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五十二章 决不放弃

五十二章 决不放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钱红红从男人的话里听出了对自己的严重不满,她一时各种委屈窝结在心里柔肠百结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路灯下,两滴透明物质从眼眶里无声无息顺着面颊流下来。

    女人的泪往往是对男人杀伤力最强的武器,黄一天见钱红红泪水断了线似的往下流心里也是一软,可一想到刚才酒桌上郝佳丽说的几句话,心肠又不得不硬起来。

    他自认对钱红红的感情是认真的,两人是老同学,他了解钱红红的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自从跟她之间突破了男女最后一层关系,他便做好了把女人娶回家当老婆的准备。

    好男儿志在四方。

    作为一个男人来说,尤其是一个对事业对未来有野心的男人来说,找一个很好掌控的老婆相当重要,后院平安,在前方冲锋的时候男人才能做到心无旁骛全力以赴,他之前从心底里觉的钱红红是一个非常适合做贤妻良母的女人,所以选择了她。

    没想到两人恋爱了这么时间,到头来这女人却要跟别的男人订婚?此事如今闹的满城风雨,自己这个正牌男友倒是成了第三者似的,这种事换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恐怕也没法不生气。

    一旁的钱红红眼里含着泪怯生生为自己解释:“订婚的事情,我也是被逼的。”

    这样的解释瞬间像是一把火反而点燃了黄一天心里早已存储的愤怒,他索性停住脚转身看向钱红红,两眼盯着她质问道:

    “别人逼你订婚你就订,那要是你父母逼你结婚你是不是也会同意跟贾仁贵结婚?那你既然都跟贾仁贵结婚了,我跟你之间又算什么?”

    黄一天从未用如此严厉的口气跟钱红红说话,这样的态度显然让姑娘受不了,钱红红万分委屈神情冲着黄一天一跺脚:“你,你太过分了!”说完哭着一路往前跑进了夜色里。

    要是搁在往常,这样的情形下女朋友气哭了跑开,做男朋友的怎么着也该追上去说几句好听话哄哄女孩子,可黄一天却一动不动,直到钱红红的背影看不见了才不由自主叹息一声掉头往回走。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黄一天心里明镜似的,钱红红虽然有很多优点,可她实在是太没主见了,现在她父母逼她订婚她就订婚,照眼下的情形,她父母若是逼她结婚她肯定也得结。

    如果自己这会追上去两人和好如初,哪怕是通过各种努力获得她父母的支持两人成了夫妻,结婚后万一她父母逼她跟自己离婚,她是不是也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

    最令黄一天心烦的还是钱红红那个亲爹,他心里最清楚,钱成贵的心眼比渔网还多,摊上这么一个老丈人,若是钱成贵父亲不是心甘情愿嫁女儿,恐怕自己即便是结了婚也是后院不宁。

    对于自己和钱红红之间的事,他必须亲眼看到钱成贵夫妻俩死心塌地表态同意才行,否则的话,哪怕两人对此事有丁点的不乐意,都是给自己未来的婚姻埋下定时炸弹。

    黄一天心里琢磨,今晚钱红红哭着跑回家,父母肯定会追问原因,等钱红红把实话说出来,也就是逼着钱成贵夫妻俩做决定的时候了。

    他倒是要看看,钱成贵那个老狐狸对亲生女儿的婚姻大事到底什么态度?若是他一意孤行坚决不同意自己跟钱红红之间的姻缘,自己也没必要上赶着自讨没趣。

    婚姻是关乎一辈子幸福的大事,聪明人绝不会拿婚姻当赌注。

    接下来的几天,黄一天本以为钱成贵肯定会抽时间找自己谈话,当面锣对面鼓把自己和他女儿恋爱一事摊在桌面上说清楚,没想到这老狐狸居然反常的平静?

    黄一天甚至在心里准备好面对钱成贵的时候,一旦他质问自己,“凭什么给钱红红幸福?”究竟该如何作答?他觉的自己应该用无比自信的眼神看向他,然后冲他说一句:“必定会竭尽所能让钱红红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可惜,他心底里打算好的说辞半点没用上,一周的时间很快要过去了,钱成贵根本没找他谈话,他每天窝在局长办公室里很少露面。

    钱成贵的异常反应让黄一天感觉心里有些不踏实,一向政治嗅觉灵敏的他敏感意识到这表面平静底下似乎暗藏汹涌,究竟为什么钱成贵能憋住劲不主动找自己摊牌呢?按理说,钱红红是他最为宝贝的独生女儿,还有什么事比女儿的终生大事更为重要?

