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零八章 胡姐

第一百零八章 胡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明白胡云諾话里的意思,无非是希望自己不要当着父母的面戳穿她的戏码,他心里思忖片刻,刚才他跟父母实话实说他俩没一个相信自己的话,说不说的又有什么差别?反正来日方长,以后慢慢解释吧。

    “好吧,以后有机会我再跟父母解释。”

    “行,刚才我跟你父母谈了盖房子的事,我正好有个朋友做工程,你要是愿意的话......”胡云諾话没说完被黄一天打断,“不必了!我们家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搞定。”

    胡云諾听出他话里对自己隐藏怨气,忍不住冲他莞尔一笑:“你都多大了?还这么斤斤计较?盖房子可是大事,耍什么小孩子脾气?”

    “谁耍脾气了?我说的是实话。”

    “照你这么说,以后你的事胡姐全都不便插手?你是准备回县城后就立马跟胡姐划清界限?”

    “那倒没有,我只是不想自己家的事麻烦胡姐你。”

    胡云諾冲着黄一天微微一笑,意味深长道:“小黄,大男人志在四方,你如今年纪轻轻官运亨通又那么有才华,你应该把心思放在干大事上,盖房子这种人人能做的事情何必还需要你自己亲自劳心费神呢?有人帮忙不是更好吗?”

    黄一天不觉心里一动,他没想到胡云諾一个女流之辈居然能说出这样有格局的话来?他两眼看向坐在面前的女人,突然觉的自己好像是头一天才认识她,从她那幽深的眼神里,他居然好像看不清女人心底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胡云諾毫不隐瞒自己对黄一天的欣赏,她直言道:“小黄,我在道上混了这些年,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人中龙凤,可是唯独你,让我觉的将来必定有大成就,因为你这么年轻却又如此沉稳,心思缜密,最重要的是你深深懂得官场游戏规则,成大事者真是舍你其谁?”

    “胡姐眼下只是一个做小生意的小老板,但是难保以后不会成为做大生意的大老板,说不定胡姐以后还有很多用得着你的地方,不管怎么说,胡姐希望你明白一件事,胡姐永远跟你一条心。”

    胡云諾掏心掏肺说了许多,黄一天要是再反应不过来那真成了傻瓜了,他多少有些明白了胡云諾故意跟自己拉近关系的用意。

    说白了,胡云諾虽然心里欣赏自己,但却未必真要对自己托付终身;她无条件帮自己,也是为了日后有可能需要自己的帮忙。

    “果真是生意人,唯利是图便是其本性。”

    黄一天在心里暗暗把胡云諾种种行为得出解释后,心里一下子轻松不少,他冲着胡云諾无奈笑道:“胡姐,我可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你不需要看懂我,你知道知道胡姐一心都是为你好就够了。”胡云諾见黄一天总算打开心结也很高兴,主动拉他胳膊,“走吧,咱们一块帮你爸妈做饭去?”这一次,黄一天点点头。

    黄一天是家里的独子,前些年父母为了供他上大学几乎把家里能借钱的亲戚全都借光了,直到黄一天前两年大学毕业后拿了一年多工资才把家里的债务还清。

    要说这世上让黄一天最觉亏欠的人,摆在首位的便是勤劳善良老实本分的父母,他暗道,“哪怕是为了让父母高兴,今天就陪胡云諾演一出戏又何妨?”

    孝心无罪,只是当这份孝心被人利用心里多少有些堵的慌,自始至终黄一天对胡云諾的态度一直是不冷不热。

    原本他想着中午在家里吃顿饭就回县城,没想到下午天空飘飘扬扬下起了雪花,父母说,“儿子你难得回来一趟,就在家里住一宿吧。”

    黄一天还没表态呢,胡云諾先点头满口答应下来,父母高兴的忙不迭赶紧去收拾床铺,老两口特意把家里最好的一间房腾出来给黄一天和胡云諾,把两人安排在一间房意思不言自明,巴不得家里早点办喜事呢。

