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腐败分子

第一百四十二章 腐败分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她被眼前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伙子搂在怀里,听着他节奏规律力度强硬的心跳声,她突然觉的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就是选择了跟他在一起。

    要说之前胡云諾主动诱惑黄一天的目的纯粹因为看中他是一只官场潜力股,希望日后能在生意上获得他的鼎力相助,可从今晚开始,她心里的一些想法变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看人间多少故事,千山暮雪只影谁去?”

    北魏元好问的这首《摸鱼儿?雁丘词》曾经出现在后世多少著名作品中?可见“情”这东西历朝历代皆能扣人心弦让多少自诩聪明人心甘情愿为之飞蛾扑火。

    胡云諾却不知道,在黄一天心里自己对他一样恩泽深厚,前些日子若不是胡云諾及时提醒,他这会早已陷入胡子图的圈套中处境堪忧。

    黄一天能感觉到,女人从来都把他的事情看的比自己事情更重要,无论她多忙,只要自己一个电话立马随叫随到,就冲她对自己的这份真心又有谁能及?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男人对女人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而黄一天心里却明白,胡云諾最需要的其实并不是物质上的报答,更不是婚姻上的保证,她心底深处企盼的其实是一种安全感。

    对她这样的女人来说,足够的金钱、真心守护她的男人才能给她一些安全感,经过了一段不幸婚姻的女人早已看淡了太多的外在形式,她更看重表面形式下的本质。

    微月透帘栊,鸳鸯解,整巽裳,销金帐里鏖战,

    香肩勾入房,两情浓,云雨狂,花娇难禁蝶蜂狂。

    阴阳融汇间,香汗流,四目看,两心热似红炉炭,

    ......

    第二天一早,黄一天和胡云諾正在迎春宾馆一楼餐厅用早餐,范副市长和张玉梅两口子一块来到宾馆。

    张玉梅一眼见到黄一天身边的娇美女人脸上一愣,胡云諾见状遂主动上前自我介绍:“张副主任,我是小黄的表姐,常听他念叨您是个热心肠的人,今儿可算见着本人了。”

    张玉梅这才露出笑脸。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思想有些不健康,怎么见了年轻男女在一块总往歪处想呢?出于内心那点小歉疚,她拉着胡云諾手亲亲热热聊起来。

    黄一天知道范副市长一早过来必定找自己有话要说,于是随范副市长一道回到房间,两人各自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

    刚一落座,范副市长满脸感激对黄一天说:“小黄,这次真是多亏你及时提醒,市纪委的人经过调查已经确认,你反映屠德隆受贿问题全都属实。

    屠德隆已经被纪委抓了,他亲口承认在迎春宾馆拍卖过程中的确存在严重徇私舞弊收受贿赂的行为,这真是对面看人心不透啊!”

    范副市长当着黄一天的面情不自禁概叹:“如果不是你昨天一早跑到我办公室当面提醒,我这次恐怕要栽在这小人手里,枉费我这些年那么信任他,真没想到他背地里居然背着我干了那么多违纪违规的事情,这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黄一天见范副市长像是从前一样跟自己像老朋友谈心口气心里不由一暖,他安慰道:“算了算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幸好迎春宾馆拍卖一事及时喊停,屠德隆也已经自食恶果,只要您平安无事就好。”

    范副市长发觉自己不经意间和黄一天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把心里话说出来,这让他有种奇怪的错觉,明明面前坐的黄一天不过跟他第二次见面,而且对方又是如此年轻的基层干部,自己怎么跟他在一起聊天的感觉倒像是找到知音一样?

    “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范副市长在心里默默说了句,突然想起什么冲黄一天问道,“对了小黄,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屠德隆收受老板贿赂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一天早料到范副市长必定有此一问,之前他乍听到消息时忙着处理问题顾不上多想,等到事情尘埃落定后这个问题自然浮出水面,好在他早有准备。

    他不紧不慢回答:“范副市长,您可能不了解,此次迎春宾馆拍卖过程中,参与竞标的另一家实力最强企业是来自浙江杭州的宋总。

    这位宋总是我大学同学的舅舅,跟我也算有几分交情,当初到普水县投资最大纺织厂项目的金老板就是宋总介绍我认识的,我和宋总,金总三人也算关系匪浅的朋友,宋总参与迎春宾馆拍卖一事虽无疾而终,但他对此事的关心度远超外人。”

    范
魔女,做我主人吧吧
副市长听了这话不觉微微点头,脑子里灵机一动冲黄一天问道:“既然是这样,有件事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您说。”黄一天嘴里应一声,心里大概猜到范副市长底下将要说什么。

    果然,范副市长表情略显急促道:“你能不能抽空帮我冲宋总打听一下,看看他对迎春宾馆的拍卖还有没有兴趣?”

