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歹徒

第一百六十二章 歹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您黄学霸过河拆桥啊!万一你再把协议内容给我弄消字灵给擦掉,我岂不是惨了。”

    “哈哈哈......”

    胡云伟的话配上那副假装可怜兮兮的表情让黄一天忍俊不禁,他想起上学时自己曾经对胡云伟干过一个颇缺德的恶作剧。

    两人读初中的时候有一阵子闹矛盾,每次胡云伟做完数学作业交给他这位数学课代表后,他就会在作业上交老师之前故意拿消字灵把他的数学作业本上一些字迹清空,导致那段时间胡云伟受了数学老师不少冤枉气。

    “没想到上学时的事你还记仇?真是名副其实的小心眼!”黄一天得了便宜还卖乖,冲着胡云伟不以为耻反已为荣。

    “我小心眼?”胡云伟气的冲他翻白眼,他对这位脸皮比城墙还厚三分的铁哥们真是无话可说!

    此时,正好有身着大红色刺绣旗袍的礼仪小姐含笑走到胡云伟面前恭请他坐上主席台,胡云伟冲礼仪小姐礼貌笑笑,临上台前冲黄一天纸老虎虚张声势:“你小子有种在这别动,等签约仪式结束我再收拾你。”

    黄一天笑笑没出声,当着礼仪小姐的面他必须保持官员庄重形象,哪能随便跟一个企业家大庭广众之下插科打诨开低级玩笑?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声,签约仪式正式开始 ,县长蒋大宽代表普水县政府和企业老板胡云伟正式签署了普水县酱醋厂投资收购协议。

    随着普水县九七年第一个招商引资项目顺利完成签约,县长蒋大宽不无兴奋在主席台上举起话筒发言:

    “今天是咱们普水县今年招商引资工作开门红的好日子,希望在座各单位各部门的领导都要向经济开发区和招商局学习,争取再接再厉招商到更多好项目!要想全县的经济工作更上一层楼,我们首先要做到......”

    随着蒋县长慷慨激昂讲话声音落地,底下参加签约仪式的各单位领导一个个举起双手一个劲的拍巴掌,生怕比旁人少拍了两下,坐在前排最左边位置上的黄一天看着主席台中间胡云伟正笑容可掬跟左右领导握手,心里也替他感到高兴。

    乐极生悲。

    灾难似乎总是会在人们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降临,黄一天正一边拍手一边咧嘴笑着看向主席台上的领导和好兄弟,全然未觉身边危险近在咫尺。

    就在签约仪式现场掌声雷动,所有人目光都聚焦主席台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从会场外围观群众中突然冲出两个手里拎着木棍眼露凶光的青年男人。

    两个年轻人直奔黄一天的方向走过来,两米、一米、0.5米......,几乎就在年轻男子高高扬起手里的木棍砸向黄一天的瞬间,主席台上的胡云伟眼角余光头一个发现危险,他面色恐惧伸手一指底下本能大喊一声:

    “黄一天!快躲开!”

    还没等众人明白怎么回事,反应灵敏的黄一天已然感觉头顶一股戾风急速冲自己脑门砸过来,他本能身体快速往旁边躲过去,却不料反应慢了一拍,从天而降的粗大木棍结结实实砸在他左脑位置,顿时砸的他惊恐尖叫一声,随即脑门开花晕倒在地。

    两个年轻人显然是今天就是冲着黄一天来的,不等黄一天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去又要用木棍砸向他的身体,幸亏旁边有电视台的摄像记者反应过来,冲上前伸开双臂拦住两人,口中厉声呵斥:“你们想干什么?”

    主席台上的胡云伟几乎以最快的速度从台上跳下来,一下子扑倒在被打晕的黄一天身边眼里含泪喊着他的名字:“黄一天!黄一天!你醒醒!你醒醒啊!救护车!快打120叫救护车!”

    突然发生的意外让在场大多数人几乎片刻间全都陷入大脑停顿状态,直到胡云伟一迭声的叫唤才让人缓过神来,立马有人冲上来帮电视台的记者一道死死抓住突然闯进签约仪式现场打伤领导的年轻人。

    主席台上的蒋县长原本一张笑脸早已气成了猪肝色,伸手拿起话筒冲着底下人严厉指示:“把这两人立刻抓起来送到公安局严加审讯,到底是什么样的混账东西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赶在签约仪式上撒野?”