    退一步来说,即便钱成贵暂时没打算跟自己谈关乎他女儿的婚姻大事,单位里招商引资的工作
阴影之主帖吧
他一样绕不过自己,他不是一直指望自己再出手招商到大项目吗?怎么现在突然改了心性偃旗息鼓了?

    黄一天再怎么老道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他做梦也没想到,钱成贵这个老狐狸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背地里早已针对他做足了文章。

    姜还是老的辣。

    钱成贵的心思狡诈到连黄一天这样的官场老手也防不胜防,那晚钱红红回家后的确向父母哭诉了一番,无非是责怪父母陷自己于不尴不尬的境地。

    从钱红红哭哭啼啼一番话里,钱成贵听得出来女儿是真心喜欢黄一天那小子,若是以往,女儿就算是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乐意爬上天摘下来给她,可这一回,听女儿说出心里话后,他眼前不觉浮现出那天黄一天在局长办公室威胁自己的情形。

    钱成贵心里琢磨,若是黄一天真心跟自己女儿谈恋爱,他怎么可能用那样张狂凶狠的态度对待自己这个未来老丈人?那混蛋从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背地里却又主动追求自己的女儿,那就只有一种解释,此人跟女儿钱红红谈恋爱绝对是居心不良。

    钱成贵又往深了想,黄一天不过是一个出身贫寒,毫无背景,在官场没有半点人脉关系的官场新人,但他的确头脑灵活擅长随机应变,以他的聪颖必定能想到自己日后想在官场有所建树必须另辟捷径。

    于是钱成贵得出了一个相当窝心的结论,很可能在这家伙跟自己的女儿谈恋爱就是他想要获得进步的捷径,他分明是想要利用婚姻作为跳板,沾上钱家在官场上的东风,为他自己日后的升官提拔增添有力筹码?

    钱成贵越往下想心里越担心,在他眼里看来,黄一天实在是太狡猾了!自己单纯如一张白纸的女儿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现在,黄一天不知道对女儿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女儿对他一片痴情,若自己真点头同意把女儿嫁给他,恐怕他日后必定原形毕露,一旦这家伙进步到一定的阶梯后有机会攀上了更高的枝,女儿保不准就是被他抛弃的命运。

    钱成贵左思右想觉的无论如何不能同意女儿跟黄一天谈恋爱,女儿年纪小心思单纯看不透黄一天的狼子野心,作为父亲难道还要亲手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吗?

    让钱成贵唯一感到头疼的是,招商局的工作事宜还真是离了黄一天地球不转,凭良心说,招商局底下虽然成立了四个招商科室,真正有希望招商引资成功的还得数到招商一室的黄一天。

    为了这事钱成贵也算是绞尽脑汁,这家伙到底不愧为官场老狐狸,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琢磨了半晌还真是让他想出一个解决难题的妙招。

    想当初,浙江的金老板来普水县考察的时候虽说是黄一天招商来的,可是金老板在普水县呆了一周的时间联系方式招商局办公室也有,好歹县招商局一干领导跟金老板也见过面,为什么非得通过黄一天去联系金老板呢?

    最重要的是,金老板当初在普水县和相关领导商榷投资事宜差一点就要签约成交了,若不是贾仁贵闹了一出投资事宜早已尘埃落定,这说明金老板从本心来说是有在普水县投资意愿的,不过是一时气急才会断了念头。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

    钱成贵相信金老板回到浙江后过了这一段时间,心情早已不像之前那样气大,这种时候再派人去浙江跟他商量投资事宜想必他态度不会似以前那么激烈。

    何况,钱成贵心里有数,傻子都看出来上回市县的主要领导都巴不得金老板投资的项目能谈下来,若是金老板再多等两天,他提出的合作条件毫无悬念政府部门会主动做出让步。

    商人利为先。

    钱成贵在心里盘算着,只要派个人去浙江当着金老板的面把此次合作得失说清楚,保不准他会动心,不过派出去的这个人不仅能力要强,而且还得跟自己一条心才行。

    此人必须要做到在金老板没点头答应投资之前,绝不能向外泄露半点消息,否则一旦被黄一天听说免不了又要横生波折。

    钱成贵思来想去,把眼光盯在招商一室的胡承悦身上,胡承悦是他的老下属了,当初在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时候曾任招商二科的科长,后来因为跟县委办张志和抢项目一事犯了错被贬到黄一天手下做了科员。

    曾经担任过科长的胡承悦的工作能力绝对没有大问题,他跟黄一天之间不和众所周知,钱成贵放眼整个招商局上下几十口看起来,胡承悦应该算是最合适派去浙江招商金老板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