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六十八章 斗气

六十八章 斗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承悦脸上露出尴尬神情,赶紧解释:“黄主任你别误会,我这不就是好奇随便问问吗?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好奇?”黄一天心里暗暗为胡承悦顺口周出的牵强理由感到不齿,“这家伙一直和自己不对劲,心里巴不得想看到自己被钱成贵灰溜溜赶出招商局吧?心里憋了这么些日子愿望终于实现了还得忍住了不笑出来,也真是难为他了。”

    黄一天冲胡承悦微微一笑,一副领导教诲下属的口气对胡承悦说:

    “胡承悦,既然你今儿叫我一声主任,又给我倒了杯水,主任临走之前不妨提醒你一句,你呀,为人做事一定要光明磊落,别整天跟一些内心阴暗的小人在一块鬼混,亏心事做多了早晚遭报应!”

    黄一天这句话一说完,胡承悦原本笑容满面刹那凝结,他就算再傻也听出黄一天话里含沙射影,他这分明暗示自己整天跟局长钱成贵一块鬼混没什么好结果?

    这让胡承悦心里隐隐不悦,“狗日的黄一天,人都被已经被钱局长撵走了,居然还有脸当着别人的面大言不惭?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不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胡承悦脸上表情急转直下,原本晴朗一片的脸上瞬间阴云密布,他带着明显敌意对黄一天反问道:“黄主任在说谁是小人?谁又做了亏心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黄一天见胡承悦跟自己较真,心里也有些不爽,这家伙背地里帮助钱成贵干了多少坏事?自己好心劝他两句怎么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他索性把话说透,冲胡承悦扬起脑袋问一句:“胡承悦,听说你背着我去浙江找金老板了?你们谈的怎么样?金老板答应继续投资了?”

    胡承悦听了这话脸上顿觉火辣,他背地里去浙江的事情原本掩耳盗铃,尽管招商局里不少人心里都有数却从没有人当面说出来。

    众人之所以不约而同保守秘密的原因就是为了瞒着黄一天,毕竟金老板是黄一天之前招商过来的大老板,胡承悦的行为多少有挖自己人墙角之嫌。

    令胡承悦万万没想到的是,头一个当着自己的面戳破这一层遮羞布的人居然是黄一天本人?这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胡承悦到底算是老机关,分秒的功夫脑子里已然转过弯来,他不仅不为自己的行为作出半点解释,反而冲着黄一天反问道:“黄主任,就算金老板之前是你招商过来的,你既然招商失败总不能不允许别人继续?我这也是为了工作,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对我有看法?”

    黄一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诡辩之才?瞧瞧胡承悦那副理直气壮质问自己的模样,他哪像是干了亏心事?倒像是成了一片公心一心一意为工作的劳模积极分子?

    黄一天懒得跟他耍嘴皮子,无所谓道:“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也不想想,如果连我出马都没法劝金老板回头,你胡承悦有那个本事吗?就你那点小聪明,还想要招商到全国百强的大老板?依我看,你还差的远呢!”

    黄一天言语中毫无遮掩的鄙夷和不屑让胡承悦心里一股火憋不住往上蹿,心说,“狗日的黄一天凭什么这么瞧不上自己?他还真以为招商局就他黄一天一人独大?离了他什么事都办不成?”

    胡承悦冷笑一声:“黄一天,你别得意的太早!你不过是运气好遇到了金老板,可惜老天爷都不帮你,好不容易招商一个大老板还被贾仁贵给打跑了,到头来你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你有什么可嘚瑟的?”

    黄一天哪容得了胡承悦这副小人嘴脸?寸步不让冲他反唇相讥:“那也总比某些人背地里挖墙脚强!别的本事没有,窝里反倒是挺能?弄的被免职,你说你是何必?怎么着?我说你两句你还不买账?就你这点修养,八辈子也别想招商到大客户。”

    “你凭什么说我挖墙脚?那是钱局长安排我的工作,怎么了?你不就是担心我把金老板给找回来抢了你的功劳吗?这功劳该谁就是谁的,还真不是谁能抢就抢得走的!”

    “钱局长安排你的工作?”黄一天适时抓住胡承悦话里的漏洞,鄙夷道,“敢情背地里挖墙脚的事情还是钱成贵背地里指使你干的?你跟他还真是一丘之貉!”

