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六十六章 那点破事

六十六章 那点破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其中让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单位会议室里,当时会议结束后江佳欣正忙着关空调收拾会议室,钱成贵像是一头猎食的猎豹悄无声息推门进去一把从后面死死抱住女人的身体,两只大手紧紧的握住女人前面的丰满。

    那一回他差点就要得手了,结果因为江佳欣突然扯着嗓门大喊“救命”,他担心被人听见坏了名声,这才匆匆忙忙撇下女人离开。

    现在突然从罗书记口中提到江佳欣的名字,钱成贵原本比窦娥还冤的表情一瞬间平缓了不少,他脑子里风车似的高速运转起来。

    “听罗书记刚才话里的意思,江佳欣的老公天天到纪委来举报我调戏他老婆?”

    “这事怎么就透着古怪?就算我以前在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当副主任的时候曾对江佳欣动过心思,但那已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江佳欣为什么要让自己的老公这时候又把丑事翻出来?难道她不知道举报我的作风问题一旦坐实结果必定是两败俱伤?”

    “江佳欣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绝不会心血来潮做这桩赔本的买卖,难道说这封举报信背后另有原因?”

    钱成贵顺着这个思路一直往下想,猛的想起自己最近正秘密筹谋篡夺张二江主任位置一事,而江佳欣却又是张二江的小青人,想到这里他心头不由一寒,“难道是张二江这个老家伙听到了什么风声先下手为强?”

    “不可能啊!”钱成贵脑子里刚冒出念头又被自己掐断,“秘密筹谋篡夺张二江主任位置一事一直在背地里跟大哥单独商量进行,怎么会这么快传到张二江耳朵里?”

    钱成贵的脑子都快要想炸了,却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他心里却很清楚,自己这回恐怕是遇到大麻烦了。

    若是江佳欣老公一直这样无休止的到纪委举报自己调戏猥亵他老婆,别说之前处心积虑篡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把手张二江的主任位置了,只要能把眼下招商局长的位置保住就算不错了。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

    官场中很多官员的职位调整,无论是升官提拔还是被贬处分,外界人往往看到的是表面上官方公布的说法,其实背地里不见刀光的腥风血雨才是真正主宰每一位领导干部命运的真实所在。

    罗书记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钱成贵一张脸从原先的激愤涨红到后来慢慢平静下来,又到现在这种深不见底幽幽眼神看向地面,他耐心等着想要听他说些什么,却没想到这老狐狸憋了半天一言不发。

    眼见钱成贵一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模样,罗书记心里很是窝火,以他多年审讯违规违纪领导干部工作经验,早看出钱成贵必定心里有鬼。

    敢做却不敢当?他觉的眼前这位钱局长的人品实在不怎么样。

    罗书记憋不住开口冲钱成贵问道:“钱局长,现在人家女下属的老公举报你数次对人家老婆动手动脚调戏猥亵,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我没有调戏他老婆!”

    钱成贵脑子倒也转的快,他心里寻思,即便他曾对江佳欣图谋不轨那也是只有两人之间的事,就算江佳欣的老公举报到纪委,证据呢?他就不信江佳欣还能把当时的情况录像?只要自己来一个死不认账,他们又能拿自己怎样?

    “你的意思你没有做出对女下属不轨的行为?”罗书记似乎早料到钱成贵有此说法,眼神里带着几分戏谑看向他。

    钱成贵铁了心死撑到底,冲着罗书记一迭声喊冤:“罗书记,我在经济开发区当管委会副主任的时候,工作作风一向雷厉风行,得罪了一些下属也是情理之中,现在有人背地里胡编乱造各种由头到纪委来举报我纯粹是出于报复,还请纪委的领导一定要调查清楚此事还我清白。”

    钱成贵不仅矢口否认调戏女下属一事,还倒打一耙反诬对方污蔑他?谈话进行到这,罗书记早已把钱成贵那点小心眼尽收眼底。

    俗话说的好,捉贼捉赃捉奸捉双,钱成贵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会挺直腰杆矢口否认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可钱成贵若是真像他自己说的那般清白,为什么江佳欣的老公偏偏到纪委来举报他,而不是举报别的领导?

