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二十八章 谁掏钱请客

二十八章 谁掏钱请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身后的张志和紧随其后,见状伸手拉住黄一天胳膊好像生怕他再溜了,似笑非笑冲堵在门口的胡承悦道:“小胡来了,你说你请客还让客人等你?哪有你这么请客的?”

    “对不起对不起!”胡承悦赶紧冲着张志和一拱手,“我一下班就赶来了,刚才在楼下大厅又订了菜单,这才晚来一步。”

    “行了行了,既然来了赶紧进来坐下吧,今晚你能请我吃饭我很高兴,黄科长是我最好的兄弟,他刚刚被提拔当科长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想今晚既然大家都聚齐了,正好一块热闹热闹,庆祝黄科长升迁之喜,你看呢?”

    胡承悦脸上瞬间变了颜色,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好心好意请张志和喝酒,他居然给自己来这一手?普水县经济开发区谁不知道黄一天跟自己是死敌?他给自己带来的屈辱还少吗?傻子都能看出胡承悦此刻心里必定难受千刀万剐。

    到底是在官场混了些年,最起码的演戏功底还是有的,胡承悦脸色难堪一会,却还是不得不冲着张志和点头:“张科长怎么安排都行。”

    张志和听了这话,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神情,伸手拉着黄一天硬把他拉回椅子上坐着,兴致颇高指挥胡承悦:“小胡啊,咱们今晚就喝茅台吧,既然是顺道庆祝我兄弟升官之喜,总得像样子才行,你说呢?”

    胡承悦原本从见到黄一天的那一刻心情已经像是一下子跌入万丈深渊,这会又听张志和点名要喝茅台,疼的五脏六腑都快纠起来了。

    一瓶茅台多贵啊?一个月的工资啊!这一桌子七八个人喝两瓶没问题吧?张志和的酒量出了名的大,万一他再要第三瓶?自己三个月的工资就算泡汤了!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晚了,胡承悦真是悔呀!好端端的脑袋发昏想起要请张志和吃饭干什么?他这哪是吃饭呀,分明是在吃自己的骨头,喝自己的血啊?自己跟他多大仇多深怨哪?不就是手贱背地里没安好心抢了他一个招商项目吗?何况自己已经受到处分了?

    若不是之前钱副主任特意找他谈话,强调让他一定要做好此事的善后工作,让他想办法私下找张志和沟通一下,千万别因为这件事导致县委办的人对经济开发区招商科从此心有芥蒂,这顿酒就算有人压着他脑袋,他也不会自取其辱!

    原本他心里还想着大家老同事一场,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在一起喝顿酒一笑泯恩仇,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也就行了,没想到张志和居然把黄一天给拉来了?还说要借花献佛把这顿酒当成对黄一天提拔的庆功宴?

    张志和这样做的目的何止是为了故意让自己难堪?他分明就是蹬鼻子上脸让在座的所有人来看自己笑话!一个已经被处分的原招商二科的科长,居然想要通过一顿酒跟他把前账一笔勾销?简直是白日做梦!

    这顿酒喝的,从头至尾张志和的兴致是最高的,看着他一杯接一杯把茅台酒当成白开水似的往嘴里倒,胡承悦恨不得冲上去把他手里的酒杯夺下来扔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志和故意捉弄胡承悦,非要让他亲手向黄一天敬酒,以恭祝他升官之喜,虽说黄一天连连摆手说,“不用了”,胡承悦还是听话起身敬了他一杯,他今晚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多了,早已不在乎多一回。

    倒是黄一天,这顿酒喝的浑身不自在,正好中途收到一个信息要出去回电话,赶紧像是找到了最合适的理由,张志和拉都拉不住跑出去了。

    信息居然是郝佳丽发的?黄一天一听到电话里是这女人的声音当时就想把手里电话撂下,没想到郝佳丽还没说话先哭上了,那份伤心倒不像是假装的。

    “有话就说,你哭什么呀?”黄一天不耐烦。

    “黄一天,我求求你,求求你看在咱们好过一场的份上,这回你一定要帮帮我,否则,我可就要被单位开除了!”

