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七章 天堂到地域的距离

第七章 天堂到地域的距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因为干纪检工作多年的缘故,此人一向不屑机关里逢场作戏那一套,说话做事从来都是丁是丁卯是卯,工作作风雷厉风行,以他的个性,绝不会大下午没事跑到别人的办公室闲聊。

    这个节骨眼上“秦关公”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提出要自己跟他去办公室?朱家友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吧。”

    秦关公说完话站在门口,冲着朱家友扭头示意一下,让他现在就跟自己一块走。

    朱家友脸上露出复杂表情,他有些不自然伸手捋了捋脖颈下新鲜靓丽的领带,冲着秦关公满脸堆笑道:

    “秦书记,究竟什么事?

    秦关公没好气冲他“哼”了一声:“朱家友,你自己干的那些勾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要是再不走,我可让人来拉你,到那会当着单位这么多人的面丢脸的可是你自己。”

    秦关公说完这话两眼直勾勾盯在朱家友身上,那神情像是随时提防被抓现行的小偷逃走,朱家友顿时心里一沉,脚底下像是千斤重,不得不一步步往办公室门口方向挪去。

    朱家友此刻要是照镜子必然发现,他的脸色面如死灰,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流传一句俗语,“关公一找,前程没了”,眼下正是他被提拔的关键点上,秦关公脸色难看找上门来能有什么好事?

    秦关公亲自押着朱家友走了,黄一天脸上却绽放一个无比单纯的笑容。

    “痛快啊!一分钟之前还满心欢喜做着即将升官提拔的美梦,一分钟之后肯定像是浑身掉进冰窟窿,这当头一棒对朱家友的打击显然不小。”

    事情的发展依照之前黄一天和张二江之前定好的轨迹顺利进行,那天下午,朱家友在秦关公办公室里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秦关公放他一马。

    秦关公很是无奈的对他说,“朱主任,对你的举报信是从县纪委转下来的,并不是我一个经济开发区的纪工委书记想要帮忙就帮得上的,不过......”

    秦关公嘴里“不过”两个字一出来,立马让朱家友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赶紧冲着秦关公急切问,“不过什么?秦书记有话不妨直说,您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没齿不忘。”

    秦关公假装叹了口气对他说:“不过,咱们单位的张主任和县纪委的王耀中书记一向私交甚好,如果张主任肯出面帮你求情把这件事压下来,或许.......”

    朱家友立马反应过来,“我这就去求张主任!”说完转身出了秦关公的办公室,这一回,秦关公居然没拦他?

    对于很多人来说,纪委办案多少有点“神秘”色彩,其实不然,虽说纪委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反腐反贪揪出党内的“害群之马”,但是纪委工作人员也是人,也有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等社会关系需要照应,也有孩子上学老人看病的难题需要托人帮忙。

    从某种角度来说,纪委系统中不管是负责外调还是负责内审的工作人员,在处理相关案件的时候其实都不可能做到绝对公平公正。

    比方说,《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在财经方面有其他违纪违法行为,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问题来了,例,一个官员贪了十万,(只是打个比方,这么少的金额被纪委抓的几率不大)被人举报后,如果纪委有人漏风,他及时退赃的话就得按照情节较轻处理,警告处分拉倒,以后还有东山再起机会。

    但是,如果这家伙不仅消息不够灵通还拒不配合纪委工作人员调查,惹恼了相关领导,对其按照情节严重来处分,此人将被开除党籍,一个共产党的干部党籍一旦被开除意味着政治生涯从此覆灭。这都是小鱼小虾的小问题,以此类推到纪委办案遇到大老虎的时候,里面的学问就更多了,足以再写一本书,种种原因此话题不再详谈。

    再说朱家友,他在机关混了几年自然明白自己眼下的情形十万火急,张主任到底会不会对他出手相助将会关乎他一生的政治命运。

    官场官场,没有关鸟都不是。

    他从秦关公办公室出来后片刻没敢耽搁,一路小跑来到张二江主任办公室门口,惊慌失措间居然连门也忘了敲径直推门进去。

    主任办公室里,张主任正跟几个科长谈工作,突然办公室门被推开,朱家友一阵风似的冲进来,倒是把里面坐着的几人吓了一跳。

    张二江头一个反应过来,冲着朱
神道丹尊最新章节
家友皱眉看了一眼,冲他略显不快道:“朱主任,你当办公室主任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事情这么风风火火,连门也不敲就进来了?知不知道规矩?”

