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脸都丢尽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脸都丢尽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蒋凤贵说着说着眼泪哗哗流下来,那情形分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就指望着表哥胡子图能帮他狠狠出一口心里的恶气呢。

    胡子图还没来得及开口,瞧见黄一天不屑眼神看了蒋凤贵一眼,郑重其事口气对他说:“胡主任,你到了开发区就调整分工,我当初是按照你的分工调整负责服务金老板的锦纶纺织项目吧?”

    胡子图木然点头。

    “我身为经济开发区的副主任,代表开发区我是按照县委张副书记的指示来负责牵头处理西坝村拆迁老百姓的上访问题吧?”

    胡子图又点点头。

    “今天上午在西坝村,鼓动老百姓闹事的混混马大炮公然辱骂殴打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还涉嫌袭警才会被公安局抓起来,这情况我向你汇报过吧?”

    胡子图稍稍愣了一下,不得不再次冲着黄一天点点头。

    “可是刚才牛佳红副主任领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家伙进来,这家伙一进门就为马大炮鸣冤叫屈,故意找碴对我各种威胁还要动手打人?既然这家伙是你的表弟,又是在政府部门上班,这件事怎么处理了请主任给句话。”

    黄一天连珠炮似的问题一时打的胡子图一个措手不及,节骨眼上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合适托辞应付才好,冲着黄一天勉强挤出一丝笑道:“黄副主任,我表弟性格一向冲动,但是他绝没有什么坏心眼,今天八成是多喝了几杯,你别介意就好。”

    “胡主任的意思他刚才在我办公室说的话是酒后吐真言?”

    “不是不是,那肯定不是。”一旁牛佳红连忙心虚插嘴否认,“醉酒的人胡说八道正常,哪能当真呢?”

    黄一天一双犀利眼神转向牛佳红,冲她话里有话道:“牛副主任怎么就那么肯定,胡主任的表弟刚才说的话是胡说八道呢?”

    牛佳红听闻此言立马识趣闭上嘴巴。

    黄一天知道牛佳红不过是这出戏里的小角色,他依旧转脸看向胡子图郑重表情对他说:

    “胡主任,我黄某人兢兢业业工作,也是按照开发区的分工开展工作,为了解决西坝村老百姓上访问题差点被混混马大炮打伤,现在却被这个胡搅蛮缠的家伙找上门来兴师问罪要打人?

    这件事胡主任你要是不给我做主,我现在就去县委县政府向领导汇报,我倒是要看看此人到底有怎样的后台?不仅为马大炮那样的混子或者说要坐牢的人鸣冤叫屈,还如此张狂要动手打人?”

    黄一天说这番话的时候口气咄咄逼人,大有一种今天胡子图要是不给他一个交代誓不罢休的意思,这让胡子图简直从心底里恨毒了他。

    可是恨归恨,自己的表弟不争气冲动之下跑到黄一天办公室闹事露了马脚,现在俨然已经引起黄一天的怀疑,若是他当真把这件事向县里领导汇报,到头来倒霉的很可能是自己。

    毕竟锦纶纺织项目是市县两级政府斗非常重视的大项目,若是让县里的领导人知道自己为了排除异己在这个项目上做文章,恐怕自己头上戴了没几天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

    “唯今之计也只有先安稳下黄一天再说。”胡子图在心里暗暗思忖片刻后,突然转脸冲着牛佳红训斥道:“牛副主任,你这是怎么搞的?好端端把一个喝醉酒的人带到黄副主任办公室来闹事,究竟想干甚,还不快把这家伙领出去!”

    牛佳红对胡子图突然变脸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她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冤枉啊!你表弟蒋凤贵是自己冲进来的好吧?我硬拉硬拽都没拦住啊!”

    牛佳红反应倒也不慢,迟疑了半秒钟立马脑袋反应过来,赶紧走到蒋凤贵身边伸手拉起他的胳膊低声劝道:“蒋副科长你赶紧走吧,就别给你表哥添乱了。”

    蒋凤贵见此情形酒早已醒了一大半,他见表哥正拿一双透着冰寒的眼神看向自己,也意识到自己今天冒然闯进黄一天办公室的行为有些莽撞,尽管他心里相当不情愿,却还是不得不顺着牛佳红的拖拉就势先出去再说。

    转眼间,黄一天的副主任办公室里只剩下胡子图和他两人对面站着,自从胡子图到经济开发区上任以来,每次不管是汇报工作还是开会从来都是身边有很多人,像这样两人如此近距离面对面站着还是头一回。

    胡子图此时早已恢复之前“温和亲民”领导形象,一副不见外口气对黄一天说:“黄副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狠狠批评牛副主任,她随随便便把一个醉汉带进你办公室肯定不对,不仅影响政府的形象,也影响办公。。”

    黄一天却并未
仙之王txt下载
被他那充满和善的假面具说迷惑,依旧是冷冰冰回一句:“胡主任,如果今天的事情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是肯定要向县委张副书记汇报的,帮助马大炮闹事的人,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人。”

    “你放心,一定一定!”

