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二十章 心态

第一百二十章 心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人家是领导、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当家老大,在开发区的一亩三分地里他想怎样都行,旁人敢说半个“不”字?再说,黄一天心里想,自己已经是很年轻的副科级,在胡子图的下面几年都不会提拔,不要老子做事,老子反而罗哥清闲。

    胡子图说完这句话再无下文,那意思你黄一天从今往后就管着跟这个项目就够了,经济开发区其他诸如人事,财政,规划,教育,医疗等等工作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次领导班子会议上,胡子图对黄一天存心排挤和不待见实在是太过明显,会议一结束很多习惯落井下石的领导班子成员瞬间对黄一天的态度冷漠了许多。

    这年头大多数人眼皮薄的很,眼睁睁瞧着黄一天从前主任身边的一号红人变成现主任眼里容不下的石子,这些墙头草能不变脸?

    好在黄一天早有心理准备,他以前也曾不止一次经历过类似的人情冷暖,每一次的打击都是对自身心理承受度最好的历练,经过了之前n次的锤炼,他的心理素质早已被打造成铜墙铁壁,那些墙头草的落井下石岂能伤得了他?

    都说官场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反之一人失势也必将连累身边人一道跟着遭殃,因为黄一天在经济开发区一干领导班子成员中地位直线下降,他的老下属武达也受到了波及。之前张二江当主任的时候,已经武达拟定提拔为招商科长,一眨眼招商科长的位置却被人顶了,胡子图亲自安排原开发区办公室副主任江佳欣调整到招商科任科长。

    武达心里郁闷至极,趁着和黄一天一块喝酒的时候大吐苦水:

    “黄主任,我真不是嫉妒,我就觉的不公平!明明你和张主任之前都弄的好好的,招商科长就是我,让我来虎作,怎么现在胡主任一上台,突然就把江佳欣安排到招商科当主任呢?你说他这不是存心吗?”

    黄一天知晓这次人事变动的时候心里也有些诧异,毕竟提拔武达是张二江走之前明确说过的,就差领导班子会议上过一下,没想胡子图一来就全盘推翻了前任领导的决议。

    不过,江佳欣毕竟是张二江的码子,胡子图把这女人提拔到招商科来当科长,根本是故意让自己吞了个苍蝇却又没法说出口,说到底江佳欣跟自己都算是张二江的人,武达心里再怎么委屈,自己又能说什么?

    黄一天只能从另一个角度劝武达说:“不管谁当招商科长,干不出什么成绩来一样没用,你虽然是个副科长,你只要工作出色上头能不给你交代?”

    黄一天对武达苦口婆心:“你还记得一年前吗?那会我不过是咱们开发区办公室一个小小的科员,江佳欣那会也是我的领导,她是办公室副主任,朱家友是办公室主任。

    可是你看现在看看,朱家友在哪?就算江佳欣当了招商科长,我却已经转变成她的领导,我这个开发区副主任科员总是名副其实吧?所以干事是第一,其余的该考虑就考虑,不能决定的考虑有何用?”

    武达一向对老领导黄一天睿智聪明颇为佩服,听他这么一说顿显精神了不少,冲着老领导重重点头道:“黄主任您说得对!不管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关键还得有成绩。”

    黄一天见武达总算想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亲热道:“你能想通就最好,你放心,眼下是胡子图新官上任三把火,等他这三把火烧完了,整个单位什么成绩也没有,他的日子难过,你的日子总能好过些。”

    武达从老领导平静的眼神中似乎汲取到一股促使自己坚强的力量,他用力又冲黄一天点头,伸手端起酒杯敬他:“老领导您说的对,只要咱们努力干,好日子总会有的。”

    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这天一大早,黄一天刚到单位就接到县委办打来的电话,打电话的人说话声音中透着一股急切:

    “黄副主任,现在有大批群众堵在县政府办公大楼门口上访,好像是锦纶纺织项目征地原因引起的,刚才电话里你们胡主任说锦纶纺织相关工作开发区一向是你黄副主任全权负责处理,请你现在立刻到县委参加张副书记主持召开的协调会。”

