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八十七章 参与的人都倒霉

第八十七章 参与的人都倒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副厂长走到江东来身边劝他:“厂长,这个局面对我们很是不利啊,咱们也走吧,人都走光了,咱们还留在这有什么用?”

    江东来没想到自己费了半天心思煽动工人们来上访,居然被县委刘书记几句话的功夫前功尽弃?这让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挫败感。

    江东来考虑了一会儿说,我们不能这样就失败了,必须要想办法把局面挽回,否则,真的到了纺织厂被人收购,我们还有什么出路?

    副厂长说,我们必须回去给工人做文章。

    江东来垂头丧气领着副厂长一行人灰溜溜打道回府,眼角余光瞧见有几位身穿警服的公安冲几人方向走过来,为首一人隔着几米远冲几人问道:

    “谁是纺织厂的厂长江东来?”

    旁边几名下属立马把眼神投到江东来身上,江东来眼见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犀利,察觉到对方估摸来者不善,当着下属的面假装硬气回了一句:“我就是纺织厂的江东来,你们找我什么事?”

    “江东来,你涉及散播不实谣言鼓动群众闹事,现在要对你进行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公安严肃神情对江东来宣布。

    江东来顿时吓的脸色发白,两条腿不自觉连连后退,口中连连冲着公安辩解道:“我没有,我冤枉,我怎么会鼓动群众闹事呢?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哎你们别动手啊!你们别抓我,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我.......”

    此时此刻,江东来说什么都晚了,几名警察一拥而上二话不说把他押解上了警车,他的几名下属见状也吓的两条腿直打哆嗦,直到眼睁睁看着警车屁股冒出一缕青烟跑远了才反应过来。

    他们的江厂长已经被公安局抓了!如果带时候江东来在里面经不住审问,把他们也交待出来,那么不是都倒霉,几个人想到这里,心里冷冷的。

    话说招商局长钱成贵,他一大早上班听说纺织厂的工人近两千人把县政府大门堵了个结结实实,心里顿时说不出的高兴,对他来说,有人搅黄了金老板投资正中他下怀,只要金老板不来投资,自己的目的就达到,其他的和自己无关。

    到了下午时分,又听说县委刘书记亲自出面向纺织厂的工人们做通思想工作后,工人们已经相继散了,领头聚众上访的纺织厂厂长江东来被却被公安局当场抓了,听说现在公安已经对江东来开始审问,是谁指示他们这样干。

    听到这个消息后,钱成贵坐不住了,奶奶的,如果审问起来,江东来把很多事情都交待出来,会不会影响到自己?顺手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副县长蒋志高的办公室电话号码,电话接通后,钱成贵问蒋志高:

    “蒋副县长,听说纺织厂的厂长江东来被公安局的人抓了?这消息确切吗?”

    电话里传来蒋副县长假装淡定口气:“闹出这么大动静,总得有个说法才能向上面的领导交代?江东来被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钱成贵却牢骚满腹:“蒋副县长,您说这事闹的,县里负责招商引资工作的领导宁可把纺织厂无偿给了外地的老板也不考虑本地老板来收购,能怨那些纺织厂的工人们集体上访吗?我看这事不能就这么轻易说完就完了......”

    蒋副县长自从听说江东来被抓后正满腹心事,哪有心情听钱成贵废话唠叨,在电话里随便敷衍他几句后,推说比较忙顺手就把电话挂断了。

    一出闹剧结束后,最倒霉的人当属领头闹事的纺织厂厂长江东来,这家伙被抓到公安局后立马被关进了审讯室,公安局特意安排了一位审讯经验丰富的领导审讯他。

    十几个平方大的狭窄审讯室里,一进门就给人一种逼仄的感觉,江东来两只手被牢牢铐住,一脸无精打采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

    负责审讯的公安局领导问他:“江东来,你为什么要煽动工人们闹事?把该说的都说了吧!”

    江东来起初挺直脖颈矢口否认:“绝对没有的事,工人们个个都是自发去县政府门口上访的,我想拦都拦不住。”

    公安局的领导见他到了这时候还睁着眼睛说瞎话,索性把一些工人和信访办工作人员交谈时的录音当面放给他听。

    当江东来听到播放的录音里不止一个工人提及“昨晚上江厂长召开会议并讲话要求大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一块到县政府门口上访”时,铁证如山面前他不得不低头承认自己的
我不是乌鸦嘴无弹窗
确背地里存心蛊惑工人们上访。

    公安局领导又问他:“你身为纺织厂的厂长,为什么要故意编造谣言煽动工人上访?”

