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六十章 又红了一次

六十章 又红了一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自古以来官场中人升迁提拔的潜规则一向是,“领导说你行你就行”,既然现在市委市政府一干主要领导都在自己写的论文上做了批示,这说明领导们一致认为自己是有实力有见地的。

    蔡副书记满脸笑容冲他夸赞道:“小黄啊!这还是咱们县里头一回有人写论文能同时被市里几位主要领导批示,这件事对于咱们普水县委县政府来说,也是一件争光添彩的好事。”

    尽管蔡副书记嘴上说的好听,黄一天心里却清楚,蔡副书记今儿特意把自己叫到办公室,并不是因为多欣赏他这个人,确切的说,蔡副书记心里重视的是市委市政府领导们都器重的人才——黄一天。

    官场中的下属的天琢磨最多的就是上级领导的脾气喜好,下属只有顺着领导的心意去干工作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蔡副书记心里认为,既然黄一天写出来的论文能获得市领导的器重,这就说明他在招商引资这块工作上的观点一定是摸准了领导的心思。

    蔡副书记对黄一天和颜悦色道:“以后,这一类有深度有思想的文章你应该多写几篇,对了,写之前也可以拿过来给我把把关,我相信你是个有才华有实力的年轻干部,否则的话,市委研究室的张副主任也不会如此看重你。”

    蔡副书记三两句话暴露了自己的心思。

    黄一天这才明白过来,敢情他今天叫自己过来是为了让自己再写几篇论文出来,所谓“把把关”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在论文上签署他的大名,这样一来,能引起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关注的水平高深论文作者一栏便成了他蔡副书记。

    黄一天听了这话心里第一反应是不屑,见蔡副书记期待眼神看向自己,心里不觉念头微转想起了什么,低头沉吟片刻后,他再抬头看向蔡副书记的表情已是满脸颓废。

    他怏怏不乐口气对蔡副书记说:“蔡副书记,我也想能够沉下心来写点东西,可是由于工作,最近一段时间我可能没时间写论文了。”

    蔡副书记听了这话奇怪问:“怎么?你的工作很忙吗?不行可以跟你们招商局的钱局长说一声,就说是我的意思,单位的工作先放一放,或者安排给其他人也行,你只要每天好好的研究一下各种最新的国家政策,安心写几篇论文就行。”

    黄一天神情肃穆冲蔡副书记摇头:“蔡副书记,我.......”

    黄一天欲言又止,这让蔡副书记暗暗着急,他是真心希望黄一天最近能再多些几篇有深度的论文来为己所用,怎么跟这小伙子说正事的时候吞吞吐吐呢?上回在自己办公室,他不是跟市委政策研究室的张副主任谈的挺热闹吗?

    “究竟怎么回事?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在我这里没什么不方便的。”蔡副书记鼓励道。

    “蔡副书记,其实我最近就要被钱局长安排下乡交流了,您也知道,乡下那种地方能看几张报纸就算不错了,哪来的国家最新政策资料?”

    “你们钱局长安排你下乡交流?”

    蔡副书记脸上露出诧异,“这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蔡副书记猛的想起上回张副主任临走的时候一再拜托自己多照顾这有才华的年轻人,没想到自己居然把这年轻人照顾到下乡去了?这怎么行?万一张玉梅问起来让自己怎么向她交代?

    蔡副书记一张脸冷下来,冲着黄一天问道:“你们招商局是没人了吗?好端端的钱局长为什么要让你下乡交流?这不是杀鸡用牛刀吗?简直是乱弹琴!”

    黄一天见蔡副书记脸上露出怒意,说话声音愈加低了不少,无奈道:“蔡副书记,虽然我年纪轻,可我在机关工作两年也知道,被安排下乡交流的干部相当于被领导发配偏远,要是钱局长之前跟我有商有量,建议我到乡下干一番事业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单位里各种风言风语不断,我实在是没心情再写什么论文了。”

    看着眼前年轻人一副颓废表情,蔡副书记眼里情不自禁眼波流动,作为官场老人,他看着眼前的黄一天就像是看着刚入官场的自己。

    那时候的自己跟他一样才华横溢,跟他一样满一门心思干好工作,结果呢?就是因为一些官场老人倚老卖老不把年轻人放在眼里,导致自己在初入官场几年里摔了不少跟头。

    人人都对自己说,“机关是熬时间熬资历的地方,年轻人做什么事情都不能过于较真”,可是单位里真正干事的都是年轻人,那帮年纪大的一个个抄着两手不干事也就罢了
最强狂暴作弊系统帖吧
,还专门站在一旁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他们凭什么?

