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五十八章 蛊惑

五十八章 蛊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承悦?”黄一天奇怪问,“他怎么会突然心血来潮跑到乡下去找你?”

    “他根本就不是心血来潮去找我,之前他和江晓庄两人已经在县城请我喝过一顿酒了,你猜到他们在酒桌上问我什么?”

    “他们问你什么了?”黄一天顺着朱家友的话问了一句。

    朱家友脸上露出凝重神情,他突然扭头左右看了一眼,见周围马路上人人急匆匆赶路根本没人注意到在马路边低声交谈的两人,这才收回目光看向黄一天道:“他们问我,是不是以前交了什么的有关于钱局长不利材料给你。”

    “那你怎么说?”黄一天大约已经猜到朱家友今晚特意在马路上拦住自己的用意,脸上却依旧是一副无所谓表情。

    “我当然说没有。”朱家友笃定口气说,“可我没想到,胡承悦居然不死心,昨天上午特意跑到我工作的乡里,非常慎重的口气要我再说一遍,到底有没有把相关材料交给你。”

    黄一天插嘴补充一句:“你当然还是矢口否认,是吗?”

    朱家友冲他点点头:“你猜的没错,既然他们第一次问我的时候我已经否认了,我当然不会出尔反尔自己打自己嘴巴子,不过......”

    “不过什么?”

    黄一天敏感意识到朱家友接下来的话题恐怕是他今晚找自己想要聊的重点,不自觉右边上眼皮一挑,若有所思眼神看向他。

    “不过,我听胡承悦说,钱成贵在招商局对你可不怎么样?既然老家伙对你不仁,你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拿着材料去举报他?”

    明白了!这句话才是朱家友今晚说来说去想要表达的主题思想,他分明就是老生常谈还惦记着游说自己举报钱成贵?

    黄一天不由在心里暗笑,这家伙心眼倒是够活络,他自己不想承担一个背地里举报老领导的坏名声,却一而再的鼓唆自己去干?他这分明就没安什么好心。

    自己若是真听了他的挑拨拿着那份材料去举报钱成贵,恐怕从此以后没有哪个领导敢重用一个出卖领导的下属,此事也必将成为自己仕途上一个抹不掉的污点。

    另外,即便是现在去举报了钱成贵也改变不了被安排下乡锻炼的结果,既然如此,自己豁出名声不要去举报他又图什么呢?

    如果朱家友对自己所言属实,说明钱成贵在对自己下狠手之前也是做过一番思想斗争的,他必定想方设法确定朱家友的确没给自己什么不利材料,这才放心大胆对自己背后捅刀子。

    黄一天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钱成贵这个官场老狐狸会突然改了心性干出这种于人于己都不利的糊涂事来,敢情此事缘由的根出在朱家友身上。

    黄一天了解朱家友之所以费尽心机游说自己举报钱成贵,不过是想要通过自己的手去报复钱成贵当初对他被处分下乡一事见死不救之仇,可惜他看错了人,自己岂是随便给人当枪使的蠢人?

    朱家友一副为黄一天打抱不平的口气劝道:“兄弟你听我一句劝,钱成贵那老狐狸心眼毒着呢,他现在看你不顺眼早晚收拾的你毫无还手之力,你必须变被动为主动,既然他要对你下狠手,你又何必给他留颜面,只要把举报材料往县纪委一送,倒是要看谁还能保得住他!”

    黄一天冲他淡淡看了一眼,摇头道:“还是算了吧,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现在跟他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平日里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

    朱家友见黄一天不为所动不由心急,苦口婆心劝道:“兄弟你太不了解那老狐狸的个性,你想想看我以前是怎么对他的?就连他家里买房子装修都是我辛辛苦苦帮忙买材料监督装修工人,那些买装修材料的钱哪一笔不是在招待费里报销了?我对他掏心掏肺,结果他是怎么对我的?我被处分到了乡下,他居然连个屁都没有?”

    朱家友越说越气愤,没把黄一天说动倒先把他自己给说的激动起来,胸口明显一起一伏波动明显,黄一天见状冲他笑笑没出声。

    看得出来,朱家友的确从心底里对钱成贵恨之入骨,即便是如此深的仇恨,他在手里握有钱成贵贪污受贿证据的前提下,还不是没去纪委举报钱成贵?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心里的忌讳跟自己一样一样的。

    黄一天不想跟他在无谓的话题上多说什么,冲他随口问了句:“对了,你最近在乡下还适应吗?有没有计划什么时候回县里来?”