    江东来又喊冤:“我根本没造谣!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已经要跟浙江来的大老板签协议了,把咱们辛辛苦苦苦工作了多年的国有企业无偿送给外地老板,县里这是断了我们纺织厂近两千名工人的活路,我们凭什么要答应?”

    公安领导反问他:“谁告诉你,县政府要把纺织厂无偿送给外地老板?”

    江东来本想说出副县长蒋志高的名字,脑子里转了一圈这时候把蒋副县长扯进来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索性嘴硬道:“不管消息从哪来的,我作为纺织厂的厂长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国有资产流失。”

    公安局领导听了他的话不禁好笑,只要是土生土长的普水本地人,谁不知道本地曾经流传一首街头巷尾人尽皆知的歌谣:“江东来,真任性,一上任,把手伸,盖别墅,坐大奔。”

    自己背地里明目张胆贪污国有资产,居然还有脸当着公安的面义正言辞说什么“不能眼睁睁看着国有资产流失”?简直笑话!

    公安局领导正色对江东来说:“江东来!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现在的行为就是非法组织集体上访,身为国企领导你还涉嫌非法传播不实小道消息,这两点你要是无法解释清楚,我们将请县纪委对纺织厂介入调查!”

    一听说县纪委介入调查此事,江东来情不自禁浑身微微战栗,他自己做过的事情心里最清楚,真要是纪委介入调查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必将牢狱之灾。还有可能把自己的老婆儿子都带进来,毕竟他们也受过被人的钱。

    江东来一下子慌了神,为了自保,赶紧冲着公安局领导供述道:“你们听我说,这次煽动纺织厂工人上访的事情我也是受了上级领导指示,说无偿把纺织厂给人家也不是我瞎说的,也是有领导告诉我的,我当然不能接受。”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江东来说出了第一句底下就再也收不住了,他不得不一五一十把煽动纺织厂工人聚众上访的前因后果一一向公安局领导交代清楚。

    按照江东来的说法,他之所以策划这一切全都是按照副县长蒋志高指示,蒋志高还亲口对他说,“如果不闹出点动静来,纺织厂将会被无偿送给外地来投资的大老板,到那会整个纺织厂所有工人全都面临下岗的命运。”

    公安局的领导对他的话产生质疑,冲他问道:“蒋副县长为什么要指示你煽动工人上访?他身为普水县副县长,考虑问题一定会站在政治的高度看待问题,怎可能随便乱说,再说一个副县长岂能随便你信口雌黄诬陷?”

    江东来一心急脱口而出解释:“我绝没有诬陷领导的意思,蒋副县长的小舅子一心想要低价收购纺织厂,所以他才......”

    江东来说到这突然意识到自己实在是说的太多了,一旦此事牵连甚广对自己同样没什么好处,他赶紧闭上嘴巴不再言语。

    公安局的领导倒是没想到这件事审讯到最后居然还有更深层次的事发背景?既然此案涉及到县政府的副县长,公安局的领导立马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二话不说赶紧向县委刘书记汇报审讯结果。

    刘书记听了公安局领导的汇报后气的牙痒痒,他怎么也没想到,普水县纺织厂工人突然爆发的大规模上访事件背后始作俑者就在县政府大院某个办公室里坐着?这种窝里反的东西也配当副县长?如果不处理,怎能发展普水的经济?

    刘书记为了政绩,为了普水的发展,或者说为了给自己树立威信,第一时间把相关情况向市委领导作了汇报,市委领导对于这种官场“老鼠屎” 同样深恶痛绝,当即下达指示,“市纪委立刻成立工作组对普水县副县长蒋志高展开调查,发现问题立即采取措施,对这种没有政治素养的干部,发现一个抓一个,绝不手软”。

    纪委出手,官员泪流。

    老话说,“科级以上领导干部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全部枪毙肯定有冤枉的”,按照当时官场风气不正的惯例来说,蒋志高之流只要纪委锁定目标通常一查一个准。

    从市纪委介入此事调查起,市县两级领导准备对蒋志高这颗“老鼠屎”痛下杀手的意图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当天下午,副县长蒋志高被市纪委的人从办公室带走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