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三十三章 情敌

三十三章 情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还有人抱着和事佬的心态,在一旁劝道:“算了算了,年轻人嘛性格冲动难免的,幸好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各自退一步后阔天空算了。”

    两名身穿警服的警察站在中间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贾仁贵不乐意了,冲着警察发火:“哎!你们这警察是怎么当的?明明亲眼看见那小子动手打人,还不快把他抓起来?”

    贾仁贵对警察呼喝态度让两名警察脸上有些挂不住,大庭广众之下,他居然用这种使唤一条狗似的口气跟他俩说话,分明是没把两人放在眼里,可这家伙偏偏有个当官的老爸,否则,肯定把这个家伙弄起来,好好的伺候一顿,可是真要是对他采取措施恐怕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这可怎么弄才好呢?

    一旁的黄一天看出警察脸上纠结为难,伸手扶着钱红红一道走到警察面前,轻声道:“警察同志,其实我跟这位兄弟不过市误会一场,大家都是朋友嘛,平时打打闹闹习惯了,今儿没注意场合给把两位领导招来真是过意不去。”

    黄一天的话算是给两位警察找到了合适的台阶下,其中一名警察赶紧顺着他的话茬呵斥几句:“既然是朋友说话做事更要少冲动,更不能动手,你说这大街上打起来像话吗?”

    “对不住对不住!以后一定注意!”黄一天表面上冲警察陪不是,暗地里一只眼冲钱红红使了个眼色,钱红红立马会意过来,冲着警察挥挥手,“警察同志,你看我这脚崴了得赶紧去买点药,要不,我们就先走了。”

    招商局长的女儿说话,两名小警察自然要掂量掂量,见两人没提出什么反对意见,黄一天扶着钱红红转身要走。

    一看到这情形,一旁等着警察“主持公道”的贾仁贵不乐意了,二话不说要冲上前要阻止,“谁让你们走了?特别是黄一天,你打了我就想跑,不可能,还有我说你们两个警察脑袋缺根筋怎么的?那家伙刚才打我你们没看见吗?为什么不抓人?我警告你们......”

    黄一天和钱红红穿过看热闹的群众往外走的功夫,听见身后传来贾仁贵愤愤不平声:“你们拦着我干什么?你们两个人是不是警察?你们应该去抓打人的犯罪分子,你们凭什么拦我?我警告你们,要是你们今晚不抓人,我跟你们没完!”

    “这位同志,咱们国家是法治社会,请你自重!”

    “自重你m个鬼,我警告你们,如果不抓人......”

    “狗屁,我就骂你又能如何,不要说你一个破警察,就是你们的所长看到老子也要……”

    ......

    黄一天和钱红红走出老远还依稀听见贾仁贵张口闭口“我警告你们”、“老子要求你们”等等,看着道路两边店面霓虹闪烁,钱红红不禁笑了:“真没想到今天你会为了我跟贾仁贵打起来。”

    女人的自作多情有时候无药可救,若是心里喜欢上对方,无论对方做什么说什么都觉的顺眼,其实今晚无论身边是哪位美女,遇上贾仁贵这种不上路子的浮夸子弟,黄一天都会忍不住出手教训。

    真话往往不那么动听,于是更多的聪明人在某些时候宁可选择闭嘴。

    黄一天见钱红红走路一瘸一拐便蹲下身子看了看她的脚踝,看样子是扭伤了,脚踝受伤处微微泛青有些肿胀,他抬头对钱红红建议:“要不我去买药,一会我叫三轮车把你送回去。”

    钱红红见男人蹲下身子一只手轻轻抚摸自己脚踝,那宽厚的手掌摩挲在脚踝上顿时有种触电般感觉让她心里不觉一颤,忽见男人抬起头来说了一句什么,恍惚之中居然没听清?

    “你刚才说什么?”钱红红问。

    “我说我先去买药,你在这等会,一会我买好药叫三轮车送你回家。”黄一天只好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钱红红假装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还不到八点就回家了?到家里一个人很是无聊的,要么看电视要么……你宿舍不是就在附近吗?你那有药吗?要不......”

    钱红红还没说完,黄一天心里早已明白过来,她这是舍不得走,还想跟自己多呆一会呢,他当然求之不得,赶紧冲钱红红点头:“那行,先到我宿舍坐会?”

    “好。”钱红红脸上露出明媚笑容。

    “你脚疼,我背你吧?”

