

    几日后,当黄一天神情淡定坐在钱成贵办公室跟他说起胡云伟违建一事跟副县长胡子图在背后挑唆有很大关联,钱成贵也大吃一惊。

    钱成贵第一反应是咬牙咒骂:“狗日的胡子图还真是贼心不死啊?人都已经被赶出开发区了还一门心思搅乱开发区的稳定局面,酱醋厂收购多好的投资项目,对县里来说,那是盘活了一个场子,让很多的工人有饭吃,可是愣是被这混蛋给搅黄了,这个混蛋应该被枪毙。”

    钱成贵和胡子图原本积怨已深,听说了这件事更是从心底里恨透此人。

    他冲黄一天愤愤道:“黄副主任,难不成这件事就轻飘飘过去了?他胡子图背地里耍阴谋,恶意挑唆投资商导致咱们辛辛苦苦招商引资成果付之东流,这笔账无论如何得跟他算清楚!我想如果我们告诉县委的领导,此人一定会得到报应。”

    黄一天之所以主动找到钱成贵来谈这件事,就是猜到他听完后必定会有冲动报复想法,如今见他当着自己的面亲口说出来,便顺水推舟应承:“既然胡子图居心不良再先,咱们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他,不过像你的领导是不好出面的,只能靠我们自己。”

    钱成贵听了这话瞬间找到同盟的感觉,当即身体前倾充满期望眼神看向黄一天,问他:“不知道黄副主任有没有什么好法子给他
走出盘丝洞txt下载
点颜色看看?”

    “想要对付胡子图太简单了,就是不知道钱主任想要把胡子图收拾到什么样的程度?是让他从此心有余悸再也不敢插手经济开发区的工作?还是想要让他身败名裂从此没脸见人?”

    两人坐在办公室里你来我往言谈间,钱成贵不知不觉成了主谋,黄一天则成了积极献计献策的同谋,只不过一脑门子气愤的钱成贵显然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有时候,亲眼看到的未必是事实,亲耳听到的也未必是真话,说的就是这道理。

    钱成贵对黄一天的聪明过人早有所领教,见他说到对付胡子图的时候一副胸有成竹的口气心里也很高兴,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当然是越惨越好!我巴不得早一日看到胡子图那混蛋丢官掉爵从此一文不名。”

    “就这么简单?”黄一天一副好笑表情看向钱成贵,“我还以为钱主任对胡子图恨之入骨恨不得对他抽筋剥皮呢?”

    “那当然更好!”钱成贵一下子反应过来,冲着黄一天不无激动道,“黄副主任要是有办法让他比这更惨我求之不得。”

    黄一天见自己随便一句话诱的钱成贵顿时脸上多了几分兴奋,当下也不多说,只是冲钱成贵轻轻点头:“钱主任的意思我明白了。”

    听听!什么叫语言艺术的高手?

    这就是了!

    明明是黄一天心里一早决定要对付胡子图为好兄弟胡云伟出口心里的恶气,跟钱成贵一番谈话过后,却成了钱成贵当仁不让铁了心要对付胡子图,他,则成了配角。

    其实那天黄一天跟胡云諾打电话的时候,心里已经下了要胡子图付出代价的决心,尤其是后来又听胡云諾说起一件事更是让他恨不得对胡子图除之后快。

    胡云諾说,弟弟胡云伟被贾凤奎的弟弟毒打受伤后曾经让她去找副县长胡子图帮忙,胡云伟的本意是请胡副县长看在两人一向关系密切,请胡副县长协调公安帮自己正大光明讨要一个说法。

    当胡云諾找到胡子图的副县长办公室,他一开始态度非常配合,嘴里说,“云伟是我割头不换的小兄弟,有人对他下手那就是跟我胡子图过不去,这笔账我肯定要帮他讨回来。”

    胡云諾当时听了这话心里也十分感动,赶忙冲着胡子图连连道谢,没想到胡子图话锋一转又对胡云諾说:“真没想到云伟还有你这么一位貌若天仙的姐姐,能有缘结识胡老板也是我胡子图上辈子的福分哪。”

    胡子图嘴里一边说话一边故意往胡云諾身上蹭过来,吓的胡云諾“腾”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满脸尴尬冲他说了句,“胡副县长,我弟弟的事就拜托你了”,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

    胡云諾也是见过世面的女人,她当即意识到胡子图对自己美色动了心,见他一副猥琐表情冲自己上下打量,脑子里首先冒出来的念头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令胡云諾没想到的是,副县长胡子图的脸皮之厚显然超过她想象,见胡云諾转身要走,胡子图像是眼看抓到手的兔子要溜,居然跨步上前一把拉住她胳膊不松手,嘴里喋喋不休给她“上课”:

    “胡老板你放心,我胡子图从来都是有良心的男人,你弟弟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你以后做生意遇到什么难处也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绝无二话。”

    胡子图说话功夫两只手臂像是两根箍捅的钢圈,死死把胡云諾搂在怀中,一张嘴迫不及待就想要对女人轻薄。

    胡云諾当时真是被吓懵了,她一边像是落到砧板的鱼拼命挣扎一边口中冲胡子图本能哀求:“胡副县长您别这样,这里是办公室,万一被人推门进来看见了可不好。”

    胡子图从第一眼见到胡云諾进门开始,整个人就像是一下子被打了鸡血莫名兴奋,尽管他也曾经采花无数却从未见过小县城居然有长相如此气质高雅美貌出众的女人。

    眼前的女人不仅拥有一副闭月羞花的容貌,更拥有曲线玲珑的魔鬼身材,再加上她一举手一投足说不出的高贵气质,在胡子图眼里看来,以前的老相好牛佳红之流瞬间成了烂泥不如。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胡子图几乎一秒也没犹豫就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把胡云諾这个绝色美人弄到手,听她进门口开口自我介绍是胡云伟的弟弟,心里更添了几分把握。

    在胡子图看来,自己既然答应了帮胡云伟的忙,胡云諾就该对自己有所付出,因此当他满口答应会帮忙后,迫不及待靠近胡云諾想要一亲芳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