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三十章 道歉去

第一百三十章 道歉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子图在官场混了这些年,最佩服的人就是“老领导”,他的政治眼光一向是相当独到,既然连他都认为这件事必须想一切办法捂住,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蒋凤贵在一旁拉着一张苦瓜脸对胡子图说:“表哥你说我的脸都被黄一天那混蛋打成这样了,你还要我去跟他道歉,这不是左脸被人打了,右脸伸出去再给人打,你于心何忍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你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话?那家伙现在就是县委张副书记派出的一条狗,打狗看主人,你跟他动手道个歉能过关就不错了。”

    “那你说我这笔仇什么时候能报回来?我蒋凤贵在普水县还从没被人这么欺负过,我就不信了还斗不过一个黄一天?赶明我就找两个道上的朋友,逮着机会趁着那混蛋落单的时候,看我不把他打的缺胳膊断腿!”

    “住口!”

    胡子图气的冲蒋凤贵厉声呵斥:“你这是还嫌不够乱是不是?我跟你说,赶紧收起你那些坏心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要是最近敢惹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也就随便说说,你放心我不会再冲动了。”蒋凤贵见表哥表脸也只好把刚说出的话往回收,不管怎么说他心里明白一件事,表哥总是为了他好。

    “我一会下楼的时候就去向那混蛋道个歉,这总行了吧?”蒋凤贵冲着表哥无奈撇嘴。

    “你要记住了,现在正处于一个极其敏感的时期,我担心这件事即便黄一天不想把事情闹大,还有别人想要趁机做文章,你想想那个胡承悦,再想想钱成贵那个老狐狸,这些人一个个可都不盼着咱们好呢?你一定不能再冲动明白吗?”

    提到胡承悦,蒋凤贵立马气的牙痒痒,他当着胡子图的面发狠:“表哥,我现在虽然没本事收拾那个黄一天,可要说胡承悦,老子分分钟把他弄阳痿罗!”

    胡子图听了这话却没出声,他心里明白,官场一向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蒋凤贵说的话没错,就算他没有实力对付黄一天和钱成贵这种有些地位的领导,要对付胡承悦那种小鱼小虾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小事情。

    蒋凤贵下楼准备向黄一天道歉的时候却没找着人,他见黄一天的办公室房门紧闭,问办公室工作人员,“黄副主任去哪了?”办公室工作人员回答说,“刚出去,不清楚。”

    蒋凤贵原本从心底里不想向黄一天道歉,这下倒像是正好有了个最合适的理由不用委屈自己,索性连招呼也没打一声自顾离开了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大楼。

    让蒋凤贵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到的是,黄一天此时正坐在了招商局长钱成贵的办公室里,一壶冒着缕缕青烟似的热茶摆在两人面前的茶几上,钱成贵亲自端茶倒水招待这位曾经的老下属。

    “黄副主任,这是我珍藏的大红袍,口味相当不错,你尝尝。”钱成贵现在对黄一天的态度相当友善,他那笑出褶子的一张老脸上再无半点之前的高高在上。

    “老领导”对自己礼遇有加黄一天自然要识趣给面子,他端起面前的那杯茶轻轻放在唇边品了一口,微微点头:“不错不错,钱局长果然是对喝茶有研究。”

    其实对于黄一天来说,入口的大红袍尽管口味还算清新比他以前尝过的名贵茶叶根本不值一提,喝茶品茶就像是品酒喝酒一样,什么样的酒适合用什么酒杯?适合跟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季节里喝那都是有说道的。

    黄一天今天可不是专程来品茶的,他找钱成贵有话要说,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后他换上谈正事的口气:“钱局长,上次咱们俩商量好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我该唱的戏码都已经唱完了,接下来可就该你上场了,能不能唱好就看你的了。”

    有人问,“黄一天和钱成贵商量干什么事了?我怎么不知道啊?好像在上面章节没见有交代嘛?”

