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零七章 恋爱还是**

第一百零七章 恋爱还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子图没想到钱家人居然三句话没说完开始动粗,吓的掉头就跑,一边跑一边气急败坏回头咒骂几句:“钱成贵你有种!你有本事让你家姑娘一辈子别嫁人!都已经成了别人玩过的破烂货能有人要她已经算不错了,居然还挑三拣四不同意?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胡子图喊这番话的时候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不仅站在门口的钱家三兄弟听的清清楚楚,包括楼上的钱红红母亲和钱红红全都听的相当清楚。

    就在钱成贵兄弟三人气的脸红脖子粗恨不得追上去把胡子图打一顿的时候,钱成贵家别墅二楼突然传出钱红红一声连着一声凄惨欲绝的嚎啕大哭声。

    女儿痛苦绝望的哭声让钱成贵有种心碎的感觉,他两眼直勾勾看向早已跑远的胡子图背影咬牙切齿道:“老二,老三,我一定要贾仁贵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一定要!”

    光阴如梭日月新,转眼新闻变旧闻。

    贾仁贵绑架**未婚妻钱红红的案子很快尘埃落定,由于钱家人紧咬不放坚持要控告贾仁贵涉嫌**行为,贾仁贵在继他父亲坐牢两个多月后也被判刑进了监狱。

    对于这样的桃色新闻,津津乐道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但令人奇怪的是大多数的闲人却并未谴责违法犯罪的贾仁贵,而是纷纷冲着钱成贵父女俩喷口水。

    老百姓都说,“钱成贵太势利了,当初为了巴结贾家同意女儿和贾仁贵订婚,自从贾成红出事后贾家的光景每况日下,他便后悔看不上贾仁贵这个未来女婿,索性想了个法子栽赃陷害贾仁贵,断了两家的关系,也太不是什么东西了。”

    还有人说,“这件事从头至尾最可怜的要数贾仁贵了,跟自己的未婚妻啪啪啪原本也算正常,反正订婚了,两口子早晚要捅破最后一层关系,早几天又有什么大不了呢?偏偏被钱家人故意陷害说他是**?有了几年的牢狱之灾,小伙子这辈子算是毁了。”

    也有人说,钱红红最不是什么好人,和贾仁贵订婚了,还和别的男人来往,背着贾仁贵和其他的男人啪啪,贾仁贵当然不能接受,真的是红颜祸水啊。

    ……

    此事发酵一段时间后,终于告一段落,黄一天原本想找时间跟钱红红见面劝她想开点,没想到钱红红出事后一直躲在家里根本没上班,他一时也有些无计可施只能等等看再说。

    转眼临近春节没几天了,黄一天在胡云諾的陪同下,大包小包拎着过年的礼物回了趟老家,他的老家位于梵北站,距离县城约二十多公里。

    当瞧着自己的儿子拎着大包小包东西坐着小轿车回来,旁边还有位年轻貌美的城里姑娘跟着,黄一天的父母乐的合不拢嘴,农村人朴实,瞧见一对年轻男女年前一块回家自然而然把两人的关系往恋爱关系上去想。

    黄一天的母亲一把拉住胡云諾,一副看儿媳妇的眼神上下仔细端详美貌如花的年轻姑娘简直乐的合不拢嘴,黄一天想要解释,胡云諾却甜丝丝说了句:“阿姨,叔叔,早就想来看望二老了,小黄工作太忙一直抽不出空来。”

    胡云諾一边说话一边冲着黄一天使了个眼色,瞧她那笑盈盈的模样显然对于被误认为“未来儿媳”的身份并无半点反感。

    这种事情哪能瞎来?黄一天还是坚持向父母解释说:“爸,妈,这位是我好哥们的姐姐叫胡云諾,她在县城做电脑生意,一向对我非常照顾,这次她开车送我回家......”

    “好好好!”黄一天话没说完,父亲在一旁连叫了三声好,看也不看他一眼自顾冲着胡云諾招呼:“姑娘姑娘你快坐下!到了这就跟到了自家一样,你可千万别客气!”

    胡云諾今天的表现简直柔顺的有些反常,她灿烂如花的笑容对二老不停说好话:“叔叔阿姨,黄一天现在出息可大了,前一阵子刚刚被提拔当了经济开发区领导,还因为工作出色被县里奖励了几十万呢,他这次回来就是想要跟你们二老商量一下,准备把家里的房子翻新盖成一栋两层小楼,你们觉的怎么样?”

    “盖两层小楼?那敢情好!”

