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三十六章 心机很重的女人

三十六章 心机很重的女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郝佳丽故意提高八度的清脆声音在粥铺大厅响起,惹的周围食客不由看过来,只见一个身穿深色职业套装的年轻姑娘正袅袅婷婷冲着一对手挽手的青年男女走过去。

    众人再看那对青年男女,男的身材挺拔英俊潇洒,女的貌美如花温文尔雅,两人正好奇扭头看向刚才发出声音的姑娘。

    “黄一天,你身边这位小姐谁呀?我怎么不认识?”

    郝佳丽先冲黄一天绽放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转瞬两眼盯在宋浩佳脸上,大大方方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郝佳丽,是黄一天的女朋友,请问你是?”

    “女朋友?”宋浩佳听了郝佳丽的自我介绍一脸疑惑扭头看向身边的老同学,怎么之前没听他提起过已经有女朋友了?

    从看到郝佳丽出现在眼前的第一秒起,黄一天心里就断定这女人没安好心,只是没想到她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不要脸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称自己女朋友?他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女人“无耻”,冲着郝佳丽鄙夷看了一眼,冷冷道:

    “郝佳丽你要不要脸?”

    “怎么?你脚踩两只船倒有脸说我?黄一天,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倒是说说清楚,你跟这位小姐到底什么关系?”郝佳丽一副兴师问罪怨妇口气。

    别说,女人的演技还真不赖,瞬间吸引了大厅里不少看客的目光,一个正在上菜的服务员一边不时回头侧耳听三人说话一边往前走,脚底下一不留神差点摔倒。

    在场的人心里无不联想到一出花心男被女朋友当场捉奸现行的好戏,一个个看向三人的眼神明显露出愈加浓厚的兴趣,这显然也是郝佳丽存心制造的效果。

    要是在几十年前,黄一天遇上郝佳丽这种唱作念打俱佳的狠角色还真是无计可施,可如今看到郝佳丽当众演戏这副不要脸的德性,他更多是鄙夷不耻,这样的货色简直就是街头的老大妈。

    “郝佳丽,我总算知道你们学校为什么要开除你,就你这种道德败坏信口雌黄随意孽待学生连七八岁的小孩都下得了狠手的人民教师在咱们整个普水县也算是奇葩了吧?”

    天哪!“怨妇”画风突变成了无耻下流孽待学生的不良教师?还要被学校开除?看起来长的挺善良的姑娘怎么心眼这么毒啊?

    周围人眼神这个时候都带刺戳在郝佳丽身上,气的她一张脸顿时涨红成猪肝色,差点被学校开除这一段是她最最敏感的人生污点,没想到黄一天居然毫不留情当众说穿,这简直无异于在她心口上插把刀。

    谁说杀人非得用刀?周瑜不就是被诸葛亮活活气死的吗?郝佳丽猛然意识到自己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跳出来挑衅更像是自取其辱。

    看到站在黄一天身边的美女脸上露出一丝看好戏的笑容,她脑子里一团火“轰”的炸开再也控制不了情绪爆发。

    郝佳丽恼羞成怒冲着黄一天破口大骂:“你混蛋!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可能被学校处分?现在你升官了就想把我一脚踢开,你就是陈世美!你没良心!”

    “我怎么没良心了?我是扒了你的衣服还是上了你的床?你说现在的女教师是不是都那么不要脸,大街上缠着男人不撒手,你是没见过男人还是怎么的?”黄一天见郝佳丽气的方寸大乱,脸上微微冷笑嘴里一句句贬损的话像是冷箭“嗖嗖”往外冒。

    旁边有人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显然是被黄一天刚才一番话给逗乐了,眼前的情形傻子都看得出来,一个要被学校开除的女教师品行能好到哪去?这女人分明是故意挑事想要让那帅哥难堪。

    “黄一天你别得意!我现在就去找钱红红,让她亲眼看看你跟这女人卿卿我我,你给老娘等着!”郝佳丽脑筋转的也快,她显然意识到什么,冲着黄一天撂了句狠话。

    眼下的情形,她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前男友突然之间变的口齿如此凌厉,她意识到如果再跟他斗下去只怕自己面子更加难堪。

    说了句狠话后,郝佳丽羞愤难当一扭头转身大步疾走出了粥铺大门,黄一天一脸坏笑冲着她背影补刀一句:“赶紧去啊!小心别摔个狗啃屎!”

