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拜见女领导

第一百一十二章 拜见女领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寒门学子想要获得成功,需要付出的努力往往是常人难以想象,黄一天每每想起自己前世为了一步步往上爬所受的屈辱和磨难依旧有种不堪回首的蚀骨痛苦。

    幸好这一世老天怜悯,让他在这繁杂纷乱的人世间拥有穿过各种现象看本质的本事,让他拥有一个远比一般人更通灵的心思和脑袋。

    他庆幸之余更多是急切的期盼,他期盼着自己能早一日飞黄腾达,期盼着自己的身份地位能够早一日达到一定的地位后以便利用手中的权力魔杖向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一一讨回血债!

    时光荏再光阴似箭,他相信,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自己不断努力经营,距离自己期待的日子必将越来越近。

    现在不是已经快过年了吗?九六年很快将成为历史,崭新的九七年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

    张二江家的小别墅同样位于城南“高官住宅区”,距离钱成贵家的别墅不足百米远,当看见黄一天拎着礼物站在自家门口,张二江脸上的表情是愉悦的。

    他不见外伸手拍了拍黄一天的肩膀,冲他嗔怪口气:“小黄你能来看我就不错了,还带什么礼物啊?这不是太客气嘛。”

    “这都是应该的,主任您平常对我那么照顾,大过年的我要是不表达一下心意,自己心里也过不去啊。”

    “那也用不着带那么贵重的礼物嘛。”

    “主任您这是骂我呢?我这两瓶酒虽说少点礼轻情意重,也是我对您一片心意不是?”

    “你小子嘴皮子可是越来越滑溜了,快,屋里坐!”

    “主任您先请。”

    反正是演戏嘛,张二江对黄一天说话客气,黄一天说话口气比他还要客套三分,场面话谁不会说?反正是礼多人不怪。

    张二江家一楼客厅跟钱成贵家一比顿时多了几分土豪的俗气,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棵高大的发财树,树上还结了几根红丝带,估摸是为了彰显过年的喜庆故意系上的。

    客厅的沙发是欧式的鎏金包边外框,浅黄色真皮坐垫,金黄色的瓷砖上铺设了一块硕大金色牡丹花图案的地毯。

    沙发后背墙上挂着一幅不伦不类的西式油画,张二江挂这幅画的本意恐怕是想要给客厅添几分艺术气息,可惜油画的颜色太过花哨,跟整个客厅的家具地毯色彩半点不搭。

    张二江热情招呼黄一天在沙发上坐下来,他老婆恰到好处冒出来给两人泡了杯绿茶又相当有眼力劲的退回去,从他老婆的眼里,让客人一下子感受到张二江主任在家中至高无上的君主地位。

    黄一天接过茶杯的时候还冲领导夫人说了声,“谢谢”,张二江却习以为常连看都没看自己老婆一眼,拉着黄一天笑眯眯告诉他好消息。

    “小黄,有件事我提前跟你招呼一声,年前年后市委组织部可能要考察我,这回提拔的位置很可能走出普水县。”

    “您要调到市里当领导?”黄一天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惊喜,“那可太棒了!提前恭喜主任您步步高升了!”

    张二江脸上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沾沾自喜,嘴里却冲黄一天谦虚道:“快别这么说,八字刚有了一撇,暂时还不知道这回会被调整到哪个单位呢?”

    “不管是调整到哪个单位都是提拔重用,您在经济开发区当了几年的主任,整天兢兢业业日夜操劳,怎么着也该挨到您提拔了。”

    黄一天嘴里说着恭维的话,心里却暗笑,“张二江在经济开发区当了几年领导,工作没干多少日夜操劳沾花惹草倒是,他这样的官混子居然要被市委组织部提拔重用?也不知道市里哪家单位的姑娘小媳妇们又要遭殃了。”

    以张二江的脑袋瓜子哪能听出黄一天说的是反话?他听着这话正顺耳又顺心呢。

    张二江笑眯眯冲黄一天劝道:“要不你跟我一块?我这一走,也不知道县里接下来会给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派来什么样的一把手,万一新主任上台后形势对你不利,你还不如跟我一道走算了。”

    张二江到底是老官场,他说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官场一向流行一朝天子一朝臣,黄一天原本是前任主人手底下最炙手可热的红人,新领导对于前任手下的亲信红人惯例不会太过亲近。

    黄一天对张二江的好意表示感激:“谢谢您老领导,您放心,万一我日后在经济开发区实在是混不下去了,一定去找您。”

    黄一天话里的意思明显是拒绝了张二江的主动邀请,于他来说,此时还不是离开普水县的最佳时机,要有个好的政绩才能走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txt下载
,就说当时说到市里,如果现在调到市里工作,他跟机关里那些混日子的机关单位中层有什么区别?

