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二十二章 谁担责

二十二章 谁担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蔡副书记问你什么事?”钱成贵心里不由一沉,官场中最讲究官位高低,蔡副书记真要是有什么事情要打听,怎么着也该找经济开发区一把手张二江或者是哪位分管具体工作的副职领导,找一个底下人干什么?难道......

    钱成贵越往下想心里越慌,赶紧问黄一天:“蔡副书记到底问你什么了?”

    “蔡副书记问我关于县委办的招商项目被咱们开发区招商二科的科长胡承悦半道截走一事的具体情况。”

    “你说什么?胡承悦截了县委办的招商项目?这怎么可能?”钱成贵脸上露出惊愕神情,两只手不自觉用力扒拉在办公桌边沿,身体微微紧张前倾。

    “钱副主任,您知道胡科长前两天跟一位南京的涂老板签署投资意向书的事吗?”

    钱成贵略一思索,答道:“这件事胡科长刚刚向我汇报过,我当时在外面考察,电话里嘱咐他认真关注,你说这个项目其实是县委办的招商项目?”

    “是!”黄一天点头,“那位涂老板之前一直是张志和的招商对象,就在上周,张志和还亲自跑了一趟南京跟涂老板见面,两人说好了过一段时间请涂老板到咱们县里来考察顺道签署投资协议,结果半路杀出个胡承悦,硬生生把人家县委办有把握的招商项目给抢了,您说蔡副书记听说这事能不气大?”

    钱成贵心里明白过来,张志和原本是开发区招商一科的科长,刚刚调到县委办工作,他手里的谈好的招商项目自然也一并带到县委办,可招商二科的科长胡承悦一向行事颇有分寸,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出手抢了张志和的项目?

    钱成贵心里怀疑,此事恐怕另有文章,正准备伸手打电话叫胡承悦过来当面问个清楚,坐在沙发上的黄一天又重重叹了口气,道:“钱副主任,刚才在蔡副书记办公室,我听他说马上要在全县的大会上把咱们经济开发区这种不正当的招商行径作为反面教材公诸于众,还说.......”

    “还说什么?”钱成贵心里一紧,刚刚伸出准备拿电话的那只手又缩回来,两眼盯着黄一天问。

    “蔡副书记还说要对此事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查处,钱副主任,您可是咱们经济开发区分管招商引资这块工作的领导,我从县委一回来立马向您汇报这件事就是担心您别再受牵连,您看这事......”

    黄一天眼里流露关心令钱成贵心里不觉一暖,瞬间又被一股怒火取而代之,他气不打一处来重重拍了一下桌面,咬牙道:

    “胡承悦这个亏儿子养的,这是哪根筋坏了?居然去抢县委办的招商项目?”

    钱成贵的反应也算灵敏,一张嘴把此事责任全都推到胡承悦一人头上,祸事临头丢卒保车的心思赫然显露。

    黄一天趁势在一旁“好心”建议:“钱副主任,要我说这件事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抢项目这事是招商二科的科长胡承悦个人行为,即便是咱们经济开发区的领导要承担失察职责,也轮不到您这个分管副主任,上头不是还有一把手吗?”

    不得不说,黄一天这句话让钱成贵顿时有种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身为官场老甲鱼,听黄一天刚才一番汇报后,他已经清楚此事利害关系。

    既然县委蔡副书记已经明确将会把此事当做全县招商工作中的反面典型来处理,到时候一批人受到处分是免不了的。

    自己作为经济开发区分管招商工作的副主任虽然难辞其咎,但绝不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往下数胡承悦是此事罪魁祸首,往上论一把手主任张二江是法人代表,自己顶多算被无故殃及。

    想到这里,钱成贵心里俨然对此事有了大致处理策略,这年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遇到功劳的时候一个个争的头破血流,万一遇到倒霉事傻瓜都知道绕道走。

    他对黄一天说:“很好,能把此事情及时汇报,我这就去向张主任亲自汇报,绝不能让县委县政府的领导误认为咱们开发区的领导故意放纵胡承悦这种采取不正当手段争夺招商项目的行为。”

    “您说的对,亡羊补牢尤未晚也,只要后续处理措施做到位,想必蔡副书记心里的气也能小一些。”

    黄一天从钱成贵办公室出来后,看着他大步流星往主任张二江办公室的方向走去,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人越是心慌意乱的时候越容易冲动行事。

