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美女上门

第一百二十二章 美女上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向行事谨慎的黄一天连门都没开,站在月光下冲江佳欣笑眯眯敷衍道:“江科长可真会开玩笑,我哪是什么领导?不过是招商引资出了点成绩运气好罢了,何况您是我的老领导,您要是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绝无二话。”

    江佳欣也不傻,她瞧着黄一天压根没有请他进屋的意思,心里一阵不爽,暗说,“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他以为自己今晚过来找他是为了讨好他?巴结他?真是可笑!若不是之前听老相好张二江说他聪明绝顶,自己今晚会跑到这来受这份冷遇?”

    江佳欣其实从心底里看不起黄一天,为什么呢?黄一天出身过于贫寒,对于一个在官场混的年轻人来说,没有殷实的家庭背景是一大忌。

    现在这年头办事拉关系哪样不要钱?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小伙子本身各方面底子就薄,再没有家里人帮衬还怎么混?

    虽说黄一天最近发展势头相当不错,二十出头已经被提拔为县里最年轻的科级干部,连老相好张二江都一个劲夸赞小伙子“前途不可限量”,可江佳欣心里却对张二江的看法并不感冒。

    说一千道一万,官场晋升之道千千万,没钱铺路难成行,女干部若是经济实力不够好歹还有美色来凑,他一个年轻小伙子凭什么?

    江佳欣天生惯于逢场作戏,尽管心里对黄一天不请她进屋腹诽连连,表面上却依旧笑颜如花,冲着面前的帅哥亲热口气:“黄主任,我今天想求您帮个忙。”

    “帮忙?”黄一天诧异应一声,“江科长别开玩笑了,我一个小小的副主任科员,而且是被排挤的人,能帮得上你什么忙?”

    黄一天话里的意思是,你江佳欣背后有张二江撑腰,哪里还需要我帮忙?若是连张二江都帮不上忙的事情,你找我一个小小的副主任科员又能有什么用?”

    江佳欣却冲他撅嘴问:“黄主任这是不肯帮我?”

    “怎么会?”黄一天连忙否认,“江科长要是真有事找到我帮忙是看得起我,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黄一天这句话说出口顿时让江佳欣觉的心里熨帖了不少,她心里清楚,哪怕是看在老相好张二江的面子上,黄一天也不好意思对自己态度过于冷漠。

    她站在月光下,一想到自己今晚找黄一天要谈的话题脸色不由晴转多云,看向黄一天的眼神透出几分幽怨说:

    “黄副主任,咱们单位新来的胡主任二话不说就把我调整到招商科当科长,事前根本没有征求我本人意见,你说我一个女人在办公室里干的挺好,他干嘛非要把我调到招商科去?我对招商科的工作根本一窍不通嘛。”

    “后来我也打听了,敢情是有人想要老娘的位置?胡子图准备提拔招商科的王心怡到办公室当副主任主持工作,他把我赶出办公室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王心怡腾位置。”

    江佳欣咬牙切齿一番话让黄一天心里不由一愣,他没想到胡子图调整江佳欣的背后还隐藏这样的猫腻?可是胡子图为什么突然重用王心怡呢?之前没听说两人之间有什么瓜葛啊?

    黄一天心里正疑惑,一旁的江佳欣没好气骂道:“我还真是小瞧了王心怡那小骚蹄子!胡子图才上任几天啊,这小妖精就勾搭上了?居然背地里撺掇胡子图把老娘从办公室里赶出来?我倒是没看出来,这小骚货还有这样的能耐!”

    江佳欣一口一个“骚货”骂王心怡,黄一天听了心里很不舒服,王心怡是他的老下属,他对这姑娘的个性也算了解,王心怡压根就是个没头脑的傻白甜,她怎么可能像江佳欣嘴里说的那么无耻龌龊有心机呢?

    “江科长,王心怡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人,恐怕胡子图提拔她另有原因吧?”黄一天在一旁说出对此事的中肯看法。

    “还能有什么原因?王心怡在招商科工作快两年了吧?眼看着你和武达都提拔了,她能不动心?你说她要不是背地里勾搭上胡子图,凭什么胡子图这么信任她?重用她?

    你想想看,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多重要?那就是领导身边一条看门狗,胡子图不用自己最信任的人能放心?他跟王心怡无亲无故凭什么那么信任她?要说王心怡背地里跟他没有一腿,鬼都不信?”