    “对不起对不起!张主任,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向您亲自汇报!”朱家友特别加重了“十万火急”四个字,再配上一脸焦急的神情,让人一看便猜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在座的几位科长都把眼神投向张二江,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的轻声提议道:“张主任,要不让朱主任先汇报?”

    朱家友听了这话,感激眼神看向那位科长,不自觉脑袋小鸡啄米点头,全然不顾因为心急脑门上汗珠正不停滚落。

    张二江一脸不高兴迟疑片刻,冲着几位科长一挥手:“你们先回去再讨论讨论,统一意见后拿出方案给我看。”

    “好的。”几位科长冲领导弯腰招呼后,转身出了办公室。

    等到主任办公室的门一关上,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朱家友和张二江两人的时候,朱家友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突然一下子“噗通”跪倒在张二江面前,满脸恓惶泪珠断了线流下来。

    朱家友这一跪,张二江心里那个痛快啊!他就差当场笑出声来,奶奶的,就这样的怂货好险阴了自己,现在报应来了,脸上却假装一脸茫然,冲着朱家友道:

    “朱主任你这是干什么?男儿旗下,跪着干嘛,有什么事站起来好好说话。”

    朱家友痛哭流涕:“张主任张主任,求求您这回一定要救救我,我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我不该收那老板的钱啊......”

    朱家友一边哭诉“冤情”,一边求领导看在自己服务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帮自己一把。

    这一场哭戏演下来,朱家友真是把一辈子的演技都用上了,一会装委屈可怜,一会装义愤填膺,一会又苦苦哀求,那情形堪比一集精彩电视剧。

    张二江之所以对朱家友下手原本也就是为了出一口心里的恶气,他压根从心底里没准备对朱家友赶尽杀绝。

    眼看着火候差不多了,他从老板椅上起身,亲自走上前把朱家友扶起来,嘴里头啧啧叹息几声,一脸为难道:

    “朱主任啊,你这事可真是太难办了!关键问题是县纪委那边已经掌握了你违法的铁证啊,不是单位内部能解决的。”

    官场中人说话一向说半截藏半截,张二江一说出“难办”这个词,朱家友立马意会过来,赶紧又要给张二江下跪磕头。

    张二江立马伸手拦下,无可奈何道:“行了行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哪能随便就磕头?你的事情我去说说看,有没有用的我可不敢保证。”

    朱家友感激滴零:“张主任,等我安全逃过这一劫,您就是我朱家友的再生父母!从此以后必定为张主任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

    “言重了言重了!”

    张二江瞧着朱家友当着自己的面这副龟孙样,心里不禁暗暗称赞黄一天的妙计果然了得,看朱家友这表现分明认定自己对他恩同再造啊!

    “朱主任,你先回去吧,我跟县纪委的王书记交情还算不错,你的事情我一会亲自打电话跟他沟通一下,别有太大的思想负担。”张二江和颜悦色。

    朱家友感动的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主任!您对我这么好,我......”

    “你这话说的不是见外吗?你这两年在我身边工作一向兢兢业业忠心耿耿,现在你遇到了点麻烦,我总不能对你不管不顾?”

    “可是我.....”朱家友欲言又止,脸上露出惭愧神情。

    朱家友真是没想到自己落难的时候张主任居然肯亲自出面帮自己一把?这份比天还大的恩情令他感动不已的同时一下子让他想起自己以前背地里曾干下种种对张主任不利的龌龊事。

    两相比较,他良心何安哪!

    “主任,我对不起您哪!”朱家友眼泪止不住又掉下来,双腿一软又要跪下,这一次他是真心实意想要跪倒在地给张主任好好磕几个响头,祈求他能原谅自己。

    张二江心里跟明镜似的,凑到朱家友面前假装一脸疑惑:“朱主任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你跟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朱家友见领导对自己如此“掏心掏肺”,终于忍不住把隐藏心底的秘密说出来,吞吞吐吐向张二江述说了关于上周末陈贵到办公大楼捉奸一事其中猫腻。

    新书上传!求鲜花、收藏、点击以及各种票!大家的每一朵鲜花,每一个收藏和点击都是动力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