    罗书记心里跟明镜似的,无风不起浪,对于这起举报事件的处理恐怕并不是他钱成贵上下嘴唇随便一说就能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罗书记脑子里转了
谍魂争霸全文阅读
一圈后郑重表情对钱成贵说:“钱局长,无论你有没有调戏女下属的行为,现在所有人看到的事实是,女方老公天天都到纪委来要说法,我之所以找你谈话就是要你赶紧想办法处理好善后问题,否则的话,一旦因为此事对让老百姓对咱们县里的机关干部形象产生严重负面影响,你那招商局长就别干了!”

    罗书记这句话说的太重了!当场吓的钱成贵脸色发白,作为一名老官场,他心里自然清楚,罗书记作为县纪委书记,又是县委常委中举足轻重排名靠前的主要领导,他对此事的处理态度对于自己仕途命运有绝对的影响力。

    钱成贵无奈之下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当着罗书记的面一个劲点头哈腰:“您放心吧罗书记,我一定尽快把这件事处理好。”

    当钱成贵从罗书记办公室退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内衣早已汗透,这个在普水县官场一向很少遇到劲敌的官场老狐狸这回算是遇上了令他感觉头痛异常的麻烦事。

    钱成贵怎么也想不通,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所有的倒霉事都集中到一块了。

    先是上午大哥钱成富为了黄一天下乡交流一事打来电话把自己臭骂一顿,后来又是纪委罗书记为了江佳欣老公举报自己作风问题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好一顿敲打警告。

    “难道今天是自己这辈子运气最差,最倒霉的日子?”

    钱成贵在心里无比郁闷胡思乱想,下楼的时候因为乱了心神,一不小心踩滑了脚差点摔了个狗啃使,这让他原本郁闷的心情更添几分阴霾。

    让钱成贵万万没想到的是,更让他添堵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今天的确算得上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但却不是因为他运气差,而是因为他惹怒了绝不应该得罪的人物——黄一天!

    当钱成贵蔫头耷脑回到招商局的局长办公室,刚进门一会,有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顺手推门也进了他的办公室。

    钱成贵见此人进入自己办公室如入无人之境,一副压根没把自己看在眼里的神情,原本憋了一肚子火瞬间像是被点燃,他坐在老板椅上伸手一指进门的年轻人大嗓门撕裂样喊起来:“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尾随钱成贵走进局长室的人正是黄一天,当他看到钱成贵灰头土脸从外面回来,心里自然早已猜到钱成贵心情沮丧的原因,面对钱成贵气急败坏的狮子吼,他那张年轻帅气的脸庞表现出异常淡定。

    黄一天慢悠悠走到钱成贵办公桌前,两只手臂稳稳撑在他的办公桌上,一副好笑表情冲钱成贵问道:“钱局长这是怎么了?谁惹您生气了?”

    黄一天站在钱成贵面前说话口气带着一股明显的轻佻,那神情简直像是在逗弄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这让钱成贵心里何止是火大?

    他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没跳起来照着面前那张充满不怀好意笑容的脸上狠甩一巴掌,摆出一副懒得搭理他的表情,伸手一指办公室的门:“出去!”

    “那可不行!”黄一天挺直腰杆断然拒绝,“我这还有工作要向钱局长汇报呢,就算钱局长今儿心情不好,工作上的事总不能耽误?”

    “你?”

    听着黄一天话里明显挑衅意味,钱成贵气的浑身瑟瑟发抖,他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还从没见过哪个下属敢在领导办公室用这种尾大不刁口气跟领导说话,黄一天却一而再挑战自己的权威,让自己很是不爽!

    “这混蛋到底想干什么?”钱成贵眼睛像是沙漠里看见食物的秃鹫,眼神里露出凶光看向面前撵不走的下属,只觉心里一股血气翻滚说不出的憋闷。

    “你到底想说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事情赶紧滚蛋!”

    以前一直在下属面前装稳重儒雅的钱成贵今天终于被黄一天气的现了原行,当他一早被大哥钱成富打来电话痛骂一通后,心里便明白背地里悄悄下手对付黄一天的事情显然早已败露行迹,既然如此,黄一天必定早已了解自己背地里对其下狠手的心思。

    既然彼此都已经撕破了最后一层伪装,奶奶的,到了刀枪想见的时候,那还有什么忌讳的?

    此时的钱成贵两眼看着跟自己仅隔一张办公桌眼神幽幽看向自己的黄一天,脑子里突然回想起那天他在办公室威胁自己的情形,他今天盯着自己的眼神跟那天几乎一模一样,令他内心感到一种莫名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