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六十四章 研究人事

六十四章 研究人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句古语在国内的官场几乎成了一种盛形已久的惯例,一个对主子不够忠心的下属,必定会引起周遭所有人内心的鄙夷。

    对于县委组织部长张天来而言,蔡副书记就是他的主子,是他必须自始至终保持忠诚的顶头上司,说白了,蔡副书记升官他才有更好提拔机会,两人原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昨天下午蔡副书记见他认错态度很好,这才消了气跟他提及招商局长钱成贵明目张胆公报私仇将下属黄一天和武达擅自安排下乡交流事宜。

    蔡副书记对他说:“小张你记好了!黄一天是个人才,他写的论文刚刚获得了市里几位主要领导的欣赏,咱们县里可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有才华的年轻人,你可一定要给我保护好!”

    张天来立马听出蔡副书记对招商局那位名叫“黄一天”的年轻人不是一般的欣赏,于是当着蔡副书记的面拍着胸脯保证,“蔡副书记您放心,就算钱成贵把他的名单上报到组织部,我也绝不会同意让他下乡去。”

    蔡副书记要的就是张天来这句承诺,见他明白自己意图对他脸色才好看些,两人又聊了一会关于钱成贵的其他话题后,临走的时候蔡副书记一再交代,“小张你这件事可一定要办妥了,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对于张天来来说,蔡副书记为了一个底下单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跟他发那么大脾气还是头一回,从蔡副书记办公室出来后,“黄一天”的名字便深深刻在他脑海里。

    今天召开部务委员会议之前,张天来特意让底下人把那份各单位推荐下乡交流的名单拿过来仔细看了一遍,果然在招商局推荐的名单中看到了“黄一天,武达”两人的姓名。

    他当时便在心里琢磨如何处理此事才能既显得顺理成章又能给负责这项工作的组织部副部长钱成富一个下马威。

    蔡副书记跟他交代过,“这件事明面上不过事关招商局一个中层干部是否适合下乡的问题,背地里其实牵连甚广”,既然蔡副书记选择为了保护黄一天宁可跟钱氏兄弟翻脸,他自然要跟主子统一战线一致对外。

    张天来一发火,会议室里原本轻松和谐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几位部务委员的眼神全都集中到一把手脸上,想要从领导脸上的表情变化揣测他今天突然发火的真实缘由。

    坐在底下一干领导中最紧张的当属副部长钱成富,他正汇报工作的时候突然被领导发脾气打断,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接下去继续汇报?还是等等看情形再说。

    钱成富正发愣的功夫,听见张天来冲他厉声喝问道:“钱副部长,你手里那份推荐下乡交流干部名单都是各单位报上来的?”

    钱成富赶忙点头:“是的张部长,这份名单是经过底下各机关单位民主推荐报上来的。”

    “对于这些人安排下乡的决定都经过本单位一把手点头同意的?”张天来一双眼睛像是利箭射在钱成富脸上,那犀利无比的眼神让钱成富心里更加慌乱。

    话说到这,领导突然发火的原因众人几乎都能猜出七八,看来是钱成富刚才汇报下乡名单中肯定有让张部长不满意的地方。

    张天来又问:“钱副部长,你刚才名单里汇报的黄一天,他也是单位一把手领导点头同意下乡的?”

    “黄一天?”

    钱成富根本不需要低头翻看材料心里便明白过来,黄一天是县招商局推荐下乡名单两人中的一个,县招商局的局长正是自己的二弟钱成贵,他几乎没怎么多想脱口而出向张天来汇报:“张部长,黄一天被安排下乡交流的确是招商局的一把手局长亲自点头同意的。”

    “招商局的一把手?”张天来脸上立马显出明显不满,“钱副部长,你也是咱们组织部工作多年的老领导了,对工作的态度能不能更仔细更谨慎些?我再问你一次,黄一天被安排下乡的推荐经过单位领导同意了吗?”

    会议室里所有部务委员几乎同时以不可置信眼神看向张天来,显然人人都没听懂领导话里究竟隐含什么玄机?

    按理说,钱副部长刚才说的已经很清楚了,被推荐下乡的黄一天是经过招商局一把手局长点头同意的,谁不知道招商局长钱成贵就是副部长钱成富的亲弟弟,他口中说出的话难道还有假?

