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师兄的烦恼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师兄的烦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说良心话,卢主任之前对这个小师弟压根看不上,一个在底下基层县里混的小干部,没背景,没靠山,没有经济实力,这样给一个“三无”官员以后在仕途上能有多大发展?可现在不一样了,今天的讨论会议上小师弟一鸣惊人展现其卓越政治才华,连省委组织部的曹副部长和老专家都对他竖起大拇指刮目相看,这就是人才啊!

    一个已经入得了省委组织部领导眼帘的人才,从此以后政治命运发生改变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卢主任心里对这位小师弟的印象顿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凡是官场中领导干部,谁不想自己身边多几个能帮忙抬轿子信得过的自己人?不管是老乡亲戚朋友校友同学还是什么杂七杂八的远亲近邻关系,总比那些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要更了解底细更放心?

    卢主任记得黄一天上大学的时候就是一个个性特别单纯的热血青年,他现在已然动了把这位小师弟招至麾下的心思。

    他坚信以小师弟的卓越政治才能,再加上领导的赏识日后在官场必定大有作为,绝对是值得自己交往的“好师弟”。

    当你在职场被别人利用的时候千万别郁闷,这至少说明你还是有利用价值的,有人说交朋友就是拿来利用的,这话虽有些偏激却也不无道理。

    黄一天把卢主任对自己的态度转变看在眼里,只是他脸上却一如既往冲他友好笑道:“大师兄,今晚有人想请你吃饭,你赏脸吗?”

    “谁请我吃饭?你去吗?”卢主任坐在黄一天对面床上问。

    “工作组的钱副部长,他请客,你要是想去我肯定跟你一块去,咱们大学毕业到现在还没一桌子喝过酒呢。”

    卢主任听说黄一天也一起去,遂冲他点头说:“行吧,不过人可不要太多,我只想跟你好好聊聊,不想应付太多人。”

    黄一天见卢主任答应的很爽快,心里总算对钱副部长好交差也很高兴,冲他赶紧回一句:“放心吧,钱副部长也是个做事有分寸的人。”

    晚上,华灯初上的小县城处处显出懒散休闲景象,下了班的男男女女并不急着回家,安东路两旁的各种卖衣服卖化妆品的店铺透着一股热闹。

    钱成富今晚请客的酒店定在市区洪泽老鱼馆,这家店是本地淮扬菜馆百年老店,其中有道名菜“小鱼锅贴”在本地颇为著名。

    当黄一天陪着大师兄卢主任到达洪泽老鱼馆的时候,钱成富早已恭候多时,他今晚只随身带了县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跑腿照应,再加上黄一天和卢主任,以及卢主任带的两个下属,酒桌上基本没什么生人。

    重要的事情在酒桌上,重要的决定在包间里。

    等到饭局开始黄一天才明白,为什么钱成富一而再要自己帮他请卢主任吃饭?原来钱成富的弟弟钱成祥在省发改委工作,上次推荐提拔当处长的时候就是卢主任带队考察并顺利提拔成功。

    饭局一开始,钱成富就双手端起酒杯冲卢主任敬酒:“卢主任,这杯酒我替我弟弟谢谢你!我一杯见底您随意就行!”

    当着卢主任的面,钱成富这位基层组织部副部长表现的相当有魄力,各种由头一杯接一杯热情给卢部长敬酒,不管卢部长喝多喝少,他从头至尾都是一副感激涕零诚意满满的模样。

    卢主任显然是对下属们这种另类博好感的方式见多了,跟钱成富敷衍喝几杯后就放下杯子侧过身来主要跟黄一天叙叙旧情。

    上大学的时候,黄一天和卢主任都是大学校足球队的队员,两人都曾经在许多余晖落尽的傍晚充满激情满身臭汗在同一个绿茵场上奔跑踢球。

    卢主任比黄一天早两年毕业,因为家庭背景雄厚一毕业就进了省机关,无论从哪方面的条件来说他都是所有大学同学中出类拔萃的,只是他却怎么也想不通,以前印象中并不怎么出众的小师弟突然会对干部工作有颇深研究。

    今晚,当他和小师弟坐在酒店的包间里,心里最想问的一句话就是:“黄一天,你大学的时候学的可是农学专业,咱们才几年没见,你居然对党建工作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工作研究的这么透彻?你这也太神了!”

