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地皮

第一百四十一章 地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出乎范副市长意料之外的是,黄一天开口跟他谈的问题却压根不是他所想范围之内,他话音刚落小伙子立马接茬说:“范副市长,我找你不是为了个人的事情。”

    范副市长不觉奇怪:“那你找我什么事?”

    “一件对您来说很重要的事,关于普安市迎春宾馆拍卖问题。”

    “迎春宾馆拍卖问题?”

    范副市长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就算他脑袋瓜子想破也绝对想不到黄一天一早过来居然是为了跟他谈关于迎春宾馆拍卖的事。

    他心里不由对这个小伙子生出几分罅隙,他甚至觉的自己的老婆以前当着自己的面形容这小伙子的一些话是不是有些言过其实了。

    按照一般人的惯性思维来说,黄一天这样一个基层小官僚居然厚着脸皮一大早跑到市政府领导办公室谈关于迎春宾馆拍卖问题?他以为他是谁?这事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黄一天见范副市长脸色阴沉下来,便猜到他心里必定对自己刚才的话相当不感冒,抓紧时间冲他解释:

    “范副市长,迎春宾馆的买卖协议不能签!合同里的弊病实在太多,万一要是正式签署了,您作为这个项目的负责领导是要承担责任的。”

    范副市长一愣,听着黄一天说话神情相当严肃心里不由嘀咕,“难不成这小伙子从哪听到什么相关的闲言碎语?听他说话口气分明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

    想到这,范副市长脸上的神色稍有缓和,冲黄一天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迎春宾馆的买卖协议已经洽谈结束,今天下午就要签署正式合同,你现在跑来跟我说这协议不能签?总得有个理由?不能因为你一句话说合同有问题就结了。”

    “范副市长您听我说,这个项目真不能签约,因为这份合同不仅存在许多禁不住推敲的地方,合同背后还存在严重徇私舞弊行为。”

    黄一天这句话一说口范副市长不高兴了,他觉的黄一天突然跑到自己办公室来说出这番话大有一种哗众取宠的意思。

    在范副市长心里认为,这项目一直是自己分管,从头至尾所有程序他一清二楚,要是其中真有黄一天所说的那些严重问题,自己作为领导会看不出来?他这种说法分明是对自己工作成果的一种否定!

    黄一天心里却对迎春宾馆买卖合同上的每一条都研究的太细致了,什么地方有问题?什么地方后来被人举报出来?谁在这件事里头收了多少贿赂?这一切都在他心里装着呢。

    可他这时候哪能跟范副市长实话实说?就算说了他也未必会相信,眼下时间紧急多说无益,黄一天当即挑此事中最重要的几点问题当着范副市长的面说出来。

    “范副市长,我得到消息,服务您的秘书长屠德隆为了帮那位老板拿下迎春宾馆分三次先后在宏图酒店、办公室和自己家中收取老板价值120多万元的现金和艺术品。”

    “另外,协议上关于迎春宾馆资产的界定上说,‘凡是以宾馆名义投资建设的资产都归迎春宾馆所有’,我就问一句,迎春宾馆一墙之隔的机关北大院生活区也是宾馆出资建设,现在那么大一块地皮和房子是不是也算迎春宾馆固定资产一起卖给了对方老板?”

    “谁都知道机关北大院是市政府大院福利分房,现在里面住着近五百户人家,万一那块地被老板购买后,住在那里的几百户人家怎么办?搬家腾地方吗?”

    “再说了,一个迎春宾馆以五千万的价格出售倒也说的过去,如果在加上其他一些资产,即便是现如今的地价也绝不可能以这么低的价格卖给对方,您说是不是?”

    黄一天的每一句话对范副市长来说无疑是一记记重锤敲打在脑袋上,这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他此时看向黄一天的眼神再无半点厌恶,无比惊讶口气冲黄一天问道:

    “小黄,你说合同上存在的重大漏洞的确有道理,可你说屠德隆收了老板的贿赂有证据吗?”

    黄一天见范副市长直到现在还有些云里雾里,便知他压根不了解身边亲信的庐山真面目,既然要说服范副市长不同意签署合同,有些话自然要摊在桌面上跟他说清楚。

    黄一天说:“范副市长,我知道屠德隆跟你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正因为你们俩之间有这份深厚的老交情,你才会放心重用他。

    可你知道吗?屠德隆不仅对您没有丝毫的感恩,还利用你的名义在外面大肆敛财,万一迎春宾馆买卖合同中存在猫腻一事东窗事
乡村如此多妖无弹窗
发,到头来首先要被追究责任的人就是你范副市长。”

    “你不相信我的话没关系,只要你安排纪委的人随便从外围调查一下屠德隆,你就会明白我今天跟您说的每一句话绝无虚言,退一万步说,我跟屠德隆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巴巴的跑到您面前来陷害他?”

