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十七章 波霸

十七章 波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幸好,张志和特义气,二话不说陪着黄一天来到南京一起拜访涂老板,双方见面后,黄一天从两方资源互补,普水县招商政策优惠等方面对涂老板进行了一番深谈。

    生意人从来都是不吃亏的主,涂老板感觉双方合作的确对自己事业发展有益,当场答应一周后亲自到普水县实地考察。

    此次招商开门大吉让黄一天和张志和都很高兴,拜访完涂老板后,黄一天决定再去一趟浙江,这个决定张志和很不理解,认为他纯粹是舍近求远冲动决定。

    张志和问他,“省内那么多知名企业都没跑过,干嘛要去浙江?”黄一天冲他笑笑,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

    印象中,当年投资普水县一个四千万元的大项目就是来自浙江,他这次去浙江的目的就是为了主动寻找这项目,然后由他亲手促成这个项目落户普水县。

    不知内情的张志和好心劝他:“兄弟,你到了浙江人生地不熟,人家认识你谁呀?你听哥一句劝,浙江省经济发展的再好,你去也不合适。”

    黄一天问他:“为什么?”

    张志和理所当然分析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现在这年头想要办点事哪能半点关系都没有,你到浙江一个人都不认识两眼一抹黑,人家不把你当骗子抓起来就不错了,还谈什么招商?”

    黄一天笑眯眯冲他说:“谁说我浙江没熟人?我大学女同学就是浙江人”

    “大学同学?”张志和瞪大眼睛,“还是个女的?能指望上吗?”

    “路是靠人走出来的,大哥你要是信我就陪我走一趟,你想想看,这两年浙江的私营企业发展多快啊,咱们普水县最大的招商优势是什么?劳动力低廉,土地成本低,交通相对方便,这些条件对于一些迫切需要发展的私营企业说不定正是最需要的。”

    张志和听黄一天一番话似乎也有点道理,皱眉问他:“你那女同学叫什么名字?你去找她能帮上忙吗?”

    “她叫宋浩佳”,黄一天回答问题后停顿片刻又低声补充一句,“长的特别漂亮!”

    男人,尤其是单身汉的时候,每每提及女人的话题通常惯性荷尔蒙受刺激发酵起来,张志和听了这话赶紧腆着一张脸凑近问:“有多漂亮?比你那个什么丽还好看?哎,比王心怡怎么样?”

    “云泥之别”,黄一天故意吊他胃口,“我那女同学在学校的时候可是校花,当年排队追求她的男生从女生宿舍排到学校大门口,人家那婀娜多姿的倩影只要一出现在校园的林荫路上,旁边草坪都不用浇水,男生们的口水就够了......”

    张志和听他说的玄乎,顺手捣了他一拳,笑道:“你就吹吧,还草坪不用浇水?说的你那女同学跟港姐似的。”

    “港姐算个毛啊?”黄一天继续神侃,“那是人家宋浩佳没去参加选美,否则今年的港姐哪有那李珊珊的份?”

    “你当我没见过美女呢?”,张志和一脸不屑,“人家李珊珊多姓感,看过她拍的‘心惊’没有?听说有36c罩杯呢,比你的下属小王的都大!”

    “36c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宋浩佳少说d罩杯,绝对的波霸!”

    “切!吹的跟真的一样,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波霸?你亲手摸过?”

    “聪明!还真让你猜对了,我还真亲手摸过美女大波,我跟你说,那手感真是摸一回终生难忘,余味无穷。”

    面积不大的酒店标间里,张志和和黄一天对面坐在席梦思上,两人一边胡吹乱侃一边笑话对方,当听黄一天说“亲手摸过美女大波”张志和忍不住笑的前俯后仰。

    黄一天见他不信,一本正经道:“这有什么好笑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张志和他讥讽道:“就你这模样,一看你就是个生瓜蛋子,还亲手摸过美女大波?你做梦摸的吧?”

    “我没骗你。”

    “还吹?你当我傻呢?像你说的人家这么漂亮一姑娘,会看上你小子?上大学的时候就随便给你摸?”

    “这年头说实话还真没人信。”黄一天无奈笑笑,冲张志和道出实情。

    “张哥我这回还真没吹牛,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回宋浩佳跟她男朋友还有一帮人出去玩,一不小心掉水里了,当时我二话没说跳进去把她捞上来,还帮她做人工呼吸呢?亲都亲了还不顺手摸几下大波吗?”

