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又找了一个女朋友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又找了一个女朋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对于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和市委组织部陈副部长一律咬口称赞的年轻人,在座的普水县主要领导岂能不心领神会?县委书记刘大宇和县长蒋大宽两人再次看向黄一天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奶奶的,这个小伙看来老子也很好的关注。

    县委办公室主任恰到好处把嘴巴套在刘大宇耳边轻声介绍道:“刘书记,这个黄一天就是上次招商锦纶纺织的小伙子,他目前是我们县里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听说他和市委政策研究室的张玉梅副主任一向来往颇多。”

    “张玉梅?”刘大宇口中不自觉重复办公室主任刚刚说出的名字,他立马对应想起张玉梅的老公身份——普安市常务副市长***。

    刘大宇显然没想到普水县官场中居然还藏龙卧虎这么一号人物?他再看向黄一天的眼神顿时露出一种不合时宜的谦卑讨好,一旁的县委组织部长等人见县委书记刘大宇对黄一天态度转变明显,一个个心里也暗暗记下此人名姓。

    热热闹闹的欢迎晚宴结束后,其他领导一概各自休闲娱乐节目,黄一天却拉着秦佳妮的手一道出了迎宾馆打车来到县里唯一的公园五岛公园散散步。

    前世,黄一天印象最深的就是跟秦佳妮一起饭后走一走散散步,小两口手牵手走在绿树成荫的小路上,除了头顶的月亮再无其他,那种难得的宁静对两人来说无疑是一种享受。

    五岛公园大门敞开,穿过一条两边种满绿植的宽敞水泥路右拐弯便是一片茂密的杉树林,高大笔直的杉树一排排密密麻麻成行,细心的公园管理人员在杉树林间恰到好处穿插木制小桥行廊,一眼看上去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幽静。

    黄一天牵着“老婆”的手走在林中小路上,久违的熟悉感觉让他不自觉抓紧秦佳妮一只小手,两人静静往前走了一会,秦佳妮轻声抗拒道:“你弄疼我了!”

    这句话“倏”的让黄一天脑子里想起他和秦佳妮的第一次。那天晚上也是这样的月光,也是类似的树林,两人在月下情不自禁相拥亲吻,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先褪下了谁的下身衣物,头一回他把硬物稀里糊涂塞入无比温暖的桃花源。

    记得那天晚上在那一片温暖包裹中他脑子里正一片空白,听到女人像今晚一模一样的腔调说出这句话,“你弄疼我了!”

    黄一天不觉心里一动,停住脚慢慢松开女人的小手,顺手把女人揽进怀里,动情道:“我以后会小心,绝不会再让你疼。”

    恋爱中的女人情商类似白痴无异,男人不过是随口说一句有感而发的话,女人当即感动的眼眶里一股温热憋不住要往外涌。

    “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你让我以后怎么感谢你呢?”女人在耳边轻声呢喃让男人有种心驰神往的虚幻。

    他脱口而出:“傻瓜,我哪里需要你什么感谢?我对你好是应该的,你是我的女人嘛,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

    月光下,女人抬起双眼脉脉含情看着眼前的男人,粉面桃花的女人在月光下愈显娇媚,不时颤动一下的水嫩桃唇像是无声的诱惑引的男人说不出一阵口干舌燥。

    寂静无声的树林里,两颗年轻的心不约而同跳动加速,女人的身体像是一根无茎的藤蔓软绵绵依偎缠绕在男人身上,身体亲密接触引发触电样的反应让男人忍不住低下头把那垂涎已久的粉唇含在嘴里吮吸舔嚅。

    这一瞬间,仿若天地万物全然消失不见,这世界只剩下一对纠缠两世的痴情男女缠缠绵绵,这一吻对于黄一天来说更像是火山崩裂,将他对女人前世的愧疚和今生的浓浓深情满满饱含在一低头的深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终于恋恋不舍分开双唇,女人看向男人的眼光桃花四射,那份说不出的痴迷分明在告诉男人,她早已心甘情愿深陷其中。

    黄一天低声道:“今晚去我那吧,我刚买了一套房子你帮我看看怎么收拾。”

    嘴上虽然说的冠冕堂皇,秦佳妮心里却早已看透男人心思,她欲语还羞把脑袋深深埋在男人胸口,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黄一天心里不由一阵窃喜,赶紧拉着“老婆”的手走出杉树林,两人径直向公园大门出口处走去,刚走到大门口却迎面走来一熟人——胡承悦。

    胡承悦满脸通红正从五岛公园大门外往里走,一看就是喝多了走路踉踉跄跄时不时要摔倒模样,黄一天本想拉着秦佳妮避开他,没想到他喝的醉醺醺居然一眼认出自己,主动冲黄一天摇晃双手打
天赋武神笔趣阁
招呼:

    “这不是黄主任吗?大晚上你怎么跑这来了?吆嗬,你又换了个女朋友?高手啊!真他娘是当之无愧的泡妞高手!”