    不错!前面虽然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却没有详细说清楚,兄弟们该记得前面提到胡云諾那晚告诉黄一天,“胡子图准备利用拆迁老百姓上访事件把他赶出开发区”,第二天一早,黄一天就去找了钱成贵,他和钱成贵关起门谈了半天。

    那天上午,黄一天和钱成贵谈话的关键词是有两个,一个是“胡子图”,一个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把手的位置”。

    黄一天进门后先冲着钱成贵一个劲诉苦,他说,“钱局长你不知道,胡子图太不是东西了!他一上任就把我
狂剑逍遥行全文阅读
手里所有的分工都拿掉了,只让我服务好锦纶纺织项目,看来他在开发区当一把手我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提到胡子图此人,钱成贵也是恨的牙痒痒,他告诉黄一天,“当初张二江要提拔的消息传出来后,我和大哥钱成富都有实力竞争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位置,结果胡子图不知道什么时候巴结上了一位常委副市长,上头发话下来这位置便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两人那天越聊越投机,因为有了同一个敌人说话也比往日多了几分契合,黄一天当时就问钱成贵,“开发区一把手的位置你还想不想夺回来?”

    钱成贵原本信心不足连连摇头说,“说不想那是假话,可是不可能不可能,胡子图已经走马上任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黄一天却郑重其事的告诉他,“就算是胡子图已经走马上任也可以想办法把他拉下马来,谋事在人,关键看你钱局长有没有这份破釜沉舟的决心。”

    要是别人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来,钱成贵必定嗤之以鼻不会搭理,可他一想当初自己的招商局长位置还不是黄一天想出的好主意让他得偿所愿?心里不觉先动了几分。

    他问黄一天:“你真能有办法把胡子图拉下马?”

    黄一天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问他,“如果我说有办法让胡子图滚蛋,你愿不愿意一切听我安排?”

    官场人一向最看重头顶官帽子,何况钱成贵心里一直惦记着经济开发区一把手的位置,他几乎没什么多想冲着黄一天鸡啄米点头:“你要是真有办法我一定全力配合。”

    交易就算是谈成了。

    今天下午,蒋凤贵到黄一天办公室大闹一场后,黄一天顿时洞悉天机,再联想起胡云諾之前跟自己说的一番话,他断定胡子图刚才表面上忍气吞声把蒋凤贵哄走,心里必定对自己恨的咬牙切齿。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胡子图心狠手辣,黄一天也并非任人宰割之辈,他一个人在办公室思忖片刻后做出决定,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于是等蒋凤贵走后不久赶紧下楼,急匆匆来到招商局找钱成贵共谋大事。

    当黄一天说出,“接下来该钱成贵上场”的时候,钱成贵顿时两眼放光,他冲黄一天问道:“你之前的打草惊蛇计划已经成功了?”

    黄一天淡淡口气将上午马大炮和秦副乡长被抓以及下午蒋凤贵在自己办公室大闹一场的相关情况简单跟钱成贵说了一遍,对他说:“接下来的好戏就看钱局长怎么接着往下演了。”

    钱成贵顿时面露喜色冲着黄一天频频点头,当他刚才看到黄一天坐在自己面前像是谈论别人故事的口气说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不得不在心里佩服此人的“官场奇才”美名绝非浪得虚名。

    “官场奇才”这四个字是大哥钱成富亲自黄一天冠上的,按照钱成富的说法,他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像黄一天这样心思狡黠八面玲珑的年轻干部还是头回遇到。

    钱成富曾经当着钱成贵的面啧啧称赞说:“你看黄一天那小子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不故作老成也不轻佻浮躁,表面上看起来总是一板一眼做自己该做的工作,其实暗地里却往往暗渡成仓让自己成为最大利益获得者,这才是真正的官场高手。”

    现在,钱成贵头一回以黄一天同盟的身份跟他一道并肩作战对付胡子图的时候他才更加深刻感觉到此人心机之深简直深不可测,一般人走一步看三步了不得,这小子却分明是走一步看十步甚至更远。

    钱成贵充满信心对黄一天说:“黄副主任请放心,既然胡子图的表弟蒋凤贵为了马大炮去找你麻烦,他胡子图就算想要撇清他和上访事件的关系恐怕也难了。”

    黄一天问他:“你的意思要从马大炮被抓的事件上做文章对胡子图下手?”

    钱成贵冲他神秘一笑:“我跟胡子图认识不是一两天了,就算不从马大炮被抓的事件对他下手,他跟牛佳红之间的作风问题也可以大做文章,对了,我还听说江佳欣最近因为职位调整对胡子图很不满意。”

    黄一天善意提醒钱成贵:“牛佳红并不是那种有胸无脑的蠢女人,你想要利用她来对付胡子图未必称心如意。”

    钱成贵大包大揽口气:“黄副主任请放心,我钱成贵在普水县官场混了这些年,好歹也有自己的门道,你就等着看好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