    粥铺一楼大厅终于憋不住爆发一阵“哈哈”笑声,像是一出闹剧终于演完,让所有人心里轻松的同时也感觉到免费看戏的乐趣。

    一旁的宋浩佳笑盈盈伸手拉了一下黄一天胳膊示意他抬脚上楼,两人边往上走,宋浩佳边低声对黄一天说
重生日本当厨神帖吧
:“你这张嘴也忒损了,好歹人家也是个姑娘家。”

    黄一天嘴角微微上扬,不好意思伸手挠挠头道:“我也是被那女人给气的没法子了,整天见了我就故意找碴,前世冤家似的。”

    宋浩佳眨巴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逗趣道:“我觉的刚才那姑娘长的还不错嘛,干嘛看不上人家?”

    黄一天冲她一摆手:“看不看上那是我的事情,算了,不提这些不高兴的事了,对了,你毕业这两年找到合适男朋友了吗?”

    宋浩佳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两人已经走到楼上,她在黄一天的招呼下在包间椅子上坐下,撅起小嘴轻轻叹了口气道:“可能缘分还没到吧。”

    黄一天一脸牲畜无害笑容,冲着宋浩佳诚心道:“宋浩佳,你当年可是咱们班级的班花,无论如何你要为咱们班级争光,一定要找一个才貌双全赛潘安的超级帅哥才能配得上你,否则,要是找个很一般的,会让我们大白菜给猪哄了的感觉。”

    宋浩佳没出声,嘴角一抹淡淡笑意,像是无意突然问了一句:“对了,刚才那女人提到钱红红是谁呀?也是整天赖着你的姑娘吗?”

    黄一天听了这话,深深看了坐在对面的宋浩佳一眼,毕业两年的宋浩佳看起来比大学时更添了几分熟女气息,她无疑是美丽的,更是难得单纯善良,可惜......

    他脸上不动声色,嘴里却是一咬牙把一句话吐出来:“钱红红,是我现在的女朋友。”

    狭小的包间里像是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静,宋浩佳只觉心里一沉,一股说不出的哀怨在心底里弥漫开来,“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他居然已经有女朋友了?”

    黄一天看出老同学眼底弥漫的哀怨,像是劝她又像是劝自己,对宋浩佳掏心掏肺:“浩佳,你看咱们一晃都毕业两年了,走上社会参加工作才真正意识到四年大学生活有多单纯多美好,有时候现实是最残酷的,其实真正相爱的人又有几个能相守到底?你就看看咱们大学那帮同学,毕业意味着分手,真正能坚持到底的又有几对?”

    宋浩佳不得不承认黄一天说的话有道理,相爱容易相守难,当初班级里好几对山盟海誓生死不渝,真到了毕业的时候还不是劳燕分飞?

    她想起黄一天刚才说的那句“真正相爱的人又有几对能相守到底”,他是在说自己吗?这是不是表明他心里其实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却又明知道无法相守到底所以只能妥协?

    宋浩佳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失落的情绪脸上重新露出微笑,故意冲着黄一天朗声转换话题:“老同学你今晚请我吃什么呀?我可是肚子都快饿扁了。”

    “好好好,我这就叫服务员拿菜单点菜。”

    黄一天见宋浩佳神态恢复正常,知道她心里大约是想通了心里也很高兴,赶紧招呼服务员过来,点了一桌子都是宋浩佳喜欢的口味菜肴。

    宋浩佳也是个性格极好的女子,心里的疙瘩解开了两人说话逗趣又多起来,包间里恢复之前的欢声笑语,看着宋浩佳那张明媚动人的脸庞,黄一天打心眼里高兴的同时,不由想起刚才在楼下大厅郝佳丽临走时发狠说的那句话。

    黄一天心想,“郝佳丽不会真去找钱红红吧?还真是难说,那女人从来就不是个省事的主,自己今晚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丢尽了颜面,她能轻易放过自己?”一想到这,他心里不由打了个结。

    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还真是让黄一天猜准了,郝佳丽绝逼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当晚从粥店出门后她心里越想越气,这女人一向伶牙俐齿说话做事处处喜欢高人一等,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冤枉气?一怒之下,她还真跑去找了钱红红。

    晚上八点左右,钱红红一家人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听见大门口有人敲门,钱红红走出院落打开门,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人居然是郝佳丽不禁愣住了,脱口而出问:“你怎么找到这来了?有事吗?”

    郝佳丽还没来得及张嘴说话,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钱成贵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红红,谁呀?”

    钱红红赶紧回头应了一句:“爸,是我朋友,说句话就走。”

    站在门口的郝佳丽一脸不屑,冲着钱红红冷笑道:“钱红红,你不准备请朋友进屋坐坐吗?”

    钱红红见郝佳丽赖在自家门口不走,只能自己出门把大门关好,两人站在门口,冲她没好气道:“你到我家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