    “嗯。”

    钱红红含羞点头,她现在总算是明白
邪魅天尊,狠狠爱!帖吧
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心里恨不得天天跟黄一天腻歪在一块,可黄一天总是不停的忙,好不容易今晚逮着机会,她从心眼里不想跟他早早分开。

    黄一天的宿舍堪称简陋,一进门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个衣橱,再无第三件家具,甚至连个板凳都没有,客人来了只能坐到床上。

    小屋里昏黄灯光下,黄一天先把钱红红放到床上坐好,又找了药弯腰细心帮她上药,不一会功夫,一股清凉的感觉让钱红红顿觉脚踝的火辣辣减轻了不少。

    “好多了,谢谢你!”钱红红娇羞道谢。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黄一天上好药就手把药瓶放到一边,在女人身边坐下,狭小的空间里,他此时才闻到一股清幽桂花香味传入鼻翼。

    淡淡的桂花香是黄一天最喜欢的,小时候家中院子里就有一棵桂花树,每到八月桂花开满院飘香,那是他一生中最为快乐单纯的日子,而这样的日子里桂花香如影随形。

    他忍不住靠近女人轻轻嗅了一下,问:“你身上怎么有花香味?”

    “有吗?”女人疑惑眼神看向他。

    黄一天鼻子凑近,好闻的香味愈加浓了,果然是女人身上散发的体香,他只顾着闻香,好似未察钱红红身体慢慢倾斜一下子倒在床上。

    当男人身体惯性压下来与自己肌肤相亲,钱红红只觉身体像是一下子着火,那股天雷勾地火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伸出两只玉臂轻轻环绕男人脖颈。

    都说男人是下半生做主的动物,黄一天和钱红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郎有情妹有意,女人又如此主动......

    欲罢不能啊!

    黄一天是男人,是很威武的男人,到了这个时候都是英雄,都是不怕死的英雄,几度上下,两人都是筋疲力尽。

    黄一天却没料到,他今晚背着钱红红回宿舍的路上被两个老熟人看在眼里,这两人便是他的前女友郝佳丽和前老领导朱家友。

    郝佳丽怎么又跟朱家友凑一块呢?说来话长,前一段时间郝佳丽因为将被学校开除一事寝食难安,求助黄一天无果后更加绝望,就在她无路可走的时候突然想起前男友朱家友的叔叔是教育局副局长,还听朱家友说过,他的叔叔和钱部长关系还不错。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郝佳丽主动去了一趟乡下找朱家友帮忙,说起来郝佳丽的确算得上小美人,跟朱家友又有几分旧情,正在落难的朱家友听了郝佳丽的处境后顿生兔死狐悲凄凉,当场打电话给叔叔,说郝佳丽是自己女朋友,请叔叔务必帮忙。

    朱家友的叔叔本来根本就不想参与此事情,毕竟那可是钱家,不是自己能得罪的,可是听闻未来的侄媳妇遇到难处能不尽心尽力?他绞尽脑汁从中尽力斡旋总算是钱家不在追究,但是要求郝佳丽不在那个学校工作。

    对于这个要求,朱家友的叔叔肯定要满足,再说一个老师对很多人来说调整工作是大事,但是对教育局的领导来说,那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最终是帮郝佳丽保住饭碗,对郝佳丽做出留用察看处分决定。

    朱家友危难之中出手相助让郝佳丽感激涕零,既然承了人家的情自然要投桃报李,加上黄一天现在对郝佳丽根本是不鸟,两人一来二去又走到一起,每周朱家友周末回县城的时候,都会跟郝佳丽约会,倒像是一本正经谈起恋爱来。

    今晚朱家友和郝佳丽正手拉手压马路,正好看到黄一天背着钱红红两人一路说笑甜甜蜜蜜情形,郝佳丽当时心里一阵憋气,当着朱家友的面愤愤道,“我早知道这对狗男女勾勾搭搭,以前黄一天居然死不承认?真是不要脸!”

    朱家友看到后心里却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受,想到钱成贵阻碍黄一天的提拔,而黄一天和钱红红恋爱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他不由大发感概,“我天哪!狗日的黄一天忒歹毒了,简直就是一头狼啊!就因为钱副主任领导班子会议上阻挠他提拔,他居然背地里对人家独生女儿下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郝佳丽将这句话牢牢刻进了自己脑海里,心里却不自觉生出一阵窃喜。

    毕竟黄一天曾是她裙下之臣,以她的不良心态,见不得别人比自己过的好,若是黄一天真找到一个各方面条件比她好的女孩当女朋友她会感觉心塞,但黄一天跟钱红红在一块的目的若只是为了报复钱成贵,那就另当别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