    若是钱成贵此时停下脚步冷
巫师之旅最新章节
静想一会,他就会发现,刚才和下属黄一天在办公室谈话过程中,从头至尾都是黄一天的言语在左右他的情绪并诱导他做出对此事的处理决定。

    只不过,自始至终黄一天的每一句话听起来都是站在他本人的角度出发,处处为他个人利益得失考虑,正因为如此,他这样的官场老甲鱼才会不知不觉被人牵着鼻子走。

    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更有强中手。

    一级领导干部往往拥有相应层次的政治头脑,爬的位置越高,经历的官场风云越多,对于形势的掌控力越强,以黄一天几十年的官场道行,想要通过把控钱成贵的心理弱点,让他按照自己需要的方向行事不算难。

    胡承悦也真是倒霉到家了,背地里挖谁的墙角不好?偏偏故意跟黄一天作对,就他那点花花肠子能算计到黄一天才怪?

    当钱成贵把相关情况向张二江汇报后,张二江气的当场大发雷霆,从他办公室门口经过的黄一天亲耳听到张二江一边把办公桌拍的“啪啪”响一边扯着嗓子发脾气。

    “狗日的胡承悦不干好事尽给领导添堵是吧?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好端端的插手人家县委办的招商项目干什么?”

    “老钱你也是,咱们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工作一向是你分管,现在闹出这么大的纰漏,你这个分管领导究竟是怎么把关的?”

    “现在怎么办?蔡副书记当着小黄的面表态要把这件事弄成本县招商工作的反面典型到县委常委会上去说,你我作为开发区的领导,这脸面还要不要?”

    钱成贵满是委屈当着张二江的面解释:“张主任,我哪知道胡承悦背地里竟干出这种龌龊事来?您也知道蔡副书记那脾气,事情既然出了,恐怕咱们还得赶紧想办法补救才行。”

    “补救?”张二江冲钱成贵冷笑一声,“做都做了,还怎么补救?”

    “您看要不要赶紧去找蔡副书记,跟他当面锣对面鼓好好解释一下,最起码让蔡书记心里有数,这件事压根就是胡承悦个人行为,你我并不知情,也没有参与。”

    张二江的办公室里安静了好大一会,听见张二江带着几分无奈声音道:“也只能先这样办了,我这就去找蔡副书记。”

    站在门外走廊的黄一天几乎能想象出此时办公室内的情形,老谋深算的张二江必定会眼神平静的冲钱成贵看一眼,对于钱成贵恨不得立马把烫手山芋转交到他手里的心思以他的狡猾怎么会不明白?

    不过,张二江的心里也清楚,咱们国家实行的是首长负责制,只要是底下人捅出了纰漏,无论具体责任人是谁,他这个一把手也难辞其咎,不管钱副主任是不是存心把烂摊子往他手里塞,这件事他都必须管。必须妥善处理好。

    不一会的功夫,张二江离开办公室的匆匆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看他那副气急败坏下楼的模样也能猜到他此时的心情必定非常恶劣!

    谁不知道干部制度一向是能上不能下,领导任职期间只要安分守己哪怕是熬资历熬时间,组织部门总会权衡考虑给提拔机会,一旦要是领导在任的时候单位里发生大问题,必将影响领导的仕途前程。

    张二江不是傻子,他自然清楚自己头上的乌纱帽是留还是摘全凭上级领导一句话,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严重影响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的良好形象。

    从某种角度来说,张二江的政治智慧的确高人一筹,他身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把手,按理说在小县城也算高官,可他平日里一向很重视跟县委县政府纪委主要领导身边的秘书和司机搞好关系,关键时刻,平日里积累下的人脉关系起了作用。

    他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大楼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九六年的时候并非人人都有手机,大多数人腰上挎个bb机算时髦了,为了找到蔡副书记,他当即给蔡副书记的司机发了信息询问,这才确定蔡副书记所在位置。

    蔡副书记当晚正陪朋友在酒店吃饭,酒店里灯火辉煌热热闹闹,蔡副书记在包间里跟朋友边喝边聊心情不错,距离蔡副书记所在包间直径距离不过五十米的地方,张二江却正饿着肚子在空落落的酒店停车场一边张望一边不停烦躁走来走去。

    司机劝他:“张主任,要不我进去先给您弄点吃的拿过来?”

    张二江冲着司机一顿呵斥:“有脑子没有?万一蔡副书记正好出来,我这还吃着东西,像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