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四十六章 他是哪个大人物

四十六章 他是哪个大人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年轻警察相当肯定点点头,冲着周扒皮汇报说:“所长,您要是不信可以亲自去看看,那位金老板现在正跟县委刘书记通电话呢。”

    “刘书记?”

    刚才还牛逼哄哄的周扒皮突然像是被抽了筋的龙虾两腿一软差点当场跪下来,幸亏旁边的年轻警察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他,这才勉强支撑站稳了。

    “快快快!快带我去看看。”

    周扒皮明显顾不上对黄一天动刑,心急火燎抬脚出门往隔壁审讯二室走去,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黄一天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身子也明显放松了不少。

    周扒皮为什么突然那么紧张?别人不知道原因,黄一天心里却明镜似的。

    金老板是什么人?警察一开口审讯不就全明白了?最近县委、县政府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视程度压倒一切,县里纺织厂将会由浙江来的某百强企业收购的话题也早已在普水县街头巷尾传的沸沸扬扬。

    既然金老板是普水县委、县政府领导不远千里请来的贵客,周扒皮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居然不由分说敢把人给抓了,这不是故意给领导添堵,跟领导对着干吗?一想到此事有可能引发的严重后果,周扒皮能不慌了神?

    周扒皮怀着惴惴不安心情走进审讯二室的时候,瞧见金老板正坐在审讯椅子上打电话,一眼看到金老板手里拿着摩托罗拉的掌中宝手机,周扒皮眼珠子差点瞪掉落地面。

    九六年的时候手机还是稀罕物,一般有钱的大老板也就手里捧一个一万多块的大哥大已经足以笑傲江湖,金老板手里拿着的却是本地人连见都很少见的昂贵手机,据说这款摩托罗拉手机号称创全球手机最小最轻记录,价格远超大哥大数倍,能买得起此款手机的人必定非富即贵。

    金老板到底是金老板,见识广博宠辱不惊,即便是被人当成犯罪嫌疑人抓起来关进了审讯室,坐在破旧的审讯椅子上依然自带一股强者与生自来的强大气场。

    周扒皮进入审讯二室的时候,金老板刚跟县委刘书记通完电话,当着几个目瞪口呆警察的面,他又拨通了此次陪同他一道来普水考察的副总电话,对着手机听筒只说了一句:

    “收拾一下明儿一早就走。”

    电话里副总显然对老板突然做出的决定相当意外,问他,“金总,和普水的谈判还没有结束,怎么突然要走?那投资的事还谈吗?”

    金老板冲着电话冷笑一声:“要是再谈下去估计我小命要送在这了,这个普水青山恶水,还有什么可谈的?”

    副总赶紧问:“金总您人在哪呢?到底出什么事了?”

    金老板回到说:“还能在哪?派出所的审讯室!被人当犯人抓起来了!”

    ......

    周扒皮见金老板脸色铁青坐那打电话,还说立马要离开普水县不再投资了,这让他一颗心瞬间像是跌落冰窖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金老板是县委、县政府领导苦心邀请来的贵宾,之前听说之前投资项目都已经谈的七七八八双方合作的可能性非常大,如今被自己有眼不识泰山这么一搅合,人家金老板一怒之下决定不投资,那自己岂不是成了普水县经济发展的罪人?

    更可怕的是,金老板这一走,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岂能饶得过自己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只怕自己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派出所长位置转眼就要没了。

    想到这里,所长差点就要当场给金老板跪下来,可这种时候下跪有用吗?他眼珠一转冲着站在一旁的年轻警察呵斥道:“

    你眼睛瞎了!连金老板也敢抓?还不赶快把人给我放了!”

    一旁的年轻警察突然被领导厉声呵斥倒是一愣,心说,“这抓人的命令不是你周所长亲自下达的吗?怎么现在见抓了惹不起的人物掉头又赖到我身上?”

    其实年轻警察刚才得知金老板的身份后也吓破了胆,方才金老板一进入审讯室便提出要打电话,年轻警察当时还讥讽他:“到了这地方你还想打电话?你是不是还想洗把澡按摩一下?你当这派出所是什么地方?是休闲会所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金老板对年轻警察那副狗仗人势的嘴脸不屑一顾,因为双手被铐住了实在没法拿上衣兜里的手机,只能冲着年轻警察客气要求道:“小伙子,我是什么人我想你会知道,请你帮我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我只打一个电话就行。”

    “你还有手机?”

