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四十八章 我要收拾人

四十八章 我要收拾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还有人说,其实县委刘书记暗地里早就对贾成红不顺眼,这回不过是借着此事作为由头除掉眼中钉,就算没有金老板这件事,他也会找出其他的由头来收拾贾成红。

    而对于当事人贾成红来说,他做梦也没想到一件小事居然会闹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现在自己的儿子被警察抓了,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派出所长也被抓了,虽然还没人对他本人下手,可一向政治嗅觉灵敏的官场老手早已闻到了阴谋的味道正慢慢向自己逼近。

    很多人在谈论传言的同时纷纷打听到底是谁敢把一向在普水县无人敢惹的官少爷贾仁贵打的头破血流进了医院?有知晓内情的人四处宣扬,说是招商局黄一天干的,于是更多人在背地里莫不翘起大拇指,说他是为民除害!还有人在背地里期盼道,“要是普水县多几个黄一天,看那帮官二代还敢嚣张?”

    人人都在传言,贾成贵父子八成要倒大霉了!

    其实即便是不听那些传闻,很多事已经既成事实,贾仁贵已经被公安局给抓了,听说刘书记对此事相当不满,特意连夜去市里向领导汇报此事,照眼下得到事态发展下去,恐怕贾成红这个宣传部长是当到头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众口铄金也有一定道理,就在事发后的第三天,市纪委书记特意亲临普水县主持召开了普水领导班子会议,在此次会议上,市纪委书记代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当场宣布免除县委宣传部长贾成红的职务并让他接受调查等待处理。

    据说贾成红在会议结束后半天都没能站得起身来,这件事显然对他打击实在是太沉重了,他肯定做梦也没想到,明明很小的一件事,居然害的自己儿子被抓,害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官帽子都丢了,这让他怎么能想得通?

    贾成红却不知道,市纪委书记到达普水县后头一站先去了一趟医院拜访金老板,当他郑重征询金老板对此事的处理意见时,金老板说:“这里的投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县委宣传部长纵子行凶也就算了,连警察都成了两父子的帮凶,这样的地方我估计没有人敢投资,所以投资的事情以后别再谈了!”

    市纪委书记立马把金老板的话原封不动电话向市委书记汇报,市委书记本来也接到贾成红请人的招呼,说警戒一下就可以了,用不着大张旗鼓。市委书记本来也想这样做,可是现在人家投资商却不来了,负面影响那是太大了,顿时火冒三丈大发雷霆道,“一个小小的县委宣传部长歪脑筋一动,彻底毁了市县两级领导班子辛辛苦苦筹备的招商计划,这种干部还要他干什么?”

    市委书记当即亲自下达指示,立刻让相关部门走个程序,免除普水县委宣传部长贾成红的职务,事态发展到这种程度,即便是有人想帮贾成红说话也不成了。

    金老板终于还是走了,尽管普水县委、县政府一干领导费尽唇舌想要劝他,却根本无法阻拦他放弃投资的决心。

    钱和命哪个重要?相信答案人人心知肚明,为了一个项目的投资再把小命搭进去,这对于金老板来说显然是极不合算的买卖。

    金老板临走的时候,极力邀请黄一天去他的企业工作,被黄一天婉言谢绝了,他心里清楚,金老板这是想要还自己一个大人情,可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说到底,他又何尝不是对金老板心有所愧?

    人活着,其实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当一个各方面条件不够成熟的底层弱者心怀大志想要成就一番大业,必须理智每一次做出对自己有利的选择。

    金老板走后,全市上下动员齐心协力想要招商的大项目在众人心目中基本算黄了,不仅如此,此事对其他一些在普水县的投资老板造成的负面影响也不小。

    已经签约的南京涂老板因为这事也动摇了投资的念头,几次找到县委主要领导希望改变合作方式,或者直接终止合作协议,涂老板的理由很充分,“一个县城的软环境如此恶劣,怎么可能让商人安心经营?人家那么大的老板都不敢投资了,我这个小老板不想多事。”

    一连串的打击让普水很是被动,县招商局长钱成贵也倍受打击,他此时才感觉这个招商局长还真是不好当,原本以为此次招商了大项目,再和贾部长结成亲家,接下来必定仕途顺风顺水,弄个副处级也许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人算不如天算。

