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章 别有用心的套子

第五章 别有用心的套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着对面张二江笑的满脸横肉乱颤,黄一天心里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自打重生一来他一向很有信心把控局面,没想到今儿居然着了张二江这个老狐狸的道?

    黄一天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是月上柳梢头,这个时间点连经济开发区办公楼前树上的小鸟都趴在鸟窝里不扑腾了,一出门头一个感觉是饿,饿的前心贴后背。

    他赶紧骑上自行车一路往回奔,经济开发区办公大楼地处城郊,四周除了农田还是农田,要想找吃的还得先赶回城里才有。

    立秋过后早晚凉爽多了,黄一天迎着残余白天暑气的夏风一路猛蹬自行车,两个车轮像是风火轮快速运转,头上发丝顺风飞扬,这种感觉让人体验到一股充满青春的力量爆发,年轻真好!

    今儿是周末,城里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明显比往日多了不少,黄一天骑车转了一圈,挑了家看起来还算雅致的小饭店,进去点了两碗肉丝面呼哧呼哧吃上了。

    这家饭店对面是家音像店,门口大喇叭正声贝超高播放最近流行的歌曲《大中国》,就听一男声充满磁性的嗓门响彻方圆几里地,“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兄弟姐妹都很多景色也不错......”

    填饱肚子后,黄一天随手拿纸巾一边抹嘴一边转头透过饭店玻璃窗往外看,一对对红男绿女从眼前经过卿卿我我旁若如人,他不禁心里痒痒,自己这样一个帅气逼人风华正茂的大小伙居然连个女伴都没有,像话吗?

    说来也巧,黄一天从饭店里一出门,两眼被对面马路上一对姿势暧昧男女吸引,只见那男的上身一件清爽蓝白条t恤,下身配一条深色西裤,女的长发飘飘花裙摇曳,此刻,女人正风情万种小鸟依人依偎在男人怀里。

    “朱家友?郝佳丽?”黄一天心里一股火“腾”的蹿上来,“这对狗男女大庭广众之下还要脸吗?郝佳丽这贱货居然敢明目张胆脚踩两只船?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病猫么?狗日的朱家友说晚上有约会,原来约的是郝佳丽!”

    冲动是魔鬼。

    黄一天好不容易控制心头熊熊烈火,脑子里转圈的功夫眼角余光忽然瞧见自己手里握着的那份材料,他心里一下子活泛开来。

    站在饭店门口思忖片刻,黄一天已然有了主意,一抹阴笑绽放唇边,脚底下慢悠悠朝着正站在马路对面忘乎所以的那对狗男女走过去。

    马路对面的两人丝毫未察不远处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用狼一样的眼神盯着自己,郝佳丽正装出一副嗲声嗲气声音冲男人撒娇:“家友,你什么时候把咱们的关系公开嘛?”

    “等等吧,等我提拔文件下来再说。”

    “为什么?咱们两人男未婚女未嫁,正大光明谈恋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郝佳丽撅起樱桃小嘴一脸不乐意。

    朱家友不禁微微皱眉,“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下周一县委组织部就要到单位对自己进行考察,万一让别人知道自己背地里跟下属的女朋友好上了,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负面消息?眼下正是自己即将提拔敏感时期,绝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坏事。”

    看着郝佳丽那张白里透红的俏脸,抹了透明唇彩的小嘴撅起老高,朱家友又有些心软,好声好气解释:“你放心,我对你的心意天知地知,我这不是忌讳黄一天吗?万一下周组织部下来考察的时候他在背地里给我使绊子,这不是多余吗?”

    “他敢!”郝佳丽一听朱家友提及男友脸色立马冷下来,“就黄一天那怂样,借他几个胆子你看他敢不敢跟你作对?”

    “话不能那么说,我觉的他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万一他狗急跳墙你能拦得住?”

    “我......”

    郝佳丽正要说什么,忽听背后有个熟悉声音跟朱家友打招呼:“朱主任,跟女朋友看完电影了?”

    朱家友和郝佳丽几乎同时脸上一惊,齐齐掉头转身看向刚才说话的人,只见黄一天笑盈盈站在两人身后,看向两人的眼神说不出的平静,正常。

    朱家友立马心虚把一双手从郝佳丽的***上放下来,表情略带尴尬冲黄一天应了句:“是你啊?这么巧?你这是要去哪?”

    一旁的郝佳丽看出朱家友的紧张,挺身而出上前一步站到朱家友面前,一副有什么事情冲我来的表情冲黄一天道:

    “黄一天,我跟你之间的事情跟别人没关系......”