    对于黄一天刚才口中提到的“钱局长”蔡副书记自然是了解的,钱氏兄弟在本地官场也算是小有名气,气,兄弟四人中有两个在普水县担任领导职位,另有两人分别在省里和市里机关工作。

    眼下的局面是,若是他铁了心强行阻止黄一天下乡,招商局长钱成贵必定对他心有腹诽,由此事继而得罪钱氏兄弟是肯定的,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为了一个年轻人跟钱氏兄弟翻脸是不是值得?”

    蔡副书记皱眉想了一会,问黄一天:“钱成贵为什么要这样对你?你得罪他了?”

    “应该是吧。”黄一天点点头。

    “什么叫应该是?到底有没有得罪钱成贵,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明白?”蔡副书记奇怪问。

    “我......”

    黄一天欲言又止,张口闭口好几回一副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把实话秃噜出来的模样,他向蔡副书记汇报道:“蔡副书记,钱成贵以前任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我当时在办公室工作,有一回凑巧让我撞见钱成贵跟女下属在一块没干好事,我估摸他就因为这件事才会着急赶我走。”

    蔡副书记恍然大悟!脸色却愈加难堪。

    在他的印象中招商局的局长钱成贵虽然惯常倚老卖老,平日里也算是个做事有分寸的领导,如今他为了掩饰自己的丑事居然不惜牺牲下属的仕途前程?看来此人实在是过于小肚鸡肠心胸狭窄!

    蔡副书记对黄一天的话深信不疑,冲他安慰道:“放心吧小黄,既然这件事我听说了,我绝不会坐视不管,你尽管安心写你的论文就行。”

    黄一天脸上立马露出恰到好处的惊喜,用无比感激的眼神看向蔡副书记,嘴里简直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蔡副书记却冲他摆摆手,意思不必了。

    蔡副书记又问他:“你最近跟市委政策研究室的张副主任有联系吗?”

    见黄一天果然轻轻摇头,蔡副书记用一种官场老人循循善诱口气劝道:“小黄啊,张副主任对你印象非常好,她是市委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也是个性格非常不错的老大姐,你平常多跟她联系联系对你以后的成长进步都有好处。”

    黄一天听出蔡副书记这是在点拨他,冲他感激笑了一下,应声道:“我懂了。”

    虽然黄一天只说了三个字,以蔡副书记这种官场老妖的头脑自然能听出,眼前的年轻人已经领会了自己话里的隐含深意,心里不由笑了笑,暗道,“孺子可教也。”

    蔡副书记从心底里巴不得黄一天能跟张玉梅多联系,最近他听说张玉梅的老公要提拔进市委常委,更是迫不及待想要通过张玉梅来巴结上她老公,而张玉梅对黄一天毫不遮掩的欣赏显然是他巴结领导一个很好的由头和途径。

    黄一天刚从蔡副书记办公室出来,一直心神不宁关注领导办公室动静的张志和便迎过来,拉着他进了对门自己的办公室后问他:“蔡副书记今天找你什么事?”

    黄一天实话实说:“说是上次写的一篇论文市里有领导作了批示,他希望我再写几篇。”

    “就谈了这些吗?你有没有借机会把钱成贵逼你下乡的事情向蔡副书记汇报一下?我觉的蔡副书记挺欣赏你的,说不准他能帮忙说上话。”

    张志和自从那晚跟黄一天喝酒后一直在心里纠结,“到底想什么办法才能让自己的兄弟避免被领导排挤下乡的命运?”他左思右想夜不能寐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来。

    今天蔡副书记让他打电话通知黄一天过来的时候,他突然脑洞大开想到要是能请蔡副书记帮忙说句话这事或许还有转机。

    他打完电话后坐等黄一天到县政府后,趁着他和蔡副书记见面前跟他商量一下这事,没想到黄一天上楼后直接进了领导办公室根本没给他说话机会。

    现在,两人在办公室里一落座,张志和迫不及待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两眼看向黄一天希望自己的建议对他有所帮助。

    没想到黄一天却冲他轻松笑笑:“张哥,咱们俩还真是想到一块去了,刚才我已经向蔡副书记汇报了钱成贵安排我下乡的事情。”

    张志和一副比黄一天还紧张的表情追问:“蔡副书记怎么说?他答应帮你吗?”

    “蔡副书记说了,这件事他会关心的。”

    听到黄一天把结果说出来,张志和不由自主常舒一口气,原本因为紧张绷起的一张脸上也总算是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