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六十五章 更大的麻烦来了

六十五章 更大的麻烦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他正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百思不得其解,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大噪,他以为又是大哥打来的电话,赶紧摸起话筒说了声:“喂!”

    “是招商局的钱局长吗?”电话里传来一个略显陌生的中年男子声音。

    钱成贵礼貌应承:“你好!我是钱成贵,请问你哪位?”

    “我是县纪委的罗四江啊,请钱局长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钱成贵听对方自报家门脑子里像是突然被塞进了一个马蜂窝“嗡嗡嗡”直响,官场有句俗语,“纪委电话到,做官到头了”,任何一位官员接到纪委的电话心里多少有些不踏实。

    无风不起浪,要是没什么事纪委的人平白无故会打电话给你?

    更令钱成贵紧张的是,打电话过来让他立马去县纪委的人居然是县纪委一把手书记罗四江?此人一向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在本地官场除了跟县委县政府几位主要领导走的比较近乎一向很少与人来往,他这时候打电话给自己能有什么事?

    不知怎的,钱成贵脑子里突然联想到黄一天之前跟自己提过举报材料事宜,他心里“忽”的一凉,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似的就抬不动了。

    “怎么办?到底要不要去纪委?”钱成贵从未有过的心乱如麻,他想要打个电话跟大哥商量一下,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跟他从何说起。

    黄一天以前曾经威胁过他的事情大哥并不知情,这会再让他从头说起还不知道要啰嗦多长时间的口舌才能让大哥明白自己眼下处境,何况,从大哥刚才打来的电话也能猜到,大哥现在心情一定很差。

    最关键问题是纪委罗书记找自己谈话未必就跟黄一天所说举报材料有关,之前自己特意指示胡承悦去探过底,不是说朱家友根本就没有交给黄一天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举报材料吗?

    “黄一天这混蛋?他当初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到底有几分真假?”钱成贵放下电话后在心里狠狠骂几句,整个人几乎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个人背着两只手在办公室里溜溜转悠了好大一会。

    他左思右想这件事好像怎么做决定都有些不对劲,最后还是下定决心,“眼下也只能先赌一把了!万一纪委书记找自己是为了谈其他事宜呢?别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自己就先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钱成贵若不是心里有鬼,又怎么会被纪委书记一个电话吓成这样?所以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县纪委的办公地点就在县政府办公大楼里,大楼的四楼和五楼都属于县纪委办公场所,一把手罗书记的办公室在四楼最东首位置。

    风水学讲究东首为上,咱们国家老百姓挑选地基盖房子的时候也喜欢遵循“紫气东来”的说法,因此国内大部分领导办公室通常约定俗成安放在某层楼的最东边位置,罗书记的办公室亦是如此。

    站在挂着写有“纪委书记”牌子的办公室门口,钱成贵一颗心像是吊了十几个水桶七上八下,他右手紧紧握拳放在胸口位置不自觉上下摩挲,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紧张不安。

    “反正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既然人都来了,先进去看看什么情况再说。”钱成贵在心里劝自己一句,壮着胆子抬手敲门。

    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办公室里传来洪亮声音:“进来!”

    钱成贵赶紧推门进去,一进门瞧见罗书记正抬头冲门口方向看过来,见钱成贵正忙不迭冲自己微笑点头也惯性面无表情也冲他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罗书记,您找我。”钱成贵进办公室后挑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后,故作轻松主动开口问道。

    “是啊钱局长,想必你心里对自己做过的事也很清楚,也该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把你叫到办公室来吧?”罗书记并未跟钱成贵多寒暄,一开口直奔主题。

    钱成贵试图从罗书记说话时的面部表情和言语细节中看出些端倪,却压根半点线索都找不着,这让他心里不禁更加没底。

    作为官场的老狐狸,钱成贵习惯在不了解当前情况的时候选择静观其变,然后根据对方言语中露出的蛛丝马迹迅疾调整应对策略,因此罗书记一句问话过后,他选择沉默。

    罗书记见钱成贵不出声,脸上的表情明显露出不耐烦,又冲他冷冷问一句:“钱局长,难道你就没什么要向我说明情况的问题?”