    农村的夜晚是无比宁静的,黑漆漆的深夜除了几声零星狗吠再无其他声响,睡在熟悉的床上,身上盖着母亲亲手缝制的厚厚大被子,黄一天无比安稳静静入眠。

    房间里一大一小两张床,两床之间象征性的拉了一块布帘,拉灭电灯后隔着布帘的两人几乎能清晰听清楚彼此的呼吸声。

    黄一天睡在小床上心安理得渐入梦乡,一侧大床上的胡云諾却翻来覆去烙烧饼似的睡不着,她眼前不由自主浮现黄一天那张俊朗的脸庞,那充满青春气息的健壮身体。

  
异界那些事儿sodu
  对于一个曾经有过男女经验的女人来说,与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共处一室的感觉是煎熬的,何况对方还是自己心爱之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云諾终于忍不住从大床上轻轻爬起来,将自己的身体脱光像是泥鳅钻进男人的被窝,睡梦中的男人只觉硬物被一双柔软的小手握在手里轻轻攒动,那舒爽的感觉让梦中男人嘴角不由露出笑意。

    一场美妙至极的春梦突然降临,梦境中栩栩如生的感觉让男人不自觉身体配合动作起来,久违的女上男下姿势让男人品尝到与往日不一样的刺激快感,他心满意足在“梦境”中享受起来。

    一股冷风透过掀开的被窝让男人觉的有些冷,他不自觉伸手去抓被角,手伸出去抓到的却是一只纤细嫩滑的胳膊?他不可置信伸手继续往上摸,从温热的胳膊摸到肩膀,又从肩膀往下摸到那充满弹性无比柔软的一大块存在。

    突然,男人意识到哪里不对劲,明明是做梦?怎么一切更像是真实?他在一片漆黑中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两块偌大嫩白的柔软触手可及。

    他顿时反应过来,本能伸手想要推开正在身上运动的女人,推出去的那只手却软绵绵没多大力气,对于一个男女经验丰富的少妇来说,想要让男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的方法实在是太多了,说到底,身体下的年轻人也是血气方刚,哪能逃得过她的高明手段?

    黑夜总会过去,光明必将到来。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窗棂照进小屋,床上的一对男女脸上表情差异相当明显,胡云諾像是小白兔乖乖依偎在男人怀中,一脸满足冲男人低声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梅花三弄!呵呵!”

    黄一天心里却对昨晚的冲动懊悔至极,他没想到胡云諾不仅昨天当着自己父母的面冒充自己女朋友,更离谱的是半夜硬上弓引诱自己犯了不该犯的错误,他现在心情就像是一块大石头慢慢沉入湖底。

    他不明白胡云諾为什么不顾廉耻主动勾引自己?更不明白这女人心里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她一味冲自己百般殷勤,还主动脱光了身体躺进自己被窝?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女人?难道她心里就没有半点贞操道德底线吗?

    对于自己居然半夜三更被胡云諾给上了,黄一天心里更多是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侮辱,自打重生以来他一向非常有信心把控局面,胡云諾却是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整个人有种崩溃的感觉。

    “你到底想干什么?”黄一天声音里透着一股冰寒问胡云諾。

    “我昨天不是都跟你说了吗?我是真心喜欢你。”

    胡云諾一边说话一边笑盈盈伸手摸了一把黄一天的下巴,那神情分明就在调戏一个被她牢牢掌控少不更事的年轻人?

    黄一天扭头看向她,这是一个容貌俊俏的女人,一双丹凤眼眉梢微翘,坚挺的鼻梁让整个五官多了几分气质,樱桃小口嫩如花瓣,单从表面上看,她不过是一个风情万种的漂亮少妇罢了。

    可是她这两天的所作所为却让黄一天感到这女人的心机和手腕,若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倒也罢了,如果她存心背地里算计自己,而自己一直以来却把她当成亲人样看待,那岂不是一件极其危险可怕的事?

    黄一天脑子里不由回想起前世,胡云諾当时生意做的很大,同样是一个美貌和智慧并重的女人,常常能将一些所谓成功男士玩弄股掌,可她对自己并未有任何威胁,甚至好几次还对自己出手相助,难道这一世情况会不同?

    胡云諾像是看穿身边男人的心思,一只胳膊撑着身体把上半身抬起,两眼直视黄一天,柔声道:

    “你放心,我对你是真心的,人人都以为我是个女强人,可我毕竟是个女人,我也有孤独烦闷的时候,我也需要有个男人的肩膀能够给我依靠,我知道你聪明过人,我也明白你心机不浅,可我就是喜欢你,我没指望真跟你有什么结果,我只希望我们能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这就够了,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更不会妨碍你的大好前程。”

    听着胡云諾把自己心里的担心的话全都说出来,黄一天不觉有些汗颜,被一个女人看穿了心思,还被女人好言安慰,他真觉的在胡云諾面前自己几乎成了透明人。

    他想要解释,却被胡云諾伸手捂住嘴唇,“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什么都明白,我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够了,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早已不敢奢望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