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不做证人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不做证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话音未落,两人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胡承悦“啊!”的一声惨叫,黄一天和秦佳妮本能回头看,只见昏暗的路灯下有几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正手拿木棍将胡承悦围在中间,此时的胡承悦却像是一滩烂泥躺在地上,看起来像是已经被打昏过去。

    黄一天二话不说回头跑几步,还没跑到跟前却又站住脚,他两眼看着领头的年轻人不觉一愣,忍不住脱口而出问道:“蒋凤贵,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秦佳妮见眼前一下子冒出来好几个手拿木棍的年轻人,一个个看起来流里流气不像好人心里不觉有些害怕,赶紧追上来抓住黄一天的胳膊说:

    “咱们还是走吧,你管人家闲事干嘛?万一这些人误伤了你可就糟了,再说那个胡承悦刚才不是还骂你吗?”

    黄一天见秦佳妮害怕,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没事,我既然看见了哪能见死不救?你放心吧,这个蒋凤贵也在机关里上班,他绝不敢把事闹太大。”

    蒋凤贵没料到居然会这么巧今晚在这里碰上黄一天,而且还被他亲眼看见自己对胡承悦下手,这让他心里顿觉有些不安,嘴上却咄咄逼人:“黄一天,这是我跟胡承悦之间的恩怨,我劝你少管闲事。”

    “你跟他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不管,可你也不能对他下这样的重手,万一出人命怎么办?”

    “哼!这种人整天背地里尽干坏事,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谁让他今晚喝的烂醉如泥呢?一不小心走在路上摔倒也是正常。”

    蒋凤贵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射出一道寒光看向黄一天,冲他问道:“黄主任不会是想替胡承悦出头吧?”

    黄一天不由愣了一下,刚才蒋凤贵一番话里他早已听出味来,看来胡承悦必定是背地里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才惹的蒋凤贵带人找他报复。

    现在胡承悦已经被打晕倒地,蒋凤贵正一双眼睛虎视眈眈看向自己,若是今晚自己跟他动起手来未必就能落下什么好,何况身边还有秦佳妮要分心保护?

    安全第一。

    片刻功夫,黄一天已经想清楚此事得失,冲着蒋凤贵摆手道:“你赶紧走吧,一会顺道打个电话给120,真要是闹出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后悔都来不及。”

    蒋凤贵听黄一天话里的意思并不想趟今晚这趟浑水,遂冲他看了一眼领着几个壮汉不一会功夫消失无影踪。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后,120救护车和110警车先后赶到现场,黄一天和秦佳妮站在不远处看着胡承悦被抬上救护车才放心离开。

    回去的路上,秦佳妮问黄一天,“蒋凤贵为什么要暗地里对胡承悦下黑手?他们俩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黄一天听了这话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想起上次招商局长钱成贵亲口跟他说过指使胡承悦背地里举报胡子图和牛佳红作风问题一事,很显然,蒋凤贵这是心里憋不住一口恶气替胡子图报仇来了。

    “也不知道胡承悦刚才到底伤的怎么样?万一那家伙刚才被打在脑袋要害处,蒋凤贵岂不是要因此坐牢?”黄一天想到这里不由心里一颤,提醒自己“冲动是魔鬼,日后遇到任何事务必三思而后行。”

    第二天一早,浓雾弥漫室外能见度极低,早晨七八点钟的光景马路上能见度依然不足五百米,黄一天进办公室没多长时间就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说是昨晚五岛公园发生了一个案子请他配合调查。

    配合警方办案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黄一天当即打车去公安局,十多分钟后,他进了公安局一楼大厅,有警察立刻把他带到公安局宽敞的接待室里。

    黄一天一进门瞧见胡承悦和蒋凤贵正在接待室里对面坐着,中间坐着两位警察一个手执笔正记录,另一位看起来年长些的正往接待室门口张望。

    年长的警察见黄一天出现在门口脸上立马露出喜色:“黄副主任来了!您快请坐快请坐!”

    黄一天冲警察微微一笑点头算是招呼,两眼又在胡承悦和蒋凤贵脸上扫了一圈,见两人都眼巴巴盯着自己,胡承悦看到自己的眼神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蒋凤贵的眼神却带着几分阴狠。

    黄一天找了个位置过下后,一脸若无其事冲正看向自己的年长警察问:“警察同志,这是怎么了?一大早打电话让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警察自从接手这个案子就一直左右为难头疼不已,今天一大早,招商局招商一科的科长胡承悦特意跑到公安局报警,说县政府人事科副科长蒋凤贵昨晚带人把他打伤了。

    警察看到胡承悦脑袋被纱布缠了一层
巫界之无限火力小说5200
又一层,整个脑袋包裹的像粽子,又见他说话声音底气十足心里便明白几分,这案子纯属私人恩怨,必定是受害人忍不下心里一口恶气才会闹到公安局来。