    瞧着江佳欣一口咬定王心怡和胡子图之间有私情,黄一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替王心怡辩白,他冲着江佳欣
形意拳神笔趣阁
坦率说出自己对此事的看法。

    “江科长,我看你是想多了,王心怡在我眼里纯粹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说话一向口无遮拦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虽然我不了解她的具体情况,但她作为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胡子图对她提拔重用也是情有可原。”

    “她是省委组织部选调生就了不起么?就算胡子图要提拔重用她,为什么偏偏要把我赶出办公室腾位置给她?我看她和胡子图就算不是那种关系也是一丘之貉。”

    黄一天看着眼前满脸怒气的江佳欣,心里暗想,“胡子图此次对江佳欣的人事调整的确是有欠考虑,打狗还看主人呢,江佳欣和张二江之间的特殊关系众所皆知,以胡子图的智商不可能不知情,明知道这女人是前任一把手主任的老相好还故意把她安排到不满意的位置上,他究竟想干什么?”

    江佳欣见黄一天一味沉默一说话,冲他求助口气:“黄副主任,你现在是领导,我的事情你可不能不管,我想请你帮我找胡主任说说情,别让我去招商科了,你说我去招商科能干什么呀?”

    黄一天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为难:“江科长,这事恐怕不容易,胡子图现在新官上任三把火,已经在单位里公开宣布的人事调整你让他再改动,这不是让他自己打脸吗?”

    “照你这意思,这事就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江佳欣看向黄一天的眼神露出明显失望。

    “要不,你得空的时候把这件事向老领导反应一下,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你说张二江啊?他都调到其他的县区去了,找他有什么用?县官还不如现管呢,我现在就找你,肯不肯帮忙你说句痛快话。”

    黄一天听江佳欣这是要赖上自己的口气,心里不禁有些厌烦,敷衍道:“江科长,你的事情我会关注,但你最好跟老领导也汇报一下,至于王心怡那里我会尽快帮你打听清楚,到底她和胡子图之间有什么渊源?”

    “你的意思,你会帮我?”江佳欣问道。

    “江科长,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不管我是不是站在你一边帮你,在胡子图眼里我跟你都是一伙的,他现在一个劲把武达往脚底下踩,又把你调整到不满意的位置上,还调整了我的分工,说白了还不是在单位里玩一朝天子一朝臣?”

    江佳欣听黄一天这么一说,顿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嘴里不自觉喃喃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黄主任,还是你看问题犀利,一眼就把胡子图的险恶用心看的清清楚楚。”

    黄一天冲她笑笑:“所以咱们这些人之间务必要团结,胡子图越是故意打击咱们,咱们越不能轻易低头,我记得江科长也是普水县城本地人,胡子图也是,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你不妨在背地里打听打听,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说是不是?”

    黄一天一席话顿时挑起江佳欣心底里潜藏的斗志,要说她之前找到黄一天纯粹是指望他帮忙说情让自己不必被调整去招商科,这会子她心里的想法全变了。

    正如黄副主任所说,胡子图刚上任没几天就开始动手排除异己,对前任一把手张二江身边的亲信下属挨个打击遍,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这样肆意妄为还真把几人都当成任意拿捏的软柿子呢?她江佳欣是那种任谁都能随便踩一脚的主吗?

    江佳欣临走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激愤,黄一天心里明白,以江佳欣的个性说不准今晚就能跑到市里找老相好张二江诉苦去。

    “去吧去吧”,黄一天看着江佳欣的背影在心里说,“张二江毕竟在普水县官场经营多年,这次离开普水县又是升官提拔,若他当真冲冠一怒为红颜,恐怕有胡子图日子未必好过,只要有人跟胡子图过不去,他心里就痛快,谁让这家伙一上任就拿自己开刀呢?”

    不过,有一件事黄一天心里却想不通,“为什么胡子图会突然重用没什么心计的王心怡呢?看他给王心怡安排如此重要的位置,分明没把她当外人。”

    直到这时候黄一天才意识到,自己对老下属王心怡的相关情况知之甚少,只晓得她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年轻漂亮没心眼,至于她家庭背景社会关系一类压根一无所知。

    他转身掏出钥匙开门进屋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既然王心怡是省委组织部选调生,那市委组织部肯定更有她的档案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