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知道内情的部长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知道内情的部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知道钱成贵这是存心想要把胡云伟投资购买酱醋厂当做招商局今年第一季度的招商任务,这样一来最起码招商局今年的招商任务不会像去年那样光秃秃难看。

    胡云伟是黄一天最铁的哥们,他心里甚至把胡云伟的事看的比自己的事情更加重要,尤其是他跟胡云諾有了特殊关系后,胡云伟不仅是他割头不换的兄弟,也算是他暗里的小舅子,无论如何,黄一天不会让胡云伟吃亏。

    既然钱成贵如此主动,黄一天就势对他提要求:“钱局长,只要你能想办法让酱醋厂的收购价格弄的更加合理,我一定让胡云伟把这个项目当做招商局的招商任务。”

    钱成贵心里明白,所谓的“合理价格”无非是希望收购价格再低一些,让投资商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真金白银更少些。

    钱成贵心里对酱醋厂到底卖多少钱压根无所谓,他最关心的是胡云伟购买酱醋厂后,这个投资项目算招商局的招商任务就行。

    他在电话里爽快答应黄一天:“黄副主任请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把价格压到胡老板满意为止,现在酱醋厂的工人们工资都快发不出了,县里也急着想要甩包袱,这种时候只要稍微想点辙事情肯定好办。”

    黄一天听了这话也微微点头,国有企业对外拍卖是国家经济改革中必不可少的阵痛现象,尽管短期内会造成一些工人下岗失业,可长远来看却是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有利于工人们获得更有保障的工作机会,既然此事将会是双赢结果,钱成贵又如此态度积极主动张罗何乐不为呢?

    黄一天和钱成贵打电话谈事的时候,胡子图此时正在县委办公大楼三楼县委孙副书记的办公室里一个劲给黄一天上眼药水。

    县委孙副书记是县委分管党建工作的副书记,他是胡子图的老领导,胡子图能有今天的位置离不开孙副书记这棵大树当靠山。

    胡子图今天来拜访孙副书记的时候特意给他带来一块相当不错的劳力士手表,这块手表是胡子图趁着去香港出公差的时候买的,当时就打算好了以备不时之需。一块劳力士手表价值好几万,在九七年的时候价值相当于一条面积稍小的房子,看到老下属一大早捧了这么贵的礼物送给自己,孙副书记脸上禁不住笑出褶子。

    他冲胡子图假装责怪口气:“你来就来嘛,还带这么贵重的东西干什么?”

    胡子图看出老领导对自己供送的礼物相当满意,就势向老领导表忠心:“老领导,我能有今天的地位还不多亏您帮忙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在我胡子图的心里您的恩情比天大,这点小物件算什么?”

    人都喜欢听顺耳的话,胡子图这么一说,孙副书记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不少,他冲着胡子图摆出一副领导派头点头道:“自从你到了经济开发区当一把手,也算是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你要好好干,也不辜负了我对你的苦心栽培。”

    胡子图赶紧冲老领导连连点头,挑合适时机把经济开发区副主任黄一天身为开发区的领导干部却堂而皇之胳膊肘往外拐把手里的招商引资项目白白送给招商局的事汇报一遍。

    胡子图很是气愤的样子说:“老领导,您常说人心齐泰山移,让我到了新的领导岗位一定要注意团结工作,尽量把领导班子成员团结在周围把工作干好,可这个黄一天虽然是个副主任科员,可是实在是太难搞了,您看?”

    别看胡子图是征询意见的口气冲孙副书记寻求良策,其实他心里对孙副书记处理此类问题的习惯门清,他知道孙副书记最厌恶底下人对领导不忠心,对于那些干出吃里扒外勾当的下属更是深恶痛绝。

    果然,孙副书记听了这话直言道:“这种副主任你还留他干什么?赶紧向县委组织部打报告把他调走再说,省得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胡子图顺势说:“老领导,我也是这样打算的,昨天已经让人把调整黄一天职务的报告交到县委组织部了,但是您知道他毕竟是副科级领导干部,恐怕职位调整还得经过县委常委会,到时候还需要你帮助这样才顺利。”

    孙副书记心领神会点点头:“行了,这事我有数了,明天召开县委常委会的时候找机会我会对这事发表一下观点。”