    年轻警察一脸的诧
回到三国去修仙最新章节
异,转瞬又阴笑一下,“看来你还挺有钱嘛?我说你们有钱人就是贱,有点臭钱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什么违法的行为都敢干是吗?还打人,打了这个地方,不管你是什么有钱的老板,都要听老子的。”

    仇富情结从来都是某些底层生活不如意的人掩藏在心底里的毒蛇,一旦遇到合适的衍生环境,这条毒蛇便会不自觉从心底最深处跳出来,年轻警察显然就数这类人。

    金老板眼神像是利刃刺向话里话外嘲弄自己的年轻警察,抬头挺胸冲他说了一句:“小伙子,我或许算不上特别有钱,但是我的钱买几个小小的普水县地盘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年轻警察“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他显然以为金老板在吹牛,带着一股好笑的心态,他慢悠悠从审讯桌后踱着步子走出来,走到金老板身边探手从他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

    当年轻警察从金老板上衣口袋里把摩托罗拉手机掏出来,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了,即便他再怎么没见识也知道这款手机的价格,两万多的手机啊!那会在普水县城都够得上买一套面积小点的房子了。

    年轻警察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掉地,他吓的腰一弯赶紧两只手托住手机,一时不知道怎么处理眼下的局面,他此时才意识到今晚被抓的这位不是什么凡角。

    一般人哪能买得起如此昂贵的手机?可他到底谁呀?明明周所长刚才还亲自下达指示,“给老子狠狠收拾那家伙!”难不成连周所长也不了解他的身份?

    年轻警察楞神的功夫,坐在那的金老板已经发话了,他冲着年轻警察说:“麻烦你帮我打开手机拨通联系人目录里县委刘书记的电话。”

    “县委刘书记?”年轻警察听了这话更像是当头被雷劈了一下,身子一晃差点站不稳。

    他此时早已没有金老板刚进审讯室时的嚣张跋扈,弯下身子捧着手机满脸谄媚对金老板低声道:“这位先生,您刚才说要打电话给县委刘书记?您说的是咱们普水县的刘书记吗?”

    “怎么你们普水县还有第二个县委书记?”金老板反问他。

    “不不不,我不是这意思。”

    年轻警察显然已经反应过来,他立马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金老板的手铐,把手机放在金老板手掌里,冲他一脸讨好笑容道:“您要打电话是吧?您随便打随便打,我估摸着今晚的事八成是有什么误会,我这就向领导汇报去,您稍等稍等啊!”

    年轻警察说完这几句话,一溜烟开门出去找周扒皮,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周扒皮见碰到了得罪不起的主居然把自己推出来当挡箭牌。

    领导无情下属无义。

    年轻警察从刚才主动解开金老板手铐的那一刻起便知道今儿遇上大麻烦了,虽说周扒皮是所长,可他也不能在紧要关头把自己推出来当替死鬼啊?万一事情闹到最后领导把责任全怪罪到自己头上,自己一个小警察承担得起吗?不行!这黑锅自己绝不能背!

    片刻的功夫,年轻警察脸上不知道已经转换了多少个表情,他终于还是当着金老板的面说出了一句话:“周所长,这人是你命令抓的,现在你又命令放人,到底是抓还是放,你总得给个明话让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好办事啊。”

    周扒皮差点肺气炸了!这就是平日里围在自己身边吹牛拍马的忠心好下属?到了关键时刻立马掉链子!他这分明是当着金老板的面已经开始撇清责任。

    金老板显然对面前两位变色龙似的警察不屑一顾,他打完电话后伸手拍了拍有些发皱的外套,冲着周扒皮问道:“跟我一块的小黄呢?人在哪?”

    “在隔壁”,周扒皮立马响快回答,又讨好口气补充一句,“您放心,您的朋友毫发无伤我这就给您带过来。”

    金老板听说黄一天平安无事一颗心放下来,他心里觉的,今天如果不是黄一天仗义相救说不准自己会被那帮小混混害成什么样,从某种角度来说,黄一天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哪。

    周扒皮见金老板提及黄一天一脸关心,心里不由暗自庆幸,幸亏刚才没来得及出手拿电警棍教训黄一天,否则的话,恐怕此事后果更加难料。

    金老板打完电话不到十五分钟,派出所门口的空地上接二连三来了好几辆黑色公车,打头一辆便是车牌尾号是0001的县委刘书记座驾,紧随其后的0002、0003、......,凡是县里在家的几位主要领导全都在短短的时间内聚齐派出所。

    今日三更,你们的支持是我快速更新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