    罗书记这句问话的针
抗日之特战兵王吧
对性实在太强,钱成贵意识到自己如果再保持沉默恐怕领导会发怒,那样一来必将对两人之间的谈话气氛造成严重破坏。

    他赶紧收拾了一下思绪在脑子里字斟句酌道:“罗书记,我钱成贵自从出任县招商局长至今,自认对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若是我工作上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还请领导尽管指出来,我一定尽力改正缺点不断完善自己的工作。”

    老奸巨猾的钱成贵三两句话又把问题重新抛回到罗书记手里,听起来他的确是回答了罗书记的问话,其实却一句有用的也没说。

    罗书记对钱成贵的厌恶之情掩饰不住从眼里露出来,身为县纪委书记,由于工作性质原因他这些年见识过太多比钱成贵心机更重的官员,当他眼见钱成贵当着自己的面耍太极内心极其反感。

    罗书记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既然钱成贵当着自己的面玩弄心眼,他也没必要继续给他留面子,索性严厉口气对他说:“钱局长,最近纪委收到举报,有人实名举报你跟女下属有作风问题,对于这件事你本人有什么解释?”

    “我跟女下属有作风问题?”

    钱成贵脸上像是突然被雷劈的表情,就算他心里千算万算也绝对没料到罗书记找自己过来的原因居然是有人举报自己作风问题?这怎么可能?

    他像是突然被谁踩了尾巴,一下子激动从沙发上跳起来,冲着罗书记极力辩解道:“罗书记,您可千万别听某些别有用心的小人一面之词啊?我钱成贵在普水县机关工作了快二十五年了,不管在哪个单位一向行得正坐得直,我怎么可能在作风上有问题?这一定是有人存心污蔑我的清白名声!一定是!”

    官场老狐狸钱成贵实在是太了解领导干部一旦在作风问题上出了漏子,对其负面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前一阵市发改委有一位年富力强的副主任,关系背景相当厚实原本前途无量,就因为跟女下属之间不清不白被人家老公抓住了把柄后举报到市纪委,结果不仅丢了官帽子还背了个处分在身上,大好的仕途前程就这么被耽误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罗书记对钱成贵的激动反应习以为常,但凡犯了错误的官员到了纪委后,一开始面对审讯的态度基本都是矢口否认连连喊冤,哪有人心甘情愿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这些人若是看不到铁证如山,绝不可能死心认罪伏法。

    罗书记一言不发把办公桌上一封信拿起来,捏在手里冲钱成贵晃了一下,钱成贵立马明白过来,“这就是那封举报自己作风问题的举报信了”,他赶紧起身想从罗书记手中接过这封信看看,没想到罗书记又把那封信放回桌上,这让他一只手不尴不尬停在半空中足足两秒才放下来。

    “钱局长,现在有位女干部的老公不断到纪委举报你调戏骚扰人家老婆,这件事你作何解释?”罗书记两眼盯着钱成贵喝问,那口气竟像是早已认定了他确定干了龌龊的事。

    钱成贵心里一急冲着罗书记抬高嗓门为自己辩解道:“罗书记,我真没干过调戏女下属的事情,不信你们纪委可以去招商局调查,招商局的女性工作人员总共三个人,你们可以一个个请过来问话,到时候自然能证明我的清白。”

    “你要是没干过这事,人家女人的老公能天天到纪委来举报?我倒是见过哪个男人心甘情愿往自己头上扣绿帽子的?”罗书记言语中满是不屑。

    “天地良心!”钱成贵当着罗书记的面指天指地发誓,“罗书记,我要是真干了这事我不得好死,这肯定是背地里跟我有仇的人故意陷害我,还请罗书记务必明辨是非还我清白!”

    罗书记见钱成贵情绪激动一场,一直强调自己被人陷害,索性冲他径直讯问:“钱局长,你之前手下有个名叫江佳欣的下属吗?”

    “江佳欣?”

    刚才还满脸冤枉的钱成贵一听说女人姓名脸上不自觉露出诧异表情,尽管他很快将这一抹诧异从脸上彻底抹去,却还是被面前的罗书记看进眼里。

    此时此刻,当钱成贵从罗书记口中听到“江佳欣”的名字,他脑子里立马回想起以前他在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当副主任的时候,的确曾经几次对美貌的办公室副主任江佳欣动手动脚。

    那会他还不知道年轻美貌风情万种的江佳欣已经成了一把手主任张二江的囊中之物,出于男人本能对美丽女人的偏好,他曾对江佳欣有过好几回不轨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