    “你说谁是一丘之貉?”胡承悦恼羞成怒,“黄一天你别
火影之迪达拉的幸福小说5200
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花花肠子,不就是钱局长的女儿钱红红跟贾仁贵订婚把你给甩了吗?你女朋友被别人抢走又不是头一回,郝佳丽现在的钱红红,其实按照你这样的德行,那是很正常,你心情不好也很正常,但是拿我撒哪门子的气啊?”

    “我拿你撒气?”黄一天哭笑不得,“胡承悦,拜托你用用脑子行不行?贾仁贵喜欢我玩过的二手货我巴不得早点脱手,我会因为这事拿你撒气?”

    “你?”

    胡承悦看着面前阴森眼神看向自己的黄一天,心里觉的这家伙不过是为了要面子死撑罢了,想想他虽然算得上是个聪明人,这两年情场上却一直不顺。

    刚参加工作时谈了第一个女朋友郝佳丽被朱家友半道夺走了,现在谈了第二个女朋友钱红红又被贾仁贵抢走了,要说他半点不伤心谁信?

    胡承悦看向黄一天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心说,“算了算了,这家伙情场失意,职场最近倒霉,被人抢走了女朋友又被领导赶出了招商局,自己跟这么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较那劲干什么?再说了,他这一走,自己肯定很快升官提拔,高兴还来不及呢,何苦为了一个小人的几句话破坏了心情?”

    想到这里,胡承悦心里倒是一下子豁达不少,他冲着黄一天不屑道:“行了,既然以后咱们都不在一个单位工作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你好自为之吧。”

    “好自为之?”黄一天嘴里下意识重复一句胡承悦的话,心里不觉想笑,胡承悦倒是把他心里正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了。

    虽说他回到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工作后跟胡承悦打交道相对少一些,但毕竟两人以后都还在普水县官场混,普水就那么大的地方,彼此低头不见抬头见,他倒是希望胡承悦能够真正做到“好自为之”。

    几天后,普水县委组织部公布了本年度县级机关干部下乡交流人员名单,副部长钱成富原本审阅过的那份名单,除了原招商局的黄一天和武达不在名列,其他人一概未动。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名单公布后不久,原来知道说黄一天和武达要被交流,现在为什么变为这样,后来,县委常委组织部部务委员会议上张天来部长为了维护黄一天,当着众人的面对副部长钱成富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消息不胫而走。

    黄一天的大名迅疾在各个渠道的小道消息传播中响彻县委县政府以及各下属机关单位的办公室,关于他的各种传言也是满天飞。

    有人说,钱成贵本想调黄一天下乡交流公报私仇,没想到市委有领导特意给普水县委组织部的张部长打了招呼,听说黄一天与市委某重要领导是亲戚关系,张部长也需要市领导关照,自然要多多照应。

    也有人说,黄一天一向颇得县委蔡副书记的赏识,蔡副书记早就想把他调到县委办工作,没想到钱成贵不了解情况,狗眼看人低反而要把黄一天往乡下排挤,蔡副书记一怒之下让张部长对钱成贵的大哥钱成富一通狠狠教训杀鸡骇猴。

    还有人说,普水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人中早就有人对钱氏兄弟在本地官场目中无人的种种行径看不顺眼,恰好趁着此次机会狠狠对钱氏兄弟当头棒喝警醒一下。

    无论外面的传言是什么版本,结果却是明明白白摆在众人面前,此次被安排下乡交流的名单中原本的确有黄一天的大名,后来却被硬拿下来了。

    钱成贵和钱成富两兄弟费尽心机想要公报私仇把黄一天排挤下乡的阴谋不仅彻底宣告惨败,而且还因为这事狠狠丢了一回脸。黄一天不仅没被两人摆弄下乡,反而回到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成了一把手主任张二江手底下最器重的招商科科长。

    按理说,黄一天侥幸躲过这一劫心里应该高兴才是,偏偏他这两天心情相当不好,因为普水县大街小巷内传播他一些传闻的同时,也在传播另一条颇具爆炸性的新闻:

    招商局局长钱成贵的女儿钱红红和前任县委宣传部长贾成红的儿子贾仁贵即将举行订婚仪式,日子确定在本周末。

    原本,钱成贵心里对女儿和贾仁贵订婚是不情愿的,原来是准备利用女儿的婚事巴结贾成红,现在在他看来,原县委宣传部长贾成红出事后,他的儿子仕途前程肯定也没什么大指望了,女儿跟他在一块过日子能落下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