    果然,钱成富硬着头皮又说了一句:“张部长,招商局的公章还盖在推荐
全职通灵师笔趣阁
材料上,您要是不信,我这就拿给你看。”

    “不用看了”,张天来冲着钱成富怒气冲冲道,“钱副部长,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黄一天是招商局的人吗?他现在编制明明还在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招商局的领导凭什么安排其他单位的员工?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还要我提醒你吗?”

    钱成富一听这话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开了,足足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想起来,张部长说的话没错,招商局是一个刚刚成立不到两个月的新单位,当初成立的时候比较匆忙,单位工作人员的编制全都挂在原单位还没来得及办理相关手续。

    照这样的说法,招商局推荐的黄一天和武达如今根本还不能算是完全意义上的招商局工作人员,只能算是在招商局借用罢了,只有等人事部门对于招商局的编制问题补办妥当了,两人才能算是名副其实的招商局工作人员。

    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的钱成富立马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从程序来说,对于黄一天和武达推荐下乡的安排,招商局的领导把两人名字报上来已属越权。

    钱成富在心里暗暗责怪二弟钱成贵做事实在是不靠谱,一不小心连累自己一道陷入尴尬境地,他立马当着众人的面对张部长主动承认错误:“对不起张部长,我的确审核名单的时候不够细致,稍候我就把名单上所有人情况重新核查一遍。”

    张部长对钱成富的话不置可否,抬眼扫视办公室里所有参加会议的部务委员,语重心长道:“各位,咱们县委组织部的每一项工作都是涉及到基层干部仕途发展的问题,比方说刚才提到的黄一天同志,他写的论文连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咬口称赞,让我们县里的领导脸上也觉的相当光彩,这样的人才明明最适合在机关摇笔杆,怎么就能被某些领导一拍脑袋做出愚蠢决定安排他下乡呢?”

    “钱副部长,你作为咱们组织战线的老党员,以后在工作中一定要坚持原则,公私分明,不能因为上报名单的单位领导跟你关系特殊就对有些事情睁一眼闭一眼,公正公开公平自愿一向是我们推荐机关干部下乡交流的最基本原则,招商局的钱局长自己本职招商引资工作搞的一塌糊涂,插手别的单位人事调整的积极性倒是一个顶俩。”

    张部长这句话一说完,在场的部务委员心里大都明白过来,看来张部长刚才冲着钱副部长大发雷霆是为了招商局推荐下乡交流的黄一天?人人不禁在心里疑惑,这个黄一天究竟何方神圣,居然能让张部长这样护着他?

    会议开到这儿,此次会议的第三项议题是没法再继续了,张部长脸色难堪宣布“散会”后,钱成富急匆匆腋下夹着文件材料回了自己办公室,一进门顺手把门关紧,快走几步走到老板椅上坐下来,头一件事就是伸手拿电话打给二弟钱成贵。

    电话刚一接通,钱成富气急败坏冲着电话那头的钱成贵骂开:“老二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我今天差点被你害死你知不知道?你说我要是不能在县委组织部干了,你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钱成贵见大哥打来电话一开始还挺高兴,拎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听见大哥噼里啪啦在电话里大发脾气,他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老大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钱成贵在电话里问。

    “除了你还能有谁?”钱成富没好气道,“我说你以后做事的时候能不能多动动脑子,那个黄一天编制还在开发区管委会,你凭什么把他列入招商局推荐下乡干部名单?我跟你说,今天张部长在部务委员会议上为了这件事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钱成贵听了这话顿时愣住了,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县委组织部的一把手张部长居然为了黄一天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部务委员会议上大发雷霆?”

    钱成贵突然感觉脑袋有点凌乱,“不对不对!黄一天不过是一个初入官场没两年的愣头青,就算他平日里比一般年轻人狡猾些心机重些,可他的背景关系自己早已调查的清清楚楚,他跟组织部的张部长之间压根没有任何关联啊?张部长怎么可能突然站出来为他撑腰?”

    电话那头的钱成富气冲冲抱怨了一通后顺手就把电话给挂了,自始至终钱成贵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这让钱成贵心里像是突然被人硬塞了块大石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搬石头的人已经快速撤离连门都给关上了,只留下他一人心口憋闷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