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百零四章 失踪

第一百零四章 失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高个子警察突然一副审讯口气插嘴问道:“黄一天,昨晚上你在哪?”

    “我当然在家睡觉。”

    “有谁能证明?”

    黄一天好笑口气:“我一个人租住一个房子,下班后就一个人回家睡觉,回家的路上或许还能有人看见,可我夜里一个人在家里睡觉哪有人能证明?”

    说完这句话后,黄一天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奶奶的,这似乎是审问的味道,他冲着两位警察问道:“两位,你们问我这话什么意思?你们不会是怀疑我昨天晚上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吧?”

    高个子警察两只眼睛像是扫描仪在黄一天脸上左右看着,眼神里分明透着一股明显的不信任,这让黄一天心里不由自主发慌,他头脑中有种预感,恐怕这两警察一大早找上门来没什么好事?

    他突然想起昨晚送钱红红回家的时候,走到距离她家别墅还有几百米远的岔路口,钱红红心疼他,非催让他早点回去休息,自己当时也就听了她的话扭头就走,总不会是钱红红在距离自家几百米的距离遇上什么坏人吧?

    黄一天脑门上不觉一层冷汗,他冲着两名警察问道:“两位,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高个子警察公事公办口气:“昨天夜里我们公安局接到报案,钱红红失踪了。”

    高个子警察这句话听在黄一天耳中犹如晴天霹雳,他忍不住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明明昨晚上我还跟她在一块。”

    警察的警惕性绝对一流,听了这句话后立马冲黄一天追问:“你说你昨晚和谁在一块?你是和钱红红在一起?”

    有些事情瞒得过初一也瞒不过十五,毕竟县城各个路口的探头都摆在那儿,黄一天心里清楚,就算自己存心想隐瞒也瞒不住,再说他压根没有半点想要隐瞒的心思,他在听说钱红红突然失踪的消息后,头一个念头就是无论如何赶紧把她找回来。

    当着两名警察的面,黄一天坦诚相告:“不错,昨天下班后钱红红就去了我的宿舍,我们在宿舍里一块吃了晚饭后又聊了一会是我亲自把她送回家,那会差不多九点左右,我当时把她一直送到距离她家别墅不超过五百米才回头。”

    “你刚才不是说昨晚你一直在家里睡觉吗?怎么又说跟钱红红一块吃饭还送她回家。”

    “我送她回家后就回去休息了,一觉睡到天亮。”

    “有谁能证明你昨晚确实把钱红红送回家?”

    黄一天听警察话里明显含沙射影,有些气愤冲警察提高嗓门:“你们这话什么意思啊?难道你们怀疑我对钱红红做了什么不利的事情?”

    “现在钱红红突然失踪,凡是之前跟她接触过的人都有嫌疑。”警察说话掷地有声。

    黄一天气的想骂娘,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绪爆发,冲着两位警察据理力争道:“那你们倒是说说看,我要是想害钱红红总得有个理由吧?我跟她关系一向很和谐非常和谐,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害她?”

    “你是钱红红的前男友,钱红红把你甩了去跟别的男人订婚,难道你心里一点都不记恨她?更何况,钱红红的父亲钱成贵跟你之间一向水火不容,难道你不会为了报复钱成贵,对他的女儿下手吗?”

    “荒谬至极!”

    黄一天气的发抖,从进门到现在他连椅子都没来得及坐就站在办公室当中跟两位警察唇枪舌战,没想到说了半天,这两个脑袋被驴踢的家伙居然怀疑自己对钱红红不利?

    黄一天脑子里一根弦立马绷紧,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万一这两个愚蠢的警察认定钱红红失踪跟自己有关,别说日后的锦绣前程,能够保平安就算不错了。

    “不行,绝不能被这两警察无辜陷害,否则不但帮不了找到钱红红的忙,还得把自己一世前程搭进去”,黄一天在心里飞速琢磨了一会,再抬头看向两位警察的眼神已经平静了不少。

    官场是智者的天下,大祸临头临危不变需要极强的心理素质和智商。

    黄一天挺直腰杆冲两个警察摆出年轻领导该有的派头冲两人呵斥道:“证据呢?你们有证据证明钱红红的失踪跟我有关吗?我警告你们,我黄一天行得正站得直,容不得有人血口喷人诬了我的清白!”