    胡子图脸上挂着一抹笑冲黄一天点点头后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一出门脸色瞬间晴转阴,一双眼里一股恨之入骨的凶煞。

    楼上,胡子图的主任办公室里,蒋凤贵满脸是血站在那冲着牛佳红大发牢骚:“牛副主任,表哥为什么要对黄一天那小子百般容忍?我都被打成这样了,表哥为什么不教训他?”

    牛佳红对头脑简单的蒋凤贵没法细细解释个中缘由,只能在一旁轻声劝道:“你小声点,主任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你要理解你表哥的难处。”

    “他能有什么难处?他一个堂堂的开发区一把手,倒头来反而要看一个下属的脸色?到底谁他娘是领导?这领导当的还有点权威吗?”

    “这不是看谁脸色的问题?”牛佳红想要解释,话没说完被蒋凤贵打断,“这还不是看那孙子脸色?你看看我脸上这伤!这家伙当着我表哥的面都敢打我,这不是故意给我表哥脸色看是什么?”

    蒋凤贵刚才在黄一天的办公室吃了大亏,现在一肚子憋火和委屈无处发泄,他一屁股坐在一旁沙发上,冲着牛佳红喋喋不休发泄:

    “你说那黄一天简直就是个没教养没素质的流氓!这混蛋上午在西坝村跟马大炮打了一架,下午又在办公室对我动手?这家伙实在是太目中无人太嚣张了!

    不行!这口气表哥能忍得下去我可忍不下,我要是不把这小子打的趴在地上爬不起来,这事传出去我岂不是成了全县人的笑柄?”

    蒋凤贵一边自说自话一边激动从沙发上站起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冲着牛佳红说了句:“这顿打我不能白挨!我这就找黄一天那王八蛋报仇去!”

    蒋凤贵嘴里说着话脚底下真往办公室门口走,牛佳红正欲上前阻拦,办公室门外胡子图一脸冰霜走进来,一进门冲着蒋凤贵没好气呵斥道:“你又想干什么?你还嫌自己今天闹的麻烦不够大?”

    蒋凤贵见表哥进来赶紧停住脚,瞧着表哥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坐下来,赶紧走过去站在一旁冲着胡子图一迭声抱怨:

    “表哥你今天怎么回事?那个狗日的黄一天他敢动手打我?表哥你可是他的顶头上司呀,这畜生就当着你的面那样对我,他那是打我一个人的脸吗?他那是在连你这个领导的脸一块打呀!”

    “够了!”胡子图见蒋凤贵直到现在还是没弄清楚此事轻重,气的冲他一立眼呵斥道,“你还有完没完?说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刚才被打的时候怎么就傻瓜似的站在那连还手都忘了?这会倒是精神了!”

    蒋凤贵见表哥不仅不同情安慰自己居然还冷脸教训自己,心里一阵阵委屈排山倒海涌上来,他几乎是眼里含着泪对胡子图说:

    “表哥,我哪知道黄一天那畜生真敢动手打人呀?我今天找他不过是想要为马大炮讨要个说法,他凭什么就让公安局把马大炮给抓了?要不是他先找到马大炮家门上挑衅,马大炮能动手吗?我这是想早点把马大炮弄出来!”

    “你醉醺醺跑到那混蛋办公室跟他打一架就能把马大炮弄出来?荒谬至极,拜托你下回做事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

    “我怎么没动脑子了?我一听说黄一天让人抓了马大炮,我这不赶紧跑过来让他放人吗?县里领导让他牵头处理上访事件,可也没说让他随便抓人呀?”

    “你还说?”

    胡子图被这没脑子的表弟蒋凤贵气的嘴巴都要歪了,他冲着蒋凤贵怒目而视厉声呵斥道:

    “你张嘴闭嘴马大炮马大炮,你是生怕别人都不知道你跟马大炮之间的关系是吧?马大炮现在已经因为鼓动老百姓上访被公安局给抓起来了,你去一个劲去替他喊冤,你让黄一天会怎么想?万一他真把这件事向县委张副书记汇报,你让张副书记又会怎么想?”

    “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合着他黄一天随便抓人就有理,马大炮带领村民维护合法权利就得被抓?这是他妈的哪门子道理?”

    胡子图面对这没脑子的表弟顿时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他见蒋凤贵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此事其中利害关系,只能把事情掰开了揉碎了慢慢向他解释。

    “你想想看,现在马大炮出事其他领导纷纷避之不及,可你却主动跳出来为马大炮喊冤,你这不是纯粹自己往坑里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