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三十八章 爱她就和她结婚

三十八章 爱她就和她结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轻轻啜了一口水,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拍了拍武达的肩膀冲他笑道:“放心吧,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手掌,没事的。”

    “猎人?”武达看向黄一天的眼神露出几分诧异,“黄主任居然把自己说成是猎人?钱成贵是局里出了名的老狐狸,猎人和狐狸那可是死敌啊!”

    武达来不及把心里话说出来,黄一天已经慢悠悠踱着步子出了办公室门,其实刚才他喝茶的功夫心里已经反应过来,这两天浙江来的金老板正跟县里负责招商的领导商谈投资相关事宜,这种时候钱成贵找他绝不会是为了问他,“金老板什么时候来投资?”

    既然钱成贵找自己不是为了公事,一大早又找的这么急,很有可能就是为了私事,十有八九昨晚上郝佳丽那臭女人真跑去找钱红红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黄一天心里倒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他见过的大场面太多了,反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区区一个小小的县里招商局长钱成贵,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站在局长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两下,听见里面传来钱成贵阴沉声音:“进来!”

    黄一天推开门,见钱成贵正坐在老板椅上假装低头看报,他也不出声,进门后又转身把门关好,慢腾腾走到沙发上坐下,冲着钱成贵礼貌问一句:“钱局长,您找我?”

    钱成贵这才把眼睛从假装看的报纸上挪开,抬头冲黄一天脸上盯了一眼,开门见山道:“黄主任,听说你最近跟我女儿在谈恋爱?”

    黄一天点头:“有这事。”

    明人不做暗事,虽说黄一天从心底里对钱成贵这位未来老丈人不感冒,可既然跟钱红红有了这层恋爱关系,对他表面上的尊重总要有的。

    钱成贵抛出一个问题后就闭上了嘴巴,那情形似乎在坐等黄一天向自己汇报跟他女儿之间恋爱详情,可惜他打错了算盘,黄一天却同样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两眼四处打量办公室,好像一大早跑局长办公室看风景来了。

    毕竟是涉及心肝宝贝女儿终身大事,最后还是钱成贵先憋不住了,铁青一张脸又问:“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

    黄一天差点被吓的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他看向钱成贵的眼神露出明显惊愕,“钱局长,我跟钱红红才恋爱不到一个月就谈婚论嫁,是不是太仓促了?”

    “你这意思,不准备跟我女儿结婚?”

    “不不不!我没说不跟你女儿结婚,我只是说还没到时候,恋爱是一个过程,结婚是一个结果如果好的过程怎么来好的结果?”

    “那你觉的还需要多长时间才算到时候?”

    钱成贵一副老子早已看穿你那点伎俩的眼神看向黄一天,这种被人紧盯研究的感觉让黄一天心里感觉不爽,他实话实说回答:“这事我还真没想好,总之婚姻大事总得慎重些才好,您说呢?”

    钱成贵听了这话眼神一紧,眼眸里显出几分幽深,他刚才问黄一天的几句话全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男人到底是不是真心跟女人谈恋爱,一个问题就能确定,这男人究竟有没有准备跟女人结婚?

    早有人说过,当男人不是以结婚为目的跟女人谈恋爱的时候,本质上就是打着谈恋爱的名义在耍流氓!钱成贵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坐在自己眼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下属黄一天居然耍流氓到宝贝女儿身上?

    一股出离愤怒的感觉瞬间点燃钱成贵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钱红红是他的独生女儿,从小娇生惯养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现在居然被黄一天这个狼崽子盯上利用她来报复自己?他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到爪洼国让他永远不要在自己面前出现。

    黄一天见钱成贵三缄其口,看向自己的眼神却闪出凶狠,心里稍一琢磨明白过来,原来一大早钱成贵把自己叫到办公室是为了试探一下自己是不是真心跟他女儿谈恋爱。

    结婚的确是考验男人对女人是否真情的一块屡试不爽试金石,刚才钱成贵迫不及待问自己什么时候跟钱红红结婚的时候,其实他心里真正想要得到的答案是,自己到底会不会跟钱红红结婚?可惜自己刚才没领会他那句话背后的意思,现在看来肯定是让他误会了。

    黄一天张口想要解释:“钱局长,其实我和钱红红......”