    懂得安心守候伺机而动也是官场领导很重要的一种素养。

    从张二江家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黄一天出门后赶紧跑到路边叫了辆三轮车送自己回去,这样天寒地冻的天气,人站在外面没有几分钟整个人都冻透了,真不知道那些蹬三轮的车夫们究竟怎么熬过这刺骨的漫漫长夜?

    第二天一早难得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黄一天一起床便联络胡云諾,想请她开车送自己去一趟市里,胡云諾二话没说爽快答应。

    按照胡云諾的说法,“亲爱的,我现在就是你的专职车夫兼替补伴侣,你要用车打电话随叫随到,你要用钱随时开口,只要是有助于你进步的事尽管开口。”

    黄一天倒不需要胡云諾在经济上贴补什么,但是一个曾经在两千年代生活过的人,而且还曾是高高在上的领导干部,身边没有一辆车实在是太不方便,还好,胡云諾心甘情愿做他的“专职司机”。

    从普水县开车到普安市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清早八点左右出发,九点多的时候胡云諾的车子已经稳稳停在市政府大门口。

    九点一刻左右,黄一天上楼进了张玉梅的办公室,让他感到惊喜万分的是,恰好秦佳妮也在张玉梅办公室,真是有缘人处处都相逢。

    张玉梅和秦佳妮见到黄一天过来两人脸上抑制不住真诚笑容,张玉梅还是老样子,身穿一件深色厚重呢大衣,脖颈下围了一条颜色清淡的丝巾,发型明显是刚做的,式样普通。

    坐在沙发上的秦佳妮看起来倒是比上回显得更漂亮了,今天身穿一件粉紫色呢大衣内衬质地很好的白色高领羊毛衫,一袭长发顺从倾泻下来,那面容气质像极了电视上洗发水广告美女明星。

    张玉梅见黄一天一进门和秦佳妮是四目相对两眼放光,脸上不禁露出笑意,冲着黄一天招呼说:“小黄你快坐下吧,就跟佳妮坐一块。”

    张玉梅看向两人眼神中透出的意味深长实在是太明显了,又听到她说让黄一天跟自己坐一块,秦佳妮不自觉脸红了一下,赶紧稍稍挪动身体腾地方。

    黄一天倒是无所谓,在他眼里秦佳妮原本就是自己“老婆”,老公跟老婆坐一块算什么?两人同床共枕那么多年,他从心底里对秦佳妮压根没有半点生疏。

    张玉梅见黄一天坐定后,笑容满面对他说:“小黄你要是再不来,我可要打电话去请你了。”

    黄一天赶忙问:“张主任您找我有事?”

    “当然有事,不单单是我找你有事,佳妮也找你有事商量。”

    “是吗?那你们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黄一天极其自然扭头看向秦佳妮,冲她笑盈盈问道,“佳妮,上次我不是把我办公室号码写给你了吗?”

    黄一天脱口而出称呼秦佳妮为“佳妮”,不仅是张玉梅听了心里一喜,秦佳妮更是立马一抹红晕飞上脸颊,她见黄一天正盯着自己等回答,一颗心不由自主跳的厉害。

    张玉梅看出姑娘这是害羞了,赶紧接下话茬说:“佳妮是担心你年底工作忙没时间,所以才没好意思给你打电话,对了,听说你刚刚被提拔当上了普水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啊,恭喜恭喜!”

    黄一天见张玉梅褒奖自己赶紧摆出一副谦逊态度:“张主任您可别夸我,我那是运气好正好招商引资到一个大项目县委县政府领导奖励提拔,要不哪有机会升官呢?”

    “招商引资奖励提拔才是靠真本事获得提拔,这可比那些整天背地里找关系投门路提拔的干部光荣多了。”张玉梅一副欣赏眼神看向黄一天。

    一旁的秦佳妮好不容易收敛心神控制住一颗春心荡漾,竭力平稳口气对黄一天说:“黄主任,上次你跟我说起领导干部公开选拔一事,张主任听了很感兴趣,我们刚才正说这事呢,要不你再跟张主任详细说说,具体实施措施要注意哪些方面?”

    张玉梅点头:“是啊,我听佳妮说,你对领导干部公开选拔工作相当有见地,佳妮前两天去省委组织部开会顺道向省委组织部的相关领导汇报了这项工作,省委组织部领导已经决定在咱们普安市搞改革试点,你是这方面研究的专家,对于这项工作你可得多提建设性意见才好啊。”

    黄一天听了这话郑重语气对张玉梅道:“张主任请放心,您对我有伯乐之恩,当初若不是您看中了我的论文,那篇论文哪有发表的机会?无论您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