    两名警察见黄一天满脸激愤,相互对视一眼公事公办口气:“黄一天,刚才你自己也说了,昨晚上钱红红的确跟你在一块,现在钱红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
校花的贴身高手小说5200
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你作为国家公民有义务配合我们寻找钱红红的下落。”

    黄一天依旧是冰冷眼神看向两人:“你们想要我怎么配合?”

    “跟我们去一趟公安局,你需要好好冷静思考一段时间,希望你能尽快想出能有助于找到钱红红的蛛丝马迹。”

    黄一天愕然!

    说了半天这两个警察一大早来找他是为了带他去公安局?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无凭无据居然就认定了自己跟钱红红失踪案有关?

    “不,不行,我不能去公安局,我一个堂堂国家干部突然被警察带进公安局,以后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难听话来。”心里打定主意后,黄一天恢复镇定表情,冲着两名警察明确拒绝:“我不会跟你们去公安局,我又没有犯法,凭什么要被你们带去公安局?”

    “每个公民都有配合公安调查案件的义务,黄副主任是领导干部更应该起到表率作用吧?”两名警察见黄一天不肯走便开始恩威并施。

    “再说了,钱红红失踪案并非跟黄副主任没有半点牵连,虽然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黄副主任干了违法的事情,可你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无罪吧?”

    “你要是今天坚决不肯跟我们走,大不了我们回去后向领导申请一张拘捕令,单从钱红红失踪案初步了解的情况来看,你这位前男友恐怕不去公安局一趟肯定过不了关。”

    黄一天不得不承认两名警察说的话不无道理,钱红红失踪了,她失踪前的几个小时一直跟自己在一块,警察怎么可能不找自己问话呢?

    他左思右想斟酌片刻终于冲两位警察点点头:“行,只要能协助你们找到钱红红我愿意跟你们去一趟公安局,但是我有个条件。”

    “你说。”

    见黄一天总算松口答应下来,两名警察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冲他应允:“只要你提出的条件合理合法我们一定会答应。”

    “你们放心,我提出的要求很简单,我可以去公安局,但是我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坐你们的警车走,否则我人还没到公安局呢,不知道外面会传出什么难听的谣言来,我要自己骑车去,你们要是不放心在后头开车跟着就行。”

    两名警察没想到黄一天提出这么一个简单的条件,当即满口答应下来,两人陪着黄一天一道下楼后看着他骑车出门,警车连忙紧随其后跟着。

    当天下午,县公安局派出审讯经验最为丰富的领导对黄一天进行了单独审讯,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几个问题。

    “钱红红什么时候到达黄一天宿舍?两人在宿舍几个小时都干了什么?两人一起离开宿舍的时候是什么时间?黄一天送钱红红回去的路上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情况?

    既然黄一天昨晚已经把钱红红送到距离她家别墅几百米远为什么钱红红又会突然失踪?在钱红红确定失踪的接小时里,黄一天又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

    针对同样的问题黄一天不知道回答了多少遍,对方却一个劲旧话重提,气的他最后选择闭嘴一言不发,他心里对这帮警察甚是反感,智商太低办案效率太低让人简直忍无可忍,有对自己问话的功夫多派人出去找人,说不定都已经找着了。

    晚上八点左右,在经过了又一轮毫无新意的审问后,黄一天终于忍无可忍冲着审讯自己的警察提出要出去,他对相关法律也了解一些,知道这些警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存在违法行为的情况下最多只能扣押自己二十四小时。

    警察对黄一天提出的要求采取充耳不闻的态度,这让黄一天大为恼火,就在黄一天忍无可忍冲这帮人大喊大叫要求见领导的时候,审讯室的门开了,这次进来的却是他的一位老熟人——钱成贵。

    一夜之间,钱成贵似乎一下子衰老了很多,略显苍白的一张老脸上挂着一抹说不出的悲凉,半点没有往日印象中的趾高气昂。

    钱成贵进门后两眼便盯在黄一天身上,嘴里冲陪他一同进来的公安局领导轻声说:“你们都出去吧,我想跟这小子单独谈谈。”

    不足十多平方的狭窄审讯室里,因为一下子涌进来好几个人显得相当逼仄,钱成贵站在这帮人的最前面,听他说想跟黄一天单独谈谈,后面几位身穿警服的人一个个往后退,退出去后顺手关上门。

    刹那间,狭小的审讯室里只剩下钱成贵和黄一天两人,黄一天坐着,钱成贵站着,黄一天的眼神是空灵的,钱成贵的眼里却满是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