    说到这必须注解几句,胡承悦的婚姻相当不幸福,提起他的老婆还有段人尽皆知的笑话。

    话说胡承悦大学毕业那年在普水县某单位实习,当时被安排住在单位下属宾馆里住宿,正好他老婆就在宾馆前台当服务员,姑娘虽是农村出来的打工妹倒也长的颇有几分姿色。

    两人年纪相仿又都是年轻人自然共同语言多些,一来二去也不知道是胡承悦主动上了打工妹还是打工妹故意给胡承悦设了套,反正胡承悦实习还没结束打工妹便怀孕了非逼着胡承悦跟她结婚。

    胡承悦虽然也是农村出身,可在那个年代考上大学相当于跳龙门,他一门心思想要找一个城里姑娘做媳妇,哪肯答应跟打工妹结婚?两人闹僵后,打工妹便威胁他,如果不结婚告到学校和公安局,说他强了自己让他坐牢。

    眼看打工妹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胡承悦百般无奈之下只得跟打工妹扯了结婚证,两人连婚礼都没举行孩子倒先生下来,当年好多熟人背地里耻笑胡承悦,“爽了一下子,赔上一辈子!”

    这段先天畸形的婚姻注定了两人婚后的日子不太平,后来胡承悦回到普水县参加工作,已经正式成为他老婆的打工妹便一直在家带孩子不上班。

    别看打工妹没什么文化,管男人的手段相当不凡,她把胡承悦当贼似的防备着,担心他外遇、担心他存私房钱、担心他嫌弃自己等等等等,采用各种防追堵截方法对付他,时间长了,单位里人人都知道胡承悦家里有一位难惹的悍妻。

    胡承悦今晚喝多了酒,担心回家又要挨老婆一通臭骂才会特意跑到公园绕一圈消消酒气,没想到一进门看到黄一天搂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正往外走。

    人比人气死人。

    胡承悦见此情形心里简直不平衡到了极点,他心说,“狗日的黄一天桃花运也忒旺盛了吧?先有一个郝佳丽,后有一个钱红红,个个都是出挑的美女,现在又能泡到一个如此美貌气质俱佳的妞,跟他比起来自己在这方面的运气实在是太衰了!”

    胡承悦今晚正好多喝了几杯,大脑不受控制似的横冲直撞奔着黄一天走过去,边走边冲他扯着嗓子贬损:“黄一天,你小子可真够风流的!你抛弃钱红红才几天啊这又勾搭上一个?你这是只听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啊?”

    黄一天见他明显喝多了,懒得搭理他,捂着鼻子拉着秦佳妮往一边躲:“胡承悦,你少在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还是把你自己的事情管好再说吧。”

    “我的事情?”胡承悦“呵呵”贱笑两声道,“我能有什么事情?我可不像你黄主任,有事没事跑到村里跟一个混混打架,听说胡子图现在憋着劲要把你赶出开发区?我就说嘛,恶人自有恶人磨!”

    胡承悦冲着黄一天阴笑道:“对了,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一声,跟你打架的马大炮再过几天就要出来了,你以后带着这么漂亮的小妞大晚上在公园里约会可得小心点,马大炮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说完这句话,他又两眼色眯眯冲着秦佳妮上下打量一番,嘴里啧啧道:“瞧瞧这姑娘看上去多水灵,怎么就眼睛瞎了看上这种垃圾!”

    黄一天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秦佳妮没好气反唇相讥:“美人爱英雄,既然有这么多女人喜欢我男朋友,说明他是真正有本事有魅力的男人,就算你再怎么胡说八道污蔑他又有什么用?我看你这么口中无德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胡承悦见美女不仅不领情还对自己出言不逊,气的冲着秦佳妮一摆手身子歪歪斜斜晃了一下没好气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等哪天你被这风流鬼抛弃了,有你哭的日子。”

    秦佳妮见此人说话实在是太难听,正要继续跟他吵,黄一天在一旁拦住道:“算了佳妮,你跟一个醉鬼能讲出什么道理来?咱们还是走吧。”

    秦佳妮见状也只好作罢,冲着胡承悦白了一眼,被黄一天搂着从他身边经过。

    胡承悦见两人不理睬自己,不死心掉头骂一句:“黄一天你有本事跟爷爷大干一场!整天玩那些阴谋诡计算什么本事?别人怕你,老子可不怕你!”

    秦佳妮本想回头骂一句,却被黄一天轻轻摇头制止,黄一天说:“佳妮,像胡承悦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你我浪费时间,你听我的,别理他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