    一句话没说完,
Fate:逆反之轴无弹窗
钱成贵冲他一摆手打断道:“黄主任,你先去忙吧,有什么事情咱们以后再说。”

    “不是,钱局长你听我解释,其实我和钱红红......”

    “你和钱红红之间到底什么情况,我已经很清楚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现在立刻回到你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黄一天看出钱成贵分明在努力的控制情绪,瞧他那副要吃人的眼神看向自己,他心里也不乐意了,凭什么呀?连说句话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这也太霸道了!爱听不听!

    既然钱成贵根本不给他说话机会,他也没必要留在这里碍人家的眼,黄一天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卑不亢冲他打了个招呼,转身大踏步出了局长办公室。

    黄一天刚一离开,钱成贵终于憋不住满腔熊熊烈火,猛的一伸手把办公桌面上报纸文件办公用品“哗啦啦”全都甩到地上,连桌上的电话也没能幸免,在地上蹦跶几下摔裂了表面。

    在钱成贵眼里看来,就凭刚才的几句话,他已然确定黄一天跟自己女儿谈恋爱目的不纯,简直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女儿可是他心头珍宝啊,黄一天这小子就因为记恨他当初阻挠其提拔,居然就把报复的魔爪伸到自己女儿手上?

    官场老狐狸再怎么精明,在遇到女儿的事情上也会忍不住方寸大乱,这类人的秉性一向习惯把所有事情往最坏处打算,何况钱成贵对黄一天的印象一直不佳。

    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钱成贵心里像是一团火烧的难受,他在心里暗暗发狠,“狗日的黄一天,就算你再怎么心思狡诈,老子也绝不会放过你!就凭你,也想跟老子斗?玩得过我钱成贵的人还没出生呢!”

    再说黄一天回到办公室后心里越想越感觉有些不踏实,他倒不是担心钱成贵误会自己和钱红红谈恋爱的诚意,毕竟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要钱红红相信自己就行。

    但他了解钱红红的个性较为柔软,说白了是个没什么主见的姑娘,万一钱成贵背地里对她施压让她跟自己一刀两断,那不是对不起人家姑娘吗?怎么说两人现在表面上是恋爱关系,其实早已突破了最后一层,跟结了婚的小夫妻没什么两样。

    思来想去,黄一天决定今天下班后务必找钱红红好好谈谈,尤其是今天一早她老爸找自己谈话的事情,一定要当面跟她谈清楚。

    最好让她回家也做做她老爸的思想工作,叫钱成贵别整天像是看死敌似的眼神看自己,青年男女谈恋爱正大光明,今儿一早他跟自己说话口气分明是怀疑自己跟钱红红谈恋爱动机不纯。

    下午,钱红红下班后刚走出单位大门,突然一束盛开灿烂的玫瑰花带着一股芬芳四溢出现在面前,把她吓了一跳,再看捧着玫瑰花的帅哥不正是自己的男朋友黄一天?

    钱红红刚伸手接过玫瑰花,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老爸钱成贵对她下了死命令,坚决制止她继续跟黄一天来往,赶紧把黄一天拉到一旁僻静处,脸上略显紧张问:

    “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自己女朋友下班啊,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看你招呼不打一声就过来没想到吗?”

    “惊喜是不是?”

    “是是是,惊喜惊喜。”

    钱红红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一边嘴里说着敷衍的话一边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四处乱转,一副生怕熟人看见的表情,黄一天看在眼里,冲她笑笑:“你今儿怎么了?像个受惊的小兔子?”

    钱红红看了站在面前的男朋友一眼,一副欲言又止表情,黄一天却主动扯开话题,他伸手揽住女朋友的***,嘴里轻轻叹了口气说:“你爸今儿一早找我谈话了。”

    “我爸找你谈话?”钱红红脸上露出惊讶神情,看得出来,钱成贵背地里找男朋友谈话的事情她是半点不知情,“他找你谈什么了?”

    黄一天搂着钱红红两人顺着马路牙子慢慢往前走,他边走边说:“还能谈什么?你老爸问我,什么时候跟你结婚。”

    “结婚?”钱红红也吓了一跳,两眼瞪圆看向黄一天,“那你怎么回答他?”

    “我就跟他实话实说呗,我说咱们谈恋爱时间不长,这时候考虑结婚显得有点仓促了,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那我老爸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