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四十五章 周扒皮

四十五章 周扒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周扒皮”原本在哪个乡下派出所当一名普通的小警察,后来据说跟贾家套上了远亲关系,在贾成红的一手提携下,几年内不仅调进了县城,还弄了个派出所长当当。

    黄一天心里不由一沉,“自己现在居然落到了周扒皮的手里?看来这今晚这一关还真是有些难过了。”

    此时,距离审讯室不足百米的所长办公室里,周扒皮正跟贾成红打电话汇报情况。

    半小时前他听下属汇报说,“贾部长的儿子在老鱼馆三店被人打伤”,听了这消息,他当时就遥控指挥负责现场的两名警察,立刻把打伤贾部长儿子的犯罪嫌疑人抓回来,立即叫120救护车把贾部长儿子送到医院。

    现在,之前发出的两个指示都已经执行到位,他立马打了个电话向贾成红汇报情况:“贾部长,打人的两个人现在已经被抓回来了,正关在审讯室呢。”

    “行,这事你处理的很好,小周啊,你也是派出所长,应该知道咱们社会是法制社会,对那些出手伤人的人渣败类绝不能轻易姑息。”

    电话里,贾成红说话声音带着明显激愤,他能不生气吗?他的宝贝儿子贾仁贵居然在普水县被人打了?先不说他的宝贝儿子受了委屈,就说遇上了这种事,让他这张老脸以后往哪放?

    堂堂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家的公子居然在外头被人打的头破血流?打人的家伙不是瞎了眼就是存心往死路上走,贾成红默默在心里发狠,“这件事一定要从严从重处理,哪怕是杀鸡骇猴也要让某些人心里清楚,普水县里有些人是绝对不可以随便得罪的!”

    周所长对领导的指示理解的相当透彻,说白了,无非是帮贾部长出一口心里的恶气,此时此刻,事情的真实前因后果在这位派出所长心目中早已不重要了,他更看重的是如何处理此事才能讨得领导欢心。

    主子高兴,那才是关键。

    周所长跟贾成红通完电话后,踱着步子穿过走廊来到关押黄一天的审讯一室,原本坐在凳子上的小警察头一抬见所长推门进来,“腾”的一下从凳子上起来站直身子,冲领导恭敬问候:

    “周所长您来了。”

    周扒皮冲小警察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两只眼睛却盯在坐在椅子上的黄一天身上,眼神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阴寒,黄一天听见开门声也正抬头看向他,见周所长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冲他轻轻瞥了一眼转瞬把眼神移向别处。

    周扒皮进门后上下打量黄一天,见他身上穿一件白衬衫配一条深色裤子,这一身打扮看起来倒像是机关工作人员,心里不觉有些奇怪,“这小子哪个单位的?居然狗胆包天敢跟贾仁贵过不去?简直就是猫日虎比,玩大发了。”

    他走到审讯桌旁坐下来,两只胳膊摆在桌上,剖析眼神在黄一天脸上扫了好几个来回居然没找到半点想象中的恐惧,心里不禁暗暗恼火,“看来这家伙还挺能装,老子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撑到几时?”

    周扒皮嗓子里轻轻咳嗽一声,开始对黄一天进行正式审讯,旁边的小警察则负责记录审讯过程。

    “你叫什么名字?”周扒皮问。

    黄一天冷眼看向他,嘴唇一动不动,那神情就像是压根没听见周扒皮问话,这让周扒皮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得不又声音提高八度冲黄一天又问:

    “问你话呢?耳朵聋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这一回黄一天倒是开口说话了,一张口却是反问句。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倒是问起我来了?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

    周扒皮当了几年的派出所长还从未见过被抓的人对自己如此态度不恭,忍不住一股火往上冒突然“啪”一拍桌子站起来,倒是把旁边负责记录的小警察吓了一跳。

    周扒皮自认为自己这一招先声夺人演的不错,平日里多少被审讯的混混被自己突然一拍桌子吓的浑身一抖,哪有违法的人不怕警察发火的?正邪不两立,身上穿了一套警服足以震慑大多数违法者。

    可惜这一回他又失望了,他分明看见自己对面的年轻人看戏似的眼神盯着自己,脸上不仅一点没有害怕的意思,甚至看向自己的眼光还带着一股轻蔑。

    反了反了!