    “
最强狂暴妖孽系统笔趣阁
你让开,我找他有事”,黄一天看也不看郝佳丽一眼,打断她说话伸手一指朱家友,“朱主任,咱们借一步说话?”

    “你想干什么?黄一天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手打人我立马报警让警察把你抓起来!”郝佳丽一副如临大敌表情。

    她跟黄一天恋爱几个月太了解这家伙火爆脾气,有一回他看见自己和一位男同事说说笑笑,当场醋坛子打翻冲上去捣了人两拳,把人门牙都打掉了,害的自己当众丢脸不说,还得赔医药费。

    别看这家伙表面上长的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脾气好的时候说话还算斯文,真要是吃醋发起脾气来九头牛都拦不住。

    “打人?”黄一天一脸好笑,“郝佳丽你脑袋没病吧?我找朱主任私下谈点公事,你怎么紧张成这样?至于吗?”

    “公事?”郝佳丽不可置信眼神看着黄一天,见他脸上好像的确没有一丝愤怒的意思,脸上也有些迷惘,扭头看向朱家友,“你看?”

    朱家友到底理智些,心知有些事情瞒得过初一瞒不过十五,他伸手拨开郝佳丽挡在面前的身体,冲着黄一天淡淡道:

    “有什么公事非得现在说?”

    “朱主任,你要是不想听我也没意见,到时候你可别怨我没提前向您汇报。”黄一天做出一副掉头要走的架势,抬起一只脚就要转身。

    这招欲擒故纵果然凑效,朱家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转头向郝佳丽说了句:“你在这等我几分钟。”

    还没等郝佳丽点头,朱家友跟着黄一天的步子走到不远处路灯下,两人站定后,朱家友面带疑惑问:

    “什么事?现在能说了吧?”

    朱家友最后一个“说”字话音未落,黄一天突然抡起拳头照准他的鼻梁重重一拳捣下去,这一拳打的实在太过突然,朱家友根本来不及躲开,被打身体踉跄后退几步,鼻子里一股血涌出嘴里一股咸味。

    “黄一天你敢动手?”朱家友气急败坏狂喊起来,“你他娘的脑子有病啊!”

    朱家友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一边猛的往前冲几步就要还击,黄一天伸手一指:“你有种动我一下试试?朱家友!你要是不怕下周组织部来考察的时候老子举报你个狗日的作风腐化你就动手!”

    朱家友见黄一天腰杆挺直两眼冒火瞪着自己,一副拼了这条命也要跟干到底的表情,不知怎的已经举起一只拳头不自觉落下来。

    黄一天反正是光脚不怕穿鞋的,自己很快就要提拔当副主任了,为了一个女人弄出什么负面影响实在是得不偿失。

    朱家友抬手抹了一把鼻血嘴里装硬气:“你凭什么举报我?我跟郝佳丽不过是普通朋友,一块聊聊天怎么了?”

    黄一天眼里闪过一丝嘲笑:“是吗?你这脸变的倒挺快,刚才你不是还说等你提拔后,就公开你们之间的奸情?转眼就变成聊聊天,谈谈人生,之后是不是还要体验人生、享受人生、快乐人生啊!”

    “你胡说八道!”朱家友一脸“冤枉”。

    昏黄的路灯下,身材高大的黄一天低头俯视比自己矮半头的顶头上司朱家友,他在这男人的眼神里看到了明显的恐惧。

    想想也是,朱家友在单位累累巴巴给领导当了两年孙子才等到此次提拔机会,若是就此功亏一篑恐怕他要伤心欲绝?毕竟官员作风腐化堕落是大忌!

    不远处的郝佳丽一直在关注两人动静,突然看见黄一天动手打人赶紧快速跑过来,人还没到尖溜溜嗓门先喊起来:

    “黄一天,你个疯子!你想干什么?”

    黄一天对女人喊话听耳不闻,两眼看向朱家友严肃道:“朱家友,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今晚你必须当着郝佳丽的面亲口说清楚,否则的话,你该知道是什么结果?”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朱家友气的两排牙齿咬的 “咯咯”响,却还是不得不从大局考虑问题,他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 “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再说郝佳丽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等老子提拔当了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什么样的美女找不到?”

    说话功夫郝佳丽已经跑到两人面前,这女人气的像头发怒的母老虎,冲上来就对着黄一天逼逼:“黄一天你想怎样?咱们不过是男女朋友关系又没有领证结婚,我爱跟谁好跟谁好,你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现在告诉你,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我压根看不上你这样的怂货,要权没权,要钱没钱!”