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四十三章 仇人再次相遇

四十三章 仇人再次相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洪泽老鱼馆是本地人耳熟能详的老饭店,虽说是老饭店生意却一直蒸蒸日上欣欣向荣,怎么说呢?您要是想要随便吃点家常菜,淮海路上的老鱼馆一店完全可以满足您的需求。

    您要是要求高点,想要环境清雅菜品上档次,健康路上的二店绝对让您招待朋友的时候面子赚足了而且吃的也满意,最重要价格还很实惠。

    您要是再想提高消费档次,位于东大院的老鱼馆三店绝对是首选,新装修的酒店环境奢华大方,服务员清一色青春貌美的年轻姑娘,最重要是菜品,凡是进了店的贵客所点菜品皆由名声在外的主厨亲手烹制,色香味俱全是肯定的,有几个特色菜在外面压根吃不到。

    黄一天今晚领着金老板来的就是老鱼馆三店,他心里琢磨着,金老板身为全国企业百强的老总,人家常年在外走南闯北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好吃的没尝过?既然请客就要请他吃外面绝对吃不着的。

    说起来,每个人对自己的故乡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情感,尤其是当着外地客人的面,总是从心底里想把家乡最美好的那一面展现在客人面前。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家乡情结,哪怕自己的家乡没那么富裕,比不上北京上海大城市繁华,在每个人的心里,生养自己的故乡却始终占据极其重要的一席之地。

    老鱼馆三店一如既往的宾客爆满,黄一天陪着金老板进门后好不容易在一楼大厅角落里找了个适合两人用餐的地方坐下来。

    瞧着四周充满古色古香气息的各种灯具装饰摆件,金老板眼里露出几分欣赏,闹中取静,俗中有雅,看得出他对黄一天挑的地方很满意。

    秀色可餐的服务员脸上带着职业微笑把装帧精美的菜单捧过来,黄一天赶紧把菜单递到金老板手里:“金总您请!”金老板笑眯眯接过来认真翻阅。

    老鱼馆三店总共三层,一楼大厅上面是挑空设计,这就让坐在二楼就餐的客人稍微探出脑袋就能将一楼大厅内景象一览无遗,黄一天和金老板正点菜,却没想到二楼有个年轻人眼尖发现了他,立马冲着坐在一旁的几人咋呼道:

    “哎哎哎!你们看楼下那人,他不是跟咱们老大抢女人的黄一天吗?”

    这年轻人正是那天下午跟贾仁贵一块在钱红红单位门口对黄一天动手的一帮人中一个,今晚这帮无所事事的官二代恰好在老鱼馆三店吃喝休闲。

    贾仁贵也坐在上面,突然听说黄一天在楼下,喝的醉醺醺一双眼立马闪出异样光彩,冲着说话年轻人问道:“在哪呢在哪呢?那王八蛋还敢出来晃悠?上回被他跑得快,今儿要是真遇见了,看我不扒下他的皮!”

    “就是就是!敢跟我们老大抢女人,扒了他的皮,让他当众出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跟老大作对!”旁边立马有马屁精随身附和。

    “要我说,一会咱们就冲到楼下,先让人堵住酒店大门,倒是要看看那孙子今天还往哪逃?

    “带家伙没有?不行就带瓶酒下去,一会抡起酒瓶往他脑袋上砸!”

    “老大,这回你可千万不能轻饶了那小子,上回我可是被他狠狠砸了好几棍在身上,这家伙太可恶了!这笔仇咱一定要报!”

    “就是,在普水县的地盘上,那小子居然敢得罪咱们老大,我看他是存心不想活了!”

    “老大,咱们上吧!今晚好好收拾一把那小子,打的他跪地求饶喊咱们亲爷爷!”

    ......

    整天跟贾仁贵在一块鬼混的官二代个个都是不学无术的主,今晚正闲的骨头疼无事可做,一听说底下来了黄一天,一个个两眼冒光像是终于找到了发泄情绪的对象,一个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口气在一旁撺掇贾仁贵下楼狠狠教训那小子。

    贾仁贵这种人哪还需要旁人撺掇?他本来就对黄一天腹诽很深,这会听了旁边几个兄弟咋咋呼呼这么一说,刚刚喝下肚的酒精瞬间像是小火苗周游全身,脑子一热冲兄弟们一挥手,“走!跟老子下楼!”

    楼下大厅里,黄一天和金老板正安安静静点菜,压根没注意到一帮混混在贾仁贵的带领下正雄赳赳气昂昂从楼上冲着两人方向走过来。

    金老板正低头点菜呢,突然感觉身边一个高大的黑影,他还以为是服务员呢,笑眯眯指着菜单说:“这几个特色菜都要......”

