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一十章 给女儿提亲

第一百一十章 给女儿提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默不出声,他听出钱成贵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语气是平静的,但是他不清楚钱成贵为什么突然把他叫到办公室来旧事重提?贾仁贵的案子已经水落石出,他又想打什么主意?

    钱成贵抬起那双毫无神采的金鱼眼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年轻人,他头一回觉的眼前的年轻人的确长相出众,他的长相绝不逊那些男明星,难怪女儿会对他一往情深?这么帅又这么有出息的小伙子,哪个女孩子见了能不动心?

    瞬间的呆愣过后,钱成贵很快反应过来,冲着黄一天说:“公安局的领导打电话告诉我,贾仁贵的作案动机是因为发现我女儿连续几天一直跟你在一起,他因为妒忌才会绑架我女儿。”

    还没等黄一天张口说话,钱成贵又说:“公安局的领导还说,贾仁贵之前曾经在酒店里对你大打出手,那天晚上贾仁贵是胡承悦口中得知,你正和一帮朋友在碧绿汀大酒店喝酒,而且之前和钱红红见过面。”

    钱成贵这两句话的信息量不少,让黄一天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来,“原来贾仁贵那晚突然带人到碧绿汀大酒店找碴并不是他跟踪钱红红顺道得知我的行踪,这件事背地里居然是胡承悦在搞鬼?”

    黄一天心里顿时有一股火忍不住往外冒,“狗日的胡承悦实在是太可恶了!他分明包藏祸心故意泄露消息挑拨贾仁贵跟自己过不去?”

    黄一天抬眼看向钱成贵,话里有话道:“钱局长,胡承悦可是您的手下?此人心胸狭窄行事龌龊十足的小人,您怎么容得下这种祸害在眼皮底下做怪?”

    提及胡承悦,钱成贵颇也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他用力将手里快要吸完的小半截烟蒂用力狠狠摁灭在面前的烟灰缸里,嘴角肌肉狠狠抽动一下,发狠口气:“胡承悦这笔账,我自会慢慢找他算。”

    黄一天当即闭嘴,既然钱成贵已经表态要对付胡承悦,他坐等看好戏就行了,那家伙一向心眼不好,如今落到钱成贵手里,以后少不了他苦头吃。

    钱成贵轻轻咳了一声,突然冲黄一天问道:“黄副主任,对于你和红红之间的关系,你现在心里有什么打算?”

    “打算?”黄一天愣了 一下,瞬间意识到钱成贵这句问话的含义,他皱眉看向钱成贵反问道,“钱局长的意思我该有什么打算?”

    钱成贵没想到抛出去的问题又被抛回来?他今天找黄一天谈话的本意就是想要问清楚,他心里对自己的女儿钱红红是否还有情意?如果这小子还有点良心,他完全可以把他和女儿一块调动到市里去工作,让两人从此远离普水过上平静的生活。

    只是,从刚才黄一天一句反问他便明白过来,眼前这小子可不是随便任人揉捏的角色,若不是他自己心甘情愿与女儿一块去市里,硬压肯定不行。

    父爱如天。

    一向行事刚烈当着外人面从未低头的钱成贵今天为了女儿的幸福不得不暂且放下面子和自尊冲着黄一天说几句软话。

    他摆出一副掏心掏肺的口气对黄一天说:“小黄,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成见,工作上的事情我们今天不谈,但是红红是没错的,她一直对你一往情深,哪怕是跟贾仁贵订婚后心里也从没放下你,是不是?”

    “以前是我们做父母的不对,非要逼着她跟贾仁贵那畜生订婚,现在我们真是肠子的悔青了,红红受了伤害后精神一直不太好,她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你呀。”

    “小黄,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请你看在红红对你一片痴情的份上,得空去家里陪她说说话,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们俩一块调动到市里工作,婚房的事情也不用你考虑,由钱家一手操办,总之只要你和红红日后好好过就行。”

    黄一天这才听明白老狐狸钱成贵今天特意找自己过来谈话究竟是何居心?

    他之前说什么胡承悦故意打电话给贾仁贵泄露自己行踪不过都是铺垫罢了,说到底他心里其实最想跟自己谈的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他未来女婿。

    黄一天心里不禁五味杂陈,他没想到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钱成贵会突然提出要让女儿跟自己结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黄一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钱成贵刚才说出的话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突然,说心里话,从钱红红和贾仁贵两人订婚的那一天起,他觉的自己和钱红红之间的感情结局早已尘埃落定,能和别人订婚的女人自己不稀罕。

    前一阵钱红红突然又反悔回头找他的时候,他心里对两人之间继续保持来往总感觉不妥,只是一直狠不下心来对女人说出绝情的话,现在钱红红出了事,他的确很关心她,也希望她能坚强起来尽快度过难关,可要让他把钱红红娶进门当老婆,他却有些犹豫。

  
阴阳师养成计划帖吧
钱成贵看出黄一天脸上露出迟疑,心里不由一阵不爽,他觉的自己的女儿到底是“大家闺秀”,黄一天出身贫寒,无论从相貌家庭女儿都不差,现在连婚房都不用他操心,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这不是除了做新郎,什么都不考虑。

    若是他心里在意女儿的清白,那就更不应该了,说到底女儿之所以突遭横祸,他黄一天难道就没有半点责任?