    张志和几乎说不出话来,又
相声大师最新章节
想笑又憋着的奇怪表情,足足过了好几秒才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这小子就有这本事,明明见义勇为是多么高尚的事,怎么到他嘴里此等好事变的如此龌龊又令人忍俊不禁呢?

    “好好好,我算是服了你了”,张志和一边无奈摇头一边对黄一天说,“你的确摸过d罩杯的波霸,佩服佩服!”

    “张哥你也不用太崇拜我,其实......”黄一天顺着台阶就要往上爬,一句话没说完被张志和打断。

    “行了行了,你要是真有本事这回去浙江把那女同学顺道拿下,摸了人家一把还是趁人家落水的时候揩油,有什么好吹的?”

    黄一天正要反唇相讥,房间里的电话铃声大噪,张志和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冲他做了个禁音的手势伸手摸起电话。

    “你好!哪位?”

    “......”

    “哦,好的,我知道了。”

    张志和一撂下电话,转脸有些为难对黄一天说:“兄弟,县委办的电话,说是蔡副书记出差回来了,让我赶回去。”

    “你不去浙江了?”黄一天脸上露出几分诧异。

    “想去看波霸也看不成了,你也知道咱们县委办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要是不回去领导面前不好交代。”

    黄一天点点头,他能理解张志和的处境,他现在刚调到县委办根基未稳正是最需要好好表现获得领导赏识的时候。

    蔡副书记是他服务的领导,之前蔡副书记出差他才能抽空陪自己出来招商,现在主子回来了,他自然不敢怠慢。

    黄一天没有片刻犹豫,冲张志和道:“那你明儿就回去吧,南京涂老板那边你得空多联络,你回去跟你们领导汇报一下,这项目要是成了算是你们县委办的招商引资项目,你们领导肯定高兴。”

    “那不行”,张志和听了这话断然否决,“你能答应分我一半奖励我已经很感激了,哪能一下子把你功劳全占了?”

    “张哥你说什么呢?咱们兄弟之间还分什么你的我的?我这回去浙江还有机会谈大项目,你到县委办工作时间不长,总得拿出点像样的成绩让领导刮目相看?这种时候,你比我更需要涂老板那个项目撑脸面,你说呢?”

    不得不说,黄一天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张志和的心坎上,五大三粗的汉子顿时觉的眼眶一热,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半晌,他才伸手重重拍了一下黄一天的肩膀:“好兄弟,你既然叫我一声哥,做哥的哪能让你吃亏呢?这事绝不能把功劳全都记在我头上。”

    黄一天听张志和话里已然有了松动,顺势道:“行行行,这个项目原本是你做了主要工作,我不过是协助而已,真要是谈成了咱们功劳主次分清,行了吧?”

    张志和沉吟片刻,勉强点了点头。

    都说官场无情,其实官场也并非很多人想象中天下乌鸦一般黑,在黄一天的记忆中,张志和就是个特例,他身上或许有混迹官场多年的种种惯性自保伎俩,但他本质上算是有良心底线的官员。

    好人应该有好报!

    第二天一早,黄一天送走了张志和立马拿出电话簿打电话,转了几个弯弯道总算拿到宋浩佳现在的联系方式。

    坐在酒店房间里,握着手里的电话听筒,黄一天一下下摁出电话号码的时候心里竟有些紧张。

    忆葱茏岁月青春年少,多少轻狂美好恍若昨朝。

    黄一天想起前世毕业后再见到宋浩佳的时候是他被提拔当了县长后,那是在大学同学十周年聚会上,宋浩佳当时已为人母,养尊处优的生活虽未让她容颜太大变化,岁月流逝却依旧让她举手投足流露成熟妇人味道。

    现在,距离大学毕业不到两年,此时的宋浩佳结婚了吗?变样了吗?她见到自己还会像以前一样把自己当成无话不谈的蓝颜知己吗?自从那次落水事件后,宋浩佳一直对他心存感激,两人关系相当不错。

    “滴——滴——滴”电话铃声振动耳膜,话筒里的声音足足响了七八下后,黄一天听见一个熟悉又略觉陌生的年轻女孩声音:“你好!哪位?”

    就像是内心深处期盼已久的愿望突然实现,听到宋浩佳柔美声线在电话里想起的那一刹那,黄一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愣怔了一秒他才冲着电话带着几分强忍的激动道:“宋浩佳,是我啊!我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