    一场气氛热烈的签约仪式因为两个突然冲进现场行凶的年轻人变了味,在蒋县长的亲自指挥下,受伤的黄一天立刻被送到医院治疗,两个行凶的年轻人被抓到公安局审讯,其他相关人等则按序各自离开。

    很快,公安局对两个年轻人的审讯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得出结果,打人的两个年轻人都是前两天刚刚发生命案的主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无弹窗
犯胡承悦的妻弟,两人来之前是被一个叫图登封的人蛊惑说,“胡承悦之所以出事,罪魁祸首就是黄一天”。

    胡承悦的妻弟在公安局交代说,“实在是咽不下心里这口恶气,这才拎着凶器筹划在签约仪式这样的公共场合对黄一天进行打击报复,目的就是要让所有领导和群众都能看穿黄一天的伪装,认清他是一个彻头彻尾品德败坏的小人!”

    警察于是问年轻人:“你们怎么就能确信图登封说的话就是事实?万一图登封故意诽谤黄一天,你们岂不是错怪好人?”

    两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回答:“绝不可能!图登封怎么会骗我们呢?他跟我姐姐是初中同学,两人认识不是一两天了,现在我姐夫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只是想要让我们一家人了解事实真相。”

    警察又问:“那你们倒是说说看,你们姐夫胡承悦杀人案件的真相是什么?”

    年轻人回答:“姐夫是被冤枉的!他之前被蒋凤贵带人殴打,就是黄一天收了蒋凤贵的封口费不替他作证,才让他自掏腰包住院治疗,姐夫心里受不了这口冤枉气才会去找蒋家人理论。”

    警察问:“你姐夫当天去找蒋家人理论是黄一天鼓动他去的吗?”

    “不是。”两人迟疑摇摇头。

    “你姐夫杀人的那把刀是黄一天给他的?”

    “也不是。”两人又摇头。

    “你姐夫去蒋家之前跟黄一天商量过吗?黄一天是知情的?”

    “那也没有。”

    警察听了这话郑重冲着两兄弟点头总结道:

    “好!按照你们刚才所说的情况,你姐夫那天去蒋家黄一天并不知情;你姐夫手里拿的凶器也是他自己准备的,跟黄一天无关;这就说明你姐夫冲动杀人一事从头至尾黄一天一无所知,你们为什么又偏要说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黄一天呢?”

    警察的问话让两兄弟稍稍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却又反应过来辩解道:“如果黄一天之前不替蒋凤贵做伪证,我姐夫能受这样的冤枉吗?黄一天虽然不是还我姐夫出事的直接凶手,可他也是造成此事的间接凶手。”

    谎言流传一千遍似乎就变成真理。

    若是一句话的威力就能让一个思想成熟的成年人冲动之下持刀杀人,那还要九年制义务教育干什么?干脆人人都去虚心学习《演讲与口才》,争抢着利用语言的威力随心所欲掌控蠢人岂不快哉?

    普水县医院的急救室里,经过医生一番紧张忙碌后,黄一天终于慢慢脱离昏迷状态,当他轻轻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胡云伟那张充满焦虑的脸庞。

    “你醒了?”

    胡云伟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赶紧回头忙不迭喊,“医生医生!黄一天已经醒了,你们快过来看看他怎么样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黄一天视野范围内一下子涌出十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其中一个走在最前面年纪稍长的医生,手拿电筒先冲着他的两只眼睛照一下,他本能躲闪,脑袋一动却又疼痛欲裂,忍不住口中“啊哦”一声。

    促膝蹲在一旁的胡云伟满脸担心连忙问:“你怎么了?哪疼?是不是觉的脑袋疼?医生,请您快看看吧,他的伤到底怎么样?”

    年长的医生并未回答,仔细查看了一下黄一天脑门上的伤口轻声问道:“黄副主任,现在有什么感觉吗?”

    “头晕,一动就疼。”黄一天蠕动嘴唇轻声回答。

    “好,幸亏这一棍没砸中脑门正中位置,否则还真是麻烦了,这样吧,你先住院观察两天,要是伤口愈合的还不错,又没有什么其他不好的感觉,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胡云伟听了这话一副比中奖还高兴的表情一把拉住医生的手问道:“医生,你的意思我兄弟伤势不要紧吧?没伤到要害?脑子没什么大问题吧?”

    医生不动声色把自己一只手从胡云伟的手掌中抽出来,冲他微笑安慰道:“胡老板,黄副主任的伤势从外表看是流了不少血,不过幸好受伤位置不算太坏,有点轻微脑震荡是肯定的,只要卧床休息几天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胡云伟听了这话不觉长舒一口气,躺在病床上的黄一天一颗心也放下来,直到这时候他才慢慢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那两个拎着木棍闯进签约仪式现场打自己的年轻人是谁?老子可是根本就不认识,自己跟他们之间到底什么时候结下了什么仇怨?此事在众多亲眼目睹事件的领导,同僚和老百姓心目中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