    黄一天平静眼神看向他,问:“您的意思希望宋总能继续参与迎春宾馆的拍卖?”

    范副市长解释口气:“迎春宾馆拍卖过程原本进行的顺风顺水,现在突然出了这档子事还不知道外头要传出什么样的风言风语来。虽说谣言止于智者,我倒是觉的让这些风言风语迅速销声匿迹的办法只有一个,当更值得关注的新闻出来后,原先的流言自然成为旧闻。”

    范副市长这么一说黄一天心里明白过来,很显然,范副市长身边的副秘书长屠德隆被抓多多少少对其领导声誉总是有些影响,而这一切的起因主要来自于迎春宾馆的拍卖问题,若是负责此项拍卖工作的范副市长能早一日将迎春宾馆脱手,无异于甩掉了一个烫手山芋。

    范副市长的建议倒是正中黄一天下怀,他郑重神色冲范副市长点头:“范副市长请放心,我稍候立马和宋总联络,必定竭尽全力劝他不放弃对迎春宾馆的收购。”

    范副市长听了这话脸上露出明显感激:“谢谢你小黄,难怪我爱人总说你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依我看你不仅是个有才华的小伙子,还相当热心肠。”

    “范副市长这是在拍自己马屁?”黄一天心里不由暗笑,嘴上却故作谦逊道,“范副市长过奖了!”然后当着范副市长的面立刻拨通了宋总的手机。

    宋总一大早正睡梦香甜,突然接到黄一天打来电话说,让他到市里来一趟,跟市政府的范副市长等人面对面商谈关于迎春宾馆收购事宜,当时宋总就惊呆了!他觉的自己像是在做梦。

    他对着电话问黄一天:“小黄,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电话里传来黄一天爽朗笑声:“宋总,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跟您开玩笑呢?范副市长就在我旁边坐着呢,我们在迎春宾馆2288房间,你要是有空的话赶紧过来好吗?”

    “好好好,我这就赶过去!”

    电话那头的宋总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确认这一切真的不是在做梦后,顾不上刷牙洗脸几乎用最快的速度手脚麻利穿好衣服叫上好朋友金老板一起赶往市迎春宾馆。

    在迎春宾馆跟黄一天见面的时候,宋总忍不住问他:“小黄你真是神了!你到底怎么做到的?你居然真有本事把之前定好的协议搅黄了?”

    黄一天冲他开玩笑:“我这不都是为了宋总你嘛,你说你大老远从浙江跑到咱们这来买个宾馆却扑了个空,这让我以后见到老同学宋浩佳的时候怎么跟她交代?”

    尽管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黄一天说的是玩笑话,可是在宋总和金总的心里却对黄一天的钦佩更加多了几分,尤其是宋总,简直把他当神机妙算诸葛孔明般崇拜的五体投地。

    作为一名在生意场上打拼了近二十年的人精,宋总怎么也想不明白,黄一天一个小小的县里基层干部,怎么就能一夜之间扭转乾坤让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在迎春宾馆拍卖问题上做出如此大的决策改变呢?

    黄一天把宋总和金总带到范副市长面前,为双方做了相互介绍后便识趣退场,剩下的事情就是范副市长和宋总之间如何商榷的问题,他作为一个局外人显然不宜参与。

    隔行如隔山。

    商场官场虽然同属名利场,但是在这两个行当中想要混的如鱼得水,只有高智商显然是不够的,还得有足够高明的情商以及对整体大局把控能力。

    一名成功的商人或许精明狡诈却未必心狠手辣,而一名官员想要获得成功就不得不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完美的阴谋家和野心家。

    今晚注定将是一个适合狂欢的夜晚,尽管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片片雪花,宋总的情绪却始终处于极其高昂的状态。

    自从宋总和范副市长谈话回来后,开心笑容就一直挂在脸上,连金老板都开玩笑调侃他,“像是天上真掉了馅饼砸到他头上,乐晕了!”

    失而复得的喜悦显然让宋总非常非常开心,他一回到房间就用一种特别激动的口气对黄一天等人说:“你们相信吗?范副市长已经跟我说了,迎春宾馆将会按照程序拍卖给实力最雄厚的公司,而我的公司自然当之无愧实力最为雄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