    黄一天的父亲先拍腿叫好,九六年的时候整个村庄大多数人家都是红瓦起脊的三间大瓦房,旁边一侧再拖两个小屋子做烧饭厨房,只有出挑的人家才有钱盖小楼。

    房子就是农村人最大的面子。

    听说儿子要给家里盖小楼,父母都乐的合不拢嘴,尤其是父亲眼见儿子带一个如花似玉的未来儿媳妇回来,又这么有出息,激动的差点眼泪掉下来。

    父亲热情招呼胡云諾家里坐,聊了一会家常闲话后突然
火之日向笔趣阁
话锋一转说:“花钱盖楼房虽然挺好,不过你们小两口也要存点钱留着以后结婚用,可不能把钱全都花光了,这过日子可得细水长流。”

    黄一天听父亲越说越不像话了,分明是误解了自己和胡云諾之间的关系,赶紧着急解释:“爸,我跟胡云諾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我们之间就是老朋友老熟人我一直拿她当自己亲姐姐。”

    听了这话,母亲不高兴了,伸出一根手指头冲着儿子脑门上用力戳了一下没好气抱怨道:“你小子这是说的什么混话?嫌弃人家姑娘比你大是不是?女大三抱金砖,多好的姑娘啊,人家城里的姑娘肯陪你到农村来看爸妈,你还挑三拣四?”

    母亲说完这句话又转脸对胡云諾满是歉意道:“姑娘你别生气啊!我这小子从小脾气倔,有时候脑子转不过弯来不识好歹,你可千万别跟他计较。”

    胡云諾大度冲两位老人嫣然一笑:“怎么会呢?我是真心对他好,他也是对我好,就算他有什么缺点我也不会在意的。”

    两位老人见这姑娘如此懂事对儿子又是贴心贴肺的好眼里的欣赏表露无遗,黄一天听了胡云諾的话却满脑子像是要炸开,“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吗?好端端的好兄弟姐姐怎么成了自己未来媳妇了?”

    瞧着身边父母脸上笑的褶子都起来了,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只能悻悻一个人躲进自己的房间,任由胡云諾陪着父母在中间客厅里商量家里的两层小楼何时动工,盖成什么样式等。

    听着父母和胡云諾三人在外面聊的热火朝天,自己倒像是成了外人,这让黄一天心情有些复杂,他现在才意识到,胡云諾主动好心提出要送自己回家居然有所企图?

    她到底什么意思啊?难道她真看上自己了?那怎么能行呢?先不说她是一个比自己大好几岁的离过婚女人,就说上辈子自己跟她之间并无感情纠葛啊?自己要是把她给娶了,“老婆”秦佳妮怎么办?

    “不行不行,这事得赶紧跟胡云諾说清楚了,她这玩笑也开的忒大了!”黄一天心里正想着去把胡云諾叫到屋里好好谈谈,胡云諾已经推开门进来。

    她看出黄一天脸色不好看,走到他身旁坐下讨好口气:“怎么?你生我气了?”

    黄一天没好气瞪她一眼:“胡姐,你这唱的哪一出啊?我父母都是老实人,你这随便开玩笑呢,他们可是真心实意把你当成未来儿媳妇了。”

    胡云諾似笑非笑反问:“有人把你爸妈哄的这么高兴,难道你不开心吗?你想想这些年为了供你读书,你爸妈受了多少苦?现在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过是想要早点娶儿媳妇抱孙子,难道这点小小的愿望你也不成全他们?”

    “两码事!”黄一天冷冷冲胡云諾反驳,“那你也不能骗他们说你是我女朋友啊?”

    “我什么时候骗他们了?我本来就是真心喜欢你啊!你以为我一个女孩子随随便便就跟着男人一块去人家里?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不是你开车送我回来方便吗?再说你喜欢我还不跟喜欢云伟一样吗?你干嘛误导我爸妈呀?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跟爸妈解释?”

    “干嘛要解释?有什么可解释的?黄一天,难道你就觉的我胡云諾这么配不上你吗?”

    胡云諾说着说着真有些生气了,粉脸气的通红冲着黄一天抬高嗓门,黄一天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的确是有些伤人。

    他从未遇见过此类情形,也从未莫名其妙“被男友”,而且还把父母也牵扯进来,见胡云諾一脸委屈,他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黄一天此刻满脑子烦闷,胡云諾心里却明镜似的。

    自从那日在电脑市场见到黄一天的第一眼起,她心里就不自觉刻下了他的样子,人都说少女怀春,可她现在已经是离婚女人,哪好意思把隐藏在心里对黄一天的这份情随便说出来?

    她默默的等着合适的时机,默默的为黄一天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今天陪他回家的时候见黄一天的父母正好先入为主把自己当成儿媳妇看待,她便灵机一动顺水推舟应承下来。

    只是,她没料到黄一天的反应居然如此强烈?这也让这位在商场混迹多年的精明女人看清楚一个事实:黄一天彻头彻尾对她并没有半点男女之间的情意。

    简陋的小屋里,黄一天坐在床边上,胡云諾坐在他旁边的木头椅子上,两人一言不发沉默了好大一会,还是胡云諾先开口:“小黄你放心,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你既然对我无心我也不会赖着你,不过既然今天已经这样了,你就给我二分面子,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