    既然受害人指名道姓报案,公安局自然要按照正常办案程序受理,警察简单把胡承悦报案情况作了记录后,立刻通知此案另一方当事人蒋凤贵到公安局来一趟接受调查。

    蒋凤贵倒是爽快的来了,可当他见到胡承悦后却矢口否认自己昨晚打了胡承悦,两人之间的官司一下子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当着警察的面,蒋凤贵反咬一口说胡承悦栽赃陷害,胡承悦则义愤填膺指责对方撒谎欺骗警察,一大早两人在公安局针尖麦芒互不相让吵的不可开交。

    警察遇到这种案子也有些头疼,双方当事人都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小小的普水县城也算有些政治地位,如今案子虽然不大,但两人为了争辩不清的事实在公安局闹起来总得有个结果才行?

    负责审讯这件案子的警察便问两人,“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警察话音刚落胡承悦立马腰杆挺直提供了一个目击证人,“黄一天”。

    胡承悦对警察说,“警察同志,昨晚上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主任黄一天亲眼看到蒋凤贵打我的情景,只要你们把他叫过来,事实不就清楚了?”

    警察正愁此事难以决断,一听说还有一位现场目击证人赶紧忙不迭打电话请黄一天过来一趟,现在,当看到黄一天出现在接待室,胡承悦先憋不住冲他喊:

    “黄副主任,你赶紧向警察同志说一下,你昨晚是不是亲眼看到蒋凤贵带人打我?”

    胡承悦话音未落,坐在对面的蒋凤贵冲他一立眼诡辩道:“胡承悦,你他妈昨晚自己喝醉酒摔破了脑袋还不要脸诬陷别人?你不就是想要讹诈几个医药费吗?老子告诉你,门都没有!”

    胡承悦被他这番话气的浑身发抖,他一早跟这家伙吵到现在也是够了,索性不搭理蒋凤贵,转脸看向黄一天胸有成足道:“现在证人已经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蒋凤贵还能怎么狡辩?”

    蒋凤贵闻言寸步不让冲胡承悦反唇相讥:“黄副主任好歹也是开发区的领导,你以为他会昧着良心撒谎帮你做伪证?”

    “你他娘的胡说八道!黄副主任一向在单位口碑人品极好,他怎么可能做伪证?我看你小子这是心虚了吧?”

    “我心虚什么呀?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看有些人是亏心事做的太多了才会遭到报应,走路都能摔成这样,老天有眼哪!”

    “蒋凤贵你他娘就是个混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底细?你仗着你表哥胡子图在县里当副县长才有今天的位置,要不然就你这副德性连个屁都不是。”

    “你牛逼?整天像条哈巴狗绕着钱成贵打圈圈,钱成贵给你半根肉骨头了吗?瞧你那狗腿子怂样,就算你再怎么热脸贴领导冷屁股,还不是一样没提拔?”

    “......”

    警察见两人吵起来机关枪似的没完没了,赶紧居中大喊一声“停”,冲两人喝问道:“你们还想不想解决问题了?”

    “想!”

    “当然想!”

    警察冲两人左右看了一眼,郑重其事道:“你们要是真想解决问题就先闭紧嘴巴,现在现场目击证人已经到场,我们问问黄副主任事实真相不就清楚了?”

    “行,你赶紧问吧。”胡承悦亟不可待口气冲警察说。

    接待室里几人眼光一下子全都集中到进门后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看戏的黄一天身上,年长的警察冲黄一天公事公办口气问:“黄副主任,请问你昨晚是不是在五岛公园亲眼看到蒋凤贵打了胡承悦?”

    这句话问完后,接待室里瞬间陷入一片久违的沉寂,黄一天淡定神情左右看了胡承悦和蒋凤贵一眼,脸上突然诡秘笑了一下。

    他吐字清晰回答道:“警察同志,我昨晚的确去五岛公园散步,不过我是真没看到胡科长,你说我一个大男人出去散步就算要看眼神也往年轻漂亮姑娘身上瞄,哪会注意到一个大男人?”

    一旁的蒋凤贵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胡承悦却感觉自己脑子似乎有些不够用了,他瞠目结舌看向黄一天,足足三分钟没说出一句话来。

    黄一天的这句话对胡承悦来说像是兜头一盆冰水浇下来,整个人顿时从头到脚透心凉,他做梦也没想到黄一天居然当着警察的面撒谎帮蒋凤贵做伪证?

    “这怎么回事?狗日的黄一天前几日不是还跟蒋凤贵在办公室里大打出手?他怎么可能偏心帮蒋凤贵?”胡承悦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