    事发突然,黄一天不敢怠慢,赶紧应了一声,“好的,马上到”,还没来得及在办公室坐下来又拎着公文包赶紧下楼往县政府赶过去。

    黄一天赶到县政府大院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黑压压坐满了各单位来参加此次紧急
我家农场有条龙小说5200
协调会议的人,现任软环境建设办公室副主任的老朋友张志和也来了,见到黄一天赶紧招手示意他跟自己坐一块。

    公安局来了一位分管治安工作的丁副局长,信访局来了一位业务副局长,县纪委和县委宣传部也分别派出相关领导参加了此次会议。

    会议一开始,张副书记首先皱眉发言:“大家都看见了,眼下县政府大门口不少老百姓堵住大门要上访,刚才信访局的领导来汇报说,这些老百姓因为锦纶纺织项目拆迁补偿价格太低不愿意拆迁所以来堵门,在座的各位都是相关部门领导,你们倒是谈谈看,这件事究竟该怎么处理?”

    张副书记年纪轻轻又是新官上任工作劲头很足,他一开口发言,洪亮的声音气势十足,立马让在座很多人不自觉停止窃窃私语。

    张副书记开场白说完后,底下人纷纷面面相觑不发一言,在座的各单位领导都是官场的人精,目前会议风向未定,领导人对此事处理的心思未明,哪有人敢随便发表看法?再说,这个上访谁都知道不好对付,能躲避就躲避。

    张副书记见状,索性直接开始点将,他冲着坐在距离自己位置最近的信访办领导问道:“你们信访办对这件事应该是最为了解,就先谈谈看法吧?”

    信访办的领导没料到张副书记会突然点将到自己身上,猛的吃了一惊少顷控制情绪,冲着领导汇报口气:“张副书记,此次堵在县政府的大门口上访的群众共有一百多位,其中大部分是西坝村的村民,也就是锦纶纺织项目征用地块的老百姓。

    按照老百姓们的说法,他们觉的县政府给出的拆迁补偿标准实在是太低了,因此大部分人家都不同意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但是县里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介绍纺织项目是全市大工程,因为要赶工期,又一直催逼他们尽快搬家,这些老百姓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才不得不到县政府门口堵住大门上访,现在矛盾出来了,但是谁也拿不出解决办法,拆迁办说了,补偿标准不低,群众却说很低,导致......”

    信访办的领导叽叽呱呱说了半天,压根没说出什么针对此事的处理意见来,他还想再说下去,张副书记脸上黑下来,伸手一拍桌子冲他发火道:

    “你说的这些情况在座的谁不了解?现在不是让你说明情况,更不是让你推卸责任,是让你说说现在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张副书记这一拍桌子既起到了惊堂木的效果,又把信访办正发言的领导吓了一跳,他被领导当着众人的面没皮没脸训斥顿觉脸上挂不住,红着脸嘴唇蠕动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张副书记见状没好气冲他白一眼,把眼神投向软环境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张志和问:“张副主任,你软环境建设办公室来谈谈针对此事的处理意见吧?”

    张志和到底是在县委办工作过的干部,说话可比信访局那位领导显得大方多了,他略一皱眉思忖片刻,向张副书记建议道:

    “老百姓聚众上访肯定是情有可原,毕竟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现在锦纶纺织项目拆迁要把这些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全给征用了,他们想要多要点补偿款为自己后半生的生活多一些保障也是无可厚非,我的意思县里能不能适当提高这些老百姓的补偿款,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张志和话一说完,底下有其他单位的领导纷纷发出附和声,不少与会领导都说,“张副主任说的有道理啊,既然老百姓上访是为了多要点补偿款,给他们一个满意的拆迁价格问题自然解决,这些老百姓也是生活所迫才会堵住县政府大门上访,但凡日子过的下去谁想闹事?”

    身边众多各单位领导窃窃私语声传进张志和耳中,他不自觉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俯下身子低声对黄一天问道:“兄弟你觉的张哥这建议怎么样?”

    “一般。”

    黄一天口中吐出两个字让得意洋洋的张志和像是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他不服气:“那你说,除了提高老百姓的拆迁补偿款还有什么好法子让这些老百姓离开?”

    “张哥,自古以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当初给老百姓补偿款的标准是经过县委县政府领导会议决定的,你以为这是菜场买菜呢?一天一个价?”

    “这不是情况有变吗?老百姓都把县政府大门给堵上了,不提高补偿款就眼睁睁看着上百口人人天天堵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