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九十九章 分钱

九十九章 分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对钱成富的过分热情态度心里有些不适应,他总觉的这老家伙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睛背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秘密,他一如既往沉稳淡定态度回应钱成富的热情。

    人的心理作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黄一天越是表现淡定,钱成富心里便愈加认定这小子背景不俗,对他的态度也愈加客气。

    亲自招呼黄一天落座后,钱成富先例行公事口气对黄一天说:“小黄啊,这次县委领导亲自点将,提拔你为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委员,副主任科员,当然没有明确为副主任,主要是你太年轻,不过就是这个位置,那也是快人一步,希望你再接再厉好好干,你放心,组织部门绝不会亏待任何一位干实事的干部。”

    黄一天冲钱成富微笑点头,口中说着敷衍的场面话,其实对于他突然被提拔一事,直到现在他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他心里也琢磨过,“会不会是秦佳妮背地里帮了什么忙?或许是县委领导突然良心发现?又或者是其他什么阴差阳错的原因?”

    无论如何,他现在被提拔为经济开发区副主任科员却是铁一般事实,他现在正被县委组织部领导进行例行任前谈话也是事实。

    人必须面对现实。

    钱成富见坐在面前的黄一天跟自己说话情绪不高,故意把话题往两人共同感兴趣的方向扯,他不无遗憾口气对黄一天说:“小黄,其实我之前很看好你和我侄女红红处朋友,我倒是觉的哪怕你们成不了夫妻也可以做朋友嘛,毕竟你们俩是老同学,你说是不是?”

    钱成富这一次说的是疑问句,由不得黄一天不回答,他冲着钱成富浅笑道:“谢谢钱副部长关心,我跟红红之间的事情您是最清楚的,本来我也认为我们很合适,可是钱局长看中的女婿是贾仁贵,红红又是个孝顺的姑娘,我能有什么法子呢?”

    “算了算了,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我二弟这个人做事一向有些偏执,考虑问题和一般人不一样,你心里别见怪,说起来咱们也算熟人,我还记得头回见你的时候,当时你跟我说起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还真是让我长了见识,从那会起我就看出来了,小黄你绝不是久居人下的角色。”

    钱成富一个劲说些好听的,黄一天自然要给他二分面子,说到底跟他不对眼的人是招商局长钱成贵,他和钱成富之间的确从未有过正面冲突。

    原本组织部领导找被提拔的干部任前谈话,应该惯例说些鼓励警示的话也就行了,钱成富对黄一天的任前谈话说着说着早已转移谈话主题。

    钱成富一副谦卑口气向黄一天讨教关于人事制度改革方面的话题,黄一天也今年给面子有问必答,两人这一场谈话足足谈了近两个小时才结束。

    对于黄一天的提拔,顶头上司张二江是从心眼里为他感到高兴,而更令他高兴的深层次原因是,既然县里因为黄一天招商引资有功对其进行嘉奖提拔,那自己这个同样招商有功的主任提拔还会远吗?

    领导心情好,下属乐陶陶。

    张二江最近一阵子见了谁都笑呵呵一副笑弥勒模样,整个经济开发区管理大楼上上下下每个人脸上的笑容也多起来。

    正好临近年底,单位各项工作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的时候,机关里大会小会比往日多了不少,张二江每逢开会都不无炫耀说一句:“我们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人才济济,我们的黄副主任虽然年纪轻,但是工作相当有魄力,大家务必要以黄副主任为榜样,为我们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再创辉煌!”

    领导捧,不红也红。

    黄一天原本是张二江身边的红人,再被他大会小会一个劲的往上捧,在经济开发区众人眼里愈加红的发紫,底下人跟他说话汇报工作的时候分明拿看一把手主任同样敬畏的眼神看向他,倒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官场中有一类人,嫉恶如仇的江湖个性相当明显,在这些人的固定思维中做不成朋友就是敌人,反正黑白中间找不到模糊色,一旦把对方当成了朋友那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张二江便是那种身上明显带着一股江湖气的官员。

    黄一天虽然从内心感激张二江厚待自己,但他心里也清楚张二江一个劲的各种场合抬举自己未必就是好事,俗话说枪打出头鸟,自己最近实在是有些风头过盛了。

    他遂主动向张二江提出:“张主任,县政府奖励给我的招商引资三十万奖金,我想拿出一半来给经济开发区领导班子成员一起分享。”

    张二江听
美漫之小小炼宝师全文阅读
了这话,当时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心说,“这年头还有人嫌钱多的?”他本能劝黄一天:“你这又是何必呢?原本三十万的奖金就是你应得的,哪怕你一分钱不拿出来分,谁也不敢说半句难听话,你要是担心招人眼红嫉妒我帮你做主,改天我就在会议上跟那帮人说一句,有本事自己去招商个大项目回来,人家辛苦干活他们却想着瓜分胜利果实,这也太不地道了!”