    郝佳丽电话里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出来,酒店吧台的年轻小姑娘好奇看了黄一天一眼,这让他有种公众场合被人窥破隐私的感觉,相当不自在。

    他没好气冲电话里的郝佳丽埋汰:“能不能好好说话?再哭我挂电话了。”

    郝佳丽慌了:“别别别,算我最后一次求你了还不行吗?这回要是连你也不肯帮我,那我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黄一天心说,“那你死去吧,
幸天下吧
没人拦你”,转念想想郝佳丽平日里骄横跋扈印象中好像从未见她哭的如此伤心,心里又有些不忍。

    他原本不是那种狠心肠的人,对女人尤其如此,口中叹了口气道:“你们单位好端端为什么突然要开除你?总得有原因吧?”

    “还不是因为你!”郝佳丽说话口气突然多了几分蛮横。

    黄一天气不打一处来,这女人说话做事一向如此,遇上任何事情错误一定全都在别人身上,她浑身上下全是道理,从来就没犯过一丁点的错似的。

    “郝佳丽,你摸摸良心扣心自问,我跟你快一个月没见面了吧?你被开除关我屁事?”

    “你还不承认!”郝佳丽万分委屈,“要不是因为你脚踩两只船勾搭上钱红红我能被开除吗?”

    黄一天一头雾水,问她:“你被开除跟钱红红怎么又扯上关系?你能不能讲一回理?”

    “我怎么不讲理了?要不是你跟钱红红勾三搭四,我能一气之下做了不该做的错事吗?我要是没做错事能被学校要开除吗?”

    “那你到底干什么错事了?你要是再不把事说清楚,我可挂了。”

    “别别别,我说还不行吗?”电话里,郝佳丽一边呜呜咽咽一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

    别看郝佳丽这人势利又现实,她的职业却是一名号称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小学老师,目前在普水县实验小学工作,任二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

    最近一段时间,她心情特别郁闷,一个年轻漂亮工作单位又好的女孩,自始至终情场无往不利一向都是她甩别人,从来没有被别人甩的经历,现在相继被朱家友耍,被黄一天当成抹桌布样抛弃,她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

    从心底里来说,此次被黄一天抛弃的打击远甚朱家友对他的耍弄造成的屈辱,想想以前黄一天对她像女神一样捧着疼着,她随便说句话都当成圣旨扛着,现在却对她寡情到如此地步?她把此事的罪魁祸首归结在钱红红的身上。

    她觉的,如果没有钱红红横刀夺爱,说不定黄一天直到现在还对自己痴心一片俯首帖耳,最可恨的是,黄一天跟她分手不到一个月,竟然接连获得两次提拔机会,头一回被提拔到开发区招商一科主持工作,半个月不到又成了招商科正牌科长。

    自己一直以来费尽了心机不就是为了钓一个金龟婿,希望能做一个现成的高人一等的官太太吗?如今眼看着自己前男友黄一天步步高升,这里头却没自己什么事了?这种痛苦的心情让她恨不得立马冲到钱红红面前扇她两耳光。

    女人的小心眼总是极其狭隘,在郝佳丽的心里,钱红红不仅成了横刀夺爱的罪魁祸首,简直成了毁掉她一辈子幸福的十恶不赦之人。

    郝佳丽一直把这份仇恨苦苦的憋在心里,直到有一天在办公室听几个老师闲聊,说起学校二年级有个女生名叫钱佳媛,她的爷爷就是县委组织部钱副部长。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郝佳丽当时心眼就活络开来,钱家四兄弟在普水县政界一向是声名赫赫,凡是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当时便联想到既然小女生钱佳媛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钱成富的孙女,那她自然就是钱红红的嫡系近亲。

    前面提过,郝佳丽这女人的报复心不是一般的重,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既然她认为钱红红背地里抢了自己男朋友,她岂能咽得下心里这口恶气?

    冲动是魔鬼。

    当天下午放学前十多分钟,郝佳丽特意让自己班级学生去把小女生钱佳媛叫到办公室,这会办公室里大部分老师都下班离开了,即便有老师看见了也不会留意郝佳丽把一个学生叫到办公室干嘛,何况,学校里老师把学生叫过来说几句话,再正常不过了。

    等到过了放学时间,整个校园静悄悄的时候,郝佳丽对眼前扎着两个可爱羊角辫的二年级小女生露出狰狞面目,她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问中规中矩站在面前个子不足一米三的小女生钱佳媛:“知道老师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小女生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

    “嗨!小小年纪你还学会顶嘴了?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郝佳丽突然声音高八度,顺手就给了小女孩一下子,一巴掌打在她肩膀下手太重疼的小女生忍不住会哇哇直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