    想到这里,钱成贵板上钉钉口气冲着黄一天说道:“行了小黄,这事你不用多考虑了,今天咱们就算是说定了,你回家跟你父母说一声,年前就把你和红红的婚事给办了。”

    黄一天见钱成贵自作主张,本能反应道:“钱局长,婚姻大事岂能儿戏?钱红红刚出了上次的事情您就急着要她嫁人,您想过她的感受吗?”

    “我是她父亲,我能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吗?她不是一直都很喜欢你吗?既然如此,你们俩结婚也算有情人终成眷属,有什么不好吗?”

    “那您想过我的感受吗?我跟钱红红都已经分手那么长时间了,您现在突然要我娶她?这是不是有点太突然了?”

    “你们不是一直暗地里偷偷来往吗?既然如此还谈什么分手不分手?你们压根就从来没分手过啊,所以才会导致贾仁贵嫉妒心发作绑架红红,黄一天,你不会事到临头想要推卸责任吧?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女儿结婚?”

    “是。”黄一天脱口而出。

    钱成贵显然没想到黄一天居然斩钉截铁一口说出答案,当场愣住张大嘴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过了好大一会他才用一种兴师问罪口气冲黄一天责问道:

    “黄一天,做人不能没良心!现在红红出了这样的事情你难道就没有责任吗?你之前可是一个劲追求我女儿,现在看她出了事就翻脸不认人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

    有些话一到了钱成贵嘴里全都变了味,见这老狐狸今天分明是要把女儿硬塞给自己,黄一天心里也有些恼火。

    黄一天原本就是遇弱则弱遇强则强的个性,这事要是钱成贵跟自己好言好语商量或许自己还会心软,就冲他这副强硬态度,免谈!

    等不及钱成贵继续往下说,黄一天出口反驳道:“钱局长,请你说话注意措辞,钱红红出事罪魁祸首是贾仁贵,我一不是贾仁贵的帮凶,二不是贾仁贵的同谋,请问我在这件事上能有什么责任?”

    “公安局的领导不是说了,贾仁贵的作案动机是因为见到我女儿一直私下跟你有往来?你凭什么没有责任?”

    “笑话!我和钱红红是老同学,别说她订婚了,就算是结婚了,我们老同学见面聊聊天怎么了?贾仁贵没脑子胡思乱想我管得着吗?就凭这你就想硬逼着我娶你女儿,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黄一天,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女儿要不是摊上了事能嫁给你这样一穷二白的货色?你别以为我这是在求你!”

    “钱局长,您不用求我,当初我跟钱红红谈恋爱的时候是您一手硬生生拆散了我们,从那会起我跟你女儿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彻底结束了,您要是再出言不逊可别怪我翻脸。”

    “你敢?”

    钱成贵雷霆大怒,胸口像是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他原本以为自己提出把女儿嫁给这小子,他本该感恩戴德才对,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一口拒绝?一种被侮辱的强烈感觉让他整个人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浑身激动战栗。

    “我凭什么不敢?钱成贵,既然今天大家把脸撕开了,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其实我还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之前故意打击排挤我,想要把我发配下乡,我哪能回到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呢?

    如果不是你坚决杜绝钱红红跟我谈恋爱,我也不会有时间有心思去浙江招商?更不会被提拔被奖励?以前的一笔笔都记在我心里,我黄一天能有今天的成就你钱局长功劳最大!

    现在你又想把女儿硬塞给我?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我黄一天做事从来不受任何人的协制,你今天就是说破天我也不会答应这件事。”

    黄一天说完这句话,冲着钱成贵冷冷“哼”一声,掉头往办公室外走去,只留下钱成贵一人呆呆坐在老板椅上看着年轻人倔傲的背影呆呆发楞。

    钱成贵心里又气又恼又恨又充满无奈,看着黄一天扬长而去的背影他才开始后悔,之前自己心里明明打定主意今天要跟黄一天好好谈谈,一再提醒自己要控制住脾气千万不能说出什么难听话来,可为什么到头来还是没忍住呢?

    “冤家!真是前世的冤家!”钱成贵不由在心里哀叹,“每次跟黄一天的对决结果总是他一败涂地,这一次也不例外,难道两人真是天生命格不对的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