    当卢主任终于有机会当着黄一天的面提出问题的时候,黄一天脸上露出神秘笑容,他当然不能告诉大师兄自己是二十年后又重活一回的人,他只能随便瞎编:

    “大师兄,你也知道单身汉最大的便利就是空闲时间比较多,我这两年看了不少国外类似改革案例经验,再跟国内的一些情况结合起来,所以才会在会
网游之傲世千殇sodu
议上提出一些不成熟的观点。”

    卢主任冲他讶异道:“你那还叫不成熟的观点?你没看见曹副部长和专家都对你翘大拇指呢!我看你脑子好像比上大学的时候好用多了,你刚工作两年就混了个副科级,就这一年三连跳的速度,再过一两年岂不是就赶我前头去了?”

    黄一天听了这话赶紧摆出一副谦逊表情冲大师兄连连摆手:“你可别寒碜我了,我能跟大师兄比吗?就我这条件下一步想再有提拔机会恐怕不容易,倒是大师兄你,这次工作组任务结束回省城,领导肯定应该给个说法吧?要是能下来当个市委组织部长可别忘了提携我一把。”

    卢主任听了这话却有些泄气,皱眉低声对黄一天说:“我跟你说实话,这次下来的确是个好机会,只要改革试点成功,省委组织部肯定要提拔一个人做干部四处的处长。

    可你也看见了,现在工作组工作主要是童副处长在抓,他现在被领导重用,就算有了功劳也是他的,我呀,肯定没什么指望。”

    黄一天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点点头,他之前还奇怪,为什么卢主任对工作组的一些事显得不那么上心,敢情背后还有深层次的原因。

    明知道是替别人做嫁衣,谁还有心思冲锋陷阵闯在前头?

    看着大师兄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黄一天心里不由一动,心想,“要是这次改革试点成功后,被提拔的人是大师兄该多好?以后自己去省城办事也方便些。”

    脑子里电光火石间突然冒出一个主意,他看了卢主任一眼,又看了一眼身旁正推杯换盏的钱成富和大师兄带来两个下属,突然嘴巴靠近大师兄压低声音说:“大师兄,依我看这回改革试点成功回到省里后,未必提拔的人就是童副处长。”

    “为什么?”卢主任诧异。

    “你想啊,基层的情况可比上头复杂多了,万一这次试点工作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问题,到时候肯定童副处长要承担责任。

    只要童副处长走了,这个试点改革的项目能由你来继续负责做好,最后功劳肯定还得算在你头上,到那时凭什么提拔童副处长?”

    黄一天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让原本对提拔没有任何指望的卢主任心里突然涌起一股yuwang,他很是意外眼神看向黄一天,那眼神分明在说,“聪明啊小师弟!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

    卢主任只高兴了不到十秒脸上神情又黯淡下来,他压低声音对黄一天说:“小黄,我怎么觉的这事希望不大啊?童副处长一向是个做事谨慎的人,想要抓住他的纰漏可不那么容易。”

    “放心吧大师兄,这不是有我嘛。”黄一天拍着胸脯笃定眼神看向卢主任。

    “你的意思是?”

    卢主任感觉自己越来越猜不透眼前的小师弟心里到底打什么主意,不过有一点他是能确定的,小师弟绝对诚心诚意想要帮自己。

    黄一天没搭理他的问话,冲他举起一杯酒朗声道:“喝酒喝酒!大师兄我敬你一杯酒,祝你步步高升青云直上!”

    卢主任感觉这小子好像胸有成足的样子,见他不肯说也不方便当着众人的面逼问,只好顺手端起桌上的酒杯跟他碰杯头回爽快喝了个底朝天。

    领导干部公开选拔方案经过再次修改后,按照曹副部长的指示,工作组成员再次坐在一起召开了第二次方案讨论会议。

    因为上一次讨论会议上,工作组成员全都见识了黄一天在公开选拔干部工作上的研究实力,因此这一次的讨论会议中,黄一天被安排坐在靠前一些位置。

    会议一开始,方案主要负责人——省委组织部的童副处长就将方案中系列修改完善的内容 一一指出请大家展开讨论提出建议。

    毕竟全省组工系统这样重要的人事制度改革试点工作也是头一回搞,大多数参加会议的工作组成员都不敢随便发言,生怕说错了反而惹人笑柄。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很多人不自觉把眼神盯在黄一天身上,见黄一天正认真翻看方案内容,众人眼里的期待愈显浓厚。

    果然,不一会的功夫,黄一天抬头主动发言:“童副处长,对于目前这份方案有几点内容的制定我有不同看法。”

    童副处长此时的表情还比较淡定,相当大方冲他一抬手:“黄副主任请讲,反正方案还没正式成文,还在修改完善阶段,任何意见只要提的合理,我们都会充分考虑。”

    黄一天毫不客气提出:“童副处长,我觉的台湾事务管理办公室主任位置公开选拔设定报名标准实在是太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