    金老板一句话没说完,手里捧着的菜谱突然被一只粗大的手掌从眼前一晃打落在地,他这才惊愕眼神抬
罪恶交织txt下载
头看向面前年轻人,见其凶神恶煞神情正盯着自己心里不禁一阵反感。

    金老板这几天在普水县无论出现在哪里一向是众星捧月,那帮县委县政府的领导生怕哪里照顾不周让他心里不痛快,今晚倒好,出来吃顿饭居然被人瞪着眼睛耍脸色。

    他立马满脸不悦冲着堵在面前牛高马大的胖子说:“你谁呀?干什么呢?”

    刚才挥手打落金老板手里菜谱的死胖子正是贾仁贵,在他眼里看来,既然是跟黄一天一块吃饭的人那就是他的同党,反正打一个也是打,打两个也是一场架,索性今晚连黄一天的同党一起收拾了。

    贾仁贵见金老板居高临下口气跟自己说话,一脸坏笑冲他回一句:“你问我是谁?我是你爷爷呀!”这话一说出口,他身后一帮混混立马爆发一阵大笑,气的金老板顿时涨红脸。

    “你怎么骂人呢?这什么回事?老板老板!把你们老板叫来,好好吃顿饭怎么骂人呢?”金老板哪受过这种憋屈,气的一下子从座椅上跳起来,冲着旁边不远处站着的服务员连声呼喊。

    其实老鱼馆的服务员从瞧见贾仁贵一行人气势汹汹下楼便已经密切盯着这帮人动静,见这帮人对一楼的两位客人故意找茬却并根本不敢出声阻止。

    店里人谁不认识这几人是县里有名的官少爷?上回领头的那胖子还在酒店里喝醉酒调戏一个女服务员,当时把女孩扒的只剩下三点,大堂经理实在看不过去上前劝阻,结果被这帮人狠狠揍一顿到现在还躺在医院呢,连大堂经理都得罪不起的瘟神,谁敢沾边?

    坐在一旁的黄一天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贾仁贵?这让他心里不由一沉,从看到贾仁贵走过来的第一眼,他第一反应是想要拉着金老板赶紧逃,一刹那的功夫,脑子里却不由自主想起昨晚上张志和跟自己说的一番话。

    昨晚,张志和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听说自己被贾仁贵带一帮人打了,趁夜来看望自己,他见黄一天受了伤,尽管气的当场跺脚骂娘,觉的贾仁贵实在是欺人太甚,可是两人聊着聊着,张志和却还是苦口婆心劝他,“千万别跟贾仁贵硬碰硬,明摆着鸡蛋碰石头嘛,以后遇见那家伙绕道走,别惹他就行。”

    黄一天当时郁闷说,“我总不能躲一辈子?何况普水县城就这么大低头不见抬头见,谁知道什么时候又碰上他?”

    张志和却劝他说,“贾仁贵虽然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是他老爸贾成红是县里资格最老的县委常委,贾仁贵这些年仗着有个当官的老爸撑腰作威作福,以前不知道欺压过多少人,结果呢?就算受害人报警都没用,那些警察都是见风使舵的主,哪有人敢得罪这样的硬茬?”

    黄一天听了张志和的话心里一阵冰凉,照张志和的意思,自己以后在普水县岂不是要像缩头乌龟似的活着?那怎么行?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要是连一个小小的贾仁贵都收拾不了,像话吗?

    他当时对张志和说,“行了行了,你也别为我操心了,我自己的事情能想办法解决。”

    他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张志和看向他的眼神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同情,好像心里明白黄一天不过是当着他的面要面子不肯而已。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其实黄一天那晚是真心动了收拾贾成贵父子的念头,尽管在外人眼里看来,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机关小官僚,可是在官场浸润了几十年,他心里早已有一千一万个可以应付贾仁贵父子的招数。

    劳心者治于人劳力者受制于人。

    只要肯动脑筋多思考,无论是再难的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从刚才贾仁贵一伸手打掉金老板手里菜谱的一瞬间,黄一天突然脑子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

    贾仁贵显然不认识金老板,更不可能知道金老板是普水县委县政府隆重请来的招商大老板,连市里的领导以及县里的县委书记县长都对金老板恭敬有加,他贾仁贵居然敢对金老板动粗?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黄一天心里清楚,像今晚这样绝佳扳倒贾成贵父子的好机会稍纵即逝,只要今晚事情局面能按照自己心里所想方向发展,必定让贾成贵父子吃不了兜着走。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报了前世贾成贵父亲阻碍自己提拔之**这辈子贾成贵霸道夺走女朋友之仇,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还有可能把贾成贵父子连根拔起,只是,这样一来可能要让金老板受点委屈了。

    成大事不拘小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