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要把自己当回事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要把自己当回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别说是组织部的干部,就是县委办的人也是如此,在纪委前面,不管是哪个单位的干部,只要是涉嫌贪污受啊贿都得抓,绝不手软,难不成就你们县委组织部的干部特殊?”

    “你别往人头上乱扣帽子,你们抓人总要给个理由吧?”

    “图登封不仅涉嫌蛊惑社会人员造谣中伤领导,而且蛊惑社会人员打伤领导闹事,还涉嫌经济犯罪,他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我看吕副部长如此的帮助这样的人说话,还是好好自查一下,看看这种人到底是怎么混进县委组织部再说吧。”

    县纪委书记最后一句话说完“啪”的一声先挂断电话,气的吕部长恨不得把电话砸烂了才解气,他刚才接到图登封老婆打来电话说,“图登封被纪委抓了”,当时就有些懵了。

    图登封的老婆是他远房侄女,自从去年年底跟他拉扯上关系后,图登封两口子没少孝敬他这个长辈兼领导,现在图登封突然被纪委抓了,他能不着急?吕副部长担心的是,万一拔出萝卜带出泥,那可就完蛋了!

    最近一段时间普水县官场各种爆炸新闻层出不穷,先是县招商局招商一科长胡承悦光天化日之下持刀杀人、紧接着又传出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黄一天签约仪式现场被人当众行凶、还没等看客们喘口气又有特大新闻爆出,县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图登封因涉嫌贪污公款被纪委双规。

    当官摆谱,无事为福。

    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让诸多看客们添了不尽的谈资,却也让相关新闻涉及单位领导心里绷紧了一根弦,没有任何一个领导希望自己下属捅娄子出事情败坏单位声誉,再说单位里出了负面新闻一把手的面子也不好看。

    图登封出事后,县委组织部的钱副部长像是终于找到最适宜打击老对手吕副部长的时机,特意当着一把手田部长的面长吁短叹道:

    “田部长,吕副部长推荐了这个图登封调进县委组织部才几天啊,就闹出这么大的新闻?简直把咱们县委组织部领导的脸都丢光了,您知道外面现在怎么传咱们县委组织部的领导吗?”

    田部长问:“外面都怎么传?”

    钱副部长一副唯恐天下不乱口气挑唆道:“田部长,外面的人都说,咱们县委组织部分明是自身不硬还打铁?对图登封这种有问题的干部都能推荐到组织部,指不定在干部工作方面存在多少不足为外人知的猫腻呢。”

    田部长听了这话不禁火冒三丈,当着钱成富的面拍桌子发脾气道:“简直是一锅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个图登封当初到底是怎么调进来的?”

    钱成富正等着田部长问这句话呢,赶紧如实汇报:“图登封当初调进县委组织部是吕副部长坚决支持的结果,想必吕副部长当初也是眼拙,居然没看出来这小子原本有问题。”

    田部长当即冷哼一声说:“我看他不是眼拙,是心黑。”

    为了避免“图登封事件”在县委组织部再次发生,田部长在钱成富的建议下,特意针对这件事召开了一次工作人员全体会议,在会议上他要求县委组织部领导班子成员必须从思想上重视“图登封事件”给县委组织部整个集体带来的负面影响。

    田部长郑重要求大家开展自查自纠工作,并在会议中严厉点名批评了吕副部长识人不淑的问题,当着众多下属的面拍着桌子冲吕副部长喝斥,“吕副部长,图登封事件上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存在的问题,做事如此糊涂,那就是不称职。”

    田部长这句话刚说完,一旁钱成富也趁机对吕副部长落井下石,当众像是领导训斥下属口气对他说:

    “吕副部长,以后推荐干部进县委组织部的时候麻烦你多调查多了解,像图登封这种有问题的干部居然能‘带病提拔’?你让广大老百姓心目中对咱们县委组织部会留下什么样的恶劣印象?你这分明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墙倒众人推。

    吕副部长在会议上被田部长和钱成富轮番教训丢尽了颜面,连带着其他同事看他的眼神也露出轻视和鄙夷,这让他心里憋着一肚子火却没胆子发泄出来。

    吕副部长心里明镜似的,若是钱成富故意找碴跟他过不去,他倒是有底气应付,现在钱成富和田部长坑壑一气挤兑他,他只能选择三缄其口。

    胳膊哪能拗得过大腿?