    黄一天理解张二江是为了他好,冲他感激笑笑解释:“张主任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您想想看,我一个年轻人就凭着招商一个大项目一跃当上了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升官的确有些快了,恐怕底下有人不服啊。”

    “他们敢?小黄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你把实话告诉我,谁要是敢背地里乱嚼舌头根子,看我怎么收拾他!”张二江迫不及待要为黄一天撑腰。

    黄一天赶忙劝他:“主任您先别生气,我是这样想的,我年纪轻轻当领导底下有人不服气也很正常,再说,这个招商引资的工作表面上是我联系的,但是背后如果没有你和蔡副书记全力支持,根本不可能成功,所以我不能独自拿。”

    黄一天心里在想,俗话说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这奖金分一半下去,底下人的嘴巴不就堵住了吗?

    张二江不是傻子,而且老甲鱼,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黄一天这明明是存心花钱买口碑,他不由在心里暗赞小伙子政治觉悟果然不同一般,他宁可从口袋里把还没捂热的奖金分一半出来给别人,也不希望因为奖金一事招人嫉妒说闲话。

    唾沫星子淹死人呢。

    张二江总算被黄一天劝服,冲他一摆手道:“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这事就这么办吧,好歹你还剩一半足够你买两套房子先安顿下来了。”

    “谢谢主任理解。”

    黄一天主动提出要把一半奖金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领导班子平分的消息传出后,经济开发区楼上楼下,甚至整个普水县官场的大部分领导干部都被他的大方举动震撼了!

    奖金的一半足足十五万之多,这么多钱当时足够在普水县县城买两套大房子了!黄一天居然把这些钱给别人分了?看来黄副主任虽然年轻,行事风格却如此卓尔不群?实在是佩服佩服!

    一时间,黄一天不仅工作能力卓越,而且胸怀广博的好名声立马传遍普水县大街小巷,甚至有很多机关单位的中层和下属背地里悄悄议论着,“咱们要是摊上这样的好领导该多好!”

    众口铄金。

    距离九七年春节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普水县官场突然崛起政治新秀黄一天各种美名不胫而走,他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成为经济开发区乃至全县老百姓口中的传奇。

    升官提拔那么大的喜事哪能不请客吃饭?何况众所周知黄一天获得了在那个年代堪称巨额的奖金,自打他奖金领到手后,张志和,胡云伟等一帮兄弟一个劲吆喝要狠狠宰他一顿。

    黄一天原本大方,手里有了钱自然更没话说,当即应承各位兄弟在普水县最高档的酒店摆了一桌,不仅邀请了胡云諾胡云伟姐弟,好兄弟张志和,还请了武达和王心怡两位下属,在他眼里这些人不管有钱没钱地位高低一律都是自己的朋友。

    傍晚时分,下了一整天的大雨渐渐变小,黄一天从办公楼里走出来,先去车棚推起自己的二八杠自行车,动作潇洒一条腿从后车轮上方一跃跨上车后座。

    他嘴里吹着口哨慢悠悠蹬着自行车出大门,今晚他请客,一下班没有半点耽搁立马抓紧时间去酒店,否则万一客人们到了主人却没来多尴尬。

    自行车刚骑出大门没多远却不得不停下来,黄一天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撑着一把小花伞站在蒙蒙细雨中满是哀怨眼神望着他。

    黄一天没想到钱红红还会来找他,他有时候有些不理解女人言行的自相矛盾,明明她对自己是有感情的,可她最终还是已经选择了贾仁贵;既然她现在已经和贾仁贵大张旗鼓订了婚,这时候她又来找自己干什么?

    一夜夫妻百日恩。

    即便黄一天心里对钱红红的种种软弱再怎么生气,却也做不到两人撞对面的时候形同陌路,他从车上跳下来,推着自行车走到钱红红面前,冲她轻声问一句:

    “你找我?”

    “嗯”,钱红红点头。

    “有事吗?”

    “你今晚有空吗?我有话想跟你说。”钱红红一脸哀怨,眼神中却透出一股明显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