    范副市长没想到黄一天居然连他和屠德隆之间的关系都了解?此时的他除了诧异之外更多是震惊,对于眼前的小伙子居然有本事把连他都没看出来的问题指出来,他心里更像是刚刚进行了一次剧烈地震。

    他不得不承认,黄一天及时提醒自己的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

    “小黄,你今晚就住在迎春宾馆别走,你反映的问题我会立刻向市委领导汇报,迎春宾馆拍卖是咱们市委市政府领导非常关注的一件大事,绝不能出半点纰漏。

    另外,对于屠德隆的调查我会交代纪委立刻开展,虽然我现在不能断定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话,但如果事实真像你说的那样,问题可就太严重了!

    这不仅仅关乎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还关乎到市政府官员跟老板相互勾结收受老板贿赂严重违纪违规的问题,这件事必须一查到底。”

    范副市长的反应非常快,极短的时间内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三言两语便对黄一天反映的问题拿出处理意见。

    黄一天早料到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范副市长又不傻,就算他跟屠德隆私交再怎么深厚,总不能因为包庇他影响自己的仕途前程?更何况,屠德隆背地里干下的那些事早把他的利益撂一边,他还有什么下不来狠心的?

    黄一天在范副市长办公室里呆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要说进去之前心里还有些没底,出来的时候心里已经安稳了不少,从范副市长刚才的表现来看,他最起码可以断定一点:今天下午拍卖迎春宾馆的签约仪式肯定是黄了!

    当晚,黄一天和陪他一同来到市里的胡云諾一起住进了迎春宾馆。

    迎春宾馆原本被称为“普安市第一招待所”,作为市政府下属的国有资产,市里很多重大接待活动都会安排在这里,宾馆无论从硬件到软件的配备在本地都算得上一流。

    当胡云諾看到建筑宏伟装修奢华的迎春宾馆时,不自觉两眼放光感叹道:“亲爱的,你说我要是有一天能拥有这么豪华的宾馆,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看着身边的女人一双眼睛盯着头顶“迎春宾馆”四个大字,黄一天脸上不由绽放笑容,声音中带着几分宠溺道:“等我有实力的时候,一定把这个宾馆盘下来送给你。”

    “真的假的?”

    胡云諾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阵激荡,尽管她知道黄一天现在肯定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把迎春宾馆买下来,可对于女人来说,他有这份心已经足以让她感动不已。

    胡云諾像是最柔顺的小女人把脑袋轻轻依偎在黄一天的怀里,充满幸福畅想:“亲爱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就把这栋大楼的顶层留出来好好装潢一下,把整个顶层作为咱们爱的小窝。”

    黄一天笑了,冲胡云諾调侃:“胡姐你可真是够土豪的,人家有钱人买三两层的别墅当家,你这是要拿十几层楼的迎春宾馆当家吗?”

    胡云諾听到黄一天口中提及“家”这个字,突然转脸双眼脉脉含情看向他:“亲爱的,在我心里有你的地方就是家,你懂吗?”

    “亲爱的,在我心里有你的地方就是家!”当这句熟悉的话从胡云諾嘴里说出来,男人心里不自觉一阵心潮澎湃。

    前世只有一个女人曾对他说过这种让他无比动情的情话,那女人就是跟他同甘同苦不离不弃的老婆秦佳妮,可没想到这辈子头一个跟他说出这句话的人居然是胡云諾?

    月色下,黄一天不由再一次仔细端详近在咫尺的女人,妩媚、成熟、精明、果断、她爱恨鲜明却又无比世俗、她明明有一颗想要追求爱的心却又始终无法对任何人放弃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黄一天心里不由冒出一个从未想过的问题,“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居然把如此优秀善良的女人伤到如此地步?居然让她今生今世不敢再轻易触碰爱情?”

    他忍不住将女人搂紧在怀里,充满深情对她说:“胡姐你放心,从今往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绝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胡云諾感动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尽管她曾经在心里对自己发毒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对任何男人动情!可今天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