    他怎
我有个无敌系统小说5200
么也没想到贾部长父子一夜之间竟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现在看来贾部长一家子算是彻底没戏了,一想起之前贾仁贵和女儿钱红红订婚一事他就有些头大,他倒是从心底里想立马退婚拉倒,可又实在张不开嘴。

    事情明摆着的,人家得是势的时候你就上赶着跟人家订婚,现在人家倒霉了,你就立马变脸跟人家悔婚,这种事情一旦做出来,恐怕普水县老百姓唾沫星子就能把他淹死。

    钱成贵到底脑子转的快,他想起之前黄一天不是跟女儿正谈恋爱吗?他要是现在对女儿还有这份心意,正好让女儿跟他多接近,这样一来不用多说什么,贾家也该知道两人订婚一事已然告一段落,因为女儿已经和别的人来往了。

    只要贾家人不对此事穷追猛打,女儿和贾成贵订婚一事就算是平稳过渡,万一贾家人不识相非要揪住此事不放,到那会自有黄一天跳出来跟贾家人正面交锋,到头来外人顶多议论女儿自由恋爱不同意父母挑的女婿,其他的还能说出什么难听话?

    更何况,刚刚离开普水县的锦纶纺织金老板原本就是黄一天通过私人关系请来的,金老板这一走到底能不能再回心转意,还得看黄一天那小子到底使多大力。

    解铃还须系铃人。

    钱成贵相信,以黄一天的聪明睿智,只要他铁了心力王狂澜把金老板拉回谈判桌也不是没有可能,想到这,钱成贵决定把黄一天叫到自己办公室来好好谈谈,他心里琢磨,务必要想办法劝他在招商工作上再接再厉做出成绩来。

    钱成贵觉的,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是金老板铁了心不肯回头,不是还有其他大集团的老板吗?上回陪金老板一道过来,从头至尾跟黄一天热聊的宋老板听说企业规模也不小呢......

    周一上午,钱成贵上班后头一件事就让秘书通知招商一室的黄主任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领导嘛,既然要找下属谈工作,该摆的派头总是要摆的。

    何况,钱成贵从心眼里不希望被黄一天误解为自己今天找他谈话是有所求,按照钱成贵的思维逻辑,既然你黄一天在招商局工作,招商引资工作就是你的主要工作职责,一把手局长找你商榷如何更好的招商引资绝对名正言顺。

    官场从不缺少这种又想做**又想立牌坊的领导干部,尤其是一些单位的一把手,下属辛辛苦苦干出点成绩二话不说理直气壮占为己有。

    下属要是运气好遇上心地善良些的领导还能分到点羹汤;要是运气不好遇上霸道无理的领导,干死了也是白干。再能干的下属背地里不送点“烟酒票子”给领导,领导压根不会多看你一眼。

    熙熙攘攘名来利往。

    这年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领导们也要过日子,也要背地里打通各种关节为自己升官提拔铺路,到手的好处谁想吐出来分给别人?习惯就好。

    黄一天没想到钱成贵居然还有脸主动找自己谈话?他心里正对这老狐狸憋着一肚子气呢!

    从私事上来说,钱成贵对自己和他女儿钱红红恋爱一事百般阻拦,前一阵四处对外宣扬要给钱红红和贾仁贵办了一场盛大的订婚宴,搞的他这个钱红红名正言顺的男朋友倒像是第三者。

    从公事上来说,前两天好兄弟张志和偷偷透露给他一个惊人的消息:由于贾成贵父子从中作梗,钱成贵已经答应在此次招商项目正式签约后把他发配到乡下,眼不见心不烦。

    黄一天真是想不通,自己跟他钱成贵是多大仇多深怨?他就这么翻脸无情亟不可待一脚把自己踹到乡下去?若不是此次对金老板的招商过程中出了岔子,恐怕这时候钱成贵已经把将自己调动到乡下的申请报告交到县委组织部了。

    对于这种市侩现实欺软怕硬又过河拆桥的领导,黄一天现在恨不得当面狠狠给他两耳光打的他满地找牙,自己不主动找他兴师问罪就算不错了,他还有脸找自己谈话?

    钱成贵毕竟是招商局长,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既然是领导召见,最起码的面子总是要给的。

    黄一天接到秘书打来的通知电话后口中应了一声,身子却一动不动,不紧不慢坐在办公室把今天的日报看完才慢悠悠踱着步子去钱成贵的局长办公室。

    钱成贵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希望喜欢的朋友,给于更多的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更新和加快更新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