    朱家友见黄一天
斩魂证道txt下载
突然转换话题心里一阵不爽,他倒是没料到自己今儿把话说到这地步,他居然还不为所动?无奈也只能接下话茬答道:“凑合吧,作为乡政府唯一正规本科毕业生,刚刚被乡里提拔为党政办副主任。”

    “那还真不错,照这样进步速度,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进城了,到时候少不了要到哪个部门当领导,有这么一段农村工作经历对你以后的发展也有好处。”

    朱家友听了这话,冲黄一天轻轻笑笑,把原来放在黄一天前面车龙头上的两只手拿下来,走到一旁低声说了句:“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人算不如天算,走一步看一步吧。”

    “朱主任,这可不像你口中说出来的话,我记得以前咱们办公室几个人,就数你有雄心壮志。”

    “雄心壮志?”朱家友一边和黄一天并肩往前走一边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真到了乡下走一遭才明白之间当初实在是年少轻狂啊!”

    “年少轻狂有什么不好?有理想有目标才有工作动力嘛。”

    “你就别寒碜我了,说的好听点是年少轻狂,说的难听点就是幼稚单纯不知道天高地厚,人哪,只有经过了挫折才能真正成长,我现在是深有体悟啊。”

    ......

    这天晚上正好周末,心情不好的黄一天难得主动邀请张志和喝酒,打电话的时候一再强调,“张哥,我今晚只想跟你两个人安安静静喝两杯。”

    张志和听出兄弟有心思,下午一到下班时间心急火燎赶到黄一天说的“刘二酒馆”。

    刘二酒馆坐落在安东路旁一条小巷,算得上是一家闹中取静的小酒馆,酒馆位置距离县城五岛公园大门不足两百米,坐在酒馆里透过落地玻璃窗正好看到公园一望无际的水面,张志和记得,他头回带黄一天来这里他就对这家酒馆外的风景赞不绝口。

    张志和推门进入刘二酒馆的时候,一眼瞧见黄一天坐在靠窗的位置已经自斟自饮喝上了,再看他手里那瓶白酒晃晃悠悠只剩下不到一半。

    张志和见状赶紧走过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瓶,低声劝道:“别喝了!喝闷酒最容易喝醉,兄弟你有什么烦心事跟哥说说,少喝点酒啊。”

    黄一天见张志和来了,冲他苦笑一下,转身冲吧台上的老板刘二喊:“老板,再加几个菜,开洋蒲菜,大煮干丝,还有那个红焖猪蹄,都是我兄弟爱吃的,全都给我上。”

    张志和见黄一天一改往日沉稳,言行举止透着说不出的轻佻,心里不禁一阵难受,之前接到黄一天电话的时候,他就猜出兄弟八成是遇上了什么难事,可当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兄弟喝多了这副德性心里更加堵得慌。

    “好了好了,你就别喝了,有什么事跟张哥说说。”张志和伸手拍了拍黄一天肩膀关心口气。

    “跟你说了又有什么用?官大一级压死人啊!”黄一天冲着张志和长叹一声,端起桌上的酒杯又要往嘴里灌。

    张志和伸手把这杯酒拦下,一本正经对他说:“兄弟,不管你遇上了什么难事你都得跟哥说明白了,哪怕哥帮不上什么忙总能帮着出出主意,你说是不是?”

    黄一天抬起眼皮冲着坐自己对面的张志和看一眼,对方眼神里显露无疑的关心让他心头不由一颤,他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张哥待自己实心实意,自己何苦对他有所隐瞒呢?”

    说起来,黄一天自从获得重头再来的机会后,无论当着谁的面情绪控制一向很到位,即便是最近一段时间,钱成贵正志在必得要把他排挤到乡下他也没怎么过于烦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是连钱成贵这个老狐狸都玩不转,他之前几十年的官场也算是白混了。

    但是!

    但是他毕竟是个人,毕竟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年轻人,平日里伪装的多了,压抑在内心的情感多了总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发泄出来。

    这就像是一个整天全身心投入一场大戏的演员,若是一直带着沉重的心理负担生活,内心的苦闷是外人无法理解的。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喝酒没人陪,越喝越没味,抱着今晚让自己肆无忌惮大醉一场彻底放松的心思,黄一天特意请张志和陪自己喝一顿,他心里想的是,至少喝醉了酒有人能扶他回去。

    显然,自己今晚反常的言行举止让好兄弟担心了,这让黄一天心里不自觉生出愧疚,他冲着张志和袒露心迹道:“张哥,我最近遇上麻烦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