    吕副部长明知道钱成富这是借力用力,利用田部长的信任一而再让自己当众出丑却根本不敢反抗,有哪个单位的副职敢跟一把手甩脸子硬碰硬?
后途最新章节
除非他脑子坏了。

    会议结束后,吕副部长刚走出会议室准备回自己办公室,老对手钱成富像是阴魂不散又从旁边冒出来,靠近他耳边意味深长低声道:“吕副部长,作为老同事有句话我可得提醒你。”

    吕副部长没好气冲他看一眼,同样低声说:“钱副部长刚才在会议上提醒的够多了,还没说够?”

    钱成富冲他轻蔑一笑,说:“听说吕副部长前两天陪图登封去找开发区黄副主任道歉了?”

    吕副部长脸上一愣,却并未接话。

    钱成富假装“唉”了一声,冲他道:“吕副部长,跟你说句实在话,自打我认识黄一天以来,还从没见过谁得罪了他能有好下场的。”

    吕副部长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动,脑子里立马联想到什么冲钱成富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说,图登封出事是黄一天在背后搞鬼?”

    钱成富矢口否认:“我可没这么说,图登封出事是他自己在乡下当领导的时候屁股不干净,至于这件事到底跟黄一天有没有关系?你我可不能瞎说。”

    钱成富说完这句话后,迈开步子往前追赶田部长去了,那情形八成又要陪田部长一起去部长办公室敬献谗言,最近一阵子,钱成富简直成了田部长身边的心腹红人,田部长好像特别信任他,什么事情都喜欢征求他的意见。

    这样的局面对吕副部长来说显然极其不利,可他愣是半点辙都没有,领导眼里没有他,就算他削尖脑袋去巴结也换不来领导的另眼相看,除了以静制动等待时机还能有什么法子呢?

    钱成富的话让吕副部长心里把之前一串事情忍不住联系在一块猜想,他心里琢磨,“如果图登封出事真跟黄一天有关,那这小子何止是心机太深?图登封与他之间不过是口头之争,他却一竿子令其翻身落马,这说明他心肠实在太过狠辣!”

    年年岁岁花相似,总有新闻覆旧闻。

    随着图登封被抓,普水县大街小巷各种有关胡承悦杀人动机的“内部小道消息”不胫而走,更多传言信誓旦旦确认,“胡承悦当初冲动杀人纯属讹诈钱财未果气急败坏导致”。

    还有传言称,“开发区副主任黄一天被打一案已经调查清楚,胡承悦小舅子存心往领导身上泼脏水企图混淆公安办案方向”。

    更有传言夸张说,“蒋凤贵根本就没打过胡承悦,黄一天更加不可能看见这事,一切不过是胡承悦自编自演栽赃罢了。”

    ......

    这世间的是是非非总是剪不断理还乱,没有人真正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人们只关注自己心里认为是真相的内容。

    不过,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中公检法机关作出的决定总有相当说服力和绝对高威信,吃瓜群众们觉的,既然公安局抓了胡承悦的小舅子,至少说明胡承悦两个小舅子肯定犯了罪,公安哪能抓错人?对不?

    事情闹到这地步,黄一天自然更加不可能承认曾经看到蒋凤贵殴打胡承悦,他一向口风严实,任何人问起同样问题,他都会“实话实说”告诉人家,“胡承悦讹诈钱财故意伤人公安局都定案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啊!公安局都定案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普水县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工作试点小组成员在经过了一个星期的紧张筹备后,工作小组上上下下近二十人群策群力总算忙乎出一份关于此次公选方案的初稿。

    周一上午,工作组的组长省委组织部曹副部长特意邀请了省城专家和工作组成员一道对刚刚弄出来的方案初稿进行讨论,作为工作组成员之一的黄一天也参加了讨论会议。

    会议一开始,曹副部长先是对各位组员最近一周的努力工作成果表示积极的肯定,曹副部长说:

    “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在座的各位在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童副处长的带领下,辛苦努力弄出这份关于公选领导干部改革方案的初稿,今天我们邀请了专家一起对这份初稿进行讨论,希望在座的各位能畅所欲言分别谈谈自己的看法。”

    曹副部长的话却并未达到抛砖引玉效果,他一段热情洋溢的开场白讲完后,整个会议室里立马陷入一片寂静。

    诸位可以想一想当时的情境,会议室里坐着的人全都是本省组织系统干部工作方面叫得上号的人物,不管是省委组织部的曹副部长,还是市委组织部的陈副部长,包括特意请来的省里老专家,哪一个不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