    一个违法被抓的犯罪嫌疑人居然敢蔑视警察?这可是在派出所的审讯室?看来今天不动点狠招,这家伙是不知道这看守所是谁的地盘!周扒皮正欲发飙,听见黄一天开口道:


金丹九品吧


    “周所长,你们不分青红皂白抓人还有脸问我叫什么名字?谁皮痒呢?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又知道今晚被你们一块抓的那人是谁吗?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居然就敢抓人?我看你这派出所长今儿是做到头了!”

    黄一天要么不说话,一张口噼里啪啦说了半天,愣是把周扒皮听的一愣一愣的,虽说他没能把刚才黄一天说的话全都记住,可是他从面前年轻人中气十足说话口气里听出这家伙好像也不是什么凡主。

    正准备发飙的周扒皮冷静下来,他眼珠子在眼圈里转了几下后,脸上原本阴冷的神情多了几分颜色,冲着黄一天循循善诱:

    “年轻人,既然你今晚既然已经到了这,我劝你还是老实点,最好问你什么老实交代省得皮肉受苦,你的姓名、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基本情况是必须要说的,这是审讯必不可少的程序。”

    “我要是不说呢!”黄一天语气强硬回一句。

    周扒皮见这小子好说歹说不给自己面子,耐心一点点被耗尽,冲他冷笑道:“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可就别怪兄弟下手无情了。”

    “听你这意思想要动手?”

    黄一天冲周扒皮冷哼一声,不屑道,“周扒皮,我知道你能坐上派出所长的位置全靠贾成红一手提拔,这些年背地里没少给贾成红送礼吧?不过你可别忘了,好歹你也是身穿警服的警察,不是他贾成红家里的一条狗!”

    黄一天这话说的实在是太露骨了,虽说有些事人人心知肚明,可是当面从嘴里说出来那效果可就截然不同了,周扒皮气的眼都绿了,他一甩手冲身旁小警察指示道:“去!把电警棍给我拿来,看来不给这小子松松筋骨他是不会交代的。”

    小警察听了这话赶紧伸手把办公桌抽屉里的电警棍拿出来递给周扒皮,这家伙手里拿到电警棍立马把电源打开,从凳子上起身一步步冲着黄一天走过来。

    黄一天没想到周扒皮还真敢动手,冲他厉声呵斥:“周扒皮!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你小子刚才不是知道的挺多吗?你倒是猜猜看,我一会是先电你胳膊呢?还是先电你腿呢?”

    “你敢用私刑?”

    “怎么?你怕了?你要是现在低头认罪冲我说几句好听的,说不定我心一软还能放你一马。”

    “我要是不呢?”

    “那就要看到的是你的骨头硬,还是这电警棍威力更大了。”

    周扒皮嘴里说这话,手里的电警棍冲着黄一天的胸口位置招呼过来,黄一天已经清清楚楚听见电警棍正发出“吱吱吱”响声,看来周扒皮这回竟是要动真格了!

    “说!你他娘的到底交不交代?”

    电警棍在距离黄一天身体不足三厘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下来,周扒皮显然还想做最后的争取。

    看着近在咫尺的电警棍,黄一天整个人身体不自觉绷紧,他倒是没料到周扒皮居然没有半点法制观念,把人关进审讯室二话不说,连被审讯的人名字都不知道就敢用刑?这家伙哪是派出所长?简直就是贾成贵之流最得力的帮凶!是警察系统最可耻的败类人渣!

    对于这种人渣黄一天心知说什么也没用,他脑子里像是风火轮快速运转起来,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怎么着也该进行下一步了,不知道金老板那边究竟情况怎么样了?该不会他也被这帮无法无天的警察动用私刑了吧?

    黄一天想到这里心里不由一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今晚的计划实在是过于冒险,万一金老板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这一辈子也无法弥补内心的愧疚。

    周扒皮手里的电警棍又向前进了两厘米, 他显然还想做最后的争取,冲着黄一天厉声喝问道:“我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到底交不交代?”

    “我有什么好交代的?倒是你周扒皮,明明是贾仁贵先挑衅动手,我不过是正当防卫,很多人都看到了,凭什么你不抓他却把我们给抓了?”

    “好!既然你不给我面子,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周扒皮眼见被审讯的小伙子油盐不进,气的猛一下就要把电警棍往黄一天身上戳过去,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审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年轻警察满脸焦急走进来,大踏步走到周扒皮身边,附在他耳旁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黄一天看见周扒皮顿时脸上变了颜色,冲着年轻警察紧张问了句:“你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