    胡子图听了这话顿时心里雀跃起来,他一大早处心积虑过来送礼给孙副书记等的就是这句话,现在见孙副书记终于亲口说出来顿时心里一块石头落地。

    外人眼里,很多时候都是领
超武时代帖吧
导下达指示后下属去执行,但真的是这样吗?真正的官场高手才能懂得利用领导的心理特点为其所用,比如历史上最有名的“天下第一贪”和珅当属此类。

    孙副书记是县委资格最老的常委成员,他在普水县担任县委副书记期间曾经分管农业,工业和党建工作等。

    他和之前因为招商锦纶纺织被提拔到市里的蔡副书记原本是县委大院里实力最为相近的竞争对手,两人同为县委老资格的副书记,蔡副书记因为黄一天招商到锦纶纺织项目获得奖励升了官,他却只能眼巴巴看着老对手官运亨通。

    从派系上来说,黄一天算是蔡副书记的人,胡子图算是孙副书记的人,孙副书记心里想的是,“蔡副书记已经离开了普水县,反正是县官不如现管,既然老下属胡子图对黄一天不对眼,自己出手帮他解决难题也没什么大不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胡子图离开办公室后,孙副书记立马亲自给新上任县委组织部长打了个电话,嘱咐他,“明天召开县委常委会的时候,务必把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黄一天的职务调整问题列入组织部干部调整计划。”

    新上任的组织部田部长接到领导电话后也没多想,惯性对着电话点头应承:“好的,一定按照领导指示办。”

    当天下午,组织部副部长钱成富一眼看到摆在面前一份计划调整干部名单上出现“黄一天”的名字,他第一反应眉头紧皱。

    他冲送材料过来的干部科科长质问:“这名单是你送过来的?”

    干部科长见领导一张脸阴云密布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到位,战战兢兢应了声:“是的。”

    钱成富伸手指着名单上“黄一天”的名字问他:“这个名字是你自作主张加上去的?”

    干部科长赶紧凑过来看一眼,见到钱成富手指底下的名字后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冲他解释说:“钱副部长,我哪有这个胆子,我可是按照钱部长和田部长的吩咐做事,这个黄一天是田部长亲自交代要加上去的名单。”

    “田部长亲自交代?”

    钱成富脸上不由露出诧异,话说到这他心里意会过来,这事跟底下具体办事的人其实没什么干系,于是冲下属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钱成富记得,就在前两天,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胡子图亲自让下属送来的关于申请调整副主任黄一天的报告已经摆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当时钱成富看了一眼就扔在一旁懒得理会,钱成富心里有谱,现如今二弟钱成贵跟黄一天关系融洽,黄一天的女朋友秦佳妮又是市委组织部的领导,他干嘛要帮着胡子图对付黄一天?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只是,他没想到胡子图一计不成居然又想办法从田部长那里打通了关节,硬生生把黄一天的名字弄进了县委组织部准备上报到县里计划调整干部名单,“这可如何是好呢?”钱成富在心里暗暗琢磨。

    “田部长新官上任,他对黄一天和胡子图之间的恩怨恐怕半点不知情,否则应该不会轻易把黄一天放进这份调整干部名单吧?”

    钱成富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决定还是亲自拿着这份名单找领导谈谈,万一田部长糊里糊涂卷入是非漩涡,自己这个下属最起码有提醒的责任。

    一想到这份名单经过自己最后一道把关后明天就要上县委常委会研究,钱成富不敢怠慢,当即拿起名单进了田部长的办公室。

    田部长的办公室里,他正低头看一份材料,突然感觉门口有个黑影,一抬头见是组织部资格最老的副部长钱成富站在那正作势要敲门,赶紧冲他招招手热情道:“老钱来了,快请坐!”

    钱成富也不客气,迈着步子进了部长办公室找地方落座后,伸手把带来的名单递给田部长,开门见山问他:“田部长,请问这份名单上的黄一天是你特意交代底下人加上去的?”

    田部长皱眉看了一眼面前的名单,点头说:“是啊!这是县委孙副书记亲自打电话过来交代的,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孙副书记打电话交代的?”钱成富脑子里立马反应过来,敢情胡子图为了动黄一天把背后的靠山都抬出来了。

    钱成富脸上不由淡淡笑了一下,冲田部长耐心解释:“田部长,您是组织部的一把手,我作为下属有些事情自然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名单上的黄一天同志政治背景很复杂,您有没有想过这次冒然调整他的职位会带来怎样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